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77篇文章

民主共和两党在种族问题上经历过怎样的沧海桑田?林肯要是活在今天他还会是一位共和党人吗?


正文共:4294字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撰文:Joseph Zhou


今天的共和党配不配称自己为林肯之党?

前几天,我在朋友圈转了一篇文章,里面罗列了种族主义在美国罄竹难书的历史。文章发出不久,一位朋友就在评论区问道「都是哪个党干的」?另一位朋友补充道,「民主党历史上支持过奴隶制和三K党」。


两位朋友都挺特朗普,都支持共和党。其实,翻民主党的旧账是共和党人挺常见的一个作法,比如他们会说某某民主党总统是大奴隶主,说某某民主党州长曾和三K党勾肩搭背,说民主党曾经支持种族隔离等等。与此同时,他们也特别热衷搬出林肯总统这位解放黑奴的巨擘,将共和党冠名为「林肯之党」(Party of Lincoln)。


比如说去年,特朗普发推特攻击四位女众议员,问她们为什么不「回自己的国家去」。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四位女议员都是美国籍,只是属于少数族裔。这条推特被认为带有明显的种族歧视,而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却用「我们是林肯之党」来为特朗普洗地。


特朗普本人也常常把自己与林肯相提并论,强调「林肯并不比我差」,还夸耀自己的党内支持率比林肯高(林肯时代根本没有支持率这回事,他还不如和林肯比谁更能发推特)。


今天的共和党配不配称自己为林肯之党?

阿拉巴马州的民主党州长乔治·华莱士在1963年的就职演讲中高喊「今日隔离,明日隔离,永远隔离」


这种三K党+林肯的打法有一个潜台词,就是「共和党不是种族主义,民主党才是」,或是「白左们有这样的黑历史,是多么虚伪」,用意无非是为共和党在民权议题上的反动立场开脱。但了解美国历史的人都知道,多次的政党重组(party realignment)已使民主共和两党今非昔比。


就种族问题而言,经历了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政党重组,两党早已角色互换。相较之下,民主党已脱胎换骨,蜕变成推动平权的进步力量,而共和党则江河日下,退化为抗拒平权的保守势力。所以用林肯为自己贴金,用三K党为民主党抹黑,无异于朝鲜批评美国军警对示威者太不宽容。这种缺啥吹啥、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架式真是让人着急。


南方战略与政党重组


政党代表不同的选民和利益。在今天的美国,民主党主张扩大再分配 、降低贫富差距、管控枪支、保障堕胎权、松动移民政策。共和党高举法律和秩序(law & order)、低税收低福利、保障持枪权、反堕胎、收紧移民政策。


这种政党格局并非一成不变,而是经历了漫长复杂的演变过程。当政党在重要议题上改变立场,变换基本盘,政党重组(party realignment)就发生了。


使两党在种族议题上左右互换的政党重组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在此之前的一百多年,都是共和党居左,趋于进步,民主党居右,偏于保守。


共和党诞生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其初期的核心政纲是废奴主义。1860大选是共和党的首秀,而共和党却有些意外地推举了名不见经传的「乡村律师」林肯作为总统候选人,所以林肯的胜选多少也有点意外。但毫不意外的是,林肯输掉了所有的南方州。不久,南北战争爆发,北方获胜,林肯连任不久后被刺,但共和党控制的国会通过了第十三、十四、十五条宪法修正案,奴隶制被废除,奴隶取得了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和投票权。


但没过多久,这些权利就变得名存实亡。1877年重建时期(Reconstruction)结束,联邦政府从南方各州撤军,旧势力马上卷土重来,控制各州议会的民主党花样百出地立法剥夺黑人权利。


比较有代表性的有《黑人法典》(The Black Codes)、《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和禁止黑人投票的各种恶法。《黑人法典》不许黑人签合同、购置房产、当陪审员,事实上将他们非公民化。《吉姆·克劳法》在社会经济的各个层面对白人和有色人种进行隔离,并在最高法院被开了绿灯。


在投票方面,选民被要求通过苛刻的识字测试,考题经常是朗读晦涩拗口的法律文件,由于奴隶制不许黑人学识字,所以他们当然通不过。白人文盲却没关系,只要他们能证明自己有一个有投票权的爷爷,就可以通过「祖父条款」免考。可惜黑人的祖父大都是无投票权的奴隶,他们自然与「祖父条款」无缘。


还有投票税,在十九世纪的密西西比,投票税就高达两美元(折合2020年的40美元),黑人普遍贫穷,投不起票。这些还只是政府颁布的法律,在民间,三K党等恐怖势力对黑人的各种威胁、恐吓、杀戮,不一而足。


今天的共和党配不配称自己为林肯之党?

手持绞绳的三K党


堂堂美国宪法竟变成一纸空文,主要原因是民主党牢牢地掌控着南方各州,使种族主义法律在州一级畅通无阻,而民主党的国会议员则在联邦层面为「州权」保驾护航。例如,南方民主党参议员就曾利用无限时演讲的权利(filibuster)无休止地站台讲话,阻止了反私刑法案(anti-lynching bills)的通过。


南方各州对民主党死忠了一百多年,终于在20世纪中叶开始动摇。1948年民主党总统杜鲁门解除了美军内的种族隔离,此后民主党便在种族问题上步步左转。


1960年,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在游行时被捕,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肯尼迪不但致电慰问,还亲自走动,将其释放。马丁·路德·金也在那一年公开支持了肯尼迪。后来肯尼迪力推《民权法案》,可惜遇刺身亡,同属民主党的继任总统约翰逊最终凭借高超的政治技巧排除万难,通过了法案。从此,种族隔离在法律上被禁止,美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可民主党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南方白人这块基本盘已岌岌可危。果然,在1968年的总统大选中,共和党的尼克松顺势推出「南方战略」,来争取与民主党渐行渐远的南方各州。为了不输掉北方州,尼克松不敢直接使用种族牌,而是打出州权(states’ rights)和法律秩序(law & order)等暗语与南方种族主义者眉来眼去。南方战略效果显著,尼克松在1968年拿下南方十一州中的五个,又在四年后横扫所有南方州连任。


历经了四十多年的巩固,重组后的政党格局已经稳定:今天,南方各州已是共和党大票仓。以我所在的德克萨斯州为例,下图清晰地呈现了德州经历的政党重组。短短的时间变了颜色,是德州人变了吗?当然不是,是党变了,同样的一群选民,同样的政治倾向,只是换了代言人而已。其它的南方州也经历了类似的变色。既然如此,如果非要说哪个政党继承了林肯的平等理念,那说什么也轮不上共和党吧?如果非要说哪个政党沿袭了三K党的白人至上,那就去查查三K党在上次大选中挺谁就知道了。


今天的共和党配不配称自己为林肯之党?

得州历届总统选举投票历史,蓝色表示民主党红色表示共和党,纵轴是选举人票数。得州的选举人票缺席的是1864,1868年,前者是因为内战脱离了联邦,后者是因为重建时期还没完全回归联邦。(270towin.com)


今天的共和党配不配称自己为林肯之党?

2016年,三K党在官方报纸上支持特朗普,特朗普声称不接受


有共和党的朋友说,与当年的南方民主党相比,今天的共和党强多了。这种说法挺搞笑,因为当他们用三K党黑民主党时从来不这么想。不过这个说法大概是个事实,毕竟我没见哪个共和党敢在台面上鼓吹恢复种族隔离。可问题是,今天的共和党为什么要和当年的民主党相比?标准真够高的?评价人物要回归历史背景,评价政党也要采取当代的标准。试问,哪个党在目前的国会中只有孤零零一位黑人议员(另一党有57位)?哪个党控制的州不遗余力地压低少数族裔投票率?哪个党的总统在白人至上者和抗议者间采取中立?又是哪个党的议员不厌其烦地为他洗地?


这个党配不配称自己林肯之党呢?


认知失调的困境和出路


在政党问题上,用林肯、三K党张冠李戴是典型的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作为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心理学理论之一,认知失调告诉我们:当人持有相互矛盾的认知时,会感觉到一种不适感,并采取行动降低这种不适感。


举个例子,很多人明知吸烟有害健康,却还是吸烟。这些人的认知失调来自于两个认知:1)吸烟有害健康;2)我在吸烟。因为两个认知相互冲突,让人很不爽,所以人要寻求协调。一种寻求协调的办法是改变认知2),戒烟,可这难度太大,大多数人难以实现。另一种办法是改变认知1),使自己相信吸烟不那么有害,甚至有益。比如告诉自己吸烟可以减压,愉悦身心,延长寿命。第三种办法是增加新的认知,来改变1)和2)之间的比重。只要一边压倒另一边,失调就没那么难熬了。一个例子是说服自己吸烟是工作需要,不得已而为之。


今天的共和党配不配称自己为林肯之党?

认知失调:动听的谎言 vs. 残酷的真相


很明显,在吸烟这个例子上,办法2)和3)比较容易,但并不好,因为它们不仅不健康,还是典型的自欺欺人、掩耳盗铃。


在这个框架下,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共和党人在面对种族议题时愿意提林肯和三K党。那是因为他们一方面知道民主党的理念占有道德高地,另一方面却支持共和党。两个认知相互碰撞,产生认知失调。一种消除失调的办法是改变党派,可这谈何容易?更可行的做法是否认民主党平权理念的道德性:比如说美国哪里还有什么种族歧视?只有对白人的逆向歧视罢了。或者是加入新的认知,于是林肯、三K党之类的说法就出现了。


其实,共和党人靠打林肯牌来寻求认知协调,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搬出一个咸丰年间的古人来充门面,这恰恰显示了当代共和党在民权议题上的乏善可陈。


有趣的是,三K党的历史并不困扰今天的民主党。我们很少看到民主党被迫为三K党辩护,相反,他们不但对三K党不留情面的弃绝,还经常对本党的某些作法(如克林顿的law & order)给予批评。民主党能够不背包袱,正视历史,恰恰是因为它在种族问题上的改弦更张。


认知失调是人类共有的心理特性,不分党派、种族、和时代。它甚至不完全是坏的,心理咨询师就经常利用认知失调设计出新颖的疗法。但认知失调却会阻碍人的理性判断,成为讨论政治问题的巨大障碍。在不断分化的政治背景下,认知失调更会成为偏见和假新闻的温床。


那我们应该怎样面对呢?首先要学会辨认它。当我们发现自己有「洗地」的冲动,言不由衷时,认知失调很可能已经发作了。另外,多讨论、多聆听也会增强辨别力。


如果我们处于认知失调中,该如何脱身呢?我想,当我们通过改换认知来削除失调时,要尽可能地去伪存真,而不是去真存伪,饮鸩止渴。当然,这样做的后果是我们可能要面对残酷的真相,甚至被迫改变立场,但残酷的真相也总胜于完美的自欺。


但如果仍不能改变立场,那就承认、接受这样的认知失调好了。毕竟人对某一政党的支持可以基于多方面的考量。如果支持特朗普是因为在其他议题上完全无法妥协,那就去支持好了,只是要认识到自己所处的道德困境,而不要支持得那么全心全意,心安理得。切忌党性高于理性,政治高于正义,更不要制造像林肯、三K党这类的思维奇观了。


撰文:Joseph Zhou

编辑:薄雾

本文转载自《不顾左右不言他》公众号



推荐阅读

美国的刑事司法体系是否存在系统性的种族歧视?

城市的雕像,历史的话语权

袁腾飞老师,从网红历史教师到右翼谣言传播者

面对ACA-5,我们亚裔应该怎么办?

为什么会出现“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诉求?“法律与秩序”的真相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今天的共和党配不配称自己为林肯之党?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