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804篇文章


编者按

美国2020年的大选普遍被认为是几十年来对美国前途意义最为重大的一次选举。虽然特朗普本人是人们争论不休的焦点,然而在许多福音派选民心目中,他却一直是指路的明灯,是梦寐以求的明君。为什么一个最看重传统道德的群体会对这位行为不检的总统如此痴迷?从最具代表性的神学家古德恩的言论中,也许可以看到问题出在哪里。


正文共:5280字

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撰文:临风


提起古德恩(Wayne Grudem),任何对福音派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他是⼀位基督教伦理学家、神学家和新约学者,他那本《系统神学》是许多神学院的必读物。罩着这个光环,使得他无论对任何议题发表见解,都被信徒们认为具有权威性。


写给2020挺特朗普的基督徒朋友的一封信

古德恩。(图片来自维基)


2016年大选期间,古德恩曾在右派媒体Townhall上发文力挺特朗普。特朗普上任以后,他更是多次在同一媒体上发文为特朗普辩护。在他的心目中,支持特朗普总统并非出于 “两害取其轻”的考量,而是一个理性的、符合基督教伦理的积极抉择。


8月8日,古德恩又在Townhall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写给一位反特朗普的基督徒朋友》(Letter to an Anti-Trump Christian Friend),他在公开信里再度申明他支持特朗普的立场。


不出所料,一个华人保守派立场的微信公众号两天后就将古德恩的公开信翻译成了中文:《著名神学家重磅长文:致反川基督徒友⼈的信》,用意明显。不过,译者或许不太熟悉中文世界里神学界习惯的人名译法,古德恩变成了韦恩·格鲁德姆,听起来十分绕口。


由于这封信引起众多关注,被奉为权威,也很可能误导公众,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分析一下原文,帮助大家理性认识。


古德恩的主要论点


古德恩在信里开宗明义地表明,特朗普的个性品行虽然有缺陷,但不至于大到要他下台的程度。他继续支持特朗普,主要是因为他认同特朗普现行的和将要推行的政策。


他提到几个月前一位年轻的教授同事在午餐时问他:“特朗普到底要做什么才能让你不再支持他?” 古德恩的回答是:“如果他开始支持更高的税收,更多的政府监督,更弱的军队,开放的边界,相信‘活宪法’的法官,扩大堕胎权,限制宗教自由,或是对以色列有敌意……,我会停止支持他。” 这里要解释一下:有关大法官如何解释宪法,保守派强调回到宪法原文的文本,主张“原创主义”(originalism)的解释。但由于宪法的设立至今已经240多年,时代大不相同,进步派主张“活宪法”。这个争执是保守派与自由派之间的“文化战争”最大的分歧之一。


古德恩后来还加上了其他几条支持特朗普的理由:反对能源环保和气候变化、加强警力、严打犯罪、禁止大麻娱乐性用途和反中等标准共和党的议程。


最根本的,他认为政治上的选择是“套餐交易”,你或者选择特朗普与共和党的政策,或者选择拜登和民主党的政策,没有中间地带。既然特朗普没有做出什么值得赶下台的行为,那么特朗普和共和党就是他的当然选项。


古德恩还在自己的网站上列出了特朗普的25项伟大“德政”,其中包括减税,对北约组织强硬,退出巴黎减碳协定,建墙,限制移民,放宽排碳限制,重要位置多多雇用基督徒,处理新冠成功等等,这些都是党派意识极其浓厚的政策。


他坚信,如果特朗普连任,这些“德政”将会继续深化。


古德恩认为,今天美国的分裂,特朗普虽然要负一部分责任,但主要问题是出在主流媒体和左派身上。他对美国左派极度不满,认为美国的左派,而不是右派,纯粹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他们不讨论政策问题,彻底妖魔化特朗普和特朗普政府的运作。他痛批主流媒体“无耻地偏激”和为左派撑腰。


古德恩的自信


更重要地,古德恩认为自己的政治立场完全是由他的宗教信仰所指导。他说:“我曾倡导一些在许多圈子里不受欢迎的立场,但在我看来是忠于圣经的。我不想停止这样做。”他表示,宁愿牺牲名誉也要站住立场。作为著名的神学教授,他坚信自己的政治立场出自他的神学解读,而非党派偏见,这种高度自信令人吃惊。


他所推崇的特朗普的政策包括:税收问题、政府监督、边境建墙、解读宪法,强硬对待北约与欧盟等高度专业性高度复杂的国内外政治问题。他这种不尊重专业知识,也不尊重圣经写作的原意,把自己的神学观点当作万金油的态度,不仅暴露出他的傲慢,更显露出对圣经的曲解。对脱离自己专业的领域指点江山,这种武断的作风令人乍舌。不尊重专业领域的知识和判断,无异于反智。


另一方面,对圣经所关注的公义、和平、怜爱、顾贫、关注自然环境、关注难民等明显的道理,也是基督教最看重的美德,他反而忽略了,甚至站到了相反立场上。这在他对气候变化、不关注污染、袒护以色列、给富人减税、多雇用基督徒等问题的态度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此选择性地使用圣经,令人质疑他在自己专业领域的可信度。


或许最让人担忧的是他对是非的判断能力。他认为特朗普处理新冠疫情成功,他所关心的宗教自由似乎只有基督教。他认为,左派和媒体只知道攻击特朗普个人,不讨论政策,是在分裂国家。


这样的论断让人怀疑,到底是他选择相信的新闻来源有问题,还是他的是非观有问题,还是他在装糊涂?他难道忘记了,掌握权力、独霸话语权的是特朗普,对所有不恭维他的人(和指出他说谎的人)发动人身攻击的是特朗普。就如前国防部长马蒂斯所说,近代史上唯一分裂国家的总统就是特朗普。


特朗普妖魔化所有意见不同的人,不对他个人效忠等同于不爱国、不忠实于共和党,这种态度和做法抹杀了任何争取共识的可能。古德恩显然淡化了这个现实,把责任推向异见人士。


特朗普威胁乌克兰总统,拿国会已经决定拨款的援助作要挟,逼迫乌克兰总统启动调查(基于阴谋论的)政敌拜登,并用各种非正常手段打击不愿同流合污的驻乌克兰大使。特朗普因为这种利用国家公器谋取私利的举动,去年底遭致国会的弹劾,古德恩却大为不平,认为总统没做错,并极力为特朗普辩解。这位写过基督教伦理学教科书的人,竟然分不清公器私用,以及根据私人利益任免联邦雇员的行径是滥权,让人对他的基督教伦理观和他的判断力彻底丧失信心。除非他是个装睡的人,否则很难解释他为什么这样不明是非。


古德恩的盲点


古德恩把眼光放在他自己的伦理观和是非观上。我们虽然已经看出了他观点的混乱,但是最大的问题不在这里。我们必须指出,治国是一盘更大的棋局。


今天美国的危机已经超越了党派的问题,超越了宗教和伦理的问题。今天美国的问题是个爱国与否的问题,是个选择美国还是选择特朗普的问题。这次大选有许多传统共和党的群体出来支持拜登,反对特朗普连任。他们争的不再是党派的利益和政策,他们要的是美国回到正常。


根据下面三点事实,我判断这次的选举攸关美国的命运和前途:


第一,特朗普一生最大的(甚至唯一的)动力就是“眼前的胜利”(perception of winning),不是战略性的、长远性的胜利。在他眼里,任何竞争都是零和游戏,而他必须成为唯一的胜利者。


因此,对特朗普来说,不但要赢得选举,还一定要坚持赢得选举票数,赢得参加就职典礼的人数;他应当获得诺贝尔奖;他的雕像应当放在拉什莫尔山;他比林肯还伟大……他必须是每场比赛的总冠军,每场选美的胜出者。


就新冠而言,他胜利地宣告新冠是个骗局,病毒会自动消失。而在疫情恶化以后,他又宣称自己是世界上第一个知道新冠是“大流行”的伟人,他比所有的专家更懂得新冠,而且在新冠完全失控以后,他坚称自己控制新冠十分成功。这些胜利的形象对他无比重要。


为了赢,他不择手段。他可以用说谎和扭曲事实(上任以来已经超过两万次)、谩骂、贴标签、以公济私、排除异见者(福奇)等手段。每个人(或群体)的价值在于此人(群体)对他要“赢”有多少贡献。一切的关系、真相和策略都必须为特朗普的个人利益服务,包括国家的体制和尊严在内。


特朗普用停止资助的方式胁迫各学区开学,却没有提出任何防护的方案和措施(疾控中心提出的指导原则被他否定)。他只关心恢复市场的运营,而不提出任何保持“社交距离”的指导规则。这种种做法表明,对他而言,人命的重要性根本无法跟总统连任(胜利)的重要性相比。


美国情报界怀疑,普京买通塔利班杀害美国士兵。但是在两人八次之多的电话交谈中,特朗普拒绝质疑普京。如果不是普京握有特朗普的把柄,就是普京符合特朗普的利益,总之,美国士兵的生命没有(抱着国旗作秀的)特朗普的政治生命重要。


写给2020挺特朗普的基督徒朋友的一封信

在2020年的“保守政治行动会议”上,特朗普亲吻国旗。(图片来自YouTube截屏)


特朗普之所以一直支持白人至上主义者,甚至不惜分裂美国,正因为这批人是他的基本盘。特朗普与福音派的关系也存在于这个框架之下,他反堕胎的口号不过是个政治狗哨,并非出于对生命的爱惜,也并非因为福音派的伦理观和道德观符合他的理念。福音派的忠心和选票符合特朗普个人的利益。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特朗普的人不是他的子女和妻子,而是长时间做过他私人律师的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科恩即将出版一本书《不忠》(Disloyal: A Memoir: The True Story of the Former Personal Attorney to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讲述他跟特朗普间交往的故事。科恩在前言里写了这样一段话:“在俄罗斯的纵容下,特朗普在选举中作弊,你将在本书中发现,做任何事——我是指任何事——“赢”⼀直是特朗普的商业模式和生活方式。”


如今,特朗普还在用各种违反常规的方式破坏选举,从默许接受俄国人对选举的干扰,到减缓邮局的作业(以阻碍投票),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从各种迹象看来,特朗普没有任何利他的细胞,他所效忠的从来就不是美国,而是他自己和家人的利益。如果看不见这点,而仅仅为一些政策层次的问题争吵,那真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了。


第二,特朗普毫无国际政治的视野,处理一切国际关系都以短期商业利益作准则,国际关系在他眼中就是个单边的零和商业游戏。他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孤立了美国,使得美国自二战后开始建立的自由国际秩序完全解体。他大大地削弱了美国的国际声望,让美国成为文明世界的笑柄。另一方面,他搞房地产的那种蛮不讲理的流氓作风,以及为了争取国内选票,不计代价在国际上冒动、躁动那一套作法,他很可能对国际局势做出的误判,将把美国拖入战争。


第三,特朗普既无能又刚愎自用。他在刚上台的时候,网罗了一批比较稳重,富有经验的属下,以补足他对政治的外行。后来这批“成年人”全被撵走了,特朗普只能容纳拍马附和的庸才,不能接受不中听的真话。


中国古话说,治大国若烹小鲜,这是因为魔鬼全在细节里,到了特朗普这里却是推特治国。他没有耐心研究任何问题的细节,手下给他的汇报必须简化到使用图片和少于三页的大字短提示,否则他会失去兴趣。他最擅长的就是从福克斯电视台获取灵感,从他推特的内容推测,福克斯电视台很可能是他获取信息的主要源头。


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然而占世界人口百分之四强的美国,新冠感染人数却是全世界感染人数的四分之一,死亡人数占全世界死亡人数的五分之一强(22.5%)。因为新冠处理失当,美国的国际声誉备受打击,不幸成为国际上反面教育的样板。


处理新冠彻底失败切切实实证明了特朗普的无能和自以为是。他从忽视问题,到提不出一套全面的方案,到拒绝承担责任,用责备替罪羊为自己开脱,处处显露出无能,再到疫情无法控制后他宣告胜利,并且罔顾人命要求开学、开市,他不但无能而且没有一丁点同情心。


今天,美国的新冠测试大多数需要5-10天才出结果,在这5-10天内不知道又传染了多少人,这样的测试丝毫不能防止病毒的传播。专家明确说过,美国的技术领先世界,这根本不是技术的问题,这是最高层的管理和决策的问题。以英国为例,英国虽然并非处理新冠的模范国家,但是英国很早就做到,只要90分钟就可得到测试结果。


特朗普无能大家都知道了,可他还自我感觉特别良好,以为自己在任何议题上都比专家更有优势懂得更多。这使得他的无能带来更大的危害,造成劣币淘汰良币的结果。可怜的是那批拥护他的忠实选民。如果这样无能的总统再做四年,美国可能要退回19世纪了。


这次选举哪里是古德恩所描述党派的“套餐交易”?上面所提出的这三个问题都是超越党派,超越政纲的严重问题,它关乎美国的兴衰、宪法和民主的机制。今年11月的选举就是个选择特朗普,还是选择美国的抉择。美国的前途握在选民的手中。只可叹古德恩宥于党派之争,不能从大处着眼,带偏了一大票粉丝,十分遗憾。


参考文献
1. Wayne Grudem, “Letter to an Anti-Trump Christian Friend,” Townhall.com, 2020-8-8.
2. Wayne Grudem, “Trump Should Not Be Removed from Office: A Response to Mark Galli and Christianity Today,” Townhall.com, 2019-12-30.
3. Peter Wehner, “There is no Christian Case for Trump,” Atlantic Magazine, 2020-1-30.
4. John Fea, “Wayne Grudem is still defending Trump,” Personal Blog, 2020-8-10.


作者简介

临风,本名熊璩,出生于重庆,台湾长大。曾任台湾大学数学系副教授 ; 克雷超级电脑公司(Cray Research, Inc.)研究部总工程师; 惠普公司中央实验室部门主管,大学关系部亚太区主任等。2011年退休,全力读书、研究、写作。在中国大陆出版有《绘画大师的心灵世界》(2012年江西人民出版社)。



撰文:临风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我的加州我做主,从此不做透明人

如果耶鲁屈服于司法部指控,亚裔学生会受益多少?

平权法案——达摩克利斯之剑,还是驶向光明未来的方舟?

全文翻译贺锦丽做为拜登竞选搭档的第一次演讲(视频)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写给2020挺特朗普的基督徒朋友的一封信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进入临风专栏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