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东郊殡仪馆外2022年12月推特网络图片 © leolordjones

 

导语:

众所周知,奥密克戎是一种传播系数R0高达10(仅次于麻疹)的极具传播力的病毒,这个病毒对老年弱势群体的伤害最大。之所以在欧美等已经形成群体免疫的国家毒性降低,但并不意味着在中国这样一个一直依靠封锁严格清零病毒的国家毒性减弱。中国鲁莽放开后的悲惨现实验证了这个判断。可是今天中国官方公布的新冠死亡人数仅为3人,各地染疫、住院、死亡人数甚至各地火葬场火化尸体的数字外界都不得而知。各地放开以来因疫情爆发导致的超额死亡人数不断从各种渠道曝光,以至于世卫组织与世界各国呼吁中国政府必须及时公开此波中国疫情的信息。现在中国实际状况是各地医院、殡仪馆都爆满,一些三四线城市的医疗、殡葬资源面临巨大冲击,而冲击过后则是面临“死无葬身之地”的困境。为何会产生如此痛苦和煎熬的局面?本文将逐一进行分析和解读其政策的褒貶。

撰文:杨子竹
2023年1月9日

据prb.org世界人口资料库提供的信息,中国是世界上65岁以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高达1.6637亿,占中国总人口的11.9%(而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更高达2.67亿,占人口的18.9%),排名第二的是印度0.849亿,占印度人口的6.1%。排名第三的是美国0.5276亿…,另据中国官方资料,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有高达40%的人没有接种疫苗,且不说中国国产的低效疫苗,即便这个低效疫苗的接种率也非常低,发达国家的60岁以上老年人高效疫苗的接种率高达90%或以上。世界最庞大的老年人口与其相对的低比例的疫苗接种率,决定了中国在面对高传播力的奥密克戎来袭时,必须尊重科学防疫规律(两年前我就呼吁过),而不是违背科学防疫规律地任性胡搞。哪一个国家具有最多的老年人口,哪一个国家就应该最模仿地遵守科学抗疫规律,南非那种年轻人比率高的国家可以怠慢一点不会出大事,而中国则会出大事。而且大事已经发生了。

今天本人写这篇文章时,距离去年12月7日中国疫情防控放开时算起,正好一个月零2天。12月7日之前还是坚持动态清零政策坚决不动摇的基本国策,花费每月千亿级的全员动态核酸检测还在各地执行。12月7日突然放开后,奥密克戎病毒犹如一股超级强大的飓风,悄无声息地席卷了中国的大江南北、城市与乡村,让一个个家庭成片感染,我所熟悉的国内所有人全部“阳”过了。病毒传播感染的速度之快、规模自大、人群之多、比例之高,是人类传染病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超出了所有新冠和传染病专家的想象,颠覆了人类现有的传染病理论和抗疫经验。据可靠消息透露,自12月7日至现在,全国已经有10亿人口被病毒感染(与Omicron 的R0为10的指数级传播数学计算结果相符),各地火葬场停尸间爆满。我们先了解一下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12月29日接受南华早报记者采访时的信息:“北京新冠感染人数近1800万 ,全国感染者超6亿。”(12月30日南华早报报道)

一、无言的结局之一

病毒在清零国地盘上的巨大危害。

中国12月7日放开后的这一轮新冠病毒的迅猛传播犹如一场飓风迅速传播,这位77岁的前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继续指出,现在没有精确的统计数据,估计现在北京的新冠病毒感染可能已经超过80%了。以目前北京约2200万的常住人口推算,现在北京的感染人数近1800万。应该说,曾光先生的这个估计是比较客观的,由于他已经退休了,所以才敢做这样的大胆估算。

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南方的几个省份,本周也突然出现了成片感染的现象。如此迅猛的传播速度和感染能力,是人类传染病史上前所未见的。由于现在已经不做检测,政府也没有建立抗原自测上报网,现在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对比国家卫健委21日会议所述,估计20日全国感染人数为2.48亿,感染率达17.63%。之后10天是各地感染速度加速的时间,多数城市在这10天中达到峰值。因此30日感染率超过40%、感染人数达6亿是比较符合实际的。以上提到我今天写这篇文章时,距离曾光先生的6亿感染的时间又过了12天,按照感染速度计算至少10亿人感染完全符合实际。

由于中国官方完全隐瞒所有疫情感染人数、住院人数、重症与死亡人数,我们只能从媒体曝光的相关数字推测中国的疫情大体死亡人数,比如我们可以根据2022年12月份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死亡情况与之前正常年份的差别,结合曾光先生的判断推算一下北京与全国12月份老年人死亡人数与对应的感染死亡率:

中国工程院院士2021年底是971人。从2000年到2021年,死于12月份的院士一共26人。平均每年12月份正常死亡人数1.24人。但是在2022年的12月份去世了16名院士。这只能是疫情导致的“超额死亡”。超额死亡人数占工程院院士的比率是(16-1.24)/971=1.52%。

工程院院士的年龄结构大体相当于北京60岁以上人口。北京60岁以上人口442万,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这442万人在疫情的冲击下的超额死亡率比工程院院士更低。这样推算出来的北京60年以上老年人死亡人数至少1.52%X442万=6.7万。全国60岁以上老人人口是2.67亿,全国12月份死亡的60岁以上人口至少是:(2.67*10000/442)*6.72=406万。
北京市60岁以上老人12月份死亡人数是6.7万人,我们把曾光先生北京12月份感染人数的1800万做分母,可以计算出60岁以上(不包括60岁以下)新冠死亡人数的Omicron 感染死亡率(6.7/1800)*100%=0.37%,如果把60岁以下死亡的人数计算在内,说明北京Omicron的病死率至少大于0.37%,另外我根据民政部领导内部讲话的数字计算中国Omicron 感染病死率是0.46%(由于篇幅所限,此处省略),由于中国政府隐瞒所有新冠疫情真实数据,但是我们可以从曾光先生的采访数据的判断与中国工程院院士超额死亡人数推导出北京市与全国的60岁以上老年人Omicron 的病死率至少大于0.37%(这个感染致死率远远高于欧洲的0.06%),并至少会导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死亡406万的事实。

根据WHO统计数据,新加坡在2022.1.1-4.14期间,Omicron感染的死亡人数累计482人,占人口比例0.00823%;日本同期死亡人数累计10432人,占人口比例是0.00825% ,看看北京去年12月份感染死亡人数占北京市人口比例:6.7万(死亡人数)/2154万(北京人口)=0.31%,几乎是新加坡与日本的37倍。

以上简单事实证明,Omicron 在中国爆发的感染人数、重症率、死亡率都远远高于新加坡、日本以及欧美国家。早在2021年初Omicron 登陆中国之前,欧美各国病毒学家与世卫组织就警告中国放弃清零政策与病毒共存,可惜被中国政府置若罔闻。欧美可以给中国借鉴的经验就是,有效mRNA 疫苗的普及接种,特别是60岁以上老年人高比率的接种,利用充分的ICU病房,压平曲线防止医疗挤兑,有序放开提高自然免疫比例,达到最终的群体免疫。而这些欧美国家已有的现成的开放的经验,即开放前必须做的基础工作,中国ZF一点也没有做。

以上列举的Omicron在中国的危害性,决定了中国官方毫无准备的放开,必然会导致这场前所未见的新冠飓风,正在给14亿中国人带来前所未有的巨大灾难,每一个人都面临严峻的考验。

二、无言的结局之二

动态清零的决策者把动态清零作为基本国策,其造成的恶果,决策者必须为今天的局面负全责。

今天的局面,“坚持动态清零”者要负全 责,而不是放开派的责任。今天的问题,不是放开的问题,而是没有准备的放开才出了问题。

世界各国在疫苗研发出来并应用之后,特别是病毒变异到奥密克戎时,严密封控清零就被科学精准防控(接种高效疫苗,利用充足的ICU病床削平曲线有序放开)所取代,只有中国一直坚持清零,直到去年12月7日被迫取消。

2022年10月中共二十大结束时,中国领导人还在坚持越来越难以执行的动态清零政策。据了解中央决策的官员和政府顾问称,那时有关全国范围内新冠感染人数上升的报告流入中央。尽管政府实施了严格的封控措施,感染病例仍出现激增。在过去三年大部分时间里,虽然早期这些严格的防疫措施帮助中国阻断了疫情传播。但是随着病毒的变异到了Omicron 这种R0非常高的感染系数。澳大利亚、新西兰、台湾、日本等国家与地区迅速放弃了清零政策,采取了欧美的与病毒共存的防疫措施,体制内只有张文宏医生主张这种科学的防疫方法,而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 国家卫健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等都是清零派。实施封控让中国付出了高昂代价,国内出口和零售销售大大减少,无用的核酸检测高昂的费用及严格封控让地方财政捉襟⻅肘,部分民众被逼到几乎崩溃的地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即使这样,习近平先生当时并不准备改变他的立场。据一些官员和顾问称,截至去年11月中旬,习近平还在是否 以及如何解除动态清零政策的问题上犹豫不决,直到去年11月底,中国几个最大城市爆发了罕⻅的抗议浪潮(白纸运动),再加上多个政府部⻔ 发出紧急请求,据国内某一线城市一所有影响力的医院内部人士透露,早12月7日前,清零——转运——方舱式抗疫的清零模式就已经出现无法运作的局面,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共卫生紧急计划执行主任迈克・瑞安(Mike Ryan)12月15日表示,“中国病例爆炸性增长并不是因为取消了新冠限制”,早在中国解除严格的防疫措施之前,新冠病毒就已在该国“密集传播”。许多医院病人和医护人员都阳了,按当时清零政策必须全部转移病人和医护人员进方舱隔离,而这就会导致整个医院与整个科室瘫痪,动态清零像癌症末期一样,自身扩散无边进入了死局暴毙而终。

最终促使习近平改变了立场。12月7日,动态清零政策基本上被取消。这充分暴露了治理上的混乱不堪。这样防疫政策急转弯将中国推入了另外一种新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无论是全国各地医院的医护人员,还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地方分支机构的官员,都没有得到关于这一政策转变的预警,导致他们在没有医疗必需品储备的情况下面临患者激增的局面。张文宏医生多次呼吁给老年人接种疫苗,并没有得到政府重视。去年秋季疫情逐步加重以来,中国政府没有获得更多疫苗和推动国内民众的疫苗接种工作,没有储备抗病毒药物和其他新冠治疗药物,也没有对医院及急诊室进行扩建和升级,而是将更多资源用于建设临时隔离设施、实施严格的封控措施和对民众进行大规模核酸检测上。由此造成的结果是,截至去年11月底,中国8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中约有40%没有全程接种疫 苗;中国的统计数据显示,每10万人只有不到四张重症监护室(ICU)床位,欧美平均在20张左右。这种没有准备的放开就是目前中国发生的新冠飓风带来的灾难的主要原因。

三、无言的结局之三

以清零为导向,与以放开为导向,是完全不同的思路,东升西降的思维把决策者的思维推向了以清零为导向,违背了科学规律,所以出现了混乱不堪。

如果决策者比较早认识到,奥密克戎时代必须抛弃清零思想,而不是以所谓的“权力”为重,就会比较早地规划放开前的必备工作,因为放开是必须的,无论从经济发展,人们的生存权利,协调发展都需要放开。欧美国家以及后来的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都走了这条路,事实证明西方国家比较早地渡过了难关。
以放开为导向,为放开做准备就是应有之义;以清 零为导向,既然能清零,为什么要为放开做准备? 今天之所以没有准备,从出发点上就是一直把清零当作基本国策。所以根本没有为放开做任何准备,最后突然在清零走到死胡同,并在各地白纸运动抗议下,一个拍脑袋的放开而已。

中国人反对封锁,支持放开,并不意味着支持拍脑袋的毫无准备的放开,这种拍脑袋的放开正是清零思路一直主导的结果:中国疫情管控下的民众心声,不能如同某位说的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一样,把清零与放开提到不能互相否定完全是逻辑不通的。新华社1月8日竟然发文,把毫无任何准备的混乱不堪的急转弯放开,说成是“因时因势的科学决策”,还有人附和新华社说,之前的严格封控清零,等待病毒弱化给放开争取了时间,前面的数据已经反驳了Omicron 在中国这片处女地上的毒性并没有变弱,清零给放开争取了时间之说简直是无稽之谈。那么人们会问,12月7日之前中国为何坚持清零政策?

中国最初用封控方式来对付covid-19疫情。在2020年疫情的头几周,中国政府在武汉等地封控了数千万人,在西方疫苗还没有研发出来并使用的时候,“清零”政策开始时取得了惊人的成功,挽救了数百万中国人的生命。于是中国国家媒体大肆宣扬吹捧其制度优越性,与“堕落”的西方政治不同,在他们治下发生了大规模死亡。狂妄自大的傲慢姿态就此诞生,这就是党国一直坚持清零政策的根本原因,为了彰显制度的优越性,更为了证明“东升西降”这个伪命题。

当病毒进化到R0非常高的Omicron 时,就应该及时放弃清零政策,转向与病毒共存了,而不应该继续刻舟求剑地坚持清零政策,澳大利亚在2021年底宣布放弃新冠清零措施,转而与新冠共存,因为当时高传染性的奥密克戎病毒变体已经在全国蔓延开来,再继续清零已经变得不可能了,澳大利亚及时引进了mRNA 疫苗大面积接种,利用澳大利亚的优势ICU,利用压平曲线的方式达到了群体免疫,成功地完成了从清零到与病毒共存的抗疫模式的转型。澳大利亚就是按照放开的思路去准备mRNA疫苗的引进与接种,准备充足的ICU病床的。而中国还一直在沉浸在制度自信与制度优越的自我意淫的麻醉中,继续按照清零的思路搞全民核酸检测,全民红码绿码控制人们出行,把阳性或者假阳性患者强行拉进方舱隔离,造成的次生灾害难以计算。在其他国家拥有大量有效疫苗和抗病毒药物,并且早已完全放开的世界里,习近平“清零”政策的好处不再增加,经济和社会成本继续上升。中国的国内航班数量比上年同期下降了45%,公路货运减少了33%,城市地铁的交通量下降了32%。城市青年的失业率接近18%,几乎是2018年的两倍。由于病毒传播的快速,使得中国政府的清零代价越来越高,这样必将导致其经济逐渐丧失从疫情中恢复的能力。所以,清零政策已经植入中国决策者大脑的思路,到最后不得已的被迫放开,是无准备的放开。而以放开为导向的开放(如澳大利亚)是有准备的开放。两者所导致的结果完全不同,前者是混乱不堪,医疗挤兑,死亡率高。后者是有序平稳的过度,社会稳定,重症率死亡率低。

四、无言的结局之四

为清零做的事情,不能为放开后所利用,特别是对民营经济的摧毁难以挽救。

方向不一致,所做的工作往往就不能为另外一件事 所用。 为封控所做的核酸点、健康码、行程码等, 在放开之后有用吗?没用。 所以,这不是在做准 备,而是在做无用功,在浪费资源,而资源是有限 的。据有关专家统计,中国所有的一线和二线城市(2021年人口为5.05亿)都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则每个月常态化核酸的费用上限为1212亿元,一年约合1.45万亿元人民币。这种核酸检测的费用是来自国家财政补贴与地方医保资金,继续搞下去将掏空财政与医保基金。

已经到来的中国春节返乡潮,会在中国广大农村地区造成大规模感染,过去三年在严密的清零政策下,虽然控制了新冠病毒大流行,许多农村医疗条件恶劣,缺乏基本设备与药物依然没有改善,这种拍脑袋的放开使得病毒迅速从城市蔓延开来,到达广大缺医少药的农村。如何应对广大农村地区的感染高峰,成为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经济层面,三年清零摧毁了许多民营企业,急转弯无准备地全面放开后,中国面临崎岖痛苦的经济复苏之路,12月初取消对新冠的防控措施,非常混乱的做法导致感染海啸席卷全国,医院和殡仪馆不堪重负。在许多行业,卡车司机和其他工人很快染病,导致短时间内人手短缺,业务无法正常运转。

现在,面对难以预测且不受控制的疫情以及金融的不确定性,个人和企业都在支出方面保持谨慎,这表明复苏之路将是崎岖且痛苦的。
中国在国外还面临着更广泛的挑战。受高通胀、能源危机和地缘政治动荡的拖累,全球经济正在放缓。随着美国和欧洲购物者收紧预算,中国日益面临国内外需求下滑的双重打击。

政府周六公布的一项对制造商的调查显示,由于迅速蔓延的感染导致工人停工、交货中断和需求下降,中国的工厂活动在12月进一步收缩。同一项调查发现,餐馆等服务行业生意糟糕,几乎就像2020年初武汉市首次暴发新冠疫情时那样,当时几乎全国都处于封锁状态。上个月,由于顾客生病在家或为了避免感染而居家,餐馆和其他企业都歇业了。
国家统计局在发布调查数据的同时发表声明称:“疫情对企业产需、人员到岗、物流配送带来较大影响。”这些就是长期清零政策主导下导致的恶果,哪怕最后拍脑袋走到另一个极端(没有准备的放开)同样难以挽救颓势。

五、结语:这是“人民至上”的理性政策吗?

四个无言的结局讲完后,用网友的调侃作结语:之前封控清零被世界看笑话,现在什么都没有的突然放开、在病毒面前裸奔,又成了一个世界笑话,真是悲哀!本人还是郑重呼吁:中国政府及时公布中国疫情的所有信息,不要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惯性思维,幻想通过蒙蔽现实真相,蒙混过关,这样最终只能害人害己。
接受国际社会(主要是欧美)提供的高效mRNA 疫苗。国人采取自救的方式,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健康,适应长期与病毒共存的新的生活方式!愿国人早日战胜疫情!

参考文献

https://www.prb.org/resources/countries-with-the-oldest-populations-in-the-world/

https://ourworldindata.org/excess-mortality-covid

https://m.dw.com/zh/%E4%B8%96%E8%A1%9B%E4%B8%AD%E5%9C%8B%E6%94%BE%E9%AC%86%E6%B8%85%E9%9B%B6%E5%89%8D%E7%96%AB%E6%83%85%E5%B7%B2%E7%88%86%E7%82%B8%E5%A2%9E%E9%95%B7/a-64099459

http://www.ccg.org.cn/archives/69201

https://www.ecdc.europa.eu/en/news-events/weekly-epidemiological-update-omicron-variant-concern-voc-week-2-data-20-january-2022

https://www.zaobao.com.sg/realtime/china/story20221230-1348381

https://mp.weixin.qq.com/s/W9K09EzxD1AM_6B4Z-0Ccg

https://www.wsj.com/articles/why-xi-jinping-reversed-his-zero-covid-policy-in-china-11672853171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3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