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风鸣拾夕》公众号。(《2024大选》系列之15)

作者:风鸣

周一,共和党2024首次投票,川普毫无悬念稳赢。开始投票才半小时,计票仅1%,很多点还没来得及投票,美联社就率先宣布预测川普赢,众媒体跟进,大局已定。票差太大:川普51%:德桑21%:海利19%:拉马7.7%,川普方面欢腾。

但艾州首选,最大看点却不在输赢。投票不看输赢看什么?2024将决定川普的终结或再造,谁胜过川普谁就是他的氪星。谁呢?

本集小问卷:川普在2024 a.将浴火重生,再次恩泽普照大地;b.将有惊无险,人设将获续命;c.不会输光一切,将平安落地;d.不敌官司缠身,行将式微;e.遭大清算,失血太多,被迫淡出;f.将一蹶不振,落幕,消失。

艾州党会

艾荷华州不是全州官方正式投票初选,而是“党会推选caucuses”,是初选的一个变种:仅限本党人,到1500多个大小微会点,当场简投、速计。

历史上,赢艾州的极少赢初选提名和大选,例如2016川普第二,2020拜登第四。但艾州得票和相对排位都对后续州初选有冲击力,所以仍为必争。8天后,23日,新罕投票才是正式初选第一州,艾州算预演彩排。初选从州到州情况完全不一样,所以每次都要单独另看,看点可以完全不一样。

艾州是深红州、农业州。今年,本州多数共和党人、包括90%的川普支持者坚信川普赢了2020,71%说即便川普被刑事判罪依然选他,川普拥有绝对主场优势。选前民调显示,川普遥遥领先,最后一次48%:20%:18:7%,看点是未过半。

周一也是艾荷华有史以来最冷的一天,州内连日暴风雪和破纪录超低温,出门艰难,气象警告说,室外10分钟就能冻伤。极端奇寒怎样影响投票,对参选人谁得谁失有各种猜测。最终共11万票,远低于2016的16万多,投票率仅15%。不过,即便没有奇寒,艾州一月投票率也历来不高,统计可说样本小偏差大,今年超级奇寒更小、更偏?

川普选前最后拉票,号召支持者出门投票,说“即便病到像条死狗,即便死在路上,能投上这一票也值了”。尽管媒体对川普的离奇话风早已脱敏,依然惊叹“死忠”新解,果然语不惊人死不休。

输赢背后

投票统计后,各方反应不一:川普激动溢于言表,发表高姿态获奖感言,破天荒号召各界大团结,宛若已赢大选,已在议论副总统伙伴最后人选;德桑提斯方面庆祝喜得第二,“感谢艾州人民打卡”;海利虽低两个点,却径直宣称“自此,本党初选就成了川-海二人秀”,干脆视德桑为空气,让后者甚为气恼;拉马斯瓦米立即宣布退选,转而支持川普。

从全局看,德桑最有理由担心,他对艾州志在必得,投入巨大,简直算孤注一掷,荣获本州州长背书,到头来却只打平海利,区区两千票,两个点,没出误差区,看来大雪奇寒封门加超小样本更大偏差的确稍利于早起深耕者。德桑自我定位是“不是川普的川普”,处处模仿川普,时时陪小心不得罪,只等捡漏。此番看来,取代川普断无可能,而下一站新罕州更几无存在感。

德桑想跟海利到新罕再次辩论,遭冷遇,新罕州不待见他。海利说川普不参加,辩论就没必要,于是ABC取消。Swamy也想捡漏,也模仿川普,自称“比川普更川普”。但他选前遭川普大骂为无耻小偷、冒牌货,对其票盘喊话说“别浪费你们的票了”,侮辱不小,伤害尤大。从最早民调高位到跌至个位、再次翻盘无望,只好以转而支持川普离场。目前看,恐怕难有更多资源和资本,继续支撑自家存在感。

新罕海利

川普跌跌撞撞,太渴望一次好消息了,只是艾州表现不够好,甚至可以算差。得票勉强过半,虽略高于最低民调,却远远低于绝对压倒多数,可算惨胜。重要的是,有一半共和党人不选他。一边参选,一边麻烦接踵而至,屋漏偏逢连夜雨。

艾州投票第二天,川普就出庭纽约强奸诽谤民事案第二审。第一审被陪审团判输判赔,都不能推翻,这周只庭辩赔偿金额。E Jean Carroll要1000万刀,依据是精算诽谤判例。周二筛查、甄选、坐定9人新陪审团。周三原告本人上证人席,川普律师再闹撤诉遭法官回绝,川普当庭大声说话遭法官申斥。那个大牛律师Tacopina又走人了,川普要亲自作证,普遍不看好。

倘若输官司赔大钱,赢了5万张选票又能怎样?身后有司法追咬,眼前有对手围阻,第一关是海利,新罕。

德桑拒绝退选严重利于海利,只要能在新罕大败德桑,挑战川普就不是戏说。海利似乎占据人和、地利、天时:获同属里根党的新罕高民望州长Sununu背书,净增至少几个点优势;新罕与深红乡下艾州截然不同,是大宗市民、市郊票;初选允许独立票加入,独立票绝非川普票仓,新罕独立票40%,在全联邦很典型;里根共和党强烈反川,最决绝者,莫过于也和海利一样为前州长的Chris Christie,虽然退选时私下不看好海利赢面,但其基本盘无疑基本流向海利,他在新罕支持率远高于Swamy,两拨票仓在川-海对决中一边倒。

再下一站是南卡,海利老家、龙兴之地。万一主场优势发力了呢?政治不能只看应然、必然,更要看实然、或然,海利不是盲人瞎马,也没喝高,她说“从不打第二,要打就是为赢”,并非随便说说。她在艾州笑容满面庆祝得票,逻辑是:开始参选时仅有2%,现在20%,之前14人参选,现在成了一对一,似乎不无道理。

周三民调,川-海齐平。超越“超人”川普,海利当有通路。

超人有疾

“超人川普”不全是讥讽或夸张,而是川普本人自我定位投射,也是其支持者默认赋予的人设。

超人者,果敢、坚强、纯正、超帅超能之人也,只看卡通男1号Superman。好莱坞神话里没有天兵天将,但西方文化里却有尼采的Übermensch,弗洛伊德人格模型里超我构念Über-Ich/superego,安兰德Ayn Rand的大力神Atlas。涵义不同,却都超越俗众肉身。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上帝已死超人当立,美国已死川神当立。而肉胎凡间,有川党,川众,川粉,川黑,都半衰期超长,沾上川普就很难不介入,零可能洗净脱身。

有人否认川党存在,说共和党就是川党。可尽管共和党领导层的确有许多主动或被动跟从川普,怕失去选票,怕共和党分崩离析,怕跟不上大部队,甚至怕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不保,细看近看,川普凌驾于共和党却既不必然也非永久。

里根共和党绝地反击,只待合适选手。无论是谁,都小心不与川基本盘正面硬杠。海利说:会特赦川普;会投票川普;当年选川普对,这次选他错;川普太吵、太闹、太累、太麻烦、怨恨太多,而且和拜登一样都太老旧。如果川普获提名,会支持他吗?如果被判刑事有罪呢?海利和苏努努们都说会,会。然后解释说那种可能不大,因为川普过不了民意和选票这一关。够绕,但有原因,下集再说。有人诟病说那样实在不够真诚坦率,可谁说选战不可以有策略话术?最后赢了才对。她不但要那些川票,更觊觎拜登旗下的那些中间温和票,拿下两盘才赢得大盘。她说,要带大家重新过安稳安静好日子,怎么反驳她?

普遍认同,川普对其支持者有异乎寻常的魔幻影响力。挺川者说他真人箴言,反川者说他精于PUA,操控煽动燃爆群体情绪,以至于无人在乎其逻辑与品格。从2016和2020川普得票都少于对手几百万、2018和2022他领导共和党中选表现差强人意来看,无论大选输赢,川普显然从未能让多数人信服。饶是如此,他的主角光环却丝毫未减,历经无数丑闻、诉讼,福音派原教旨教民对他的忠诚依然
坚如磐石。

神话作者比哲学家、政治学家有趣,所以超人也有氪星,见光死,软肋、阿基里斯脚跟Achilles heel。

司法大战

都说川普车轮大战司法不会影响他的选情,其实此言甚谬。尽管不禁止被判决罪犯参选、胜选,尽管基本盘不弃不离,但拒绝支持罪犯川普的共和党票相当多。共和党一半的一半是四分之一,在大选中足够多,几个点、十几个点,足以决定最后结果。即便赢了初选提名,赢大选也无望。

无论谁怎样说,川普现象既是一次对联邦体制的破坏性实验,也是对合众国建制的终极考验。阻止川普颠覆联邦,行政、立法均告失败:川普执政四年中,联邦与各州职业文官对其滥权无能为力;1月6日叛乱后,副总统彭斯拒绝依宪率领内阁罢免川普;第二次以策动叛乱罪名弹劾,参院共和党不敢罢免川普、以绝后患,而是指望其偃旗息鼓、退隐山林,自当磨洗认前朝。哪料到超人不甘受辱,要绝地反杀。

那就只剩司法和选民了。若再挡不住,崩溃。

体制、建制、司法果然在行动,直取川普人身、人设、身家。合众国讲究法、理、情,前总统是否特权例外待看,恐怕难。川普大呼政治迫害,却拿不出丝毫事实根据。舆论对拜登司法部最大抱怨,是其扭扭捏捏、拖拖拉拉、没及早行动。至于川普抱怨被干预大选,更经不起推敲。司法是纠偏、保护,对故意、恶意触法六亲不认。川普抱怨越多,陷得越深。元月开年,竞选v出庭已在正面冲突,谁说超人可以例外?

既然说是迫害,想必不在乎客观对错?现实中,有原告才有被告,原告可以是苦主,也可以是建制,最后是体制,冒犯、侵害了谁都会有后果。司法是底线,是社会秩序最后的安全阀,无论法条还是判例,司法都只是工具,主语是人,是能动的施事者。

法条和判例都不利于川普,联邦最高法院已经在拆卸宪法词语了,生死攸关的“总统例外”、“川普例外”摇摇欲坠。法官们大面积惊诧,除了公开偏袒川普的南佛州和德拉华两个川普提名任命的川党法官外,川普无一例外地咒骂所有民庭、刑庭、地方、联邦法官偏见、反川和别的。可是,咒骂赢不了官司,而幻觉中的公共舆论道德法庭,如果有,也不抵实锤证据、本尊证人。

原告公诉检察官们都实在太优秀,是千锤百炼的司法老兵。川普个人钱再多,也买不到堪与整个体制、建制抗衡的律师。川普律师不便宜,但一直在逃离,不仅是因为案子辩护太难,也因为客户川普太搞。

除了司法麻烦,管不自己的嘴也是川普一大克星,臭骂同党有后果,2016那种不尊重参选人的野蛮,这次怕不灵了,等于驱赶选民弃投或投票反川。2016年大选,克林顿夫人Hillary就为信口开河付了代价。大选中,每个点都重要,每张票都不能丢,谁都不能得罪。

拜登后发?

拜登方面对川普赢下艾州公开表示满意,借机号召捐款待战。真的只是在备战,以至于奥巴马方面批评拜登按兵不动竞选疲软。
两大群人不看好拜登:不喜欢、嫌弃者,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者,总之太老太慢太面糊。弃拜声浪时有,最低民调低于所有共和党参选人,还被本党人初选挑战。

拜登方面似乎不为所动,故意、刻意慢热、后发。对手若在挣扎,何必打断?对面鹬蚌相争,何不静等渔利?多年大动乱、大动作、大动荡,时至今日,拜登消息有差有好:民调持续走低,因高龄而被多数选民嫌弃,尤其是年轻人和少数族;经济恢复意外向好,在全球低迷、普通中出类拔萃,国际联盟求同存异,依然团结。以逸待劳?

或许拜登最大优势恰是被低估,还有11个月,民调赢不了大选,口头抱怨也未必等于将拒投或反对,得细看、近看、精算。拜登第四季度募捐1亿,高得罕见、出奇。无论最后对手是否川普,说“拜登必败”,显然或过虑、或看走眼、或范进中举,乔布斯所谓“本人往生的消息实属夸张”。

艾州选民最在乎经济、边防、国际安全三大议题,在所有选民中颇具代表性,三方面拜登都依然占据主场。经济向好,边境边防正与国会共和党妥协谈判,外交方面其经验、智慧、定力无疑被尊为中流砥柱。

虹吸效应?

海利是大亮点,可能是川普大克星、拜登好帮手,无论她下周在新罕州表现如何。

里根共和党新锐海利说:川普嘛噶大闹的那些问题的确存在,但川普的解决办法未必好,川普本人明显不是合适的解决者,似乎不无道理吧。她特别举例川普造成的巨额国债,这点从来无人辩驳,包括川普本人,因为是干净数据,绝对真相。外交方面,海利和里根党全面认同、支持拜登政策,川普骂骂咧咧毫无道理而且于事无补,只满足川党川众情绪消费。

“白宫里该有个会计了”,海利说。大选往往是简单算术,好过太多花言巧语,也用不到高阶微积分方程、复杂数理统计模型。比川普更理智、机智、务实、灵动是海利的最大卖点,对温和中间票尤其有杀伤力:海利锁定的那20%共和党票里,有近半不但反川,而且大选中宁投拜登不投川普。即便共和党在总选票数中占比有弹性,可怎样算都是好几个点,难保不四两拨千斤,其“虹吸效应”堪比2016的Sanders。

司法、海利、拜登,能是2024超人川普氪星吗?

更多风鸣文章及视频见于《风鸣拾夕》公众号,全网同步。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