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565篇文章

美国价值里面有很多东西是超越左右政见之争的。跟我们政见不同的人,不一定就是“反美”、恨美国。很可能,他们跟我们一样爱美国,甚至比我们更爱美国。我们不应该跟着政客的妖魔化煽动起舞,把不同政见的人视为魔鬼、敌人或“老鼠”。我们首先需要做的,是除去我们心中偏见的“老鼠”,恢复基本的理智和体面(decency),播种宽容、友善和文明。


正文共:4745字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撰文:海华


巴尔的摩的老鼠

巴尔的摩市景


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天(7月27日)在推特上怒怼批评其边境移民政策的非裔众议员康明斯(Elijah Cummings)。特朗普说美国南部边境的难民收容所“清洁、高效、运作良好”,而康明斯代表的众议院选区“非常危险、肮脏”、“老鼠横行”、“令人恶心”。【1】


巴尔的摩的老鼠

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主席康明斯


康明斯是马里兰第七众议院选区(Maryland 7th Congressional District)的选民选出来在众议院代表他们的非裔议员。在美国的地方选区分划中,马里兰被分为八个众议院选区,第七选区包括了巴尔的摩市的大部分(西部)和霍华德郡(Howard County)的绝大部分。在地图上这个选区看上去像是一个张开大口的怪兽之头,而属于巴尔的摩城市的部分只是其中下巴的前端,从面积上说只占很小一部分(不过人口密度可能比郊区更高)。


巴尔的摩的老鼠

马里兰第七众议院选区地图


我家就住在霍(华德)郡。所以我就是这个第七选区的一名选民。我知道边境难民收容所的情况肯定不是特朗普说的那么好,但听到总统先生说我们这个地区“老鼠横行”,我的心情实在是很复杂。我们这个地区恶心、肮脏、有老鼠,而且老鼠还肆意出没、祸害人民?这跟我自己的亲身体认相距太远了。


霍郡实际上是相当富裕的“富人区”,历年都在美国社区收入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其中位家庭收入(一年12万美元)在全美众郡中排列第二【2】。这里的很多居民都在联邦政府的部门工作,郡内也有一些高科技公司和大学。霍郡境内有好几所非常优秀的高中,也有很多优良的公共设施,这里的公共图书馆连年被评为全美最佳。这里的很多小区干净漂亮、鸟语花香,常常能见到鹿子和其他小动物出没,曾经是美国中产阶级郊区住宅社区的模范。霍郡有老鼠吗?反正我在街上、公路上、小区里、商店里都从来没有看到过。


这个地区也是美国社会多元化的典型体现。小区的业主有白人、黑人、韩国裔、中国裔、印度裔、中东裔,好像小型“联合国”,不同族裔、宗教信仰和背景的人和谐相处,共居一区。我也认识一些在这边的公司、机构、研究院里工作的移民,非裔、拉丁裔、穆斯林知识分子、专业人士,他们在事业上表现非常优秀突出,甚至超过白人和亚裔的同事。爱丽可特市(Ellicott City)有很多韩国超市、烧烤店和亚裔开的奶茶店、火锅店、面包坊……来自全世界不同国家的移民给这里带来的是活力、创新、繁荣和丰富多彩(而不是老鼠)。

 

如果你驾车从爱丽可特市沿着40号公路一直往东开,就可以开进巴尔的摩市中心。过了“大中华”亚洲超市,在进入市中心之前,你能看到一排排的老旧的欧洲风格的连栋房(condos),那就是巴尔的摩西边的非裔美国人聚居区了。城区路边的连栋房跟郊外霍郡小区的(“别墅型”)独立房当然画风很不一样,但是你仍然看不到老鼠。有些老房子看上去像是破旧失修,但也并不比世界上绝大多数城市的居民聚居区更脏更乱(我看过巴西和南非的真正的贫民窟,巴城的这些房子并不是那样的贫民窟)。而当你开进巴尔的摩市中心,你看到的仍然不是老鼠,而是高大上的球场、会议中心、明珠港(中国游客云集的内陆港,旅游景点)、国家水族馆、查尔斯(Charles)街上充满古典韵味的老教堂和皮巴迪(Peabody)音乐学院书香味十足、建筑设计动人心魄的古旧音乐图书馆。然后你开过美国最好的医院之一的约翰霍普金斯(John Hopkins)大学医院,穿过犹太人知识分子聚居的城中高档住宅区,开进你的孩子的“梦中情校”、以医学院和生物医学工程著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HU)校园……然后你可能对自己说,巴尔的摩被称为“魅力(charm)之城”,看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也许你也会经过巴尔的摩内城(inner city)的非裔、拉丁裔聚居区。你会发现白天的街上人群熙攘,不时有播放着震耳音乐的车子招摇开过。虽然并没有你想象的“贫民窟”那么脏乱(还是没有老鼠),但街道两边的商店(包括一些味道肯定很不正宗的中餐外卖店)大多破旧狭小,一些房子显出衰败颓废的样子。一些黑皮肤或棕色皮肤的青年男子站在大街上抽烟或聊天,你就想起朋友警告你的,这些地段的街上到了晚上可能有贩毒、卖淫、警匪枪战(你不由地脑补了一些电影画面),于是你开始害怕起来。(常常有国内的朋友因为孩子要来巴尔的摩读书,问我“巴村”治安是不是很差,枪击杀人是不是很多。我一般会回答说“在大学校园及附近肯定是很安全的,在像霍郡这样的郊区也肯定没有问题,但在市区里面,晚上还是不要一个人出去瞎转吧……”)


这就是真实的巴尔的摩。虽然你对街头枪战的想象可能过于夸张,但市区里的某些街区到了晚上确实很不安全。这也是典型的美国很多城市的内城的现实情况:富人跟穷人、白人跟黑人都住在这里,贫富差距密集而显著地在这里呈现出来。只不过这一点在巴尔的摩可能显得更明显、更触目惊心:有时候犹太人聚居的“高尚”区跟非裔聚居的“贫民”区就分布在一条街道的两边,仅仅一街之隔,就像是“新旧社会两重天”,让人不得不感叹。


所以巴尔的摩这个“魅力之城”确实存在很多的问题。很多是积重难返的社会、文化、政治问题。2015年4月,巴城非裔青年格雷(Freddie Gray Jr.)因携带弹簧刀被警察拘留,在押送的车子上非正常死亡,后法医报告判定为他杀。格雷之死引发巴尔的摩市中心的群众抗议,随后发展为暴力骚乱。这是近年美国城市内城多起种族相关的警察滥权事件中比较著名的一起,而过去许多年巴城警察也多次爆出贪腐、低效等严重问题。巴尔的摩内城(主要是非裔、拉丁裔聚居区)的暴力和杀人犯罪率长年高居不下、名列全美前茅。(如果有人发现内城的一些地方有老鼠蟑螂、卫生情况恶劣,我也完全不会吃惊,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当然,就连霍郡的亚洲超市也曾因为卫生问题被政府关闭。)过去几十年中有多届巴尔的摩市长都因贪腐问题在任期中间被迫下台。最近的一则新闻,是为富不仁的商人(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斥巨资买下巴尔的摩内城的大量公寓出租给非裔居民牟利,却损害、忽视租户的利益,房子破烂漏雨也拖着不修理,有的公寓里面还真有老鼠【3】……更多的社会问题和不公每天都在这个城市发生,只不过不是都能成为新闻。


这样的问题是今天美国很多地方都面临的问题,并非只有巴尔的摩内城才有。美国的问题也不只是在非裔、拉丁裔聚居的地方才有,比如中西部“锈带”白人聚居的地方也有蓝领失业率高、阿片类毒品滥用成灾等等严重的问题(这些人并非是“白垃圾”,而是在美国经济近年在全球化浪潮的背景下发展的过程中没有得到利益的一部分人)。指出这些问题本身并没有错——如果目的是让美国人正视危机,寻求解决之道。批评政府和政客(包括总统),很多时候都并非“反美”,而是真正的爱国(即使批评者支持的政策我们可能不认同)。但是这些问题往往都是很深沉的问题。比如非裔族群的贫穷,跟他们的家庭环境、所受教育的质量、失业率和种族歧视等等密切相关,而这些问题又很可能跟美国历史上非裔遭受的奴役、剥削、压迫和歧视有不可分割的联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解决这些问题并非喊几句口号就行,我们也不能天真地把希望寄托在某个政治人物身上。


康明斯也许不能代表我个人的政见,但他是合法民选出来的议员,代表我这这个选区的选民的民意。作为议员,他最主要的职责之一应该是在三权分立的政体中监督行政和司法的权力。对于他所代表的选区的卫生和安全等方面的问题,也许该地区的政府行政和司法等部门,或者市长、警察局长等官员,比他更有责任。甚至美国总统都可能比他更有责任。这不表示他可以免于被批评,也不表示我认为他在议员的位子上做得很好。但我对他既不抱幻想,也不会过分苛求。当然,我也很反感特朗普对他的格调低下的谩骂攻击。


特朗普的谩骂无疑具有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含义。来自巴尔的摩的电视主持人布莱克威尔(Victor Blackwell)说,特朗普辱骂过成千上万的人,但每次当他用到“infested”(“横行”)这个词,说“老鼠横行”、“犯罪横行”、“非法移民横行”等等的时候,都是用来指黑色或棕色皮肤的人。【2】(就像他用“粪坑国家”这个词的时候,是指非洲国家一样。特朗普的支持者爱用“他只是反对社会主义”之类的理由为他辩护,但事实是他从来不把这些词用在欧洲白人身上,比如挪威等欧洲白人为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他口中是美好国家,他也没有用这类词汇攻击过桑德斯等推崇“社会主义”的白人左派政客。) 


批评政治人物是一回事,煽动种族主义又是另一回事。把美国的问题归结为某一(些)族裔的落后、懒惰、低智商等等,是露骨的种族主义,也是十足的忽悠人的谎言。宣称应该把这些与我们政见可能不同但与我们一样是移民的不同族裔的人“赶回他们的母国”,更只能增添仇恨对立,无助于解决真正的问题。用这类隐性种族主义说辞作为“狗哨”挑起族裔纷争仇视、为自己稳固、扩大“基本盘”、拉选票的政客值得我们警惕,尤其当他们更因此伤害美国宪政、民主、自由、多元、宽容等基本的美国价值和变本加厉地带来更多贪腐和裙带关系的时候。


富有的霍郡不是贫困的巴尔的摩内城,但我不会因为这些美国的社会问题是穷人住的内城的问题而不是中产阶级住的郊区的问题而觉得与我无关。没有人是生活在孤岛上的,且不说这些内城的穷人跟我们还是同一个选区的邻舍。也许我也做不了什么事情能对内城的邻舍有多少实际的帮助。但至少,我可以尽可能地理解、关心他们,努力克服自己可能有的歧视和偏见。他们也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所造的人,他们跟我们一样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在艰苦的人生中体验酸甜苦辣,甚至跟我们敬拜同一个上帝,在基督里是弟兄姐妹。


我并不是相信可以“用爱发电”,但美国的这些问题的确也有心灵和信仰的维度。在今天美国充满冲突、极化、矛盾、斗争和暴戾的环境中,如果我们不能克服仇恨、苦毒和种族主义等“心魔”,我们就很容易被一些没有道德操守的政客忽悠,把希望和幻想寄托在他们身上。今天的美国比过去更需要理性、包容、宽恕与和解。2015年,北卡罗来纳州一间黑人教会的牧师被白人种族主义者枪杀。在他的追思礼拜上,时任总统的奥巴马致悼词,并带领会众一起唱起了基督教经典圣诗《奇异恩典》,全美国人民为之动容。




同年,在巴尔的摩城区骚乱发生后,我也看到一些霍郡的白人基督徒到巴尔的摩市区的街上,跟在那里参与抗议的黑人基督徒弟兄一起祷告,为巴城、也为整个美国寻求上帝的恩典和族裔之间的和解与和谐。他们的作为同样令我感动。


我相信,美国价值里面有很多东西是超越左右政见之争的。跟我们政见不同的人,不一定就是“反美”、恨美国。很可能,他们跟我们一样爱美国,甚至比我们更爱美国。我们不应该跟着政客的妖魔化煽动起舞,把不同政见的人视为魔鬼、敌人或“老鼠”。我们首先需要做的,是除去我们心中偏见的“老鼠”,恢复基本的理智和体面(decency),播种宽容、友善和文明。


注:

1. https://www.cnn.com/2019/07/27/us/victor-blackwell-trump-infested-trnd/index.html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highest-income_counties_in_the_United_States 

3.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ocal/md-politics/jared-kushner-owns-lots-of-apartments-in-the-baltimore-area-some-infested-with-mice/2019/07/28/0d3cb754-b13b-11e9-8f6c-7828e68cb15f_story.html


撰文:海华

编辑: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穆勒国会世纪听证会后,民主党能走向弹劾特朗普吗?| 彦子追踪

杨安泽首访俄勒冈州波特兰,募捐晚会台前幕后纪实

探索真相之旅:美国大学批判性思维培养和训练

美国历史上的另一位种族主义者总统上台后发生了什么?

一个华裔小女孩感动了黑人社区,也感动了华人社区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马上加入《美华读者俱乐部》脸书群

facebook.com/groups/ChineseAmericans

(复制链接到浏览器访问)

━━━━━━━━━━━━━━━━━━━━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巴尔的摩的老鼠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