作者:江峡

临近2023年岁尾,已经宣布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连任的拜登总统,在全美各种民意调查中都一直维持低迷的支持率。老牌民调机构盖洛普民调公司在12月中旬公布的民调显示,拜登在受访的美国选民中的支持率只有39%,不支持率达58%。皮尤研究中心同时期公布的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率仅为33%,不支持率为64%。CBS在2024年初进行的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率为41%,不支持率为58%。而且大多数民意调查显示,拜登在全国范围内落后于共和党竞争对手特朗普,并且在几个关键的战场州也失去优势。更令拜登竞选阵营担忧的是,许多年轻选民都对目前两党角逐总统宝座的领先者都不满,2024大选不想再从特朗普和拜登之间二选一,他们或打算支持第三方独立候选人,或对投票意愿缺缺。《纽约时报》指出,如此现象对拜登连任尤其不利。年轻人在2020年的投票人数曾创历史新高,对拜登的支持率比特朗普高逾20个百分点。《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学院12月进行的民调显示,年龄层18到29岁选民中,特朗普支持率开始领先拜登支持率,这对拜登与民主党是严峻的警讯。

《华盛顿邮报》12月中旬报道说,拜登总统不久前在白宫对其亲信助理表示,他的民意调查数字低得令人无法接受,他想知道他的团队和他的竞选团队正在做些什么。拜登抱怨说,即使经济在增长,失业率在下降,经济好转的信息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在拜登对惨淡的民意调查数据越来越感到沮丧,而他的竞选团队与白宫提高其民意支持率几乎一筹莫展时,一些民主党人与主流媒体纷纷表示,拜登竞选阵营与白宫应该将目光瞄向当今美国年轻人的文化偶像泰勒·斯威夫特,在2024年总统大选中努力争取她的支持与帮助。民主党籍加州州长加文·纽森表示,泰勒·斯威夫特对2024年大选的影响将“非常强大”。加州州长认为,她“高大而独特”,将在即将到来的2024年总统大选中产生重大影响。 纽森说,“她能够让年轻人积极考虑她们有发言权,她们应该在下一次选举中有发言权,我认为这是非常强大的。“

一、斯威夫特的巨大政治影响力

美国具有百年历史的著名财经周刊杂志《巴隆》发表文章指出,随着拜登的民调数据持续低迷,现任总统似乎显然应该关注这位在2020年支持他的亿万富翁流行歌星,这是他的竞选团队非常清楚的事实。该文章认为,白宫需要有获得斯威夫特支持的策略。在高度两极分化的美国政治和媒体环境中,这位超级巨星歌手所做的或不做的一切都可能同时招致大量的赞美和激烈的批评。斯威夫特最近被《时代周刊》杂志评为年度风云人物,70%的美国人对她持积极正面态度 —— 这是任何总统都会望尘莫及的数字。斯威夫特在 2020 年曾对拜登表示支持,谴责特朗普“煽动白人至上主义和种族主义之火”。

事实上,今天与4年前的一个关键区别在于,斯威夫特如今已经是红遍全美与全球的超级流行音乐巨星,随着她打破音乐记录、受到粉丝们的狂热追捧、登上各种报刊杂志封面,并让各电视媒体关注她日益公开的个人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她的文化影响力、商业影响力以及政治影响力都得到巨大增长。MSNBC评论说,斯威夫特今天的文化影响力起码是他们这些有线电视新闻媒体的10倍。

在最近的NBC新闻民意调查中,超过一半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是斯威夫特的粉丝,她的好感度是所有受访者中最高的,高于拜登总统、前总统特朗普和美国所有其他主要政治人物。《时代周刊》杂志称斯威夫特为“现代讲故事的大师”。 《新闻周刊》称她是为美国女性发出最大声音的超级巨星,有美国政治观察家指出,简而言之,这是斯威夫特的世界,我们都生活在其中。

根据Morning Consult公布的一项调查,近四分之三的狂热泰勒斯威夫特粉丝是白人,大约一半的支持者是千禧一代,住在郊区,是民主党人,这是其最忠实的粉丝群之一。许多狂热的粉丝(高达73%)说斯威夫特的音乐是她们支持她的驱动力,50%的人提到了她的表演和音乐视频,42%的人提到了她的亲和力。在斯威夫特狂热的粉丝中,有44%的人认为自己是“斯威夫特”(Swiftie),这是网络上斯威夫特粉丝群成员的名称。如果细分一下,在这些狂热的粉丝中,74%是白人,13%是黑人,9%是亚裔,4%是其他族裔的成员。大约 45% 的狂热粉丝是千禧一代, 23% 是婴儿潮一代,21% 是 X 世代,只有 11% 是 Z 世代(26 岁及以下)的成员。在斯威夫特的狂热粉丝中,55%的微弱多数是民主党人,而政治上独立的人和共和党人的比例分别为23%和23%。根据有关调查统计数据,她的粉丝群在性别上大致相等,48%是男性,52%是女性。她有能力将人们聚集在一起,让她们在大流行后的世界中走出家门,踊跃参加她的巡回演唱音乐会。这位超级巨星掌握着美国年轻人的脉搏,是美国最受欢迎的文化偶像。

斯威夫特的粉丝大多是在美国两极分化的政治时代长大的年轻女性,她们构成了一个关键的民主党投票集团。但年迈的拜登的民意支持率在这些年轻人中有所下降,特别是因为他的政府单方面坚定地支持以色列对哈马斯的战争,使加沙地区遭受空前的人道主义灾难,受到许多美国年轻人批评。根据哈佛大学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与2020年这个时候接受调查的美国人相比,18-29岁表示在2024年肯定计划投票选举总统的美国人比例从57%下降到49%。

著名的网络政治杂志POLITICO发表文章讨论了这位流行歌手的社会和政治生活将如何与 2024 年总统大选相交,以及她的文化影响力将如何影响这次总统大选。该文认为,斯威夫特横跨全球的文化影响力和软政治实力只会在她的时代音巡回乐会之后变得更强大。她完全可以指挥和引导大量歌迷与球迷的注意力,足以导致电视收视率上升,球衣销量飙升,领导大规模的选民登记活动,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就掀起文化战争。斯威夫特操纵政治市场的能力似乎正在增强,无论她是否有兴趣成为一名政治演员。无论她多么想避免这种情况,在一个日益两极分化的国家,每个人都想知道她在政治分歧中的立场。

斯威夫特多年来一直试图逃避政治漩涡,为了发展她的音乐生涯在政治舞台上通常谨慎而犹豫。右翼和左翼都迫切希望将斯威夫特视为自己的人,但她多年来在政治上保持异常沉默 —— 包括在特朗普赢得的分裂的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斯威夫特当时缺乏政治表态激怒了一些自由派人士。

这种情况在2018年发生了变化。面对特朗普上台后的种种倒行逆施,斯威夫特当年打破沉默,公开反对田纳西州参议院共和党候选人玛莎·布莱克本,表达了她对布莱克本在女性同工同酬和同性婚姻问题上投票记录的担忧,并在田纳西州国会参议员竞选中支持两名民主党竞争者。这在非常保守的深红南方州并没有产生多大影响,布莱克本赢了,但它让人们注意到,斯威夫特并非完全不关心政治。从那时起,斯威夫特开始显示她自由派的本色,包括她宣称,今天的共和党已经不是你父辈那一代的共和党,她决定支持拜登参加 2020 年总统竞选,并通过她的音乐支持 LGBTQ+ 权利等。在一个两极分化的时代,这些记录被视为斯威夫特选择政治立场的信号。越来越多政治观察家视斯威夫特为民主党人或民主党的支持者。

《今日美国报》发表文章说,泰勒·斯威夫特拥有影响总统大选的能量。

她掌管着现存最狂热的粉丝群,在一场令人不安、非常接近的选举中,任何人都不应低估她的影响力。特别是在社交媒体时代,如果你怀疑 Swifties 的力量与影响力,其后果自负。CBS在其政治新闻报道中,也分析讨论了斯威夫特会如何影响 2024 年总统大选,以及是否会对这次总统大选产生“迅速影响”。

二、斯威夫特将如何帮助拜登的连任竞选

2023年12月初,《国会山报》发表题为“美国小姐:泰勒·斯威夫特如何拯救乔·拜登”的文章说,泰勒·斯威夫特是当代超级巨星的缩影,拥有无与伦比的人气和庞大的追随者。随着 2024 年的临近,这位歌手可以通过确保拜登总统连任并结束前总统特朗普的政治生涯来为美国民主发挥关键作用。

《国会山报》的这篇文章指出,她被人们广泛收集的富有感染力的歌曲和忠实的粉丝群、她的时代巡回演唱会、最近的专辑发行以及在与 NFL 超级巨星特拉维斯·凯尔斯 的浪漫关系的推动下,斯威夫特将成为整个 2024 年流行文化的领军人物。除了她的巡回演出对美国区域经济产生巨大影响外,斯威夫特尚未开发的政治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但人们需要认识到的是,无论斯威夫特的名气与文化影响力有多大,都不会把共和党人变成民主党选民。对政党的忠诚度,尤其是在特朗普时代,几乎是不可逾越的。斯威夫特在2024年总统大选中可能会发挥的作用并不是要改变某些粉丝对其政党的效忠。与任何选举一样,其竞选活动都是为了激励足够多的与其有共同信仰和价值观的人参与投票。这就是可以产生决定性影响的地方,通过激励所有年龄段的粉丝投票,甚至可能让 Z 世代的追随者(出生于 1997 年至 2012 年之间)唤醒老一辈如今在政治上沮丧的灵魂。有民主党竞选策略家认为,Z世代具有巨大政治力量,如果他们与我们一起对抗极右翼,我们将在2024年成为一股不可战胜的力量。

斯威夫特已经展示了她动员绝大多数年轻(千禧一代和Z世代)粉丝群的能力,鼓励她们投资商品、演唱会门票和音乐专辑。2024年,她可能会利用这种影响力来引导她的粉丝群参加民意调查与投票,在她之前涉足政治的基础上再接再厉。斯威夫特一向支持妇女的堕胎权利,在2024年总统大选与国会换届选举中,堕胎权问题的重要性在女性选民和民主党选民中日益增加,这可能会增加斯威夫特利用她的影响力将粉丝引向她的首选候选人的可能性,从而为拜登和民主党提供至关重要的支持。

如果斯威夫特有意在 2024 年大选中发挥其文化与政治影响力,提高拜登获胜的可能性,她应该战略性地、而且尽可能地在全美范围内普遍呼吁人们出来投票。更积极的参与可能包括公开且完全支持拜登总统的连任竞选活动,如跟拜登联合公开露面或参与他的私人筹款等活动。而最有效的策略可能是在宾州、明尼苏达州和佐治亚州等关键摇摆州进行有计划的竞选活动,以提高选民投票率。在这些州,斯威夫特举行的有针对性和广为宣传的音乐会或演出可以动员费城、匹兹堡、明尼阿波利斯和亚特兰大等主要城市的年轻选民。斯威夫特的存在,加上敲门拉票或投票承诺等活动的免费门票等激励措施,可以有效地推动选民参与投票。在2023年6月的匹兹堡演唱会上,斯威夫特打破了体育场的上座率记录,现场有多达73,117名歌迷粉丝。她在任何摇摆州的存在,以及这种支持带来的全国关注,将使她成为拜登的最佳代理人。据美国媒体透露,斯威夫特2024年的日程安排可能与拜登在大选最后一刻的竞选推动行动非常吻合。她的时代巡回演唱会将于11月3日星期日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结束其美国巡演。这也许将使斯威夫特在总统大选投票前夕能够在她的“家乡”费城举行支持拜登的大型音乐会,为拜登赢得关键的战场州宾州助一臂之力。

三、斯威夫特在行动

2024年新年前夕, CNN新闻主播阿马拉·沃克在12月30日采访她的对话嘉宾,长期报道斯威夫特的《今日美国报》记者布莱恩·韦斯特,讨论斯威夫特是否会在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年再次“涉足政治“,公开反对特朗普,支持拜登。沃克问韦斯特,斯威夫特是否会在2024年“涉足政治”或公开反对特朗普。韦斯特表示,他现在还不知道斯威夫特会怎么做,但称她明年可能会“等着看会发生什么”,而不是直接说什么。他确实相信,斯威夫特可以通过鼓励人们出去投票来产生影响。韦斯特强调说,众所周知,斯威夫特涉足政治。我记得她公开反对特朗普。你认为她在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年会做什么,或者你认为她会涉足政界?沃克回答说,我认为明年,她可能会等着看会发生什么,但她肯定会产生影响。所以我绝对认为她会在明年说,出去,行使你的投票权。

事实上,对政治问题经常守口如瓶的斯威夫特已经悄悄地对拜登的 2024 年竞选表示赞同,批准她的歌曲“Only The Young”在2023年10月亲拜登的政治广告中使用。


(编者注:以上是2020总统大选期间以歌曲Only The Young为主线的鼓励年轻选民参与投票的亲民主党广告。2024版的Only The Young广告尚未发表。)

2023年9月19日是全国选民登记日。斯威夫特当天在她的拥有2.72 亿粉丝的Instagram上发布了一篇帖子,敦促他们参与投票。斯威夫特在她的Instagram帖子中写道:“我很幸运最近在我的美国巡回演出中看到你们这么多人”, “我听到你们提高了声音,我知道他们有多强大。要确保你们准备好在今年的选举中使用它们!” 她并将这个帖子链接到了无党派非营利公民组织 Vote.org的网站,为 Vote.org 带来了破纪录的网络流量,帮助其登记了超过35,000名新选民。该组织报告说,在斯威夫特发布帖子后,其网站上的参与度增加了 1,226%,18岁的登记投票人数增加了115%。

”Vote.org 首席执行官安德里亚·海利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网站平均每30分钟有13,000名用户 – 泰勒·斯威夫特会为此感到自豪。“ Vote.org 的数据显示,有 35,252 人新登记投票 – 比去年的全国选民登记日增加了 23%,是自 2020 年大选年以来最大的一次。与2022年相比,18岁的注册人数增加了115%。一天内有157,041名合格选民访问了该网站。

斯威夫特的推动年轻人参与投票,正值这家无党派非营利组织发起一项全国性运动,以期在 2024 年选举日之前登记 800 万选民。根据Vote.org一份新闻稿,他们的目标是通过在大学校园里的努力,通过社交媒体影响者和其它策略来瞄准年轻人。

斯威夫特已经在采取行动帮助拜登与民主党扩大和加强选民基础。她的巨大影响力可以带来更多倾向于民主党的选民。不难想象,斯威夫特对拜登的支持,以及代表他的竞选活动甚至广告,可能会直接影响她的大批支持者。如果斯威夫特的背书只给她的千百万支持者带来一小部分参加民意调查和投票,那可能是数十万人。

共和党人应该认识到,年轻选民在过去的选举中明确表示,他们对特朗普或共和党在堕胎、气候变化和枪支暴力方面的政策十分不满。到2024年,他们的人数将比2020年参加投票时大幅增长。如果斯威夫特继续致力于激励这些年轻选民,那么民主党在关键的摇摆州中占据优势并不需要太多的选民激增。這個非常強大的美國人不需要改變任何人的想法。只需要激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出现在投票站进行投票,就会改变历史。

四、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害怕斯威夫特

斯威夫特的巨大文化影响力和对年轻选民无与伦比的号召力,以及她在2024年大选中对拜登和民主党的支持,正在给共和党人带来恐惧。特朗普和他的党内MAGA运动支持者已经认识到,忠于斯威夫特的年轻选民不喜欢共和党人,在斯威夫特的推动下,年轻选民可能会在2024年11月碾压他们。根据塔夫茨大学公民学习与参与信息与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2020年选举中18-29岁选民的投票率是近30年来的第二高。这些年轻选民更喜欢民主党人而不是共和党人,差距为28个百分点。2023年,威斯康星州的年轻选民激增,帮助选举了该州最高法院的自由派大法官,改变了法院的权力平衡。而且在该州州长竞选中,70%的年轻选民选择了民主党州长托尼·埃弗斯而不是共和党对手。这导致前共和党籍州长沃克等共和党人再也不敢在推特上发表触犯年轻选民的语言。

斯威夫特被《时代周刊》杂志评为年度风云人物后,特朗普及其狂热的MAGA运动支持者非常不爽。他们似乎认为并相信,斯威夫特的名声和巨大影响力是左翼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激活她的粉丝群,并带领民主党人在 2024 年总统大选中获胜。斯威夫特更像是神话般的所谓深暗国家的棋子,而不是一个通过努力工作、才华和智慧取得非凡成功的女人。特朗普的长期政治顾问兼演说撰稿人斯蒂芬·米勒发帖说:“泰勒·斯威夫特发生的事情(及现象)不是有机的。“ 他的言外之意是这是一个人为的阴谋。

支持特朗普的右翼阴谋论者甚至称奥巴马夫妇在斯威夫特的大脑中植入了计算机芯片,使她和她的大批粉丝甘心为拜登和民主党服务。特朗普的粉丝不断贬低她,暗示她被左翼势力操纵。并不断发出她的无数粉丝只是无人机的奇谈怪论。

一些右翼阴谋论者则称自由派正在将红遍美国的超级流行歌星武器化,用来在2024年大选中对付共和党和特朗普。X上一个拥有近200万粉丝的右翼账户(前身为Twitter)发帖说:“斯威夫特有一个类似邪教的追随者,会为她喝有毒的Kool Aid。媒体知道这一点,并且正在喂养它 – 通过音乐、娱乐、体育。现在,他们为她加冕了年度人物。下一步?政治。如果你不认为该政权计划在2024年及时将她武器化,那么是你们显然没有注意。“

杰弗里·克拉克是特朗普领导下的前司法部官员,他被指控在佐治亚州前总统干预选举案中犯有联邦罪行。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就是我们将文化割让给左翼时发生的事情。无脑的年轻人在斯威夫特的糖精平淡的音乐中长大,然后冲进了严肃的政治世界。“

另一位拥有近40万名粉丝的特朗普支持者在X上发帖说:“他们只是让斯威夫特成为年度人物,以帮助乔·拜登在 2024 年当选。而且他们试图让斯威夫特在选举的最后几天主持拜登的竞选活动。“

特朗普及MAGA运动的支持者肯定害怕斯威夫特,因为她在努力敦促人们在2024年大选中踊跃出来投票。共和党人应该害怕斯威夫特,因为她有巨大的能力影响2024年总统大选,并可能帮助拜登与民主党赢得大选胜利。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