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13篇文章

回顾历史,或许我们该思考的是,也许华人在长期可能的紧张情势,甚或于战争状态中,若有如火如荼的战时政治状态到来,我们是不是应该更积极地展示华人的美国同质性来自保?


正文共:3822字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撰文:吴若凡


《孟买酒店》内的炎症风暴以及杨安泽的药方

(Photo Courtesy of TIFF)


海外华人在当前疫情高热不退的情况下,心情可谓五味杂陈,除了有着普通海外民众的不安之外,也因为有可能遭受海外一些人的群体性敌视,显得格外忧虑 。


鉴于此,我先来介绍一部去年大热的HBO电影《孟买酒店》。孟买酒店的彼时彼刻,恰如美国的此时此刻。该片也恰好有一幕场景,也印证着海外华人当下的处境。


对于没有看过该片的华人朋友,请先看豆瓣的如下简介:


影片真实再现震惊世界的“印度9·11”——孟买恐袭事件。著名的泰姬陵酒店意外遭到恐怖分子入侵,恐怖分子无差别行凶,让整个酒店陷入绝望之境,百余名酒店住客及员工被困,无人知晓何时能等来救援…… 


这和我们现在的情形何其相似!病毒无差别行凶,让整个美国陷入绝望,人民被困家中,无人知晓何时能等来救援 …… 


以下即是我从《孟买酒店》中截取的几帧剧照,剧情都发生在酒店的客人们惊恐躲入酒店内一处隐蔽VIP俱乐部时。


我们借着剧情来阐述,看图说话,一步步理清应对当下处境的思路。


《孟买酒店》内的炎症风暴以及杨安泽的药方

图1,客人中一位金发白人老妇,听到阿拉伯长相的少妇客人用阿拉伯语和家人通话,于是惊恐问她,和谁在通话?


少妇:你是在说我是恐怖分子吗?

老妇:你刚刚说了那种语言。


《孟买酒店》内的炎症风暴以及杨安泽的药方

图2,这位多疑的老妇人,在指控阿拉伯妇女被斥退之后,依然觉得不安,又随即担心起俱乐部里那位锡克教打扮的服务生,将她的忧虑告知了俱乐部领班。


领班无奈去对服务生说:她担心你的大胡子!

    

为什么这位老妇会因为语言和大胡子这两个显著的外在特征,和行凶恐怖分子们作捆绑?为什么人们会在不安惊恐中,有这种过激的无差别反应?


这种反应,就类似新冠病毒引发的炎症风暴。


简单来说,免疫机制即是在病毒入侵机体时,免疫组织中的巨噬细胞识别这些入侵者的样貌,诱导炎症因子的表达。炎症因子一旦释放出来,犹如点燃火种。


于是乎,新冠的高危病人往往是死伤于两种相反的原因。第一种常见致命情况是免疫力低下,释放的火力不足,炎症因子过少,对病毒感染难以控制,对肺部损伤修复缓慢致死。


第二种致命情况,则对本文有借鉴意义。这情况就是,免疫风暴致死。


免疫因子并不总是能精准打击病毒,释放的火力也会损伤正常组织,而这些遭受连累脱落的细胞的正常组织碎片又会被免疫系统识别为“新的异物”(盖因这些碎片化组织平时在细胞外并不常见)。


于是又释放出更多炎症因子,试图消灭“新的异物”,敌我难分,形成连锁的、不间断的免疫反应。


也就是说,火种已经燃成了野火,无法控制。这些过度的免疫会把正常的器官组织也杀到死为止。人的肺部最后犹如佛教中所谓的修罗场,惨烈至极。

   

免疫系统对于异物特征的识别,是人的生物性反应,亦即本能。


而在孟买酒店里,老妇人靠本能识别的异物特征,已错误地针对为语言和大胡子,对同样遭受袭击的受害客人进行了错误识别,误认为也是来加害的病原体,犹如过激的炎症风暴,发起对正常细胞组织的无差别打击。


我们华人也正是如此境遇,我们自认为是海外社会普通一份子,犹如人体器官内正常组织的细胞。然而必须承认的是,现实中存在着老妇人那样的情绪缺乏理性控制的部分人群。


对于疫情的普遍无能为力之时,就像王小波说的“愤怒源自于对自身无能的痛苦”,有些人无法自主控制的无能感往往表现为愤怒。


仅仅因为亚裔有着中国人般的面孔,而病毒疫情首先爆发于中国,那么亚裔面孔就成了识别病毒的病原体特征。


如此荒唐的过激反应,连锁不止就是社会中的免疫风暴,会造成人类社会自身的损伤。


那么,华人群体怎么应付这种免疫过激的无差别攻击呢?


是严厉正告这些人:“你们这是种族歧视!我们坚决反对种族歧视!闭嘴吧!”


这在当下,能减少“老妇人们”的不安和攻击性吗?


我们来看看电影里发生的两幕剧照,第一幕发生在老妇人和阿拉伯少妇的冲突后。


《孟买酒店》内的炎症风暴以及杨安泽的药方

图3:一位俄国男士听闻争执,来为受屈的阿拉伯少妇解围,老妇人刚想说,少妇是恐怖分子之一。


老妇:她是其中一个……


俄国人:嗨!闭上你的嘴!


怎么样,听上去痛快淋漓,反击果断!老妇人于是只好愤怒地回到自己的座位,接下来她会发生什么改变吗?


剧情就到了上文的图2,她很快又去告知领班,她对服务生的大胡子深感不安,希望让他离开。


那么这位受委屈的大胡子服务生,他又是什么反应呢?


他采取了另一种方式。他思考了片刻,鼓起勇气走到了那个尚处于不安之中,十分警觉的老妇人面前:


《孟买酒店》内的炎症风暴以及杨安泽的药方

图4:他拿出他的钱包,把其中的全家福照片展示给这位老妇人,指点介绍他的家人。


大胡子说:这是我的 …… 这是我的孩子。


在察觉到老妇人看着家庭照片,情绪开始松弛时,他进一步说,头巾和大胡子这些是我的荣耀,它们是我们族人的信仰标志。


《孟买酒店》内的炎症风暴以及杨安泽的药方

图5:至此,老妇人的戒备和敌意完全消失,她显得虚弱又羞愧。


她几乎是要落泪地说道:我只是被吓坏了。

     

探戈需要两个人跳,以上的互动可以得出结论。如何消除过激反应?


不是俄罗斯人的以暴制暴,以强硬的语言去压制。而是像大胡子那样表现出同质性:你看,这是我的家庭照片。就和你一样,我爱我的妻子和孩子,我只是和你一样的普通人,这即是我的普通人特征:爱。


在你眼里看起来的异物,你的免疫系统错误攻击的特征——我的大胡子和头巾——这几乎是我与生俱来的符号,并且还是我族人的荣耀,它本身无害。


这位大胡子服务生是全片的男一号,是拯救客人的英雄,在之后的逃离行动里,他显示出了大勇。在以上化敌为友的剧情里,他显示出了大智,而在大智的背后,则是大仁!


钱穆所谓:仁者,直心由中,以真情相见!


行文至此,我们再解读一下最近惹来非议的一篇《华盛顿邮报》文章,标题是:《亚裔并不是病毒,而可以是解药》。作者是华人政治符号之一,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杨安泽。


他在文中给出针对华人当下处境的药方是:我们亚裔美国人应该拥抱和展示我们的“美国性”(American-ness),因为呼喊“不要针对亚裔搞歧视”的话并不管用。


我个人解读是,杨安泽的主张近似大胡子的危机处理方法——消除当下过度免疫风暴人群对异质特征的恐惧感,展示我们也身为美国一员的同质性特征,而不是采取俄罗斯人貌似强硬却无所裨益的压制方法。


他进一步阐述了显示美国同质性的具体细节——帮助社区、捐献防护用品、穿国旗颜色衣服、捐款和做志愿者——这不就是大胡子拿出的全家福照片,显示出我们有着同样的爱与真情吗?


但是,杨安泽招致的误解在于他拿出了正确的药方,却指出了错误的病症。


在我看来,种族歧视的特征应该是,生活常态化的排异性鄙视。对于这种病症,我们一定要旗帜鲜明地反对。


对于一些内心隐藏的种族主义者,借此非常时刻如沉渣泛起,他们针对亚裔的言语攻击,甚至犯罪行为,我们一律强硬回击或诉诸法律。


而对于一般人群,他们在危机时刻中的排异性恐惧,则更多是生物性的,并非社会性的,不应该全部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大帽子。


否则,照此推理:疫情期间大陆省外人对湖北人的恐惧是种族歧视吗?


当下大陆疫情消退,病例以境外输入为主,公共场所国人对非裔和白种人的自觉避让三尺,也是种族歧视吗?


社交媒体上对入境人士包括归国留学生排斥性言语,当然也不是种族歧视!


甚至如今各地超市里,穿着医护人员蓝色制服的购物者,也正使得一些人避开和对他们异样看待。他们其中相当多的人只是像老妇人承认的那样:我只是被吓坏了。


杨安泽开出的药方对于常态化的“种族歧视病”并没有用处,且有示弱之嫌。


笔者觉得他的药方则对于“排异性恐惧”病是有效果的。良药苦口利于病,我们不免觉得难以下咽罢了。


杨安泽的文章中写道,他在异样的目光下,自我意识到亚裔的特征使他有些许羞愧感(I felt self-conscious — even a bit ashamed — of being Asian.)。他最新的访谈中提到,他本应该用的是“无力感” 或 “被边缘化” 这样的措辞。


我扪心自问,在周围的异样目光里我会有一点点的羞愧感吗?或许也有,很可能有,但我更可能把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迅速转化为心理的自我防卫(self-defense),毕竟我还是没有被连根拔起的的华一代,自尊心更倾向于作出文化和血缘自卫,我还在向家里的华二代学习拥抱“美国性”。


杨安泽也许该在文章里反复强调,“头巾和大胡子亦是我族的荣耀”,我骄傲于我的亚洲人特征等。也许才能引起更多的认同。


而事实上,人们在纠结于华邮那篇文章时,却忽略了杨安泽几天前刚刚在《今日美国》(USA Today)发文,坚决反对种族主义(《面对“中国病毒”,杨安泽大声疾呼:警惕种族主义和找替罪羊倾向🔗),回击对亚裔攻击的言论和行为。


我也深知,杨安泽的表达“美国性”也并不是向白人讨好,向种族主义输诚,我们美国华人不应该把“美国性”解读为有多白(white-ness)。这样简单画等号,难道我们自己的潜意识就没有出了问题吗?


他所拿出的展示美国同质性药方,也完全并不是一百年前的美利坚化运动(Americanization  Movement)背后深藏的“盎格鲁一致性”。这个高压运动产生于一战的紧张情势下,目标是可疑的德裔。到了二战,防谍防渗透的需要又转化为对日裔的群体戒备与管制。


回顾历史,或许我们该思考的是,也许华人在长期可能的紧张情势,甚或于战争状态中,若有如火如荼的战时政治状态到来,我们是不是应该更积极地展示华人的美国同质性来自保?


可喜的是,在这非常时期各地的美国华人社区如今已经纷纷行动起来,一边对种族主义坚决抨击,一边通过各种志愿行动援助抗疫,显示我们的同质性,消解社会中视我们为异样的排斥性。


历史告诉我们的,生物学也正在告诉我们,愿美国华人能在疫情过后,变得更团结、更有远见、更好地在美国社会生根发芽并壮大。


作者后记

日前,杨安泽致意华裔朋友,希望大家加入Humanity Forward的平台,以实际行动向美国社会展示华裔在和各个族裔的美国民众共同抗疫,并愿意慷慨伸出援助之手。movehumanityforward.com.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孟买酒店》内的炎症风暴以及杨安泽的药方


撰文:吴若凡

编辑: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写在全国哀悼日,除了哀悼还有什么?

美国十年一遇的大事件:非公民也能参加, 比投票更重要

老熊的春天来了——要向史上最长的牛市说bye-bye了吗?

竞争激烈的NBA明星球员——说说美国的名人文化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请发邮件至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孟买酒店》内的炎症风暴以及杨安泽的药方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