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读
第118届国会在2023年1月上旬开始新一届国会议事日程后,在国会两党共识的基础上,于1月10日以压倒性多数通过成立一个专门针对中国威胁与挑战的“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以焦聚中国,全方位与中国进行激烈竞争与对抗。这标志着美中两国在2023年进入更复杂更危险的对抗时期。

 

作为美国行政部门的首脑,拜登曾计划根据与中国最高领导人在印尼巴厘岛G20会议期间达成的意见,在2月上旬派国务卿布林肯到中国访问,一方面商谈有关双方合作问题,一方面企图为美中之间日益危险的对抗加上一道安全护栏,以免美中关系脱轨。

 

不幸的是,就在布林肯准备出行之际,发生中国“间谍气球“侵入美国领空并被军方击落事件,导致布林肯访华计划被取消,美中两国在2023年上半年缓和关系的机会窗口顿时丧失。美国国会众议院随即以419票赞成,0票反对结果,一致通过谴责中国”间谍气球“公然侵犯美国主权的决议,表达强烈不满。

 

为此,拜登在2月7日的国会国情咨文演说中专门强调说:”我承诺与中国合作,我们可以促进美国的利益并造福世界。但请不要误会,正如我们上周明确表示的那样,如果中国威胁到我们主权,我们将采取行动保护我们的国家。我们做到了。“ 但国会共和党人继续抨击拜登没有及时下令击落入侵的中国”间谍气球“,强烈指责拜登政府对华政策软弱,使得拜登政府企图缓和对华关系的努力变得更加困难。认识和了解第118届国会及其对华政策,可以管窥未来美中关系与演变趋势。

正文共:7360字

预计阅读时间:19分钟

撰文:江峡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ineseAmericans

欢迎《美国华人》新老朋友订阅。

气球被击落后的中美关系何去何从——美国第118届国会与对华政策简析

(A Chinese surveillance balloon floats over Billings, Montana on Wednesday, February 1, 2023,Author: Chase Doak,来源:维基百科)

 

第118届国会在2023年1月上旬开始新一届国会议事日程后,新任众议院议长、加州共和党众议员麦卡锡在众议院主持的第一个立法投票行动,就是通过成立一个专门针对中国威胁与挑战的“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 。该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针对中国共产党的经济、技术和安全进步以及与美国的竞争状况进行调查并提出政策建议。”

该委员会由麦卡锡任命的16人组成(共和党9人,民主党7人),共和党政治新星、来自威斯康辛州38岁的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hger)被任命为主席,他是极端保守的共和党核心小组在中国问题上的主要发言人,与众议院新任议长麦卡锡一样长期对中国抱持强硬态度。

2022年岁末,加拉格尔曾与麦卡锡联名在福克斯新闻网上发表文章,列举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将要解决的与中国有关的一系列问题:包括降低美国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保护美国知识产权与美国公众的个人信息、加强美军实力并发展新的武器装备、建立和加强与印太地区盟友的关系、协助台湾的自卫能力等。麦卡锡与加拉格尔联名写的的这篇文章为第118届国会外交政策定下基调——焦聚中国,全方位与中国激烈竞争及对抗。

一、第118届国会在对华问题上达成共识

气球被击落后的中美关系何去何从——美国第118届国会与对华政策简析

(众议院议长Kevin McCarthy。来源:维基百科)

第118届国会中以麦卡锡为首的众议院共和党领导层,强烈表示希望在新一届国会中,要通过两党共同合作来应对和处理与中国挑战有关的各种问题。麦卡锡在众议院投票表决他的提议之前向民主党人表示,这个委员会将会是不分党派的,他期望与民主党成员在中国议题上进行合作。他强调说:“我向你们保证和承诺,这不是一个具有党派性质的委员会,这将是一个具有两党性质的委员会。我的希望、我的期盼、我的愿望是,我们能够以一致的口径专注应对这个挑战。” 麦卡锡说:“这个(中共)威胁太大了,我们不能彼此内斗。未来将由我们来决定。我听到两党同事都在讨论共产主义中国所构成的威胁是非常严峻的。我完全同意。这个议题超越了我们党派,而成立一个中国事务特别委员会是应对这个问题的最好途径。“ 他认为,美国必须积极正视中共对美国构成的挑战,并为美中正在进行中的竞争做好准备。

在众议院为“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成立进行投票时,麦卡锡的亲信加拉格尔在众议院发表讲话说,该委员会将揭露中国共产党“协调一致的全社会战略,以破坏美国的领导地位和美国的主权,同时在两党基础上与司法委员会合作,研究早就应该采取的常识性方法来对抗中共的侵略。” 他还引用拜登政府国务卿布林肯的话说:“正如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去年所说,中国是唯一有意重塑国际秩序的国家,并且越来越多地拥有这样做的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 加拉格尔强调,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需要共同努力(对付中国),“因为这是我们取得长期成功的唯一途径。”

在众议院通过麦卡锡的提议后,加拉格尔在国会山对新闻媒体说:“议长希望将这个委员会作为一个与中国相关或与中共相关的立法措施的集散中心、孵化器或加速器。” “我们可以扮演将大家想法集合起来的角色,推动好的立法项目。” 他表示如果国会能够在中国问题上发出一致的声音,如果政争可以在这里止步,“我们的外交政策将会更加强大。” 加拉格尔强调,这个委员会将会是由一群态度认真而且对中国事务有经验的跨党派议员组成。

1月10日,众议院以365票赞成,65票反对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了麦卡锡提议的议案,正式成立“美国与中国共产党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

在投票表决麦卡锡的提议案时,众议院3位具有华裔背景的民主党众议员投了反对票。根据国会众议院当天投票结果发现,加州民主党众议员赵美心(Judy Chu),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刘云平(Ted Lieu)与纽约州众议员孟昭文(Grace Meng)都投了反对票。他们投反对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担心,新的针对中国的决议以及新成立的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会对美国华裔与亚裔群体,带来新的歧视与威胁风险。

接替佩洛希出任本届国会众议院民主党少数派领袖的纽约州联邦众议员杰弗里斯(Hakeem Jeffries)在决议案通过后发表声明,表示将与共和党人合作成立跨党派的特别委员会,以应对中国的挑战。他在声明中表示:“众议院民主党人对这个全新的美国与中国共产党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将以严肃、冷静和战略性的方式来评估我们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并处理全球威权主义崛起的议题。”

美国舆论与一些智库学者认为,新一届国会一宣誓就职,就立即顺利达成两党共识,迅速成立针对中国挑战的特别委员会,这是以微弱多数领导众议院的共和党人掌权后取得的第一场重大胜利。

二、第118届国会对华政策依仗的民意基础

传统上,国会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不论是在对内政策或是对外政策上都是争论不休,难以达成一致意见。但新一届国会却在宣誓就任后的第一周,就在对华政策问题上达成难得的一致与共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社会舆论及民意对中国态度的巨大转变。自2018年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并发动空前的对华贸易战、外交战与意识形态舆论战之后,随着美中双方竞争甚至敌对关系的日益升级,美国舆论和公众对中国的观感与认知越来越负面并日益恶化。

美国老牌民意调查机构“盖洛普民调公司“从2018年以来历年进行的民调显示,自2018年以来,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好感逐渐下降,而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却不断上升。2021与2022年,美国公众对中国的负面看法高达近80%。而中国刚刚改革开放时,”盖洛普民调公司“在1979年进行的民调发现,美国公众当时对中国的正面看法高达64%,负面看法只有25%。见下表:

气球被击落后的中美关系何去何从——美国第118届国会与对华政策简析

另据该民调公司同时期进行的关于“哪个国家是美国最大敌人?“的民调结果显示,2021与2022年,中国已经超越俄罗斯,被认为是美国最大敌人。“盖洛普民调公司”的分析人员在分析美中关系恶化,美国民众对中国看法日益负面的原因时指出,2018年,随着贸易战的展开,美国对中国的看法开始恶化,尤其在共和党人中。导致美中两国针锋相对及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是关税制裁与相互对抗。下表列出了过去5年来被美国公众视为主要敌人的3个国家及位置的演变。

气球被击落后的中美关系何去何从——美国第118届国会与对华政策简析

美国另一个著名的民调研究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22年夏天进行的一项民调发现,美国公众对中国负面看法已经高达82%,认为美国与中国关系糟糕的高达70%。”皮尤研究中心”指出,他们近几年进行的有关民调发现,美国大多数民众已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而且是不断在上升。

2022年春,由美国600多家企业组成的“繁荣美国联盟”(CPA),委托全球著名的商业与数据咨询公司“晨间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进行的民调显示,76%的共和党人、71%的民主党人和70%的独立人士表示,支持美国政府使用贸易补助措施来保护美国企业与工人;另外,有总共71%的受访者支持继续对中国征收301关税;61%的支持政府禁止受到美国制裁或不遵守法律的中国公司进入美国资本市场;61%的人认为,美国不应在事关国家安全与经济利益的供应链上依赖中国。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2022年12月中旬公布一项由TIIP Insights 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大多数美国选民强烈希望第118届国会能够克服他们的政治分歧,在保护重大国家安全方面发挥更重要作用,并广泛支持国会两党更多地参与应对中国构成的”威胁“。83%的共和党人、81%的民主党人和76%的独立选民在受访时表示,他们支持国会更多地参与应对中国带来的威胁与挑战。”传统基金会“认为,考虑到美国政治日益两极分化的趋势,在任何问题上看到这种跨党派界限的认知水平是非常了不起的。民意调查数据表明,中国已经成为最难以捉摸与处理的问题,但它已将美国一致团结在一项政策之后,无论谁控制国会或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对华政策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一致的。旨在对抗中国的立法,可能是分歧严重的新国会能够通过的非必要立法。

三、第118届国会对华政策及优先行动计划

位于华府的著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认为,对华政策是两党合作有望实现的领域。国会两党都希望看到拜登政府对北京采取更强硬立场。在过去两年中,国会民主党人一直不愿向拜登政府施压,但现在已经表明愿意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CSIS在最近发表的题为”未来:第118届国会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众议院的“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将远非唯一与中国对抗的参与者,因为中国问题无疑将会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关键委员会的议程上发挥重要作用。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与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众议院和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众议院和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以及众议院和参议院筹款委员会和财政委员会,也会参与对美中关系的多角度的审查与监督。

CNBC指出,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现在在外交政策上完全一致的是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与行动。他们不太一致的一个方面,是民主党人要美国的多边合作伙伴就中国立场达成一致,而共和党人更倾向于采取单独行动。共和党在科技供应链领域,尤其是高科技供应链领域对中国的审查会越来越严厉,对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压力只会继续增加。

根据对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中两党议员参选人在对华政策问题上的表态以及所讨论的对华行动优先事项的分析,可以预计第118届国会可能在如下几个方面展开对华政策的审查监督以及与中国的对抗行动。

首先,第118届国会的第一个优先行动事项将是在全球供应链上摆脱对中国的依赖,继续加强在科技领域与中国脱钩。2022年,117届国会通过了《芯片与科学法案》、《降低通货膨胀法案》和《国防授权法案》,投入大量资金在高科技与安全领域与中国竞争,并不遗余力地加强美国对中国高科技出口领域的限制与高科技技术对中国的转移。而且国会两党议员会根据宪法规定的监督权,仔细监督和审查拜登政府对这些资金使用情况,确保国会提供的资金用得其所。这届国会还将努力审查和监督美国在中国的大规模投资,包括在清洁能源与环保领域的投资,遏制中国在这方面取得的巨大进步与全球影响力。

其次,第118届国会将会继续就指控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以及中国对美国社会的渗透问题进行调查与听证会,包括调查和审查中国在美国的所谓广泛间谍活动、渗透美国政府高科技实验室和先进的大学设施、中国政府安全人员在美国的未经授权的活动以及涉及大学、媒体、智库和政府部门的秘密和公开的扩大中国影响力的活动。与此同时,他们对中国人权问题的批评也会升高。

其三,第118届国会将会推动拜登政府对中国军民两用工业技术实施更严厉的制裁。《国防新闻》报道说,尽管,拜登政府已经大幅扩大了对中国军方可能使用的美国技术的全面新出口管制,但国会共和党人正在利用他们在众议院的控制权,推动对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可作为军民两用的设备与技术实行更严厉的控制。新任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德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麦考尔(Mike McCaul),上任就启动了对商务部工业安全局为期3个月的审查,检查对华出口清单和美国科技公司向中国出口的许可证申请,以对中国实行更严厉的出口管制措施,并要求将工业安全局从商务部转移到国防部或其它机构。

其四,第118届国会将会就中国军事力量与核武库不断增长与威胁举行更多的相关调查和监督听证会,督促拜登政府加强对该地区盟友的军事援助和同盟网络。上届国会在2022年12月通过的2023年《国防授权法》明确表达了国会对加强美国在在印太地区军事力量与军力威慑,以及保护美国在该地区盟友的关注和重视,其中台湾受到特别关注。国会参众两院在经过协调后通过的高达8580亿美元的《国防授权法》,其中涵盖了许多支持台湾的条文,其中包括提供台湾5年高达100亿美元军事援助资金等多项支持台湾安全防卫的条款。美国智库专家认为,该法案的重要之处在于,这是一个国会以立法方式使未来美台双方的安全关系法律化、正式化并具有可持续性。尽管中国政府与军队已经一再表明,台湾是事关中国主权与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不可逾越的红线。但第118届国会两党议员会继续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与红线,新任议长麦卡锡曾多次表示,他成为众议院议长后,会访问台湾,这将升高美中两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冲突与对抗,其后果不可预测。

其五,第118届国会将启动全面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指控中国方面在处理武汉疫情爆发初期的隐瞒与渎职行为,同时调查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及其所长福奇博士过去与中方在病毒研究方面的合作。新任国会“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主席的加拉格尔不久前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指责民主党人忽视中国在大流行病上的欺瞒行为。他过去一直认为并宣称,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的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中产生的,并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尽管美国情报界的多方调查并未得出这个结论,但他始终坚持和传播他的观点。众议院共和党人已在2022年12月发布了他们一份传唤约40名白宫官员与卫生官员到国会作证的名单,其中就包括不久前退休的福奇博士。

其六,第118届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将会调查拜登总统的儿子过去参与中国商业交易的内幕与影响。他们可以通过这个调查打击和损害拜登的威望,一方面抹黑中国与拜登之间的商业交易与勾结,证明他在对华立场上的软弱有因可寻,迫使拜登在对华政策问题上更加强硬,并与共和党一致合作。加拉格尔在去年国会中期选举期间,曾批评拜登在印尼G20峰会上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会面时,错失了在台湾问题上向他施压的“良好机会”,并指责拜登政府在北京“侵台”问题上,“造成了一种虚假的安全感”。第11届国会共和党人会逼迫拜登政府采取更强硬 对华政策。

四、结语

自2018年特朗普政府发动对华贸易战以来,美国国会在关注和制定对华政策问题上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主动,更积极 ,更重要,其关键点是其强调要共同应对中国崛起对美国及其盟国带来的广泛且严重的安全威胁与挑战。在过去5年间,美国国会与行政部门在争夺外交政策控制权的争斗模式与争论,开始被两党国会多数派以及共和党与民主党两党总统一致主张应对中国对美国的挑战的密切共生关切所掩盖。在美国一些政客与媒体大肆渲染炒作“中国威胁论”的情况下,美国主流民意也开始赞成对中国实施更强硬的外交政策。民主党总统拜登延续了前共和党总统特朗普的大部分对华政策遗产,国会两党议员在对华政策观点与认知态度上越来越接近。

从第118届国会在对华政策上的共识来看,在对华政策问题上,国会党派关系不再那么明显与重要,这是尼克松50年前访华开辟美中关系新纪元以来所罕见的。美国国会议员的对华政策及针对中国的行动是由国会议员的算计推动的。过去几年,特别是大流行病爆发并在全球蔓延以来,美国舆论与民意对中国的负面看法日益加深,促成许多原来同情和支持中国的国会议员对华态度转趋负面与强硬。

气球被击落后的中美关系何去何从——美国第118届国会与对华政策简析

(拜登总统发表2023年国情咨文。来源:维基百科)

第118届国会企图绑架拜登行政当局的对华政策,在对华政策上强调竞争与对抗,忽视合作。拜登行政当局与第118届国会不同的是,在强调与中国的全面战略竞争的同时,也表示愿意与中国进行有限的合作,造福美国与世界人民,避免冲突与对抗。但第118届国会严厉的对华政策,使其对华缓和的空间日益变窄。

第118届国会将会推行的对华政策与优先行动计划,无疑会加剧美中两个主要世界大国的激烈竞争与冲突,使本来就非常紧张的美中关系更加紧张,不利于后疫情时代美中两国及全球经济复苏,亦不利于亚太地区及全球的和平、稳定与经济发展。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ineseAmericans

欢迎《美国华人》新老朋友订阅。

气球被击落后的中美关系何去何从——美国第118届国会与对华政策简析

图解美国

追踪美国热点时事新闻。

图文解说,美华快报让您握紧时代脉搏。

编辑: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在《图解美国》公众号

 

推荐阅读

H1B被裁?硅谷裁员潮中快速找到新工作的秘诀和转换签证的路径

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排队申请中国签证亲历

苍茫云海间——法国Les 3 Vallées滑雪记

“文件门”将对拜登的执政和2024大选造成什么影响?

100美元引发的血案:谁应对这场悲剧负责?

图解美国

客观、理性、包容

气球被击落后的中美关系何去何从——美国第118届国会与对华政策简析

微信公众号:TuJieUSA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油管频道:@ChineseAmericans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