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美国华人

1183篇文章

正文共: 6101字

预计阅读时间: 16分钟


编者按

6月19日,加拿大联邦参议院以52:29通过了“娱乐用大麻合法化”的议案,加拿大即将成为世界上第二个全国范围内娱乐用大麻合法化的国家。同时大麻合法化也是美国华人社区里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2016年加州全民公投以57%对42%通过64号提案使得娱乐用大麻合法化,这项法律从2018年1月1日开始生效。


我们日前发表的《大麻合法化的是与非🔗》一文就是为了让读者更多地了解大麻的知识。不管您是反对还是支持大麻合法化,认识大麻是第一步。无论是医用还是娱乐用,类似的大麻合法化投票将会在全美国范围内不断出现,了解大麻的知识将有助于您作出决定,在下一次大麻合法化的投票中用您手中的一票发出您的声音。


今天这篇文章的重点是医药用大麻。通过一个故事和一位医学专家给美国司法部长的一封信,您可以进一步了解大麻的医学效用,它不光可以解除一些晚期癌症病人的痛苦,还可能是目前美国面临的鸦片危机🔗的解药。我们欢迎支持或反对大麻合法化的各种声音,读者可以在文章后踊跃留言发表您的高见。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维基百科上对大麻的作用这样说:使用大麻后通常会产生多种心理和生理上的反应,比如快感和兴奋感,感官意识变化,情绪欣快,食欲增强,通常在吸入数分钟后或食用后30至60分钟内起效,效果持续2至6小时。短期副作用可能包括:短期记忆力下降,口腔干燥,运动机能受损,红眼,产生偏执或焦虑感。长期副作用可能包括上瘾,自青少年时期开始长期使用可致心智能力降低,受孕期间长期服用可导致儿童行为问题。有研究发现使用大麻和患神经疾病风险有较强关联,但其因果关系仍有争议。


像我们这些二、三十年前从中国大陆来的华一代,基本上都是在与毒品毫不相干的,特别“纯净”的环境中长大的,卡洛因、大麻这类物品,不要说没有机会接触,就是听见提起都觉得可怕。来美后听说美国人在中学时期几乎人人都尝试过大麻,更让我感觉要时刻警惕毒品。但是六、七年前读到的一个真实故事,不久前了解到的一封信,以及近年对有关大麻方面信息的关注,让我对大麻有了新的认知。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医用大麻香烟。


在美国,因持有大麻而被捕的人数已经超过所有被FBI定义为暴力行为被捕的人的总和。监狱人满为患,警力没有去做更重要的事情,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其实美国真正的问题不是大麻,而是空前的鸦片危机🔗自1999年以来,处方鸦片类药物过量事故增加了四倍。1999年到现在,已有近20万美国人死于鸦片类药物过量。而大麻对有鸦片毒瘾者戒毒有极大帮助。这也是为什么,生产这类药物的公司特别反对大麻合法,并花费大量资金试图阻止大麻合法化


美国现在要求大麻合法的呼声越来越高:61%的美国人认为大麻的使用应该合法;88%赞成大麻医用;71%反对联邦政府干涉各个州的大麻政策[1]。通过全民公投使大麻合法的州也越来越多:在29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大麻已经获得某种形式的合法使用[2]。


也许是受我们成长的环境影响,来自大陆的华一代对大麻大多比较反感。就像CNN首席医疗记者Sanjay Gupta一样,笔者也是在试图对大麻有所了解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非但对大麻的了解不全面,而且认知方面是有偏差的。对这样一个有巨大药用潜力的物质,我们哪怕为了自己和亲人,也应该抱着开放的心态去了解,甚至去接受,如果有此需要的话。希望本文提供的一个故事和一封信,能够起抛砖引玉的作用。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一个故事


Marie Myung-Ok Lee的婆婆于1997年死于胰腺癌。Marie说,她婆婆在最后饱受痛苦煎熬的日子里,只过了一天好日子——那天她吸了大麻[3]。


在那些最后的日子里,Marie的婆婆因化疗的副作用终日恶心,连续数周几乎无法进食,而且长时间处于镇痛剂吗啡所造成的迷糊状态。尽管Marie和她丈夫知道大麻能够缓解疼痛和恶心,考虑到婆婆是个20世纪50年代毕业于博懋学院(Bryn Mawr College)的一位非常传统、守法,甚至连烟都没抽过的女性,他们根本就不敢提起大麻,直到一位在艾滋病临终关怀中心工作的老朋友,某日带来了据他说是高质量的大麻。出乎意料的是,老太太答应试一试。


这位朋友建议初次尝试用水烟袋。于是,Marie和她丈夫摸到了康州纽黑文的一家小店,买回了需要的器具。那天,Marie的婆婆在成功地吸了几口之后,就说要出去吃饭。这可是她数月来没有丝毫胃口后发生的事情。


在她最喜欢的一家餐馆,老人家点了美味的一餐:柠檬白鱼,热奶油卷和沙拉。吃完了所有这些后,她居然还要求吃冰激凌。在一家当地有名的冰激凌店里,Marie和她丈夫分享一个小球也没能吃完,她婆婆却独自吃完了一大份。那一天,老太太不仅是身体舒适,胃口极佳,而且情绪非常好


在随后的日子里,虽然Marie与她丈夫鼓励她婆婆继续用大麻,但传统的老人还是没能克服对大麻是毒品这一概念的恐惧。她担心她的朋友为了给她送大麻在路上被警察逮捕;也担心儿子、媳妇在治安不好的纽黑文被抢劫;还担心自己会吸麻成瘾。Marie的婆婆直到离世没有再用过大麻。她是在痛苦中走的。而Marie和她丈夫则会经常回忆起她吸大麻的那一天,她的笑容,她开的玩笑,以及她最后一次回到了她原来的自己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一封公开信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CNN报道Sanjay Gupta给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发了一封公开信。


不久前,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和医疗记者Sanjay Gupta给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发了一封公开信[4]。Gupta是佐治亚州亚特兰大格雷迪纪念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埃默里大学医学院神经外科助理教授。当然他最知名的角色是CNN首席医疗记者。这封信的标题是:“医用大麻可以挽救许多鸦片上瘾者”。信中不仅介绍了大麻神奇疗效的病例,而且从科学角度解释了为什么大麻的疗效如此特殊,甚至唯一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下面是信的中文翻译全文:


医用大麻可以挽救许多鸦片上瘾者


尊敬的杰夫·塞申斯先生,


我觉得我有义务与你分享我对大麻医用效果长达五年调查的结果。在我开始这项全球范围的深入调查之前,我并不那么看好大麻的药用价值,但在我与各国的患者和科学家有了几年接触后,我得出了一个不同的结论


大麻不仅可以用于治疗癫痫,多发性硬化症,疼痛等多种疾病,有时它甚至是唯一有效的药物。我改变了我的看法,我相信你也能够改变你的。现在已经到了让安全、规范的医用大麻在全国范围上市的时候了。我知道这不是一种常规的与你联系的方式,但你的办公室多次拒绝了我的采访要求。作为一名记者,医生,也是一位公民,我觉得让你了解我们的发现是非常必要的。


塞申斯先生,这件事刻不容缓的另一个原因是,鸦片成瘾正像瘟疫一样在泛滥,这已经被说成是我们国家自我造成的流行病中最严重的一个


2017年,用药过量夺去了大约68,000美国人的生命,其中超过45,000人是因为鸦片过量。每天有115名美国人死于鸦片类药物过量。它甚至造成了整个国家预期寿命的下降,并将在我们的历史记忆中成为一个悲惨的篇章


我们正处于危急时刻。有些人可能认为让医用大麻广泛应用必须是万不得已时才采取的措施,事实却越来越清楚地证明大麻可以起重要的作用。


我们已经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了医用大麻确有实效。兰德公司(Rand Corp.)的研究人员在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的支持下进行了“迄今为止对医用大麻和鸦片类药物死亡的最详细的检查”,并发现了一些人们最初没有预料到的东西。分析显示,在医用大麻合法的州,1999年至2010年期间鸦片类药物过量死亡率下降了约20%


这已不是第一次发现医用大麻和鸦片类药物过量之间的这种关联。尽管现在还不能下一个因果关系的结论,这些数据表明,药用大麻每年可挽救多达1万人的生命。


大麻的科学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大麻能够对人的大脑起作用。(CNN视频截屏。)


大麻及其化合物显示出可以三种主要的形式拯救生命。


大麻可以帮助止痛,减少对鸦片类药物的需求;大麻在缓解戒除鸦片过程中的各种反应方面也非常有效,就像它能够帮助癌症患者缓解化疗的副作用一样;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大麻里的化合物对鸦片瘾君子已经受损的大脑有治愈效果,能够帮助他们打破上瘾的循环


塞申斯先生,现在还没有第二种物品能够达到这些效果。如果我们必须从头开始设计一种药物来帮助我们摆脱鸦片的流行,怎么看都是大麻。


一种更好,更安全的治疗疼痛的方法


大麻能够有效地止痛已经是明白无误的共识了。这是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科学院去年在对有关大麻的健康影响的“最新资料进行最全面研究”之后得出的结论。


此外,鸦片类药物作用于大脑中的呼吸中枢,使他们的使用者面临过量死亡的风险。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麻几乎没有过量或猝死的风险。更为神奇的是,大麻能够以鸦片做不到的方式治疗疼痛。虽然这两种药都以大脑疼痛信号的受体为靶标,但大麻还有多一层功能:它作用于另一种能减少炎症的受体——并且速度很快


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在全国各地,我到处都遇见用大麻戒掉了鸦片的患者。十年前,Marc Schechter律师身上出现了一种突发性疼痛症状,称为横贯性脊髓炎,是一种脊髓炎症。在访问了几个州的医生后,得到的处方是鸦片类药物。根据我们的计算,在随后的十年内,他服用了大约40,000颗药片。尽管如此,他的疼痛程度依然是0到10分制里的8分。他同时还承受着止痛药严重的副作用,包括恶心,嗜睡和抑郁。


在绝望与走投无路之中,Schechter拜访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健康疼痛医学中心的主任Mark Wallace医生。Wallace推荐了大麻。Schechter第一次尝试大麻几分钟后,他的疼痛程度就由原先的8减到了2,而且几乎没有任何副作用。大麻一次剂量的作用是10年中40,000颗鸦片类药物都不能达到的


利用大麻戒鸦片类药物


对于Schechter和其他许多人来说,要停止使用鸦片类药物,一个几乎不可逾越的障碍是每次尝试停药后的反应症状:疼痛加倍,伴随着快速的心率,持续的恶心和呕吐,大量出汗,厌食和可怕的焦虑。而在这方面,大麻再次证明可起缓解作用。大麻能够帮助癌症患者缓解化疗的副作用早为人知了,而化疗的副作用与戒鸦片类药物的反应是非常类似的。事实上,对有些患者来说,大麻是唯一能够在增加食欲的同时抑制恶心的药物


为什么上瘾者无法对鸦片类药物说“不”


最后说明一点,当某人沉迷于鸦片类药物时,他们通常被描述为患有脑部疾病。纽约市Mount Sinai成瘾研究所所长Yasmin Hurd向我展示了那些因过量使用鸦片类药物致死者尸检标本的样子。在大脑的前额皮层内,她发现了谷氨酸能系统被损伤,这使得神经信号难以传播。这部分大脑负责判断,决策,学习和记忆。


Hurd告诉我,当一个人的大脑发生了如此“根本性的改变”时,他们失去了控制鸦片类药物量的能力,而且哪怕竭尽全力也难以戒掉药瘾——他们根本无法说“不”。


所以,彻底禁止鸦片的戒毒方式效果可怜就不足为奇了。即便是目前已成为黄金标准的更有效的有药物辅助的戒毒方式,仍然依赖于比较不易上瘾的鸦片类药物,如美沙酮和丁丙诺啡。Hurd担心继续使用鸦片类药物将持续对谷氨酸能系统造成破坏,从而使大脑无法完全康复。这可能有助于解释那些曾经在短时间内成功戒毒的人的悲惨故事:最后总是一次次再陷深渊。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大麻中有500多种化合物。具有高含量CBD,低含量THC的大麻是高质量的药用大麻。(CNN视频截屏。)


这就是为什么Hurd开始寻找其他替代物,并锁定于大麻的主要成分非皮质激素大麻二酚,或CBD。Hurd和她的团队发现CBD其实是在“细胞与分子水平”使大脑“重整并正常化”。正是CBD治愈了谷氨酸能系统并改善了大脑额叶的运作。


这种新的科学知识揭示了我听来的故事后面的道理,比如住在缅因州Yarmouth的Doug Campbell,他告诉我,他曾在25年中进出戒毒所32次也没有成功。但开始用大麻后不久,他就不再“有瘾了,不再有那个欲望,再也没有去想过(鸦片类药物)”


在过去的40年中,我们一直被告知大麻会将大脑变成一个煎鸡蛋,现在的科学证据表明其作用恰好相反,就像它对Campbell所起的作用。它可以做别的东西都做不到的事情:治愈大脑。我知道这听起来似乎好得难以置信了。我最初也是这么想的。但我们别搞错了,Marc Schechter和Doug Campbell只是数千名成功地用一种植物替代了药丸的患者的代表。


这些患者往往躲在暗处,不敢公开他们的故事。他们害怕被羞辱。他们害怕被起诉。他们害怕有人会剥夺了他们认为是救命的药物。


我们现在何去何从?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研究发现,让大麻合法化可以抵消鸦片毒瘾的流行。


塞申斯先生,Mark Wallace医生已经邀请你花一天时间去他的圣地亚哥诊所,亲眼见见他的病人,亲眼见证他们获得的效果。Dustin Sulak医生可以在缅因州的波特兰为你做同样的事情,凤凰城的Sue Sisley医生也是。波士顿的Staci Gruber可以向你展示那些第一次尝试大麻就能够戒掉鸦片类药物的人的大脑扫描。纽约市的Julie Holland医生可以向你介绍最新的研究成果。在全国各地,你到处都会发现科学家在写书,发表论文,推动科学向前发展,增长我们的集体知识。这些是你应该倾听的人们。他们是那些摒弃空话和臆想,拥抱事实和真相的人,是为我们提供了阻止致命的鸦片类流行病最佳机会的人


药用大麻的制作应该伴随着相应的责任和要求,就像任何其他药物一样。应该有相应的监管以确保其安全性,无污染和剂量一致。应该避免儿童,怀孕妇女和那些有更严重副作用风险的人接触到药用大麻。任何有责任心的人都希望确保这是一种帮助人们的药物,而不是造成伤害。


最近,你同是保守派的同胞John Boehner(注:前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从过去的对“大麻”持“不可改变的立场”,改变了他的看法。司法部长先生,如果你也这样做,将可改善和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


END


参考资料:

[1]https://www.cbsnews.com/news/support-for-marijuana-legalization-at-all-time-high/

[2]https://www.nytimes.com/2018/01/05/opinion/sessions-marijuana-crackdown.html

[3]https://www.nytimes.com/2011/12/10/opinion/medical-marijuana-and-the-memory-of-one-high-day.html

[4] Sanjay医生给司法部长塞申斯的公开信原文

https://www.cnn.com/2018/04/24/health/medical-marijuana-opioid-epidemic-sanjay-gupta/


作者:溪边愚人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赞赏

长按二维码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推荐阅读

大麻合法化的是与非

面对美国头号致命问题——鸦片危机,纽约等城市酝酿开政府注射场所

“烟毒”成瘾正在美国青少年中蔓延,Juuling危害不容忽视

听我心声 | 我的抑郁症,我的爸爸妈妈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大麻!是美国鸦片危机的解药吗?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