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谈全民基本收入(UBI)之利弊

美国华人

1485篇文章


编者按

瑞·达利欧(Ray Dalio)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创始人。在过去20多年,桥水基金创造了超过20%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管理基金规模超过1500亿美元,累计盈利450亿美元。据彭博社报道,截至2019年1月,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100个人中的第79位。


虽然经常被冠以亿万富翁、金融界的“乔布斯”等头衔,达利欧自己喜欢的头衔可能是慈善家和作家。2011年,他加入沃伦•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行列,承诺在有生之年把自己和太太全部财产的一半以上捐赠给慈善事业。同时,他是畅销书《原则》(Principles)一书的作者。


目前,“全民基本收入(UBI)“是全美国的一个热点议题,作为一位亿万富翁、大资本家,达利欧是如何研究和分析这个被称为”共产主义雏形“的UBI的呢?读完本文后,您将会得出自己的结论。


正文共:6828字

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撰文:瑞·达利欧


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谈全民基本收入(UBI)之利弊


全民基本收入 (Universal Basic Income) 是为解决收入与就业差距而提出的一个概念。由于大家对此话题感兴趣,我决定把我的研究团队准备的简报分享出来。我根据他们的提问做了一些调整,但我不会直接给出我的结论,因为我不想让大家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我更希望你们读完这份简报后能够产生自己的观点。


——瑞·达利欧(Ray Dalio)





全民基本收入 -研究简报


什么是全民基本收入 (UBI)?总的来说,UBI是现金转移的一种,特点如下:

  • 普遍性:不论就业状况和收入水平,每个公民都能获得这样的现金转移;

  • 无条件性:对受益者如何使用这笔资金没有限制;

  • 基本性:该款项可满足受益者的“基本生活所需”,成为一种“基本生活工资”;

  • 长期性:现金转移为长期计划,比如受益人终身受益。


UBI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就连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 也是其倡导者。[i] 这个概念在20世纪60年代末(尤其是尼克松政府时期)获得了支持并引起热议,但从未真正站稳脚跟。[ii]


哪些国家/地区有UBI政策意向?


在加拿大、芬兰、荷兰和美国,部分城市已开展UBI试行计划,以测试该政策的成效(大体来说仍处于早期阶段)。德国、法国、新西兰、印度、苏格兰和纳米比亚政府也对此表现出兴趣。[iii] GiveDirectly(一所以现金形式资助贫困人士的慈善机构)在肯尼亚开展了一项以无条件现金转移为题的综合研究。[iv]值得注意的是,瑞士在2016年对UBI举行了全民公投,提议每个公民每月可获得约2,700美元的收入。该提议被77%的选民反对后否决。[v]


那么,支持者中有哪些知名人士?他们包括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伊隆·马斯克 (Elon Musk) 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 (Angus Deaton)。[vi]沃伦·巴菲特 (Warren Buffet) 则支持另一个相关的计划“负所得税制”。该计划最初由米尔顿·弗里德曼 (Milton Friedman) 提出。


主要的争论点是什么?


支持者认为,UBI能够减少不平等,把钱花在最需要的地方(因为需要这些钱的人是决定如何使用这笔钱的最佳决策者),避免传统福利项目产生的不良诱因,向公民分配更多资金(由于间接行政成本降低),提升经济活力与风险承担力,以及为由于自动化和全球化进程而承受减薪压力的人提供额外保障。


批评者认为,所有有意义的基本收入计划的成本都极为昂贵,会降低人们的工作积极性,把资金从最有需要的人那里再分配给已经有工作的人,并且(或者)由于人们糟糕的选择,把资金从最有需要的地方(如食品、社会服务等)再分配到无效或帮助不大的领域(如“他们会把它喝酒喝没”)。(详情如下)[viii]


证据表明了什么?


由于UBI在历史上从未被实施过(除非把“海湾国家”极为慷慨的公民福利政策计算在内),我们无法通过真实的案例研究来对支持和反对的观点进行压力测试。加拿大、美国、芬兰、苏格兰、肯尼亚和荷兰正在或将要试行的UBI试行计划需要很多年才能发布出他们的成果。


但是,我们还有大量试验项目的成果可作参考。这些试验研究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无条件地直接向贫困家庭给予现金补助的影响,即在一段时期内(并非普遍或长期实施),不附带任何条件地向贫困家庭给予现金补助以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例如,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和加拿大实施了5个试验项目,发展中国家则有超过50个试验项目。[ix]这些研究的成果经常被用于有关UBI的辩论中。


研究成果显示,受益者的经济条件和幸福感得到了改善,工作投入有所下降,并且趋向于有效地使用这笔资金。[x] 然而,大多数研究的作用是有限的,这是因为这些试验是短期项目(2-3年),且仅实行于严重贫困家庭(而非普遍实行)。它们侧重于试验无条件现金转移的成效,而不是UBI计划。此外,最为丰富的数据主要来自发展中国家,因此并不明确的是通过日薪低于1.5美元的受益者的行为可以推测出多少关于较发达地区公民的行为。


曾经有人研究过无条件现金转移与理想UBI试验的差异,如下: 


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谈全民基本收入(UBI)之利弊

(点击看大图,下同)


试验[xii]结果深入展开如下:


发达国家地区

  • 对受益者的经济条件和整体幸福感产生积极影响。受益家庭成员的身心健康状况、学业表现、住房自有率均有提高。

  • 工作投入略微下降。家庭收入核心贡献者的工作时间减少了5-10%,赋闲时间更长;家庭收入非核心贡献者的工作时间大幅减少15-30%,他们把更多的时间用于照看孩子和教育。


发展中国家地区

  • 工作时长没有减少或增加,劳动参与率提高,就业结果改善。在某些案例中,工作时间减少主要源自老年人和受抚养人。

  • 存款和投资增加。受益家庭将部分收益投资于能够带来收入的商品(如牲畜、农业经营设备等)。有的研究还发现,现金转移计划结束后,受益者的收入比原收入高。

  • 酒类和香烟等“诱惑型商品”的消费无显著增加,反而通常会下降。

  • 健康、教育和女性赋权指标整体有改善,童工现象显著减少。


如果在美国实施UBI,需要多少成本?


接下来,我们粗略估计一下在美国实施UBI的成本。首先是资金成本。如果向每位美国公民发放当下贫困标准的金额,即1.2万美元(不到瑞士在2016年提议金额的一半),需要花费3.8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21%以及所有税收和政府社保贡献的78%。


我们再来看看如何用UBI项目取代现有的美国社会保障项目(如某些支持者所提倡),从而为UBI项目筹得资金。我们首先设想了一个很可能不会发生的场景,那就是废除所有现有的社会开支(基础设施支出和教育除外,但几乎所有政府资金转移项目都包含在内,包括医疗)。这一措施将为UBI项目提供约92%的资金。我们继续设想,如果只削减收入补贴,例如残疾、退休与社会保障、福利以及失业津贴,可以为UBI项目筹得37%的资金。最后,如果将社会保障、退休和残疾津贴也排除在可取代项目之外,那么只能涵盖1.2万美元的UBI项目成本的11%。


最后,我们设想两个场景。在这两个场景中,UBI支出将随着受益者的收入水平的提高而减少。比方说,第一种场景,受益者每获得一美元收入,UBI则减少10美分。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年收入为12万美元,你就不会获得UBI;如果你的年收入为6万美元,你将只能获得一半的UBI(也就是6,000美元)。虽然这严格来说不是全民基本收入计划,但这是兼顾实现UBI目标和解决UBI筹资问题的折衷方案。如下列表格所示,这一措施可大幅度降低实施UBI的成本。然而,即使把筹资的可能性最大化,现有的收入补贴项目也无法完全为UBI提供资金,而且很可能需要筹集更多资金。


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谈全民基本收入(UBI)之利弊


下列图表显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估算了——如果发达国家以UBI取代现有的所有社会福利项目(不包括医疗保健),每位受益者将获得多少资金(购买力已调整)。从图表可以看出,即使是福利最好的国家,也难以支付等同于贫困线的基本收入。并不是说这项计划全然不可能,只是说靠它逐步改变我们的社会/税收体系是无法实现的。


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谈全民基本收入(UBI)之利弊


值得注意的是,GiveDirectly一项有趣的研究发现,如果只为低于某收入水平(比如说贫困线)的人群提供UBI,美国则能够承担这项计划,在其他国家更是如此。例如,GiveDirectly的研究估计,如果向印度境内只靠最低工资维生的2.5亿人口每天发放2美元,帮助他们脱离全球贫困线,所需成本还不到印度GDP的5%(购买力调整后)。我们无法验证这是否真实,如果要评估低收入人群补贴计划的经济效益,就需要进一步的检验。


UBI项目利弊


支持者认为,除了能够给予经济体中的每位公民一个保障基本需求的收入,以及为个人经济状况急速恶化进行缓冲,UBI还对以下方面有积极作用:


  • 减少不平等:UBI被视为减少不平等的一种手段(在发达国家,不平等情况加剧)。支持者认为,UBI有助于弥补30年来的低工资增长,相较于资本提高劳动力的议价能力,并且是一种非介入式的、潜在政治危害较小的再分配形式。

  • 把资金引导至最需要的地方:传统的福利发放基本上都附带使用限制(如食品券)。也就是说,管理者和政策制定者最终不得不为福利受益者做选择,去决定这笔资金用在什么地方才对受益者的生活最有益,然后面向所有受益者实行该方案。这种做法无法根据受益者个人情况调整资金用途。相比之下,UBI让每个人都可以根据不同情况和需求,决定如何最有效地使用他们的福利收入。

  • 不良诱因最小化:UBI比传统福利政策有更积极的影响。与失业津贴和低收入补助不同的是,UBI不会抑制人们寻求更高薪职位的积极性(因为UBI不会因为收入增长而被终止——详见附录1)。同时,UBI不同于最低工资,UBI不该导致用人单位聘请员工的成本变得过高。

  • 支持经济活力:UBI支持经济活力和创新——通过鼓励人们勇于承担更多风险,降低创业和工作技能培训的门槛,并鼓励员工花时间寻找更符合自己兴趣、能力和成就感的工作。

  • 减少行政和日常管理开支,发放更多资金:UBI也被视为减少或取消庞大的、官僚化的、低效的福利体制的一种途径,建立更简单、更有效、政治争议更小的保障制度。这可以减少行政和日常管理开支,意味着更多资金将被用作福利预算,发放给有需要的人。

  • 防范科技和经济冲击:对很多人来说,自动化、人工智能和全球化带来了工资下调压力,而UBI可以保障他们的生活工资。UBI还可以为失业者提供更大的经济自由度,让他们在失业期间能够学习新技能,而不需要急着找新工作(而薪资可能更低)。

  • 补偿无报酬工作:在市场经济中,很多具有社会价值的角色没有得到正式报酬,并且主要由女性担任,例如抚养孩子。人们认为通过UBI,社会开始以货币形式来认可这类“职业”,并纠正由此造成的权力不平衡,尤其在第三世界。

  • 提供更有效的国际援助:目前有7亿人口生活在全球贫困线(1.9美元/日)以下。根据世界银行和布鲁金斯学会的统计估算,要把这7亿人口的生活水平提升到全球贫困线以上,需要800亿美元的直接现金转移。[I]这是近我们目前国际援助支出的一半(仅经合组织的预算就超过1,300亿美元,不包括私人捐款)。[ii]


除了从哲学角度反对再分配并质疑固定收入的固有权利,反对者还认为UBI会带来以下负面影响:


  • 成本过高:反对者认为,任何有实际意义的UBI都将是昂贵且难以维持的。比如说,瑞士提议给每位公民每月发放2,700美元,这会消耗该国25%的GDP。[iii]反对者还认为,要保证UBI的资金充足,税收必然会提高,这对经济增长而言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 影响职业道德:保守派批判者认为,UBI将大幅降低人们的工作积极性,鼓励人们减少工作时间,从而使人们的赋闲时间增多。

  • 将资金从最需要的人手中调离:如果分配稍有不妥,UBI可能会把资金从福利受益者的手中净转移给已经有工作的人。提高税收来承担UBI支出,可能会将资金从最富裕的群体中转移走,然而同时也可能减少对最需要的人的支持。

  • 将资金从最需要的地方再分配至不好或作用较小的地方:无条件现金转移意味着政策制定者无法确保资金是否用在生活必需品上,如食品券、社会福利等,还是花在非必要的、甚至是有害的地方,如酒类、香烟等“诱惑商品”。

  • 分散人们对改善现有福利体制的关注度:部分自由派批判者认为,改善现有的福利体制是更为紧迫的任务,而实施UBI会对其造成干扰。现有的福利计划已经过数十年的试行和测试,才有今天的成效。批判者担心,UBI可能会破坏现有计划的资金和支持。





附录1:图表显示现有收入补助计划中的不良动机

下表显示了收入在7万以下的美国人的税后和转移收入。折线上有几个明显下降点,意味着:在某些节点上,收入微高反而会有损失,因为他们会失去加入社会福利项目的资格。[iv]


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谈全民基本收入(UBI)之利弊


延伸阅读

《经济学人》Economist:Sighing for paradise to come

538博客FiveThirtyEight:What Would Happen If We Just Gave PeopleMoney?

《经济学人》Economist:Basically unaffordable

Give Directly:Research on Cash Transfers

《社会经济学杂志》TheJournal of Socio-Economics:A failure to communicate: what (ifanything) can we learn from the negative income tax experiments?

海外发展研究院(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 :Understanding the impact of cash transfers:the evidence

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Institute of Technology:Household Response to Income Changes:Evidence from an Unconditional Cash Transfer Program in Kenya


参考文献

[i]https://www.economist.com/briefing/2016/06/04/sighing-for-paradise-to-come

[ii]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4/08/why-arent-reformicons-pushing-a-guaranteed-basic-income/375600/

[iii] https://givedirectly.org/basic-income

[iv] 见ii

[v]https://www.nytimes.com/2016/06/06/world/europe/switzerland-swiss-vote-basic-income.html

[vi]https://www.cnbc.com/2017/12/27/what-billionaires-say-about-universal-basic-income-in-2017.html

[vii] 见ii

[viii]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universal-basic-income/

[ix] 见ii

[x]https://www.jstor.org/stable/23050182?seq=1#page_scan_tab_contents

https://www.odi.org/sites/odi.org.uk/files/resource-documents/10748.pdf

http://siteresources.worldbank.org/EXTLACOFFICEOFCE/Resources/870892-1265238560114/OzlerPaper.pdf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105353570400109X

https://www.princeton.edu/~joha/publications/Haushofer_Shapiro_UCT_2013.pdf

[xi] 见ii

[xii]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105353570400109X

[xiii]https://www.odi.org/sites/odi.org.uk/files/resource-documents/10748.pdf

[xiv]https://www.brookings.edu/blog/up-front/2016/01/20/the-global-poverty-gap-is-falling-billionaires-could-help-close-it/

[xv]http://www.oecd.org/dac/development-aid-rises-again-in-2015-spending-on-refugees-doubles.htm

[xvi]https://www.ft.com/content/002af908-2b16-11e6-a18d-a96ab29e3c95

[xvii]http://www.cbo.gov/sites/default/files/cbofiles/attachments/11-15-2012-MarginalTaxRates.pdf


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谈全民基本收入(UBI)之利弊


撰文:瑞·达利欧(Ray Dalio)

本文授权转载自《瑞达利欧RayDalio》公众号(principles_raydalio)


━━━━━━━━━━━━━━━━━━━━

请加小编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推荐阅读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杨安泽捐款人数突破6.5万!人气直逼民主党大佬 | 图姐

亚裔总统参选人杨安泽首次与全美Yang Gang微信群对话实录

捐款1美元!支持杨安泽!华人要服务、激励,更要去领导

三张图告诉你华裔总统候选人Andrew Yang不是疯子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谈全民基本收入(UBI)之利弊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好看” 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谈全民基本收入(UBI)之利弊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