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44篇文章

你要华人家长对子女的教育提高警觉,却不明白这种对下一代的控制欲早已被西方主流教育观所抛弃。


正文共:2152字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撰文:荞爸

本文转载自《荞爸的澳洲脑洞》公众号


黑人遭警察暴力事件上,到底是谁跟美国民众站在一起?美国民众走上街头抗议。(图片截屏自patersontimes.com)

黑人弗洛伊德因警察暴力执法而死的事件,不仅引发了美国街头的骚乱,也引发了美国华人圈的大讨论。

比如,我读到了耶鲁华裔大学生致华人社区的一封信🔗,带来了万千转发和点赞。

然后,我又读到了你——“吹号角的凌飞”写的回信,热度有后来居上之势。

你说你看到黄同学的信感到很痛心,但我看到你的信的感觉是很悲哀。

因为你自诩为一代华人移民的代表,整篇文章看上去是一个长者的谆谆教导,但掩盖不住一个事实——你根本没有经过思维逻辑训练,你的文字都是在东拉西扯抒发自己狭隘的个人情绪。

是的,所以你的文章阅读量迅速蹿升,因为很多像你一样的一代移民被其中的情绪所感染。

但是,比较两篇文章,黄同学明显条理清晰,论证充分,从亚裔和非裔在美国遭遇种族歧视的历史,讲到非裔为获得平权做出的抗争,呼吁华裔改变冷漠的现状,跟非裔站在一起反对白人至上主义。

而你的这篇反驳的文章,我没有看到太多对论据的质疑、对逻辑的批判,更多的是看到你站在长辈的高度,对黄同学个人智识和品性的指指点点,给黄同学带上政治派别的帽子,并以此牵强地得出跟黄同学的信根本无关的结论。

黄同学的信唯一不严密的地方,是把华人的一切成就归功于非裔的抗争。这被你抓住了,反复攻击。但你自己也承认,华人应该感恩民权运动中非裔领袖的贡献,这跟华人自己做出的努力并不矛盾。

你说黄同学“傲慢而狂妄地指责着整个亚裔社区”,但我看到原信中只说到了“盛行”和“普遍存在”,并没有一网打尽。而你回信的自动对号入座,反而坐实了“普遍存在”的可信度。

你说黄同学不感恩父母,但我明明看到作者的母亲在下方留言中表达了对她的支持,你似乎并没有资格越俎代庖、去代替黄同学的母亲谴责她不尽孝道。(越俎代庖,我希望你懂是什么意思。)

你说黄同学不感恩美国,理直气壮地把自己的价值观跟美国的价值观划上等号,却不理解在这个自由多元国度,每个人都能从自己的角度解释“美国”的含义。

如果细细读一下黄同学的信,她既没有没有傲慢狂妄,也没有无端指责,更没有认为自己是上帝,只有在心平气和地讲述一种常理,并根据这种常理呼吁同胞的改变。

只是因为一个晚辈发表了跟你不同的观点,你就被深深刺痛,迫不及待地想要教训她,告诉她你所看到的所谓“真相”。

你说“只有品德高尚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自由人”,你高举“品德”这样一面面目模糊的大旗,但整篇文章,你仅仅把“品德高尚”狭隘地定义为“勤奋和努力”。但黄同学所倡议的平等、宽容、抗争,是否也是一种高尚的品德?她是否也有资格做一个你所说的“自由人”?

你口口声声说对非裔的种族歧视是“历史的东西”,但现状明明是黑人因暴力执法而死,警察一次次逍遥法外,你为何对此选择性失明?

你熟练地使用各种政治斗争术语,左派,洗脑,政治正确,身份政治,你并没有把黄同学看作一个可以理性探讨问题的对象,而是把她当作了政治对手进行攻击。

你说美国学校实行的是左派教育。但如果左派教育已经成为了美国主流,这是不是就已经化成了你所热爱的“美国梦”的一部分?

你说黄同学被左派洗脑,那是不是也能说你被右派洗脑?

“政治正确”这个词是一种对意识形态矫枉过正的批判,但我在黄同学的信种没有看到任何矫枉过正的成分,她讲的平等、宽容、抗争,早就成为了普世价值。

你反对“身份政治”,却不知道在美国的左右派斗争中,左派在博取弱势群体的同情,右派在鼓动白人对弱势的憎恶,没有哪一派都不在用身份做文章。

你口口声声说非裔的堕落、亚裔的勤奋,是不是也是在玩弄身份政治?

相对于黄同学对为人常识和普世价值的一腔热血,你更像是一个用口号和术语煽动情绪的政客,你的种种招数,都逃不脱给对方戴上高帽、定义立场以后,发动全方位无死角的攻击。

你讨厌政治正确,但你的文章却在小心翼翼地保持你口中的“政治正确”。你故意承认非裔的贡献,又拉“美国民众”这个宽泛的概念出来做你的后盾,生怕读者看出你狭隘闭塞的本性,但你根本不会有勇气去征求美国主流民众的意见。
因为你压根就不想去了解美国的其他人在思考什么、追求什么,你只是生活在自己想象中的美国,跟理念中的美国民众站在一起。

你说“我们的沉默,是因为我们相信法律”,但纵观历史,美国能够建成如今的法治社会,都是通过呐喊和抗争争取来的,如果人人都对不公报以沉默,种族隔离、排华法案会依然如旧,亚裔依然无法跟白人平起平坐。

你也承认“美国不是完美的”,哪为何还觉得全盘接受现行的法律是可取的?你一定不愿意承认,你的沉默其实就是在默认歧视非裔的合理性。

你反对贩卖仇恨,却只字不提华人社区盛行的仇黑仇穆言论。你的一句“(黑人)不能不说自身一定存在什么走不出的原因”完全暴露了你的内心,其实你一直在为自己的偏见寻找借口。

你完全不讲说理的逻辑,对后辈使用各种低劣的挑衅手段,要黄同学拿出财产去救济非裔。你混淆了对团体的倡议和个体的义务,不如问问你自己,如果你支持保护野生动物,是不是也要在家里领养一只?

你要华人家长对子女的教育提高警觉,却不明白这种对下一代的控制欲早已被西方主流教育观所抛弃。

不好意思,不懂得谦卑、狂妄自大的其实正是你自己。


撰文:荞爸

本文转载自《荞爸的澳洲脑洞》公众号



推荐阅读

“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

美国46岁的黑人弗洛伊德死去,三份尸检报告怎么说?

多一个人就给社区增加一到两千美元的资金,你填表了吗?

筑墙还是搭桥?看看这位巴勒斯坦医生是怎样面对暴力和仇恨的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黑人遭警察暴力事件上,到底是谁跟美国民众站在一起?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