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美中关系与美国对华政策的人可能观察到,拜登就任总统以来,在多种场合念念不忘地强调美国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他政府的主要内阁成员以及国家安全顾问,也一再表示美国将与中国进行激烈竞争,并在采取各种策略行动强化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人们清楚地看到,在拜登政府时期,美国与中国这两个全球大国的激烈竞争甚至对抗已不可避免。

 

拜登被认为是一位国际主义者,一位稳重老练的政治家,因长期支持中国融入国际社会与中国参与全球化被认为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即使在2020年总统竞选初期,他都表示不会将中国作为对手。但他为什么就任总统后大谈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对中国的态度越来越强硬?他决定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的目的与动机是什么?这些都是人们所关心的问题。笔者在对这些问题进行初步梳理与分析探讨后 发现,有如下几个主要原因影响了拜登对华采取强硬政策。

 

(一)   民主党外交政策精英对中国的重估与新认知

 

2016年秋天,民主党在总统大选中失去政权。民主党失去政权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被共和党指责为长期实行错误的对华政策,以牺牲美国的国家利益帮助中国崛起,导致美国衰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一再指责中国长期对美国实行不公平的贸易,抢走美国人的工作,占尽美国人便宜,使美国一天天衰退。如果他当选总统,将实行强硬对华政策,不允许中国占美国的便宜,使美国变得更伟大。特朗普赢得大选并上台执政后,全面否定奥巴马政府以及前任共和党政府的对华政策,将中国定义为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对中国发起空前的贸易战与科技信息战,推动美国与中国进入激烈的大国竞争时代。特朗普主义绑架了共和党的对华政策,这不仅给美中两国带来巨大冲击,也给后冷战时代的全球化进程带来巨大影响。

 

民主党成为在野党后,面对共和党对华政策的全面调整,党内高层及其外交政策精英也开始重新评估民主党的对华政策,以为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夺回政权做准备。因为他们深知,对华政策将是2020年总统大选外交政策辩论中的一个主要议题,民主党不能让共和党主导这个议题。

 

2018年初,奥巴马/拜登政府时期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与拜登的前副国家安全顾问雷特勒,联名在《外交事务》杂志3/4月号上发表题为“重估中国:北京是如何让美国的期望落空”的文章,对二战后历届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期望与外华政策的演变,以及中国如何坚持自己的道路,变富变强后对美国形成巨大挑战的历史进程,进行了比较全面深入的分析与评估。文章认为,自尼克松总统打开中国大门实现美中关系正常化以来,在近半个世纪里,美国相信自己的实力与霸权能够将中国塑造成为美国喜欢的样子。 然而,“胡萝卜与大棒都没有如预测的那样影响中国。外交和商业接触并没有带来政治和经济上的开放。美国的军事力量和地区平衡都没有阻止北京方面寻求取代美国主导地位的野心。美国领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未能像预期的那样有力地吸引或约束中国。相反,中国一直在坚持自己的道路,让美国的期望落空。” 文章指出,这一现实让美国对中国的态度有了清醒的反思,有必要对美国的对华政策进行重新评估。

 

作者在对中国进入21世纪以来的内外政策及行为进行了一番评估后指出,随着中国经济与军事力量的快速崛起,中国没有遵守美国建立的战后国际秩序与规则,企图以自己的发展模式与美国竞争,挑战美国在世界上的主导地位。而且中国领导人越来越自信,相信美国正在衰落。作者认为:“华盛顿现在正面临着现代史上最具活力和最强大的竞争对手。要应对这一挑战,就需要放弃长期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态度。”

 

前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也在同期的《外交事务》上发表“特朗普后的世界”一文,分析探讨特朗普上台以来及下台后的国际秩序和美国外交政策。沙利文在文章中指出,特朗普上台以来,实行单边主义政策,导致美国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正在瓦解,由于西方内部的弱点,国际秩序正面临来自外部的挑战,首先是新的大国竞争。沙利文在分析了俄国与中国对美国的挑战后,重点强调了中国对美国的挑战。他指出,中国有更大的能力颠覆全球秩序 ,它显然将在秩序的运行和演变中寻求更大的影响力。“中国旨在改变亚洲的力量平衡,削弱美国的作用并加强其自身的作用,这在其军事建设、在南海的活动、其强制性经济外交以及通过‘一带一路’扩大影响力中可见一斑。” 沙利文认为,面对中国的挑战,美国与自己的盟友及合作伙伴有很多牌可以打,而美国领导的联盟体系,是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的一个核心,美国要承担领导作用。沙利文最后表示,美国外交政策界应为特朗普之后的世界做好准备,美国要先把自己的房子整顿好,维持美国在亚洲的作用并管理地区竞争,同时促进与北京的全球合作。

 

2019年秋,沙利文与坎贝尔联名在9/10月号的《外交事务》上发表题为“没有灾难的竞争:美国如何既可以挑战中国又可以与中国共存”长文,详细检讨分析论述美国对华政策,美中关系现状,中国对美国的挑战,以及美国应如何应对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等一系列重大问题。这个时候,沙利文已经是拜登2020年总统大选的主要外交政策顾问,坎贝尔也是拜登外交政策团队的重要成员,主要负责中国与亚洲事务问题, 他们的对华态度与政策意见,对拜登的对华态度及对华外交政策影响极大。

 

作者在文章中开门见山地指出:“美国现在正在对冷战以来的外交政策进行最重要的反思。尽管华盛顿在大多数问题上仍然存在激烈的分歧,但越来越多的的共识认为,与中国交往的时代已经结束。” 他们相信,华盛顿今天的共识是,美国与中国进入全面竞争的时代。

 

作者认为,美中竞争与美苏冷战不一样。与苏联不同的是,中国已经深入融入世界,并与美国经济交织在一起,其GDP已经达到美国的60%,是更具挑战性的竞争者。与将资源集中在军事力量上的苏联不同,中国将地缘经济作为竞争的主要舞台。中国在新兴产业和技术上进行大量投资,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先进制造业和生物技术。中国寻求在这些领域占主导地位。因此,美国与中国竞争必须有新的政策与策略,其最决定性因素是美国的国内政策,即必须要投资于美国经济实力的核心来源,大力增加用于基础科学研究的资金,投资于清洁能源、生物技术、人工智能、计算能力,以及各级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与此同时,美国要在国际上建立志同道合的的伙伴统一战线共同应对中国的挑战,并在全球推动民主价值观。作者最后表示,随着美中关系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双方合作的空间将会越来越小,甚至可能会消失,这需要两国领导人考虑全球面临的挑战,寻求合作的机会。美中两国要在激烈竞争中学会共存。

 

坎贝尔与沙利文这时期还与有关中国问题专家合作撰写多篇对美国华政策与国家安全文章,发表在《外交事务》、《外交政策》和《大西洋月刊》等权威的外交政策刊物上,一方面重新评估美国的对华政策与中国崛起给美国带来的挑战,一方面阐明民主党未来的对华政策与亚洲战略,为2021年上台执政做准备。

 

沙利文在拜登当选总统后被任命为位高权重的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坎贝尔则被任命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中国与亚洲事务的主管。他们两人及其他民主党外交政策精英对华态度及对华政策建议,直接影响并推动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与亚洲战略的重新构建。事实上,拜登就任总统后发表的一系列外交政策讲话,都有这些外交政策精英观点与主张的印记。

 

(二) 国内政治与总统大选的需要

 

拜登在2019年夏天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后,共和党方面立即加强了对他的外交生涯与外交政策的攻击,尤其是将重点放在对拜登与中国交往历史以及对华态度的攻击。

 

例如,阿肯色州共和党籍国会参议员科顿在总统大选期间于保守的《国家评论》上发表文章,猛烈批评拜登一贯支持中国,对中国软弱。科顿指出,特朗普帮助达成了一个新的针对中国的国家共识,但乔 拜登一直站在中国这一边。而且在中国问题上,民主党总是在国家安全问题上表现的软弱。科顿说,早在90年代,作为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成员,拜登反对将贸易与中国人权问题挂钩,游说其他参议员支持中国最惠贸易国待遇,这种做法伤害了美国工人。他还指责拜登2012年访问中国时,称赞中国是美国的一个“新伙伴”,可以帮助应对全球挑战。不仅如此,他还对拜登进行人身攻击,指责拜登允许他的儿子亨特利用其副总统职权和与中国的关系,在中国谋取商业好处。另外几个新一代的共和党反华鹰派参议员克鲁兹、鲁比欧、霍利等人,也加大火力抨击拜登与中国的交往历史及对华软弱态度,阻挡他的总统竞选之路。

 

支持特朗普的保守媒体《纽约邮报》在大选期间发表多篇报道与社论,抨击拜登对中国的软弱态度与立场。该报认为,拜登对中国这么软弱,是因为他的家族在中国有商业利益。2013年,拜登与他的儿子亨特乘坐空军2号访问中国,与中国公司私下达成秘密商业交易,使他的儿子获利。《纽约邮报》还发表社论,对拜登2020年5月1日在艾得华州的竞选演说进行猛烈抨击,说拜登关于告诉美国人民不要担忧中国的说法“恶心”,因为拜登在这次演说中谈到中国时表示:“他们(中国人)不是坏人。伙计们,猜想一下吧,他们并没有与我们竞争。” 该社论说,拜登对中国威胁的忽视,是因为他的儿子有商业利益在中国。

 

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后,特朗普与共和党右翼保守派加强了对中国的攻击。特朗普为了竞选连任,将抗击疫情的失败责任推卸给中国,不断地将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与“功夫病毒”,并指责拜登和民主党为中国说话,成为中国的代言人。《大西洋月刊》指出,共和党及其媒体盟友利用美国社会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将拜登描绘成中共的工具和代理人,称他为“北京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泄露出来的一个57页的2020年总统大选策略备忘录,建议该党总统候选人不仅要集中力量批评中国处理大流行病的行为,还要全面批评中国的政策 – 并尽可能将拜登与中国联系起来。特朗普竞选阵营开始拼尽全力攻击民主党竞争对手拜登对中国软弱,指控拜登的儿子跟中国有商业关系,腐败的拜登被中国收买,拜登是北京的“代理人”等,向美国选民表示拜登不适合做总统,迫使拜登在中国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发表更强硬的对华政策讲话来为自己澄清。拜登竞选阵营甚至在竞选广告中指责特朗普对中国领导人不够强硬,指责中国没有及时向美国提供新冠病毒消息,抨击特朗普在大流行病问题上信任中国,“为中国服务”,并力图将前副总统描绘成比特朗普对中国更强硬的总统候选人。

 

拜登阵营对共和党策略的反应表明,拜登及其竞选顾问深知,他极易受到对手指责他对中国软弱的指控。他们决定最好的防御策略是采取积极大胆的进攻,在中国问题上说更多的“狠话”。为了赢得总统大选,拜登与民主党在2020年大选中跟特朗普与共和党比拼谁对中国更强硬,使美国社会对中国的负面看法更加严重,并推动美中两国进入更加激烈的竞争与对抗。今天的美国,与中国对抗成为两党的共识。民主党与共和党在对华问题已经罕见地达成统一意见,这值得令人关注和深思。中美两国关系,再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三) 推动赢得国内基建投资支持的策略需要

 

拜登就任总统后,于2021年2月4日在国务院发表首次对外政策讲话,开宗明义地宣称:“美国回来了”。表示美国将修复与盟友的关系,再次与世界接触,迎接现实与未来的挑战。在谈到中国时,拜登明确宣称“中国是美国最严厉的竞争者”,美国必须应对“中国越来越大的赶超美国的雄心”。在强调要应对中国对美国挑战的同时,拜登也表示,在符合美国利益时,他的政府将与北京共事。

 

在随后的各种演说与媒体访谈中,拜登加强了对华战略竞争的调门,并强调要联合美国的盟友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准备。如此同时,拜登与他的政府阁员努力宣传推销他的重建美国的大规模投资计划,声称只有将美国自己的事情处理好,改善种族关系,投资科技与教育,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壮大中产阶级,提升美国实力,才能在与中国竞争中获胜,维持美国的全球领袖地位。

 

3月31日,拜登在前工业重镇匹兹堡发表演说,公布了他总投资达2万多亿美元的《美国就业计划》,声称这个计划”将创造世界上最强大、最有韧性和创新性的经济。“ 这个庞大的计划是拜登经济复苏计划中的第一部分,主要是对基础设施、制造业、清洁能源、宽带网、以及科技教育进行大规模投资。拜登在演说中推销这个计划时强调,《美国就业计划》能够让美国在与中国竞争中赢得胜利。拜登在公布他的投资计划演说中强调与中国的竞争,其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获得美国舆论和公众对这个计划的支持。白宫在推销这个计划时宣称,这是自美国修建州际高速公路并赢得太空竞赛以来最大的国内公共投资,它将创造数百万份好工作,并”团结和动员整个国家来应对我们这个时代最大挑战 – 气候危机和专制中国的野心。“

 

4月28日,拜登在就任总统百日之际,于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发表国情咨文演说,一方面宣传他就任总统百日之日的施政成绩,一方面向两党议员和全美人民介绍推销他已经公布的2.3万亿美元的《美国就业计划》和新提出的高达1.8万亿美元的《美国家庭计划》。拜登指出,《美国就业计划》是二战以来增加就业岗位最多的国家计划,它将在加强美国基础设施的同时,创造出大量高薪且不需要过高教育背景的工作岗位,这将帮助美国中产阶级有效地重建美国。而《美国家庭计划》将帮助美国成为全球教育水平最高的国家,并让医疗保健成为全体美国人享有的公民权利。这两个计划的实施,不仅可以推动美国应对全球气候变暖带来的挑战,也能为美国赢得未来。

 

拜登在演说中多次提到中国对美国的挑战以及美国与中国的竞争,中国是贯穿他整篇演说的关键词之一。拜登表示希望两党团结起来,他要通过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来为美国“赢得21世纪“。拜登这个时候急需通过强调与中国的竞争来凝聚美国两党的共识,赢得共和党议员的支持。虽然改善美国基础设施在华盛顿有广泛共识,但共和党议员一直批评拜登的投资计划需要资金太多,会增加美国公司与美国人民的税收,升高通货膨胀。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纳认为拜登的计划显然不是一个基础设施建设计划,而是“特洛伊木马”,这个特洛伊木马里面其实是更多的借款,以及对我们经济中所有生产部门的大规模增税。“

 

5月6日,拜登前往共和党控制的路易斯安娜州发表演说,推销他重建美国的基建投资计划,并认为国会应该通过他的计划。拜登的基建投资计划已经得到民主党的支持,但共和党国会议员却反对,认为该计划过于挥霍浪费,应该提出更加节制的计划。拜登在演说中为他的计划辩护说:“中国正在取得优势。他们在经济方面取得经济优势。他们已经投入数千亿美元在研究方面。“ 拜登强调:”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中国将占有世界电动汽车市场。我们必须竞争。“

 

事实表明,拜登上台后在竭力推销他的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的同时,大谈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其主要目的之一是要通过强调中国的威胁和挑战,来凝聚美国两党与全社会共识,以支持他的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中国正在被拜登政府作为推动国内政策的“推进器”。美国历史上,历届总统都会寻找与树立一个外敌或竞争对手来推进国内政策,而且屡试不爽。拜登政府亦不例外。《美国就业计划》与《美国家庭计划》如果能够得到美国人民和两党议员的支持,美国基础设施建设和新的科技创新如果能够大规模展开,将有可能实现拜登政府所希望的借此推动美国经济转型,其结果有可能成为拜登政府最重要的政治资产与拜登个人的政治遗产 – 奥巴马总统与特朗普总统 – 都曾为此做过承诺与巨大努力,但均未能成功。拜登在其任内一定会竭尽全力地推进他的重建美国计划,中国也将会始终在他的视野与谈论之中。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