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20篇文章

 

编者按

新冠的流行暴露了人类对卫生习惯的误解,洗手和戴口罩能防止传染病就是个例子。文明的进程往往从突破固有禁忌中体现出来,先驱者经常付出生命的代价,因为他们会冒犯既得利益者和被神圣化的习俗。勤洗手的习惯,也是经过了多年的奋争和无数产妇的死亡才逐渐被接受。伊格纳兹·菲利普·塞麦尔维斯(Ignaz Semmelweis)医生的故事让我们看到,挑战陋习需要勇气,更需要执着。

 

正文共:3526字

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撰文:天边

3月20日,Google首页的Doodle用洗手标准步骤的动画向塞麦尔维斯致敬。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再来一遍,“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我是在过生日吗?不,我是在洗手——按照CDC的洗手五步骤:1)把手打湿;2)涂肥皂,摩擦出泡沫,在手背,手指之间和指甲下涂满泡沫,然后反复搓洗,(注意!)这个过程需要至少20秒,正好是唱完两遍《生日歌》的时间;4)用清水冲洗干净;5) 用干净的毛巾擦干双手或风干。

 

洗手是防止病毒传染的最有效方式,你认真对待了吗?

在水源充足,卫生习惯深入人心的现代社会,洗手不过是卷起袖子就能做到的事情。从baby能坐会爬,爸爸妈妈就开始培养洗手习惯了。2020年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人们更加意识到,洗手关乎生命。历史上,曾有一位走在时代前面的医生,因执着于提倡洗手遭到权威人士和同行的排挤,难以在医学界立足,最后被送到精神病院,年仅47岁就死去了。而他提倡的术前洗手消毒,却从此挽救了无数个濒临死亡边缘的产妇,让无数个新生命不再与母亲生死两相隔。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塞麦尔维斯医生的铜版像。(图片来自Wiki)

这位伟大的先驱者,名叫伊格纳兹·菲利普·塞麦尔维斯(Ignaz Semmelweis),是匈牙利出生的妇产科医师,现代妇产科消毒法倡导者之一。他被后人尊称为「母亲们的救星」。今年的3月20日,Google首页的Doodle用洗手标准步骤的动画向塞麦尔维斯致敬,纪念他在1847年的这天成为维也纳总医院妇产科的住院总医师。他就是在那个时期提出洗手消毒的主张。

塞麦尔维斯1818年出生在匈牙利。他的父亲经营食杂店和香料公司,家境富足。在布达佩斯塞麦尔维斯出生的房子,也就是他父亲公司所在地,建立了以他命名的医学史博物馆,里面有很多珍贵的收藏,吸引了全世界旅游者前去景仰参观。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以塞麦尔维斯命名的医学史博物馆。(Semmelweis Museum of Medical History,图片来自Wiki)

1844年,26岁的塞麦尔维斯获得维也纳大学医学学位,两年后,他来到维也纳总医院的第一产科诊所,做Klein教授的助手。这个职位相当于今天的“住院总医师”,他负责每天早上检查病人为教授查房做准备,指导处理难产和带学生。

 

人们习惯于把医院跟洁净的白色联系在一起,但在19世纪中期,医院的环境肮脏不堪,是各种感染的温床,医生既不洗手也不清洁医疗用具,病人在医院的死亡率比在家里还高,医院一度被称为死亡之屋(death house)。在欧洲,产科病房更是产褥热高发的地方,新生儿诞生意味着母亲的死亡。

 

那时人类还不知道微生物和细菌的存在,普遍认为疾病是通过一种有毒的“雾气”传播的。同一时期又是被称为“医学黄金期”的病理解剖学的时代,医生开始尝试通过尸体解剖了解引起疾病的原因。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昔日和今日的维也纳总医院。(图片来自Wiki)

当时的维也纳总医院有两家产科诊所,轮流收治产妇。第一诊所由医生和医学院学生负责,第二诊所是助产士接生。有一个人人皆知的事实,第一诊所里产褥热造成的产妇死亡率是第二诊所的三倍,所以产妇们都想方设法进第二诊所。

按塞麦尔维斯的描述,甚至有产妇跪求不要去第一诊所,还有人装作来不及,故意把孩子生在“赶往医院的路上”,这样的话不用入院也可以得到孩子受免费照顾的待遇。当时欧洲为了解决杀婴问题普遍设立了产科诊所,提供免费照顾婴儿的服务,吸引了很多底层社会的妇女,包括妓女。作为交换条件,她们甘当培训医生和助产士的实习对象。

 

塞麦尔维斯眼睁睁地看到产妇们一个个死去,心痛不已,决心找出原因。让他困惑的是,在医院外生下孩子的产妇得产褥热的很少,按理说把孩子生在大街上至少应该跟生在医院里得病的一样多吧?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保护了街边产子的母亲们?同样,为什么第一诊所死于产褥热的比第二诊所多?

 

逐条排查后,他发现,两家诊所程序相同,环境相同,甚至第二诊所更拥挤一些。唯一区别是人员的不同。第一诊所负责培训医学院学生,第二诊所仅用于培训助产士。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纪念塞麦尔维斯的大理石塑像,位布达佩斯于他工作过的医院前。

当时医院仍有阶级区分。塞麦尔维斯还注意到一个现象,高级产房的产妇死亡率明显比低级产房的产妇死亡率低,高级产房里以医生为主,低级产房以实习医生为主。产房就在停尸间隔壁,实习医生经常在解剖室等待产妇临盆,接触尸体后直接跑去给产妇接生。低级产房的新生儿死亡率和产妇死亡率都居高不下。

 

工作的第二年,同事Jacob的意外死亡给他的研究带来曙光。Jacob也是他的好友,在验尸时不小心被学生的手术刀戳伤,不幸死去。Jacob本人的尸体解剖显示他的病理跟死于产褥热的相同。也就是说,产褥热和尸体污染相关联!这个发现给塞麦尔维斯的研究带来突破性进展,很明显解释了为什么第二诊所的死亡率低,因为第二诊所的助产士从不接触尸体。

 

他大胆指出,医生和学生才是产褥热的病因:医生和学生们从解剖室出来再到产房,手上一定是带着“尸体颗粒”。他提议,在尸检工作后检查病人之前,医生们要使用氯化钙溶液洗手。选用氯化钙溶液,是因为他发现这种溶液能去除污染了的尸体组织的腐臭味,很可能是因为溶液能清除那种假定携带“有毒”或“尸体”病原体的“颗粒物质”。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塞麦尔维斯接生前用氯化钙溶液洗手。(thegardian.com截屏)

开始洗手立刻见效。死亡率在洗手前后两个月从18.3降低到2%,一年后第一次出现连续两个月死亡率为零的情况。期间,塞麦尔维斯又扩大了他的清洗范围,将所有跟病人分娩时接触的器械都包括在内,并利用死亡率时间序列记录了他在医院病房里基本消除产褥热的成功。

 

那时细菌学说还没有被接受,塞麦尔维斯的观察跟当时的认知相矛盾,同时也因为他个性比较固执又不善察言观色,没能按照医学界的约定俗成提供试验和理论依据。权威人士的傲慢自大和同行的嘲笑排挤,成为比科学落后更加难以逾越的障碍,也让他痛苦。

 

解剖学刚刚兴起,做尸检的医生能判定病因而倍受推崇,人们相信医生越脏越好。医生们满身血污在医院里招摇过市成了一种荣耀。可塞麦尔维斯直言不讳指出医生的双手是元凶,让医生们洗手等于说他们不干净,大大伤害了医生老爷们的自尊。这无异于捅了医学界的马蜂窝,而当时又恰逢匈牙利和奥地利政治冲突不断发生,造成对他这个双重身份者的歧视。所以他的重大发现一再被指责为极端。

顶头上司Klein是个政治上极度保守的产科权威,他感受到来自这个助手的威胁,又因为塞麦尔维斯的匈牙利身份而不信任他。这时候塞麦尔维斯的合同恰好到期了,Klein教授没有按以往惯例给他延期两年。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图片截屏自zmescience.com)

 

天生我材,生不逢时。塞麦尔维斯不得不回到他的出生地佩斯,在一所小医院任职。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他的到来解决了布达佩斯产褥热肆虐的问题,却没能消除同行的抵制。他的个性又是那么不擅变通和沟通,他直接写给欧洲著名的产科医生的公开信,受到抨击。他因此而心生愤怒,出口谴责权威人士们是不负责任的杀人犯。这么重要的贡献得不到理解和认可,导致他性格和行为愈发偏执古怪,当时所有人包括他的妻子和好友都认为他疯了。

用今天的话来说,塞麦尔维斯就是一条路走到黑,他这种一根筋的作风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在他取得突破性进展近20年后的1865年夏天,他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传说他因试图逃跑被看守殴打,14天后得了败血性休克而不得治。

 

一代先驱,正值英年,凄惨死去。

 

所幸的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塞麦尔维斯的倡议在他死后不久终于获得广泛的认可。路易斯·巴斯德(Louis Pasteur,也就是巴氏消毒法的发明者)和约瑟夫·李斯特等科学家进一步发展了病菌和微生物理论,为塞麦尔维斯的发现提供了理论解释。到了1880年代,洗手消毒已成为产房惯例。时至今日,洗手仍然被医院认为是避免感染的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塞麦尔维斯还给后世留下了他的理论遗产。他从1856年开始发表了两篇论文,又终于在1861年发表了他的主要著作《产褥热的病因,概念及预防》 “The Etiology, Concept and Prophylaxis of Childbed Fever”),解释了他的研究,当然,依照他的执著个性,在书中不忘感叹他的思想迟迟没有被采纳。

 

从塞麦尔维斯倡导洗手消毒到170多年后的今天,科学与愚昧的较量似乎从没停止过。科学是我们战胜病毒的利器,2020年新冠疫情之下,洗手的意义又一次被倡导。截至今日,新冠病毒已经在全世界180多个国家造成260多万人传染,有18万多人不幸死去,我们是不是应该为健康生活的每一天,唱起生命之歌?

 

那就按照专家建议,在你外出归来,触碰了别人碰到的物品之后,在可能触碰自己的眼睛,鼻子和嘴巴之前,认真地洗手吧,一定要唱两遍生日歌,洗够时间才对!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美国CDC宣传洗手的招贴画。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参考来源

https://www.cdc.gov/handwashing/campaign.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gnaz_Semmelweis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science-49875057

 

撰文:天边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美国十年一遇的大事件:非公民也能参加, 比投票更重要

全球面临重大危机,我们要的是“美国优先”还是“美国领导”

危机中的美国呼唤民主党新政——新冠疫情后的美国将何去何从?

一位华裔爸爸写给杨安泽的信: 谢谢你唤醒了我的儿子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请发邮件至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为了提倡洗手,这位医生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 (视频)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