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读

美国共和党右派文化战争的急先锋,有望作为共和党候选人2024年参选总统的佛罗里达州长,德桑德斯8月25号在他2022年州长竞选预热讲演中,5次提到the woke,说“我们不会让佛罗里达被woke意识形态占领,我们要和实业里的woke开战,要和政府部门中的woke开战,要和学校中的woke开战。我们永远不会向woke的阴谋屈服,佛罗里达是那些woke们死亡的地方。”文化开战的气势十足又杀气腾腾。川普也不遑多让,他的造势演说里经常使用woke culture的说法,大量重复这个字节,然后来个定义,woke就是你们(白人听众支持者)都是losers,woke culture涉足的地方,就是狗屎(事态)。当然了,按川普的是非观,那些要共和党走出所谓被盗的大选共和党候选人,表现出对这个大谎言疑虑的,也是woke。川普收回对Mo Brooks(阿拉巴马现任众议员,面临竞选连任)的支持时就这样给号召向前看的这位共和党人贴上了woke的标签。有趣的是,之后,这位偏离川普路线的政客党内初选选情也一落千丈。woke这个词成了美国右派共和党标签文化的新脏字,他们文化战争的靶子。当然了,贴标签是右派政治斗争的一贯手段,在白人基督教国家主义者、右派政治人物口中、立法活动和社会文化各个领域里,带着一股恶狠狠的杀气非灭此朝食不可。对此事态我们必须加以考察。

正文共:11765字

预计阅读时间:30分钟

撰文:赵名

 

美国危机(二)——关于社会觉醒(Wokeness),数据怎么说?【时政大视野】第66期
美国危机(一)——美国当下的宪政、文化和社会危机
 

美国危机(二)——关于社会觉醒(Wokeness),数据怎么说?【时政大视野】第66期

佛州州长德桑德斯在介绍所谓的Stop Woke Act。(图片来自德桑德斯脸书)

Woke一词源于口语,既wake的过去时态,近乎形容词awake的用法,即指清醒状态。保持警醒(stay woke),从1930年代开始,为黑人争取民权斗争中使用,概指对社会种族不公正和种族歧视保持警醒。到2010年,这个词开始包括更为广泛的社会公正内容,泛指对一切社会不公正和性取向歧视保持警醒状态。在BLM(黑人命也是命)运动中,这一词汇使用范围扩展到青年白人中,但依然是正面的词义。 

共和党则在近年里开始赋予woke贬义。指BLM等社会公正运动夸张美国社会不平等和歧视,带有不真实的表演性质。现在泛指民主党的一切社会进步(progressive social policy)主张,而避用进步一词。川普在2020年大选时就指责拜登要把woke带到白宫,改变美国的性质,尽管拜登的竞选主张在民主党中只是中间派。到2022年,woke一词在媒体中仅以贬义出现,成为新的政治脏话标签,共和党政治人物与右派媒体更频繁使用,造成某种程度的政治暗示与社会主义等历史标签类似。有评论者指出,woke一词的贬义用法盛行,是共和党一贯对社会进步种族平等的强烈对抗或不接受的新表现。Woke是历史上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标签的延续,与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和种族批判理论(Critical Racial Theory)一道成为共和党攻击美国社会进步主张的新靶子。对右翼民众,也就是现在的共和党基本票仓,这些标签能激起其强烈对立排斥情绪,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最典型的莫过于川普在各地造势大会上,他每提woke,参加民众则立即嘘声大作。因为很能激起支持者的反感情绪,为右翼政客和媒体所乐用。 

约翰·亚当斯说,“事实是非常顽固的东西。我们的愿望,个人态度倾向以及我们的感情,这些都不能改变事实”。反感和排斥的情绪改变不了现状,动摇不了科学事实,更不能改写历史。让我们来考察那些共和党似乎势不两立的wokeness,美国社会是不是存在着广泛的种族歧视(Systemic Racism)。如果存在我们每一个人是不是应该保持警醒。要说明一点,有不少华人望文生义,把Systemic Discrimination简单翻译成系统性歧视,这是错误的,这种歧义把种族歧视局限在正式社会系统之下,比如美国法律是否存在种族歧视内容。因为美国从上世纪60年代中通过一系列反种族歧视法,从而否定普遍性种族歧视的存在。Systemic在这里更为强调普遍性和广泛性,systemic racism应翻译为普遍存在的种族主义。 

2020年疫情以来,美国出现大量人口死亡。联邦政府在川普领导下的不作为,把疫情政治化,把防疫措施标签化。戴口罩是对自由的威胁,实行社会管制降低传染烈度属于独裁,尽管州法联邦都有相关法律授权。因为缺乏相关发病率与政治态度的统计,可能已很难做出有意义的分析。CDC有非常详细的新冠种族发病率,住院率及死亡率的数据如下:

美国危机(二)——关于社会觉醒(Wokeness),数据怎么说?【时政大视野】第66期

 

以白人种族的三种数据为基数,少数族裔除亚裔外均明显高于白人。这反映了社会经济地位的差异,获得医疗难易的差异。比如少数族裔多为所谓不可缺少的基础性岗位(Essential worker),如城市建筑,公共服务的操作人员如公车地铁司机等。这些职位工资偏低不可能远程工作因此更容易受到感染,这些行业集中在少数族裔,疫情期间以突出高死亡率显示在人们面前。虽然冠以基础性工作美名,但是这些工作一般工资偏低,属于体力劳动。 

在美国,即使没有疫情突出种族间社会经济地位不平等,在平时非裔,西语裔和原住民的各项健康指标均大大低于白人。比如千人婴儿死亡率,非裔是白人的2到3倍,母亲死亡率更是非裔比白人高4倍以上,这个数据在中产阶级黑人女性中依然如此。平均预期寿命黑人比美国平均值低6,7年。各种常见慢性疾病黑人发病率也偏高,比如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下面是CDC2018年对一些常见但危及生命疾病的统计。以下白人皆指非西语裔白人。非裔死于冠心病的概率比白人高30%;非裔高血压患病概率比白人高40%,而且更难控制;非裔女性的血压高概率更高出60%。糖尿病非裔患病概率是白人的两倍,他们因此导致肾病终结阶段是白人的3.2倍,而截肢的概率是白人的2.3倍。从一般社会常识上看,似乎可以从非裔和少数族裔社会经济地位比较低加以解释。但是大量研究表明,少数族裔特别是非裔的偏高发病率和死亡率并不与社会经济地位(SES)完全相关,而且SES效应会减弱甚至消失,比如上面提到的非裔中产阶级女性生产死亡率。有研究指出,即使计入基因因素,获得医疗难易程度和个人卫生习惯也不能完全解释这些现象。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大量研究发现这一现象与医疗中不同程度的种族偏见种族歧视有关。美国国会委托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ies)对这些现象进行了系统性研究。在2003年出版了《不平等的治疗—直面医疗系统中种族和族裔的差异》(Unequal Treatment – Confronting Racial and Ethnic Disparities in Health Care)该书可以看作对前10年左右多个相关研究的综述(Meta study)引用大量论文,整体性揭示了医疗差异(Health care Disparities)在社会经济地位、保险、相关健康指标同等情况下,非裔在治疗质量上偏低,与白人比获得常规检查机会也少,更不易得到相关心脏病的药物治疗。在肾病治疗时,非裔获得肾移植和渗析的机会也少。在急诊室接受基本治疗的机会也少于白人。得出如下几个结论:

1. 即使在患者控制保险,收入,年龄和疾病严重性变量,通俗来说,就是这些条件在非裔和白人同等时,医疗差异依然存在,而且研究证据多的惊人(overwhelming)。

2. 少数族裔与白人比,不易获得所需医疗服务。

3. 医疗差异在很多例子里让病情更加严重。

4. 对诸如心脏病,癌症和艾滋病的医疗差异是少数族裔高死亡率的部分原因。

医疗差异实际上就是少数族裔特别是非裔医疗不足。这本书在2003年出版时引起轰动,纽约时报上了头条。建议想深入了解的读者去美国国家科学院网站下载阅读。 

这本书出版后,学术界继续对这一现象的背后原因进行研究。核心问题是:这些出于善意并且有严格高等教育的医生,在多种族裔病人环境中工作,如何能表现出歧视的模式并且大量重复? 

1999年Schulman等做的白人非裔对等控制研究发现,同样心区疼痛医生推荐黑人女性做心血管造影率明显偏低于白人女性,尽管黑人男性与白人男性比率相同,该研究论文被引用多达1200多次。类似的结论被20多次同性质设计20多次实验重复。Gordon等在2005年对病人与医生的交流进行比较研究发现,医生较少地向非裔病人提供病请,非裔提问的机会也少,非裔病人与医生的一般社会性交流比如同情、关心等也少于白人病人。而且这三种偏向高度相关。还有众多类似研究发现,白人医护人员(医生护士等)与少数族裔的交流偏少,如对病患的同情,关心等表现。类似的隔膜表现,会对医护与病患的关系产生影响。我们会问,这些研究是在2010年之前,现在的情况如何?医生的种族如何影响病患接受的治疗?Aslan M. Garrick O.等人在2018年研究表明,非裔病人更容易在同族裔医生那里得到需要的检查和治疗,特别是侵入性,如抽血,流感预防针。研究结果的图表如下:

美国危机(二)——关于社会觉醒(Wokeness),数据怎么说?【时政大视野】第66期

 

图中前面代表病人预期从不同族裔医生得到的诊断,这个预期在不同种族医生面前几乎一样。后面图代表了实际得到的诊断,灰色代表白人医生的检查百分比,蓝色代表黑人医生。可以看到,病人对不同族裔医生有类似期望,而结果有明显差异,黑人医生更倾向给予病人更多的检查。这个研究采用随机抽样的方法,反映了白人医生的治疗偏向和歧视,而且是在近年。 

医生对不同种族病患的不同态度,治疗方法等被统称为医疗差异的原因,也有大量研究。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看福布斯杂志的文章《种族偏见让美国人更不健康》(https://www.forbes.com/sites/christinero/2019/07/27/racial-stereotypes-are-making-americans-sicker/?sh=5e989ac5207b)。要说明一点,福布斯杂志是老牌偏右媒体。下面举几个研究结论。其一是2015年B. D. Matthew的书,《只谈医学:对美国医疗系统种族不平等的治疗》(Just Medicine: A Cure for Racial Inequality in American Healthcare)书中提到,尽管没有什么医生会承认对少数族裔抱有负面偏见,如同美国社会多数态度一样,他们的陈述也可以取信,怀疑其真诚性并不能获得深刻的认识。但是也如同美国社会存在的对少数族裔普遍负面的态度一样,他们不可能不受无意识隐形种族偏见(unconscious implicit bias)的影响。而这些非意识层面的偏见就可能给医生带来对少数族裔患者的负面印象,降低对患者的关心程度,影响医疗服务质量带来伤害。对医生的隐形联想测验(the 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证明了这个假说。实验的方法是让受试者在短时间内把各种不同族裔的面孔和正面的或负面的形容词相连接,结果是医生与社会其他受试者一样,更多的把白人面孔和正面词汇连接,而非裔则更多的与负面词汇联系。 

另一方面则是医生的外显偏见(explicit medicine bias)。上面提到《不平等医疗》一书中就有非裔疼痛病人不给予止疼药概率高于白人63%的统计研究。2016年A. Singhal等对全国医院急诊5年数据研究显示非裔获得止疼药如可待因的概率明显低于白人病人。也是同年Kelly M. Hoffman等对医学院白人学生抽样调查表明,一半的学生相信黑人皮肤更厚,他们凝血更快(既伤口止血块)而且神经更不那么敏感也就是对疼痛耐受力更高!这些违反医学常识的错误观念居然有这么多医学院学生相信,这些观念并没有相关教育内容纠正,他们成为医生后对不同种族病人的治疗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些根据严谨的调查方法被同行检验并发表在各种医学期刊上的研究,证明了医疗界存在的种族特别是对非裔的普遍性歧视(systemic discrimination)。话说回来,在希波克拉底誓言约束下,普遍享受着最多社会信任和尊重身着白衣的医生和医疗界,是最不该表现出种族歧视的领域。这是众多普通人的认知。但是他们错了。我的问题是,这是不是普遍种族歧视的最有标志性的社会现实?医学界普遍存在着种族歧视,还有哪个社会角落能避免?信仰人生而平等这一民主原则的美国社会是否应该对此警醒(woke)?这种医学界的状态理所当然的应该改变,但是社会要对此有清醒意识,变革才可能发生。反woke是不是要保持这种反科学反美国价值在医疗上的合理性,反人类应有的进步?在事实面前,Woke和反woke哪个是正确的,更能实现人类的普遍幸福? 

我们再来考察另外一个以公正形象著称的社会系统,美国的司法系统,看看在这个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为宗旨的地方是否存在普遍性的种族歧视。华盛顿特区2017年到2022年数据显示,因为使用鸦片类毒货药物黑人被捕人数是白人的7倍,3300对应480人。虽然缺乏当地人口使用鸦片类的数据,但是全国数据显示白人与黑人使用比例几乎一样。佛吉尼亚州蒙哥马利郡前几年因为持有大麻被捕的黑人是白人的5倍,而在当地抽样调查显示人口中非裔和白人使用大麻比例几乎一样,这些被司法起诉定罪的基本是一般使用者。纽约市在彭博(Bloomberg)做市长时期施行警察可以在街头对任何人拦截并搜查的政策(stop and frisk)。从2003到2013十年间数据表明(NYCLU数据),被拦截的非裔和拉丁裔占总数85%,而非裔在纽约市占人口数25%,拉丁裔为28%,白人是人口数量的1/3。有意思的是,因此被起诉的比率不到10%!换句话说就是警察看你不顺眼,搜了一圈没有足够起诉的证据,而受到这种“优待”的绝大多数是少数族裔。美国每年平均被警察打死的人数在500左右,其中黑人占50%,而被打死的这些人中,黑人持有武器的是25%,白人为50%。这些数据毫无疑问地揭示了美国警察普遍性偏向执法,对非裔等少数族裔进行族裔犯罪化标签(racial profile),是最为明目昭彰的种族歧视,没有任何可以洗白的借口。 

纽约市拦截搜查的政策被民权组织告上法院后,彭博辩解说黑人占犯罪人数90%,所以这么做有理。首先他的数据严重夸大种族比例,其次如果警察两只眼睛紧紧盯着黑人社区,而对白人社区撒手,所谓黑人犯罪比率必然大增。这样由偏向执法造成的犯罪种族比例偏高恰恰反映了美国司法的不公正,没有公正的同等的警察执法,任何所谓犯罪数据都让人怀疑,这是偏向执法的结果,或者说犯罪数据就是警察偏向执法的直接反映。彭博对拦截搜身的辩解借口成为自身循环论证的逻辑笑话。 

所谓黑人的高犯罪率在美国内战后就出现过,并不稀奇。美国南方奴隶制时期,犯罪白人占多数,并没有显著的高比率黑人犯罪。随着南方重建的失败,白人种族暴力压制,南方的犯罪比率发生了逆转,原因不是别的,正是南方大量出现针对黑人的法律(black codes)和警察高压执法,这是Jim Crow种族隔离在法律上的表现。南方各州法律限制黑人拥有财产,商业和买卖土地。针对黑人核心法律是南方各州的反流浪法(vagrancy law),限制当时黑人的自由流动,如果没有工作在某地游逛,即会被捕定罪,即使未交付某些税,也会被视为触犯反流浪法。另外南方州租赁所谓罪犯奴工,服刑者可以被租赁给各种行业为州政府创收。这两个法律形成正反馈,大量黑人被定罪后被迫服苦役。还有南方欠债可以用苦役支付的法律,而黑人被各种假债主起诉后被定罪,成为债主的奴工。面对这些法律和完全没有公正的法庭判决,黑人在南部各州中犯罪率飙升,很快占到80%-90%。如果不去了解这样高比率犯罪背后的邪恶法律和判决,认为黑人种族就是倾向犯罪,这是以无知维持的偏见,在历史和现实面前不堪一击。当然了,这些历史也是现在所谓woke语境里的禁忌,会引起所谓白人的负罪感,当然的要从图书馆和历史教学里删除!然后那些偏见则能继续左右社会意识,继续对少数族裔造成伤害,侵蚀民主价值! 

再探究纽约市拦截搜查的例子,那些无辜被拦截的人就是这个歧视系统的牺牲品,他们失去了在自己的街头自由行走没有恐惧威胁的权利。警察就是对少数族裔的威胁,难道不是吗?因为面孔和肤色被武装警察拦截,使用暴力等社会现象,非裔自然会长期失去安全感。在黑人命也是命的运动鼓舞下,多少有言说机会的黑人家长都会提到这样一个令人气愤又悲催的事实,黑人小孩特别是男孩到青少年时家长会专门提醒如何面对警察,要有礼貌,要敬称(sir),警察要如何不能违逆,手不能插在口袋里等等。如果有人说真是小题大做,纽约警察的实际行动应该是对这种拍脑门的所谓观点最好的批驳。BLM运动中有记者采访示威民众询问他们的具体诉求,就有黑人示威者表示,他们只要求警察司法系统如同对白人社区那样对黑人社区执法,他们要求的是司法平等。在民主自由的社会里,有这样一大群人,仅因为肤色受到公权力的威胁何等令人震惊而愤怒。,受到如此教育的孩子怎么能不害怕警察?青年黑人经常有面对警察逃离被枪杀的例子,这不就是最直接的原因吗?这种所谓成长教育不分收入高低,普遍在黑人家庭中存在。这是民主社会的失败,而不是应然、常态!随手谷歌一下,就可以看到各种对这一现象的研究。NGO组织The Sentencing Project在2018年向联合国提交报告,系统介绍了对美国司法种族歧视的研究。(https://www.sentencingproject.org/publications/un-report-on-racial-disparities/) 。报告包括警察执法,审判前司法服务,判决和刑期,假释以及出狱后境况等诸方面,提供了全面的种族差异状况,每个部分都列举了诸多学者研究结论作为依据,报告并提出了具体的改进方向。这不是美国社会广泛存在的种族歧视的事实?数据离良知应该很近。对此令人痛心疾首的现象,有良知的人是否应该保持woke?对woke大加攻击的共和党站在了社会良知和正义的反面。美国司法届从警察执法到陪审团定罪和法官判决的普遍种族歧视更是不争的事实。普遍社会公正经常性的靠司法系统维护,这也是歧视最不应该存在的地方,这个领域里的种族歧视否定了一个数量巨大人群的社会公正,这项公正性是美国宪法明文规定的,是美国民主国家性质的必然要求。但是在巨大的程度上被习以为常的警察暴力,偏向执法和判决所否定。这是民主社会不应存在的失败。 

2013年霍普金斯大学对非裔美国人高血压患病率高于世界任何其他群体研究结论说,被社会强化的种族自我意识部分解释了这一现象。论文说:“在(美国)黑人中对种族身份的长期强化,对自身被偏见化的社会身份高度意识,以及他们经常性地需要提防周围环境(watch their backs)。…非裔美国人易患高血压不能用基因解释(世界其他地区黑人群体没有显著高血压偏多),虽然诸如饮食,锻炼和接受医疗的难易可能造成差异。我们认为,高紧张程度的社会环境,因为自身种族受到不同待遇也能部分地解释高血压的高发率。“

美国弥漫在社会中对黑人的歧视也损害着黑人社区的健康。研究者们进一步指出:“街头行走时担心他人仅仅因为他的种族而视其为可能做坏事,这本身就足够引起精神紧张。这就是黑人每天面对的现实。当然如果你不能身临其境恐怕也无法明白。没人愿意谈论这一点。“该研究在2003-2005年间使用美国疾控中心的危险行为意识量表(Behavioral Risk Factor Surveillance System “Reactions to Race” module)中的种族反应测量,对266个病人进行测量,白人中只有1/5回答会经常意识到自身种族身份,而黑人则有一半经常如此。这就是社会对黑人偏见造成的压力,这种压力也自然的反应在他们的亚健康身体状态上。 

皮尤研究中心在2019年对美国人群抽样调查种族态度,是对美国当前种族态度的社会状况可靠研究。报告有这样一些结论。1、绝大多数成年黑人对美国种族状态进步持负面观点,比率高达70%以上,更有50%黑人认为将来黑人也不可能获得与白人同等的权利。2、非白人族群更能感受到白人在社会中的优势有利地位。与此相对应的是,56%美国人认为黑人与西语裔美国人在社会中处于不利地位。3、 绝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当前更多的人表达种族偏见观点,而且有超过40%人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4、对川普处理种族关系的负面看法远大于奥巴马。56%认为川普使种族关系变得更差,只有15%认为他改善了种族关系。5、民主党与共和党对种族认知有巨大差距,共和党多认为美国黑人权利已经与白人同等;奴隶制对黑人地位没有影响,与黑人认知完全相反。而民主党则呈现与共和党相反认知。6、黑人与其他族群比较更倾向认为其族裔对未来有负面影响,而白人则倾向认为种族会帮助他们实现愿景。7、多数白人与黑人一致认为美国司法对待黑人不如对白人公正。8、多数黑人,西语裔和亚裔表示他们曾有因为种族和民族被歧视的经历。8、西语裔表示他们因为肤色深浅与是否受到歧视相关。调查还有还有其他项目不一一赘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阅读 (https://www.pewresearch.org/social-trends/2019/04/09/race-in-america-2019/)。皮尤的民意调查突出反映了人们对美国种族现状的认知,反映了美国社会少数族裔生活体验的不平等。 

美国社会从来不缺种族歧视和种族固化的刻板模型。亚裔也难于逃避这些社会现实。每当出现社会危机,无论是什么原因,少数族裔新移民往往成为替罪羊。从上世纪70年代中开始的产业经济全球化和工业生产大规模自动化,对美国传统的以白人为主的蓝领中产阶级阶层形成灭顶之灾,虽然服务业职位增加但是低技能的服务业职业并不能维持传统的中产阶级生活,高技能的职位对教育程度和个人能力又有很高要求,非中年产业工人能轻易转行,这个过程到现在则表现为产业工作机会几乎零增长。有估计美国制造业因此失去了7.5百万就业岗位,如果以四口之家来估算,这影响了大致三千万人的生活。

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以及学界对全球化自动化过程中这一人群社会经济地位冲击严重估计不足,并没有采取有效措施缓解和帮助这一从中产变成贫困的白人群体。把自身的问题归咎他人是人的恶劣天性,受到冲击的群体本能化地把问题归咎于各种成分的移民,认为这些传统蓝领工作的消失是移民们以低工资的优势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亚裔是所谓优秀移民种族,但是其实他们只是等待着下一个“事故”,不过是候补的种族主义牺牲品儿。最新的“事故”就是新冠。从2020年开始,美国对亚裔仇恨犯罪剧烈攀升,美国司法部统计,2020年比19年认定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增加了107%,因为警察经常不认定犯罪的仇恨性质和普遍存在的不报警,这个数字肯定大大压低了实际情况。而2021年按照美国仇恨犯罪研究中心的数据,对亚裔仇恨犯罪比2020年更攀升340%。在历史上亚裔成为种族仇恨犯罪甚至屠杀的例子就很多,这一美国传统似乎在新冠时期复活了。穆斯林群体也类似,他们也是融入美国的所谓的模范族裔,但是由极少数宗教极端分子策划实施的911袭击,21世纪初对他们的犯罪和社会排斥剧烈上升。 

对亚裔的刻板模范种族的印象也是种族主义的现代版内容。60年代美国开始移民配额后,制定了按受教育程度优先的移民政策,大量受过良好教育的亚裔移民美国。这个群体自然也表现出他们在美国的优势,特别是在60年代平权之后。而美国变形的种族主义者利用这一可以说是“天然”的优势对黑人拉丁裔进行攻击。其论点简而言之就是,你看人家亚裔,第一代就能表现这么优秀,说明美国没有种族歧视,既然没有种族歧视,你表现不如亚裔,那就一定是你的族裔的问题了。这个说法无视美国长期对黑人群体的孤立隔离打压和暴力压制,把居住于贫困社区的社会底层与社会需求旺盛的受高等教育移民人口比较,把平权立法后的美国移民境况与历史遗留而没有进行社会社区彻底重建的人群相提并论。无形中淡化了美国对受压抑迫害种族应有的大幅改善其社会境遇的道德责任,把落后的社区,不安全的生活,为了适应贫困形成的亚文化一股脑的推卸给受害的非裔美国人。这难道不是种族歧视的傲慢与偏见?如果要比较,可以把中国的农民工阶层与大量居住在美国大城市贫困社区的人们做比较,也可以和美国中北部因为产业转移和自动化破败不堪的中等规模城市人口比较,这样还有一点可比性。多多少少避免了有动机的不当类比。 

当某些亚裔特别是那些相对社会经济地位比较好的人自得于所谓模范移民的“荣耀”的同时,亚裔本身也是这种刻板模范移民观念的牺牲品。亚裔贫困率按美国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分析是12.3%,低于白人的9.8%。亚裔内部组成更是高度分化,蒙古裔和缅甸裔贫困率高达25%,高于黑人的17%;紧随其后的是斯里兰卡19%,尼泊尔人17%,一向以移民成功自傲的华裔也高达13%,贫困率最低的是印裔6%。这么巨大的内部差异如果仅以模范移民的刻板印象涵盖,则会掩盖那些急需政府社会协助的高贫困率族群,让他们成为被社会遗忘的角落。亚裔青少年的高自杀率在优秀移民的语境下,获得心理帮助也许就更为困难,这是不是亚裔青年刻板亚裔成功模式高压期待造成的结果?对于以上亚裔面对的社会现实,我们这一群体是不是应该保持woke,还是装聋作哑的表演模范移民的角色,甘作做新型种族主义的工具和牺牲品?这也是每个亚裔在当今政治环境下应该回答的问题。 

即使是白人群体也在某种程度上是美国普遍存在的种族歧视牺牲品。上述医疗界存在的种族歧视研究就指出这一现象。比如一方面是对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医疗不足,另一方面则是对白人病人存在过度医疗的问题,比如医生滥开抗生素,还有止痛药特别是鸦片类止痛药的处方过度,就是导致美国鸦片类毒品滥用社会危机的原因之一。美国人口预期寿命在新冠前从2014年起就出现负增长,研究表明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白人相对其他人群比较高的自杀率,参看下表:

美国危机(二)——关于社会觉醒(Wokeness),数据怎么说?【时政大视野】第66期

 

美国白人自杀率仅次于印第安人而远高于其他族裔。对这一现象既有研究者指出,这与美国蓝领中产阶级生活方式消失直接有关。但是仅仅这样的观察并不能解释在欧洲发达国家也同样存在类似的因产业转移和自动化发生的社会变迁,而那些国家并不存在偏高的白人自杀率。于是有学者指出,这个差异很可能是与美国白人对自身社会地位的高预期有关。种族主义在歧视其他族裔的同时自视极高,当这种自我认知与自身生活境遇产生差距后,因为心理预期与现实差距会形成高强度的自我压力,而在欧洲并不存在这种巨大心理落差。这是一个洞察,当然需要更多的研究去证实,但是与美国种族观念现状和白人面临的社会经济问题高度吻合,不失为一个有力的学术研究假设。 

美国学术界大量研究和数据表明了美国种族歧视的普遍性及其危害,可以说几乎遍布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当然要了解这些事实,需要对新闻的关注甚至一些探究的能力。不掌握这些事实而贸然否定美国存在大量的种族歧视,我们可以视之为无知之过。如果知道这些事实,无视这些大量严谨客观学者的研究,继续坚持所谓反wokeness立场,坚持认为美国不存在普遍的种族歧视,甚至如开篇中的佛州州长一样把对美国种族歧视的警醒视为仇寇,拿出灭此朝食的架势。这就本身就是种族主义。这些共和党头面人物的反族裔觉醒是新型的种族主义。作为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他们有义务去了解美国社会现实,而不是从意识形态出发煽动族裔间对立谋取政治利益,这是可耻的,并给美国社会造成新的撕裂和伤害。 

有些人会说,强调美国的种族主义普遍存在是在抹黑美国,居心不良。对此反美动机论,美国民权运动的思想先锋James Baldwin说的再好不过:“我热爱美国胜于世界任何其他国家。正因为如此,我永恒地坚持批判她的权利。”因为热爱这个国家我们才去直面美国的不足。促进她的进步是我们永恒的责任。这个国家不是因为种族宗教和地理而存在,她的存在是因为她的核心价值。对一切种族歧视的各种表现保持警惕,继续揭露。社会意识是社会进步的必要条件,认知种族歧视的存在有意义的社会进步才会发生。不断推动社会更靠近我们的价值,这就是美国的历史脉络她的使命。坚持对社会现实的真实表述,我们华裔应该成为美国进步的天然组成。保持觉醒,坚持美国价值,stay woke!

美国危机(二)——关于社会觉醒(Wokeness),数据怎么说?【时政大视野】第66期

美国12位有影响力的女性号召Stay Woke。(图片来自Pinterest)

美国危机(二)——关于社会觉醒(Wokeness),数据怎么说?【时政大视野】第66期

美国国会众议员Marcia Fudge在2018年展示她的Stay Woke, Vote体恤衫。(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注:本文引用事实、数据和研究都可以在互联网各种学术数据库和主流媒体中查到,因为篇幅关系不一一列举。有兴趣者可以按文中提到的研究者和研究机构进行搜索。

撰文:赵名

 

 

美国危机(二)——关于社会觉醒(Wokeness),数据怎么说?【时政大视野】第66期
美国危机(一)——美国当下的宪政、文化和社会危机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图解美国》公众号

美国危机(二)——关于社会觉醒(Wokeness),数据怎么说?【时政大视野】第66期

图解美国

追踪美国热点时事新闻。

图文解说,美华快报让您握紧时代脉搏。

 

图解美国

客观、理性、包容

美国危机(二)——关于社会觉醒(Wokeness),数据怎么说?【时政大视野】第66期

微信公众号:TuJieUSA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推特:https://twitter.com/HuaMedia1

电报频道:https://t.m/ChineseAmericans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