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890篇文章

病疫应对政治化、反科学、种族不平等以及经济不平等因素,是美国应对冠状病疫失败的根本原因。这些弊病扎根于社会。有些政治人物及其选民非但不诟病这些社会弊病,反而为之自豪。全球健康保障指数对美国的评估忽略了这些社会因素。


正文共:3161字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撰文:陈灏


当美国各地新冠病例激增,二十二万人已经死亡时,白宫办公厅主任于10月25日在CNN采访中表示,美国“不打算控制”新冠疫情。这意味着疫情已经失控。同时,特朗普总统与彭斯副总统继续在全国各地举行竞选集会,漠视卫生专家对于戴口罩与避免集会的建议。


全球健康保障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 GHS)于去年10月份发表。此指数综合了六个指标,全面评估了一百九十五个国家的健康保障体系。这六个指标是(1)预防:防止病原出现或扩散。(2)检测:及早发现并宣布会引起国际关注的流行病。(3)应对:快速应对及缓解流行病的能力。(4)卫生系统:强大的保健系统用于治疗病人并保护医护人员。(5)遵守国际规范:致力于提高国家能力,资助国际计划,遵守全球规范。(6)风险等级:对病疫威胁的脆弱程度。下图显示美国在前五个类别与总体得分均排名第一。


失去的一年:美国疫情为何失控


然而,不到一年,美国的新冠感染与死亡率均领先世界。下图将美国与几个疫情最严重的国家进行了比较。新的数据显示,自今年二月份,美国已经有八百五十多万确诊病例,二十多万人死亡。根据10月25日的报道,过去两天中,每天有八万三千个新病例,成为美国疫情中最高记录。


失去的一年:美国疫情为何失控


上面的健康保障指数究竟忽略了哪些因素呢?美国新冠疫情应对失败是众所周知的。显而易见的原因是感染测试及感染追踪疏漏百出,缺乏感染测试材料、医护人员防护装备、药物及设备等。民众拒绝戴口罩及采取其他预防措施。众所周知,美国应对疫情没有完全按照公共卫生原则。在很大程度上,其他因素(如社会、经济、与政治)也起着重大作用。也许最重要的是政府领导人物在言行上的选择。根深蒂固的社会、经济、及政治影响,解释了美国未能有效应对新冠疫情的原因。


疫情应对政治化


 在撰写本文时,疫情发生已经有九个月。美国政府尚未对全国病疫采取有协调性的应对措施。拥有无上权威与抗疫资源的白宫,为了争取11月大选得胜,利用国家资源以谋取政治利益。有些特朗普总统任命的公共卫生官员,为了争取总统的关注及认可,只会唯唯诺诺,甚至为了配合特朗普总统的胡言而左右公共卫生政策。结果是白宫继续拒绝承认疫情的严重性,从而误导了疫情应对工作。特朗普总统在1月22日说:“我们完全控制住疫情”。到了疫情病入膏肓的10月份,他这种态度仍未有改变。

 

特朗普总统在2月7日接受《华盛顿邮报》副主编Bob Woodward的录音采访中,承认新冠病毒非常危险,可以通过空气传播,难以遏制。尽管特朗普充分了解病疫的严重性,而他作为总统却掩盖这项信息,没有调动抗疫资源,造成至今二十多万老百姓死亡。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美国在政治上已经深陷分歧。病疫开始以来,特朗普总统为了巩固其选民基础,非但没有团结国家来应对病疫,反而利用民众的焦虑与愤怒,使国家陷入更深的分裂。此外,本届政府的言行加剧了民众对政府整体的不信任。这种情况将会削弱未来美国应对病疫或自然灾害的能力。


反科学


现任政府采取攻击科学与传播阴谋论的态度。公开地攻击科学是特朗普时代的现象。例子包括否认气候变化、反对使用可再生能源等。有些政府部门,反科学论调已经是公共政策一部分。例如在环保局,气候变化一词已经在官方文件中消失。在正常情况时,反科学潮流妨碍社会进步。但在病疫横行时,拒绝戴口罩或拒绝社交距离的反科学行为却是致命的。

 

八月份,有四十六万人参加了South Dakota州长达十天的摩托车大集会,这是抵制公共卫生知识的一个例子。多天拥挤的集会很少有人戴口罩。随后几周,South Dakota附近多州均发现新病例。有些专家相信此次集会促使了十月下旬中西部地区的疫情激增。

 

在过去几个星期中,特朗普总统不断在全国各地举行拥有数千人参加的竞选集会。新闻报道显示密集的参加者极少戴口罩。不难想象这些集会助长了当前感染的蔓延。

 

种族不平等


种族不平等增加了病毒感染风险。因素包括缺乏医保而无法及时治疗。长期暴露于人群的服务职业以及拥挤的居住环境,均会增加感染率。

 

早在今年4月,媒体报道说黑人感染与死亡率很高。譬如Michigan州人口14%是黑人,却占了全州病例的35%,死亡人数的40%。Louisiana州 Orleans区居民多是黑人。整个州40%的新冠死亡都发生在那里。下图显示了CDC基于族裔划分的新冠病毒住院及死亡调查。印第安人及阿拉斯加原住民受病毒影响最大,他们的住院率与白人相比,高达5.3倍。其次是黑人及拉美裔人,住院率与白人相比高达4.7倍。


失去的一年:美国疫情为何失控


在新冠疫情之前,种族间健康差距已经存在。原因包括种族间的保健率、病假与医疗质量的差异。这些因素导致了少数族裔更高的新冠死亡率。同时,他们在经济与健康上的困境也在助长病疫的蔓延,造成一个恶性循环。


经济不平等


新冠病毒横行中,许多低收入工人面临失业或减少工时。失业保险或经济援助一旦中断就会导致饥饿危机,使成千上万成年人与儿童陷入饥饿。芝加哥大学在年初调查了民众一周内有多少次吃光了食物而买不起。报告指出在今年3至4月,加州有饥饿危机的人增加了约一千万,从11%增长至25%。Food Action and Research Center(FRAC)于9月发表了一篇报告,估计2019年美国三千五百万人遭到饥饿危机,今年估计为五千四百万人,一年内增加了近两千万人。FRAC将饥饿率归因于餐饮、酒店与旅游等服务行业的停顿,其中女性失业率极高。


正如预期那样,病疫对有色人种、没有大学学历的、及单亲女性的食物安全威胁更大。现在超过五分之一的黑人和拉美裔家庭说他们没有足够食物。自2018年以来,拉美裔人的饥饿率增长了三倍。病疫使部分经济停顿,倍增了饥饿危机。饥饿使病疫的打击更加难以忍受。


饥饿危机只是经济不平等其中一个现象。美国一直存在着一定比例结构性的经济不平等。部分原因是最低工资不足以维持家庭生活。即使在平时,低收入家庭也难以面对短暂危机。根据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估计,大部分家庭难以应付四百美元的意外开支。像新冠疫情的长期危机更使许多家庭深陷困境,儿童首当其冲。


美国低收入家庭本来就没有可靠的托儿服务。在病疫时期,只有部分托儿所继续提供服务。低收入家庭面临几个进退两难的选择:减少工时、辞职、饥饿、或者使子女遭到感染风险。


在病疫的威胁下,美国可能面临历史上最严重的住房危机。根据抵押银行协会(Mortgage Bankers Association)数据,仅今年9月份,就有超过六百万个家庭无法支付房租或抵押付款。美国人口普查局估计,随着失业保险或经济援助中断,如果政府没有强有力的干预,有三千至四千万人可能被迫搬出住房。


面临着被感染、失业、饥饿危机、托儿困境、被迫搬出住房等重重压力,新冠疫情正在给低收入民众造成多方面打击。同时,经济不平等本身就是新冠病毒传播的途径之一。在疫情时期,贫穷是致命的。


新冠疫情触发了两个危机:公共卫生危机与经济危机。由于公共卫生危机极大地降低了经济活动,从而提高了经济不平等。两者产生了恶性互动。经济不平等加剧了病疫的蔓延,同时病疫也加剧了经济不平等。这个恶性循环可能需要多时才会平息。


失去的一年:美国疫情为何失控


结 语


病疫应对政治化、反科学、种族不平等以及经济不平等因素,是美国应对冠状病疫失败的根本原因。这些弊病扎根于社会。有些政治人物及其选民非但不诟病这些社会弊病,反而为之自豪。全球健康保障指数对美国的评估忽略了这些社会因素。


新冠疫情还远远没有结束,我们将面临冬季的高风险期。也许疫苗的出现会扭转局面。但比病毒更难以治愈的是以上探索的社会弊病。


撰文:陈灏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为什么2020大选或许是我们这辈子最重要的一次选举?

川普和共和党提名确认大法官吃相非常难看 | 专访王彦邦

为什么说2020年总统大选很可能是美国民主宪政的最后机会

好莱坞演员和油管博主Paget Kagy谈美国大选和新作 | 专访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失去的一年:美国疫情为何失控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电报频道:https://t.m/ChineseAmericans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