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峡

特朗普在1月15日赢得爱荷华州共和党初选党团小组投票大胜之后,又乘胜在1月23日赢得关键的新罕布什共和党初选。尽管他目前在共和党内唯一的竞争对手前南卡州州长、及前美国联合国大使赫莉表示将坚持竞选下去,直到胜利,但美国主流媒体与政治观察家们普遍认为,由于特朗普如今在共和党内拥有难以撼动的主导地位,赫莉大势已去,根本不可能改变特朗普将获得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铁定事实。

23日晚上,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人宣布,拜登总统当晚在新罕布什尔州赢得了民主党初选,尽管他甚至没有出现在选票上。拜登的支持者发起了一场运动,将他的名字写在当天的选票上,帮助拜登在没有参加该州初选的情况下获胜。在拜登赢得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初选消息宣布后,拜登总统和副总统哈里斯的连任竞选团队表示,前总统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获胜后将面临“唯一一个在投票箱中击败他的人”。 拜登的竞选经理朱莉·罗德里格斯在一份声明中说:“当我们朝着 2024 年 11 月努力时,今天有一件事越来越清楚:唐纳德·特朗普将直接进入大选对决,在那里他将面对唯一一个在投票箱中击败过他的人:乔·拜登。”

在特朗普与拜登分别赢得新罕布什尔州党内初选胜利后,美国主流媒体普遍认为,2024 年总统大选已经成为 2020 年大选的重赛/复赛(Rematch),因为拜登和特朗普仍将是各自党内的总统候选提名人。他们将在2024年秋天再次进行一场争夺白宫宝座的终极决战。

一、不受欢迎的老人政治对决

然而,这场将在10个月后由两个分别代表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年迈老人进行的美国总统大选终极对决,并不被大多数美国选民看好。但他们在今年秋季将不得不在这两个不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中选择一人为美国下届总统。

美国广播公司(ABC)1月14日公布的ABC与益普索民调机构联合进行的最新民调发现,拜登与特朗普的总统大选将代表一场明显不受欢迎的候选人之战。在所有成年人中,拜登在这次民意调查中的支持率仅为33%,而特朗普也只有36%。受访选民对他们两个人的好感度与评价也同样都是同样负面的,只有33%的美国人对拜登有好感,而对特朗普表示好感的人也很少,只有35%。

路透社/益普索刚刚公布的最新民意调查(1月22-24日)显示,67%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厌倦了在总统选举中看到同样的候选人,希望能够看到新人”;18%的人表示,如果在拜登或特朗普之间做出选择,他们不太可能在11月的选举中投票。其余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投票给其他人,或者根本不投票给任何人。

该项民意调查发现,包括近一半的民主党人在内的70%的受访者认为拜登不应该寻求连任。大约56%的美国人表示他不应该参选,其中包括约31%的共和党人。当涉及到两位候选人时,年龄仍然是美国人的一个问题。81岁的拜登和77岁的特朗普都面临着年龄和精神状况的批评。大约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表示拜登太老了,无法在政府工作,而大约一半的受访者对特朗普持相同看法。超过一半的民主党受访者表示拜登太老了,三分之一的共和党人说特朗普太老了。

其它类似的全国性民意调查,都显示了美国选民对两党两个年迈老人竞选总统年龄和精神状况的担忧。

二、特朗普在终极对决的“复赛“中可能有机会翻盘

在2020年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两次被弹劾,在输掉2020年总统大选后试图阻止权力的和平转移,煽动2021年1月国会暴力骚乱,并在多起刑事案件中面临数十项指控,他的批评者警告说,他正在密谋以独裁者的身份统治国家,如果他再次上台,美国的民主自由将荡然无存。然而,特朗普在2024年总统大选中强势回归,得到共和党几乎上下一致的支持,他仍然有可能重返白宫。

据路透社/益普索对共和党选民的最新民意调查,在这场“复赛“中,特朗普领先拜登6个百分点,获得了40%的支持,而拜登获得了34%的支持。在其它特朗普与拜登对决的民意调查中,他都领先拜登。对于3年前被击败和羞辱的上一届总统来说,这是一次了不起的回归。而且特朗普在针对他的所有刑事案件中表示不认罪,并表示刑事调查审判他是出于政治动机,他的支持者也坚信他的说辞,认为他一直在遭受政敌的迫害。虽然特朗普在自己党内、以及民主党和媒体的批评者认为他不适合担任公职,但千百万共和党选民不同意。在共和党人中至少有一半表示,即使特朗普被判有罪,他们也会投票给特朗普。而且各种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的支持者比拜登的支持者更有激情。

目前看来。特朗普似乎在这场终极对决的“复赛“中占有一定优势。他有可能在今年秋天的总统大选对决中击败现任总统拜登,以雪4年前的败选之耻吗?美国政治分析家与媒体舆论现在都在分析讨论特朗普是否有可能在 2024 年 11 月大选中击败民主党现任总统乔拜登。相信特朗普有可能在2024年大选中击败拜登的主要有如下几个原因:

1、拜登长期低迷的民意支持率有利于特朗普

CNN最近公布了他们综合分析2023年12月8日至2024年1月8日的全国性民意调查结果平均值,发现受访选民中支持拜登的为36%,不支持他的为59%。这对特朗普是个好消息,对白宫是个坏消息。白宫认为,自拜登就任总统以来,通过一系列刺激经济复苏与就业的法案,美国经济状况良好,失业率从特朗普离任时的6.3%降至3.7%的接近历史低点,通胀率从2022年6月超过9%的峰值降至12月的3.4%,股票也在不断上涨,达到历史新高。

然而,大部分美国民众,包括许多有色人种选民和年轻选民,都不这么认为。他们指出,工资跟不上杂货、汽车、房屋、儿童和老人护理等基本商品和服务的成本。特别是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食品与日用品上涨的离谱,美国社会现在有一种普遍的失落感,即美国人生活的基石 – 房屋所有权、与通货膨胀保持同步的体面工资、医疗保险、大学教育,对许多人来说越来越遥不可及。

当拜登谈论经济时,美国人考虑的是可负担性,而不是经济指标。ABC与益普索发表的民意调查显示,56%的人不满意拜登处理经济的表现,只有31%的人表示满意。认为价格与利率太高的人高达71%,对就业与工资现状表示满意的只有24%。有90%的共和党选民认为美国经济现在糟糕,74%的独立选民持相同看法,就连49%的民主党选民也认为美国经济糟糕。民调专家们认为,当选民对经济现状不满时,他们通常怪罪竞选连任的总统。拜登现在在民调与媒体中受到所有指责,却没有功劳,似乎正常。

而多个民意调查都发现,多数选民现在很大程度上认为共和党人是更好的经济管理者,这对特朗普的竞选显然有利,尽管他至今对未来美国经济发展仅仅提出了模糊的建议。

2、移民与边境危机加剧有利于特朗普

今天,越来越多美国选民不仅对经济现状与国家发展方向感到担忧,而且对社会治安与犯罪表示担心,并对自拜登就任总统以来一批批非法越过美墨边境的移民在全美到处流动感到紧张。

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报告,2021年财政年度,美国执法部门在美墨边境遭遇或抓捕非法越境者超过170 万人次,2022年达到230万人次,2023年更是超过 240 万人次。美国媒体每日新闻充斥着大量无证移民和难民跨过美墨边境进入美国,边境安全形势日益恶化的消息。边境地区的避难所人满为患,给边境地区带来空前压力,令各种资源极度紧张,不堪重负。这种混乱局面经电视直播传递到千家万户,给美国公众造成极大不适。共和党主政的边境州,开始将聚集在边境地区的无证移民与难民一车一车地送到民主党控制的一些所谓“避难所城市”,以抗议拜登政府在移民与边境问题上的不作为。

CBS在2024年1月7日公布的一项新的民意调查发现,拜登总统在处理移民方面的支持率已达到历史最低点。只有32%的美国人表示,他们赞成拜登对移民与边境危机的处理。68%的人不赞成拜登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

特朗普利用移民与边境危机问题激烈抨击拜登对非法移民和犯罪分子敞开大门,使美国民众安全陷入危险之中。特朗普宣称,拜登的移民与边境政策正在摧毁美国,让杀人犯罪分子、毒品走私犯和恐怖主义分子随意进入美国。他承诺如果再次当选,将加强边境安全,限制 “任何威胁我们安全”的人进入美国。特朗普誓言再次当选总统后,将发起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驱逐非法移民出境行动,他的目标是每年将数百万非法居住在美国的外国人驱逐出境,方法是进行大规模围捕,并在他们等待遣返时建立营地来关押他们。特朗普还大肆渲染许多美国白人对一个种族与文化日益多元化的国家发展前景的担忧,宣称非法进入美国的移民正在“毒害我们国家的血液”。他善于引导和包装这些恐惧,同时仍然将自己表现为来自美国政治体系之外的人。他宣称国家处于混乱之中,然后自称是救世主。因此,在2024年总统大选中,尽管特朗普面临各种法律官司和刑事审判,他的支持者一如既往的支持他,大多数共和党领导人也完全附和他追随他。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大打移民牌,帮助他赢得大选。美国今天面临的移民与边境危机更加严重,以及公众对拜登处理这场危机ryb不满,这可能有利于特朗普通过炒作这个问题击败拜登。

3、动乱不安的国际形势有利于特朗普

在特朗普的白宫经历了美国媒体称之为鲁莽幼稚,动荡不安的4年岁月之后,拜登总统上任三年来,世界似乎变得更加危险、险恶和动荡不安。拜登刚上任时,被誉为是美国外交界的老手,是历任总统中最有国际经验与视野的人,在国际舞台上代表着平静、稳定和秩序。欢呼雀跃的美国与欧洲外交政策精英张开双臂欢迎他,将他视为他们自己的人,是“全球主义”理想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力量的拥护者。他们认为,拜登将迎来一个国际合作与稳定的新时代。拜登也为自己就任总统后重振了国际联盟而感到自豪,包括与北约和亚洲的联盟,他在 2020 年竞选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承诺在混乱、孤立主义的特朗普岁月之后将美国“带回”世界舞台,恢复美国的全球领袖地位。

然而事实是,拜登就任总统以来,在亚洲加强了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大国竞争,迫使亚洲国家在美中之间选边站,加剧了亚太地区的分裂与不安。越来越多的的人担心,美国与中国的激烈地缘政治战略竞争,将可能导致双方在南中国海与台湾海峡发生任何人都不愿看到的战争。而且在拜登总统任内,朝鲜加强发展和扩充核武库,韩国也在振军备战,朝鲜半岛局势更加恶化。华府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智库学者警告说,“朝鲜在美国大选年表现出加大挑衅力度的倾向。”

拜登从阿富汗匆忙撤军的混乱和计划不周是美国现代最严重的一场外交灾难,受到各界广泛批评。国际媒体更是指责美国撤军后,凶残的塔利班现在阿富汗重新掌权,并装备了大量废弃的美国军事装备,将阿富汗妇女沦为奴隶,并摧毁了这个国家的任何自由,使恐怖主义在该地区死灰复燃。

更为严重的是,拜登还背负着未能及时有效地处理好世界上正在进行的两场分裂美国人的局部战争的重责,他在外交政策上的支持率每况愈下。根据RealClearPolitics网站12月下旬至1月初的民意调查显示,58%的人表示他们不赞成拜登总统对国际事务的处理,而只有36%的人表示赞成。

在欧洲,拜登政府被批评者指责他没有采取任何坚定措施来阻止普京的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可怕入侵,并且仍然没有对抗俄罗斯的长期战略。俄乌战争打了两年,至今没有停息的影子。这次二战后在欧洲大陆发生的最大冲突与战争,推高了国际能源与粮食价格,使欧洲与国际社会更加分裂。欧洲国防部长现在正在公开讨论俄罗斯在未来几年内可能袭击北约领土的前景。共和党人声称,这种情况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在中东,美国的整体前景同样糟糕,不容乐观。共和党人指责拜登极其幼稚的伊朗被动遏制战略和奥巴马式的“建设性接触”正在严重失败。他们宣称,德黑兰的专制政权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支持者,今天比特朗普卸任时强大得多。由于拜登政府释放了数百亿美元的解冻资金,以及未能执行和加强美国及国际制裁,使伊朗独裁政权正在中东享受一段不受限制的侵略时期,其恶意行为几乎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伊朗支持的巴勒斯坦哈马斯激进组织10月7日对以色列的袭击加剧了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加沙冲突已蔓延到中东其它地区,包括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也门和红海等地区。伊朗支持的也门胡塞武装分子对红海国际航运的广泛袭击给拜登政府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美军对也门胡塞武装分子发动的军事打击与中东紧张局势加剧,引发了人们对美国可能卷入更广泛战争的担忧。不仅保守派智库学者批评无知的拜登总统在世界舞台上漂泊不定,没有战略,称其“中东政策是一场肆无忌惮的灾难“,就连曾任克林顿总统顾问的道格拉斯·舍恩亦批评说,拜登总统处理中东冲突的方法正冒着危机扩大的风险。他发表文章指出:“拜登未能阻止伊朗 – 该地区几乎所有冲突的策划者,现在导致美国直接介入,并增加扩大中东战争的风险。“ 他警告说,在地区冲突可能升级的威胁下,美国有可能“梦游般走向全面的世界大战”。

特朗普借此猛烈批评拜登失败的外交政策,指责他对美国的敌人软弱,导致世界局势动乱不安,宣称如果他是美国总统,24小时内就可以让俄乌两国停火,因为他与俄国总统普京关系良好;而且伊朗也不敢在中东挑起事端,以色列也不会受到恐怖攻击。他一个人就可以摆平所有这些问题。特朗普这些言论虽然有其一贯的自吹自擂之嫌,但他的不干涉主义、“美国优先”的主张可能会引起美国选民的共鸣,他们担心美国会进一步介入乌克兰或以巴冲突与中东战争。

使事情进一步复杂化的是拜登坚定不移地支持以色列对哈马斯的战争,这使他受到自己党内支持者、年轻选民其他左翼人士的强烈批评。亲巴勒斯坦抗议者在拜登关于堕胎权的演讲中多次打断他,而这是拜登与民主党将这一问题作为其连任竞选的核心。在密歇根州等关键的选举摇摆州,那里有大量的阿拉伯和穆斯林人口以及年轻选民,这两个群体更有可能对拜登对以巴战争和中东问题的处理提出异议。

由于正在竞选连任的拜登总统面临各种内政外交危机与挑战,这给特朗普在2024年重新夺回白宫宝座提供了机会。此时,距离秋季的总统选举日不到10个月,特朗普重返白宫的机会似乎比他卸任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大。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