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18篇文章


编者按

2020年4月7日晚,挺杨群四十多位朋友聚会在Zoom上, 畅谈个人挺杨的经历,对杨安泽竞选成败做了精辟的分析,并一起展望未来。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参加总统竞选的华裔,杨安泽对美国以至世界产生影响,在促进华裔从政和提高亚裔地位等方面,取得了惊人的成就。大家在赞扬和支持杨安泽的同时,也对近日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提出诚恳批评并交流意见。座谈会由张冰博士发起和主持,本文根据录音整理而成,如有疏漏请留言补充。


正文共:12816字

预计阅读时间:32分钟

主持人张冰博士

嘉宾:孙晓光/燕晓哲/张小彦

语音和文字记录整理:Jing/张冰/薄雾


杨安泽支持者线上讨论:深情回顾,诚恳批评,热情展望

(图片来自 Humanity Forward 网站)


问g 

1. 请孙晓光回答,作为杨安泽团队的要员,你认为哪一件事杨安泽做得最漂亮?哪件做得最令人失望?哪件最让人吃惊?



孙晓光:第一点,杨安泽做得最漂亮、最让我佩服的就是他的学习能力。迈阿密的第一次辩论会,结果不好,整个团队基本上处于崩溃状态,大家还记得吧?但是当天我们就做了调整,给杨安泽配了一位教练,定期练习演讲。到了第二次辩论,他的发挥完全就是两个人了,这是我们在幕后能够看到的。

 

最失望的,很难说,我们原以为他会坚持到加州的超级星期二,但是在爱荷华之后,其实就是当天的选举结果出来之后,我们基本上就知道了。团队在爱荷华的准备及做的工作都比较令人失望,尽管我们花的钱是最多的。

 

特别震惊的,对于我来说就是2月5号我们准备结束的时候,团队的同事对我说,我们都解散了,你也走吧。这种结束方式,我比较震惊,因为我觉得竞选各个阶段过渡都很顺,最后让我感觉很突然。



2. 同样的问题,我想请燕晓哲从资深政治观察家的角度来讲。你认为前面三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燕晓哲:好。我就还是按照大家的思路来。我是从2003年到现在,第五次参加总统大选。我把刚才张冰教授的问题总结为三高三低,就是说三个比较好的方面和三个比较弱的方面。


第一就是深度,杨安泽的成长,我觉得特别像奥巴马2007年2月份到2008年的当选,一年半的成长。杨安泽第一次是2018年8月13号到我们这里给我们主办的夏令营毕业典礼做演讲。那时我觉得他的演讲水平很一般,跟奥巴马第一次的演讲水平相像,后来大家也看到了他的进步,这就是他的深度,越来越好。


第二就是广度,是华人社区的一个广泛的参与程度。我们大家包括晓光、我还有其他人所没有想到的,能有这么广泛的参与。还有一个是长度,就是没有任何人相信杨安泽能坚持这么长时间。

 

再讲讲三低。我总结了杨安泽竞选方面的一些弱点,希望能在2024年或者2028年再有机会竞选的时候,有所改进。 


第一就是团队的建设。我也知道没有足够的资金,就雇不到足够的非常专业有经验的人。杨安泽在爱荷华的团队是2019年9月21号建立的。其他人的团队在2019年5月之前就建了,他整整慢了半年,大多优秀的员工、义工和社区支持者全被别人雇了,等他再去找人的时候已经没人了。

 

杨安泽的团队建设非常弱,并且管理非常混乱。混乱到什么程度?我曾经把我在爱荷华的一些社会资源推荐给团队的主要负责人。我提出可以约见这些人,每人约十分钟,他们却一直让我等着,再没消息了。


第二低,他没有坚持到前四个州是我比较失望的。前四州都非常重要的,因为指标性非常好。尤其要能坚持到“超级礼拜二”(Super Tuesday),那就最好。


第三低,就是他在拜登最需要选票的时候,没能及早把他的支持者的选票贡献出来,而是在拜登大局已定、势如破竹的时候,他上去送了一点小礼,这个礼品对拜登来讲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没有像Pete市长那样,在拜登在南卡州取得了第一场胜仗之后,就把自己所有的票仓,在超级星期二之前贡献出来了,而且提前了两天。3月1号Pete市长站出来,把他的票供出来了。3月2号明尼苏达州的参议员Amy也把选票贡献出来。3号就是超级星期二。杨安泽是在3月3号之后,来为拜登站台,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我觉得杨安泽自己或者他的团队,在把握宝贵资源做贡献方面,是非常弱的。


即便如此,我还是认为杨安泽以两毛钱的成本买了200块钱的东西,已经达到最大收益了。我认为杨安泽远远超出他自己和我们在座所有人的期望,所以我认为他非常成功。


杨安泽的另外一个弱点是,他始终是一个single issue (单一问题)竞选人,其实他可以谈得很广的,比如说他可以谈移民问题,谈健保问题。他始终把UBI当做全部选项,这个我不赞同。我想跟晓光建议,杨安泽应该在最近的抗击肺炎的活动中起一个社区的领导作用,不一定是亚裔社区,就是在美国民间的力量,政府做不到的地方。所以杨安泽可能调整角度,增强他的民间力量的形象。目前是humanity first的一个最重要的时刻,希望他抓住机会。



3. 相对于总统选举,大多数人现在不是很了解Humanity Forward。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够激发大家的热情? 特别是大家做过各种捐款的情况下,怎么能结合当前形势,让杨安泽做为抗疫领袖,跟他新的组织合作?



孙晓光:首先跟大家介绍一下新的组织。在退选之后,就是2月5号撤退之后到二月十几号,立刻就开始启动新的组织——Humanity Forward,当时人员有将近20人左右,从竞选班子转到新的组织。 


在资金上,竞选结束时有将近200万的赤字。我们当时认为,整个运动还会继续进行,所以在Humanity Forward成立的第一个星期,我们大概募捐到350万。现在一共有六个员工,我算半职,不是核心的团队员工,但是也在团队里。 


我的工作和职位是两个,一个是AAPI outreach,再一个是筹款。大家都知道我一直是跟大家要钱的。那么在AAPI这边,专门设立了一个AAPI主任职位,基本上是给我设立的。所以我知道Andrew和Zach对亚裔和华裔的期待值是非常高的。

 

上个星期我们一共筹款75万。我们已经承诺给出的,150万是给纽约的餐馆服务员们。同时有500个家庭接受第一批UBI实验,也是在纽约地区。这两个150万我们已经有去向了。从筹款的结果来看,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但是在我这一块和整个亚裔的数据,跟竞选期间相比有一个巨大的落差,在75万里面我们可能连5%都不到,也就2%、1%这样。我没有着急,为什么?作为华人,我自己很知道我们的心态,我们对总统竞选人的预期和对建立一个新的组织领导人的预期完全不同。我没有期待所有人能够像以前那样热情参与,而是需要维持长久的关系。对杨安泽来说,我知道从竞选的第一天到现在,他对自己的身份认同也经过了一个漫长艰苦的过程,今天他多多少少意识到自己有亚裔(或华裔)的文化背景(legacy)。我自己认为大家只要能够去关注一下我们目前的情况,能够多多少少捐一点,保持着这种关系,保持我们亚裔的形象在里头,基本上就可以了。 


针对目前的疫情,我们每天24小时在连轴转,忙于好几个项目。具体的下面有一段专门介绍Humanity Forward,我们现在在做一个新的网站叫Asian-American.org,收集所有的华裔和亚裔给当地社区,医院,消防队和警察局捐助的信息。很多人找到我,说我们华裔社区一直在为社区做贡献,做了很多事情,但是主流媒体并没有报道多少。


下周一我们还会出台一个All American campaign,找到亚裔和非裔社区的名人,为战胜疫情做一次筹款活动,希望尽可能收集一些华人捐助故事,让Andrew争取在主流媒体曝光。


长期来说,我还负责对全美国各地亚裔和华裔候选人做评估,推荐给Andrew,让他有机会背书。我每天都收到一些名单,我会约时间跟他们谈,有竞选州职位,也有竞选联邦职位的。这之后还会有一些筹款,跟Andrew的背书和以前的杨帮联系起来。目前杨帮中有30多个已经申请了去竞选各种职位,亚裔这部分我负责,我希望通过Humanity Forward这种super pac,能够继续支持杨帮在各个地区的发展,让华裔社区继续发挥作用。



4. UBI不是杨安泽的首创,但是毫无疑问他把UBI推广到家喻户晓。如今,UBI思想已经开始影响不仅仅美国,而且世界许多国家。没有想到的是特朗普成为第一个实施部分UBI的执政者。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相反,拜登至今还没有出来支持UBI。你们觉得UBI会不会保障了特朗普连任?



孙晓光Humanity Forward 现在有两个最重要的政策,一个就是UBI,再一个就是数据产权。这两个问题是跟亚裔更相关,我比较重视的。


UBI的实施在加州已经开启了立法的过程。Evan Low已经把UBI的提案送到州政府。这个过程会比较复杂,但是至少在加州已经进入立法过程了。同时我们在收集所有的在国会里头,包括我们选区的印度裔议员Ro Khanna和其他的一些国会议员的信息,他们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 


目前的抗疫过程中,实际上UBI这杯水已经给烧热了。特朗普正好就拿过去用了。我们认为杨安泽在这方面起了重要作用。再一个从举手可得的政治结果来说,我们还希望能把每一个人的私人数据变成财产,变成支票。这方面立法在推进,正在跟几个国会议员谈。


这就是Humanity Forward目前要做的一些事情。但是总体来说,在目前阶段,我们还是希望利用杨安泽自己的名声,去缔造一个非常强有力的品牌。这个品牌其实就是,我们都是黄皮肤,很多时候我们说我们美国人,是华人,其实意思就是,无论做对做错,对我们都是有影响的。但这种影响,很多时候可能一部分人不同意,一部分同意。 


对于我们内部来说,我们希望给杨安泽打造一个非常真诚(authentic)的烙印,就是说,无论杨安泽说什么,我们尽可能最小限度地给他提供政治上的建议。为什么呢?政治正确并不能把杨安泽推到今天的地步,只有他自己本身的本色,才使他走得如此之远。尽管有一些事情可能是看上去不对,但是很多人,包括普通的老百姓或者美国人民,正是因为他的本色才喜欢他,懂他。这个问题跟UBI,跟我们的推进,有一些关系。 


下一阶段我们会找一些超级富有的人,促使他们认同UBI的理念,同时在美国的一些小城市小的地区小的州,做UBI的实验,收集数据。比如说这次白宫,包括特朗普团队,已经跟杨安泽在联系,要求我们把所有已经接收到的UBI实验数据(这一年里头我们一直在往外花钱,有很多人拿到1000块钱,他们现在继续在享受这1000块钱UBI的福利。他们拿到钱后怎么去花?),政府正在做这些实验和评价,我们的数据可以提供一些证明。


对于我个人来说,就是跟着杨安泽走,无论是往哪个方向走,我知道基本上大方向不会错。但是会不会犯错误?肯定会有一些错误,或者会产生一些误解。作为他团队的一员,我是比较坚定的那种,我愿意听大家的意见,然后把意见集中起来反映给他,让他能尽快了解我们的想法。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感觉他学习能力非常强,调整能力也非常强,而且勇于承认错误,勇于改正,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 


我希望在下一阶段,我们大家能够经常地有一些沟通,无论是单独的还是整体的,我都非常欢迎,然后我是不会针对任何跟我政治观点不同的人,因为我周围的人从极端的川粉到极端的自由派都有。但是我基本上一视同仁,让大家都能够一块工作。谢谢。



5. 相同的问题也请燕晓哲回答。UBI现在遍地开花,真是时势造英雄,虽然UBI不是杨安泽发明,但是他把UBI推到我们每个人的面前。同样,特朗普很聪明,他也顺应历史潮流,在目前这种特殊情况下,给大家发了一部分补贴。有些人认为可能UBI最后的结果是帮助特朗普赢得第二次连任。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燕晓哲:特朗普现在连任的可能性很大,有几个原因,本来要是没有疫情的事情的话,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比今天还大,但是由于有了疫情的事情,就出现了三个变数。 


第一个就是战时总统,一般来说都是连任。大萧条时期的总统,根据历史的统计都是不连任的,所以这两个因素是相互相反。第三个因素,由于疫情还会持续几个月,民主党竞选的机会和程度和广度、深度方面都会非常弱。拜登现在基本确定为民主党的候选人之后,他应该跟选民宣传他的所有的政策、理念,他的形象、亲民和各种各样的影响力方面,可是原来的计划由于疫情无法实现。


这三个因素,第一和第二是相互对冲的,对冲到什么程度不好讲。但是第三肯定对拜登是非常负面的。再加上有些小的因素,比如说纽约州长最近很活跃,那么特朗普也多次给他站台,说你们民主党应该让他来出来竞选。拜登没有提出一个比较明确的应对疫情的方案。这方面我倒希望杨安泽能做一个填补,作为民间力量推动一下。我认为杨安泽应该和拜登联合做一些项目。

 

孙晓光:非常抱歉,我在政治预测上属于门外汉。基本上每天就是说他不管做什么,然后因为有很多变数在前面,所以对于拜登赢还是特朗普赢我不预测。Andrew目前是我的老板,他往什么方向走,我就跟着往什么方向走。不去做过多的干扰。 


至于和其他华裔亚裔组织合作方面,我们总体的大方向是希望在11月的大选中拜登能够赢得这场选举。在座的每一位,在政治上都有认识、经验和智慧,我的意见就是吸收大家所有的想法,假设有任何可行动的方案,我就想办法把它变成可执行的东西,尽量争取在Andrew团队里实现。 


我只考虑每天每周每月能有些什么活动,把亚裔各个社区的信息和大家的要求反馈给Andrew,然后让他能够尽可能全面掌握各方面的信息。我是非常感谢燕晓哲,谈到很多对我有启发的东西。 


燕晓哲:我们在座的人都是有激情,又愿意舍弃自己的利益、时间和金钱来追求理想的。但是99%的华人,99%的亚裔,或者说99%的少数民族,对这种政治上的追求很难理解。我认为一定要把他们参加政治的利益讲透。现在杨安泽UBI经过这么多宣传,也启发了特朗普或者启发了很多政府的政策。

 

虽然杨安泽没有选上总统,但是发钱的起因和导火索,这种社会积累,促成了美国公民拿到钱。我一直说,政治就是利益,你说你对政治不感兴趣,实际上政治对你感兴趣,你要想放弃利益,你就放弃政治,要想放弃政治就放弃利益。包括我们的小孩上大学,找工作找对象,都是政治,都是利益。


半年前我曾经说过,如何做到(杨安泽万一退选)树倒猢狲不散🔗需要我们长期坚持。我希望未来的半年,也就是11月3号之前,我们能持续不断地去做。我不是说你一定要选拜登,或者说你最好别选特朗普,不是这样,而是说你选谁都有一定道理,但是一定要把选票带去。亚裔的投票率一直在拉丁裔之下,拉丁裔的平均教育水平比亚裔低多了。亚裔赚钱买好房开好车,孩子也发展得好。但是你对社会的贡献呢?待会大家可能就会谈到(杨安泽)那篇文章,我认为我们最大的责任还是要从每个人身上推动,一个是投票,第二是捐款,第三是参与,才能让主流社会认为我们有力量,否则我们就是自言自语,自己跟自己表达一下我们的喜怒,没有用。 



6. 最近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上一篇个人观点文章,引起了不小的风暴,在今天的一个采访中他答复了几个问题,我想这个问题涉及到亚裔的利益,甚至引起杨帮的分裂,我希望我们能够开诚布公地讨论一下,你们对他的文章什么看法?一些媒体对他的报道也有点偏向。还有很多人发表了不友好的言论,希望大家可以讨论一下。



孙晓光:我给大家汇报一下整个文章的来龙去脉、背景以及最后的反应。一般Andrew对外发表言论,团队里面有程序的,但是总体上来说,我们希望Andrew保持他的本色,他自己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我们很多时候无法判断,究竟会引来什么样的社会效果。 


这篇文章在发表之前,他在上一次跟我们开会的时候,好像我们在座的有一些人应该知道,上次开会已经跟大家说了,就是说这次病毒发作的过程中,华裔遭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和愤怒的反应,或者是牵涉到我们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动作,他当时已经说了,我在《华盛顿邮报》将发表一篇长文,替亚裔华裔发声,你们记得吧? 


但是说完的效果却引来了惊涛骇浪。我自己每天都收到各方面的邮件、电话。我跟Andrew、Zach每天都在讨论。Andrew的态度就是,我是在说我的感觉,没有太去考虑其他族裔历史上的一些感觉。但是反应越来越强烈,两边的都有。 


今天新发表的这篇文章 (注:指4月2日NextShark上的采访),实际上在两天前我们内部就已经讨论过了,Andrew现在虽然不再竞选总统,但是潜意识里头大家还是把他当成领袖了。这个时候他的一言一行和对历史的背景的深度和广度方面,要考虑的东西相对来说肯定要多一些。 


那么,我个人意见就是这件事情给压一压,算了,我不要太做积极地正面来反映的,因为反映多了,大家从一千个字里头能找到问题,你现在发个一万字,我们又找出问题来了。但是Andrew说,我这个人不太怕批评,我有什么想什么,如果给大家造成了误解,我也愿意去澄清。我当然也给他汇报了各方面反应,所以才有了今天他出面做解释,目前看来反应还不错。 


我自己可能有一些偏见,因为我这么长时间跟他在一起,就是说从他作为一个美国人,作为一个亚裔,华裔,竞选过程中无数的我们在座的这些人都是他的铁杆,他能够意识到他跟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我觉得他最后决定还是要跟我们做个解释,这基本上就是现在的状况,Joy,你跟我在整个过程中沟通比较多,你可以补充。 


Joy Guo: 我觉得Andrew这个东西出来后,挺正常的,今天Albert Wang也在一个小群提到我们华人社区背景非常复杂,有我们这种大陆来的第一代移民,还有像xinglaoda和Joel Wong(80-20 PAC主席)他们这些老一代的,还有AAPI,ABC(华二代),每个人背景不一样。老一代可能是在六七十年来了以后,经历了很多打压(repression),所以对种族歧视和族裔身份看得很多,华二代又不太了解新移民在新冠病毒情况下面对的负面影响,还有美中关系很微妙的影响,所以他们对Andrew的反应和我们对Andrew的反应就不太一样。 


中文媒体,有我们自己的一些反映,国内的媒体有他们的倾向,挺复杂的。说我们能做的事,我们不管怎么样都是Andrew的支持者,不管Andrew说什么,我们不要一下子就跳入批评浪潮中,因为有时候很多话,说出来以后很难再收回来,我看到很多群里原来从来没有支持过Andrew的人,这时全跳出来了,开始攻击他,所以我觉得第一是我们作为支持他的人一定要记住,以后再有这种事情的时候,还是要稍微等一等,大家内部讨论,然后再出来讲。

 

另外,我们还是要多花一些时间,像我昨天花了很长时间翻译一些其他的ABC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我就希望这些文章也应该多推出来,大家看一看。大家讨论一下,以后再有这种情况出现,我们应该怎么处理?


Jackie Kao:我只是这样一个感觉。刚开始的话,我没有觉得他那文章有什么问题,但是我的朋友,我其他族裔的朋友,对他讲到我们亚裔要表现出我们的美国性(Americaness),特别地反感。我感到(这样讲)非常不公平。像我来美国三十几年了,我主持了第一个联邦政府会计财金系统实施项目,我还不够美国吗?我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不管是在社区,还是竞选总统,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我都捐了很多钱,我不够Americaness吗?联想到这些,我的确觉得受不了,所以我就发表了我的意见。但是我后来一想,也对,他怎么想就怎么讲。但他作为一个领袖人物,不能这样子。 


我就感觉甚至他天天都发推特,但有时候他推特的东西是没头没脑的,我不知道他在讲什么,有时候又很容易误会。所以你作为一个leader,如果将来还要竞选的话,真的是要注意,因为你的话有份量,人家都有不同的理解。他今天这样(采访解释)是很好了,我立即表示接受他的解释。至少说不像特朗普那样从来不道歉。所以我觉得今天做得很对,很多人就接受了,不是个大问题。


孙晓光:我说一下,燕晓哲或者是在座的有很多可能的理解,是吧?我们的反应比较大,因为什么?我们把自己一生的很多时间花在民权运动中,当Andrew认为我们应该做更多服务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空间再去服务了。但是不要忘记,在过去的一年半竞选过程中,从数据上来看,全美国的华人或者亚裔整体,亚裔或华裔对社会的贡献在百分比上(不是指我们在座的这些人,而是大部分人),非常局限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面,这就是他要表达的意思。 


而且这次新冠病毒跟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很多美国人把它跟我们的面孔连在一起。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非常着急,希望能够把我们的义务奉献告诉美国大众,跟我们联系起来,这是他最基本的用意,但是他表达个人意见,跟亚裔把他当作领袖人物这方面,有很大的冲突。


张冰:我必须批评他。为什么呢?因为杨安泽在推特上非常活跃。可是在特朗普用了 “Chinese Virus”(中国病毒)这个说法之后,他一直没有在推特上发表意见,让人非常失望,让人几乎放弃对他的支持。我读过他和犹太领袖在《今日美国》上联合发表的文章(🔗面对“中国病毒”,杨安泽大声疾呼:警惕种族主义和找替罪羊倾向》),其中有反对Chinese Virus的话,可是不知道那是不是另一位作者的想法。在他自己的《华盛顿邮报》文章中,他并没有痛击特朗普,至今也没有在推特上发声。


马丁•路德金说过,世上任何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对普世公正的一种威胁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我们今天可以说,任何地方有种族歧视,就是到处都有种族歧视 (Racism anywhere is racism everywhere)。杨安泽应当理解这一点。


孙晓光: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对种族歧视的言论或者种族歧视的行为的指责,究竟能不能起作用?


Andrew和我站在同一个方向去认为,这种指责,对我们来说是没有多大的作用。这些东西留给你,留给其他的亚裔民权组织去做。你们去做的时候你们去做,但是你不能要求Andrew一定要按照你们的想法去做这件事情。他从另一个角度,希望比较正面地去推动这件事情。 


这是我的理解,跟你们可能不太一样,但是没有关系,我非常能够接受你和其他亚裔社区领导者的愤怒,不满。但是对于Andrew来说,他从来没有过像你们一样的经历,在二三十年中去参与民权运动。对于Andrew来说,我自己认为他跟我们的很多孩子一样,在优越环境中,从精英学校到精英学校,从好工作到好工作,所有的都是成功,你知道吧?


对华裔历史上的痛苦,他没有感觉,他只是从一个常识(common knowledge)的角度,认为在美国人民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中,作为一个亚裔,或者是当他感觉到别人的眼光看他不同的时候,这只是他的一个真实感受,这个真实感受会引导他往一个什么样的行动方向去走?这是我们团队希望去做的事情。


我们最多就是在支持拜登和民主党选举的时候,争取整个团队去跟拜登做竞选的事情。但是在其他方面呢,Andrew已经是在美国主流媒体上能够替所有华人和亚裔发声的最大一块资产了。我觉得我们就要珍惜他所有的发声机会,而不要去把这个机会彻底给消灭掉了。我觉得他还是很担心,如果我们太强烈指责他的话,会有一些副作用。请张小彦发表一下看法。 


张小彦:我们首先应该看到,Andrew Yang有一点,他是真诚的,不管他什么感受,他是真诚的,而这也是我觉得我们的二代,ABC,他们在美国长大,有这种有什么就说什么的风格,本色发言。这一点有我们第一代移民应该学习的地方。我们受到中国文化影响,什么都会想得很多,讲一句都要看看会不会让别人高兴,别人会怎么看。我觉得这并不是Andrew Yang的缺点,而是他一个优点。


但是Andrew Yang作为ABC,在身份认同(identity)这个问题上,跟我们不一样。他们首先认为自己是美国人,然后才是华人。当然他们碰到不舒服的时候,他有这种感觉,他不是感觉出来了吗?但是他不会很快把这引到很多其他方面,像我们想到的,就是说政治上很敏感的问题,比如说是一种歧视,或者说我们历史上受到的(遭遇)。你看Andrew Yang开始出来选举的时候,他觉得他写这本书(The War on Normal People),就是为全美国的利益来服务的,是吧? 


在竞选过程中,他一步一步才发现,实际上他代表的太少,他开始认同了身份,这是有个过程的。我想晓光跟他直接接触,更有感觉。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把他放到社会当中来看,在这点上他当然要不断提高,我希望通过这件事情,他能够越来越成熟。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对他太求全责备。在发展过程当中,他是在往前走。

 

而且他现在是被推到了这种位置上,变成了一个AAPI的代言人了,因为他的身份,他的竞选。但是他自己开始并没有这个准备,开始就是要去选美国总统,并没有想(到别的)。过程当中他进入这个角色,我们应该从这个角度来看,比较客观来看,他自己也在成长,也在发展。我觉得能够在华二代ABC当中出现这样一个人物,已经是我们很大的荣幸了。


现在看我们怎么样来帮助他,跟他一起努力,一步一步地,真正让他能成为亚裔美国人AAPI社区的代言人,能够成为一种形象。当然我们希望这是一个过程,我相信他会一步一步走到这个地方去。


xinglaoda: 我想讲,首先张冰讲的话,并不是反对Andrew Yang,我自己也并不反对Andrew Yang,但是如果我们看到他的言论不符合华裔亚裔的利益,我们应该闭嘴,还是发声?如果我们没有发声,他会出来吗?


张冰:作为铁杆杨帮,我在挺杨群一直强调,我们应该全面看待杨安泽。在今天他的采访没发表以前,我就一直给大家说,你应该看看两篇文章 (指《今日美国》和《华盛顿邮报》),不要只看一篇文章,更不要只看中文媒体上标题党式的文章。 


但是,有些人在群里面说,包括Joy现在也在发言,说Andrew Yang不是我们的发言人。这是不对的。Andrew Yang事实上已经成为我们的领袖(因为目前没有第二个亚裔有他这样的名望)。我们为什么今天开这个会?正因为我们支持他!他要为所有的美国人发声,包括亚裔美国人。这是他应该做的对吗?还是我误解了他?


Joel Wong(编者注:译自英文发言):我们在这里的都是支持杨安泽的,对吗?亚裔美国人很多,我们不是同质的,来美国时间长短不同,大家的视角完全不同的。我想Andrew在华邮的文章触到了很多人的痛处,因为很多人作为美国人早已付出了很多努力。现在去告诉他们需要更努力成为美国人,他们真真切切地感觉受到了侵犯。因为,我们来到这个国家已经二百多年了,从修建铁路开始,一路下来。日裔更觉得被他的话侵犯了。


我很高兴,在今天的采访中,他改变了语气。有时候他的逻辑性太强了,在内部说,我不是在批评他。但政治有时候是感性的。他的逻辑性很强,观点很鲜明,但有的时候他需要表现出感性的一面,捍卫亚裔。他需要站出来谴责Chinese Virus这种说辞,我同意张冰教授。他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但是他需要表现出情感来,因为政治是感性的。美国人经常选出流露真情实感的总统——看看奥巴马竞选的时候,他用雄辩的口才激励着选民。


所以说我不是在批评Andrew,我认为他如果表现出感性的一面,会做得更好。他应该对亚裔说一些真情的话,可是他讲话的时候并不带感情色彩。


所以对一些人来说,他没有显现出本色。我认为Andrew走在正确的路上,我们应该一直支持下去,所有的候选人中他的理念是最好的。


但是他跟我们一样,并不完美。我们可以,也应该跟他一起努力,并把我们真诚的意见反馈给他。他和他的左右手Zach都是非常聪明的人,晓光也会给他建议。我也知道APAPA(亚裔公共事务联盟)和CLUSA(美国公民领袖论坛)这些组织都支持他。我们希望他成功,给他提意见并不是在批评他。他需要流露出一点点的感情。


娄天春:我来美国时间短,现在只有捐款的权利,还没有投票权。但是不妨碍我还接着跟孙晓光一起(支持他)。我当初就听懂了,他说现在失业问题是技术造成的,不是中国出口太多造成的等等,我觉得对缓和跟中国的矛盾有好处。就跟着孙晓光往前走了。下一阶段如果需要我做什么,我还会做。



7. 最后大家都想问,杨安泽的下一步打算是什么?他的Humanity Forward,近期和远期的目标是什么?他以后的打算,到底是2024年还是2028年,要不要出来再竞选总统?我想大家都会继续支持他的。



孙晓光:我拿了一份我们内部的文件,就是Humanity Forward的五年规划,我们现在是6-7个人的团队。在Humanity Forward这个过程中,可能我们会集中精力在Andrew自身。我们的计划分别到11月份,2022和2024年,这期间会有很多变数。政治形势和选举形势在变化,包括拜登能不能赢,Andrew会不会去竞选纽约市长或其他位置。


现在至少是我们认同的,第一,我们在建立和保持Andrew这个品牌。拜登就是因为他的名字家喻户晓。Andrew比较聪明,希望他在未来的三年里,在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里面成为明星,你看大部分的政治人物在退选之后就没声了。但是我们会在5月1号的时候推出Andrew自己的podcast,同时他也跟皇冠(出版公司)签了一本书的合同。目前他在花时间写。 


同时我们跟美国第二大的艺人公司CAA签了合同,做他的形象包装。在Humanity Forward方面,继续去实施UBI实验。争取积累足够的数据和实验基础,用在下一次竞选或争取在美国率先实现。因为我们预测疫情之后的三年到五年里,世界经济的格局会有巨大的变化,UBI可能从一个舒适品,变成一个生活必需品,理论上来说我们集中在UBI和数据的短期目标里,11月份大选之后,再决定下一步往什么方向走。


同时我们的社交媒体,podcast等各个方面,分四个团队,一个是政治团队负责对所有竞选人的支持;第二个负责Yang Gang的组织,这个可能跟我们大家都有关系,将来会在全美国各地去发展Yang Gang基层组织,同时去推动一些项目,这些都是我们在设计的,总体上来说,我是希望我们这些人能够保持一个长期的友好关系,同时我会经常地把Andrew带到这里,经常跟我们有一些沟通。


尽管我们这次的反应有的比较激烈,但你们跟Andrew有长时间或短期的交流,如果认真去读原文,可能会发现有很多误解,或者我们对他的期望会有很大的改变。我自己非常清楚,Andrew从来没有想到他是单独代表亚裔或者华裔。所以他说的话,别人把这个帽子戴到他头上,他要有一个调整过程,去适应这些。不管xinglaoda你是摇头还是点头,我只是谈我内心真实的想法。那么我觉得Andrew今天的文章,已经做了非常深刻的。我不能说检讨,是全面的反省吧。Humanity Forward,我希望大家能够尽可能多参与。在当地社区或者医院有贡献的,尽可能到新的网站上去填一下,Andrew会去看,好的活动周一我们会发布出去。 


燕晓哲:跟今天的会没有太多的关系的,我现在正在起草一个亚裔,或者说华人社区,美国社区向国会的建议,比如说最简单的就是CDC在一个月之前说戴口罩没用,现在又说有用,但是又说对医生有用。其实戴口罩这个问题其实不是一个月都解决不了的深度问题。


还有现在美国社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我们能不能尽量减少过去一个月里来犯的错误?我想现在从我们州的国会开始,收集一下大家对目前现状的疑问和解决方案,我们准备十个八个问题,我希望在未来的一两天之内,大家直接跟我联系,对解决我们巨大国家危机的方面的提出一些你的看法。 


张冰:感谢每一位朋友在这个特殊情况下参加今晚的会议。



Humanity Forward

请前往杨安泽 Humanity Forward 网站了解详细信息。链接如下:
https://movehumanityforward.com/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面对“中国病毒”,杨安泽大声疾呼:警惕种族主义和找替罪羊倾向

一位华裔爸爸写给杨安泽的信:谢谢你唤醒了我的儿子

危机中的美国呼唤民主党新政——新冠疫情后的美国将何去何从?

面对疫情,美联储2.3万亿美元救股市!这对美国是福是祸?

美国新冠疫情失控,问题出在哪里?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请发邮件至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杨安泽支持者线上讨论:深情回顾,诚恳批评,热情展望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