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Gage Skidmore


作者:Charlie

2016年10月9日

加利福尼亚圣荷西


川普参选以来发表过各种玲琅满目的“观点”,“理念”,但他的核心理念是本土主义(Nativism),表面上反非法移民。实则反所有移民尤其是有色人种移民。华裔本身作为外来者,如果不去抵制排外反而支持排外,doesn’t make sense。本土主义(Nativism)是当今西方世界流行的一种思潮。🇬🇧 Brexit,  🇩🇪 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 )败选,🇺🇸 德才兼缺的川普竟然拿到43%的支持率。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作为1%的美国华裔该如何应对,是大家关心的话题。本文从分析“歧视”作为切入点,说说我的一点粗浅的看法,与大家商榷。


1 歧视源于动物的本性


回想我们从小长大的经历,扪心自问有没有过见到穿着土气,带口音的乡下人打心里看不上,不自觉地轻视人家。父母见到孩子这样就会教育孩子“不能以貌取人”,“人不可貌相” 等等。服务员如果怠慢形象土气的顾客经理会斥责“unprofessional”. 为什么古今中外都有这种事?其实它不仅限于人类,动物界也是: In some groups of animals, if one is weak or injured the others will attack it. 也就是说歧视“异己并且弱于本体者” 是动物的本性。文明社会的特征之一是发扬人性,抑制动物性。扶老携幼是人性社会,弱肉强食是丛林法则。我们要选择一种适于自己的社会规则,首先要有一个正确的自我定位,在美国这个白人dominant 的社会,华裔群体究竟是强势群体还是弱势群体?


2 歧视 – 社会的积习 “异己 + 弱小” 必遭歧视


英文里”野蛮人”一词 barbarian 源于希腊语。古希腊号称西方文明的发祥地,在古希腊人眼里,任何不说希腊语的人听起来就像 bar bar bar bar bar bar。这恐怕是最早的歧视了吧?再举个例子:春秋时期周朝称楚国人说话为 “蛮夷鸟语”,如前面提到的,“异己 + 弱小” 必然遭歧视。基督教初期,遭到罗马人残酷迫害。斗兽场节目开场前往往是表演基督徒活喂狮子。康斯坦丁大帝之后,基督教得势,很快便开始迫害其他非基督教徒,比如4世纪时迫害女数学家 Hypatia,有个电影Agora 讲的就是她的故事。后来的 Spanish Inquisition 等等。再看看美国人和他们的前辈:清教徒在英国因为遭宗教迫害跑到美国来。得势壮大后便开始歧视天主教徒。1848年因为土豆病虫害引发爱尔兰大饥荒,大量 Irish 逃难来到美国 (Kennedy 先人就是那时候来的)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地位不如黑人。每个城市的 Irish quater 都是贫民窟的代名词。为什么?Irish 是天主教徒 (异类),逃难来的弱势群体,所以遭到歧视。到今天美国的主流白人群体被称为 WASP – 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s 也就是 “英国血统的新教徒白人” 言外之意,天主教徒不算在内。JFK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天主教徒总统。也就是说天主教徒直到1960年代前还在受歧视。他们与 mainstream  美国人长相,语言,生活习惯可是完全一致。在移民国家里要想没有歧视,完全平等是件相当不易的事,所以才需要建立一种法律制度来保障 minority,弱势群体尽量得到平等待遇。推动建立这一制度的正是60年代的民权运动。我们正是这一运动的受益者。因为歧视是长期积习,所以难改。所以华裔作为长久弱势群体就要随时警惕,为维护自己利益长期努力,用自己选票赢得一个相对平权的社会环境。


3 香蕉人 wishful thinking,融入主流  fool’s errand


所谓香蕉人即外黄里白,是长期流传在华裔社会的一种说法。恐怕没有哪个族裔有如此“独特”的自我称谓,也许是只有华裔。其实这个说法本身就体现了华裔崇拜向往白人的内在心理。现实往往证明这是一种 singlesided thinking。白人有几个把华人当成真正的朋友?孩子大了的家长可能有体验,孩子小时候也许常有白人小伙伴一起玩,但随着他们渐渐长大,他们朋友圈还是以 “Asian 移二代” 为主。“融入主流” 其实不过是个 fool’s errand.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相同背景的人在一起大家都愉快是个不争的事实。因此我们必须有自己的 community。住得分散可以有 online community ,有保护自身利益的机制,包括 media access, advocate, legislature 等。


4 川普挂嘴边的 “中产阶级” 包括你我吗?


大家提到中产受挤压的现象是事实。但造成这一状况的主要原因在于 globalization 而这是大势所趋。逆之而行就回到了贸易保护主义。 受挤压的群落(蓝领工人)总怀念50年代,爸爸一人工作养活一家6口人。但那个群落基本不包括我们华人。他们对昔日的怀念不包括你我,on the contrary, 我们华裔恰恰成为他们对今天生活报怨的一部分。在他们眼里,正是咱们这些外来移民(无论是高端技术人才还是体力劳动者)的到来抢了他们的饭碗。不少华裔收入过了中产线就自认中产,转而为川普站台。我诚恳推荐大家读一下有关 “Chinese Exclusion Act 1882 – 1943 排华法案” 的wiki文章。经济不好时美国人认为华工抢了他们的饭碗,在白人至上组织 Supreme Order of Caucasians 的领导下推动层层立法,驱赶华裔。事情就发生在加州的首府 Sacramento. 其流毒流传甚久,直到1970年代,华人在加州有些地方甚至不能买房子!今天的川普打的恰恰是这两张牌:1 “中产兄弟你们受苦了”  2 “immigrant is the problem,I will kick them out”。他虽说嘴上只说非法墨裔移民,but it’s a thinly veiled attack on all immigrants。大家能看懂吧?他的白人至上主义倾向几乎是公开的。代表 white nationalist 的三K党大佬 David Duke 说 “voting against Trump is treason to your heritage” 如此明目张胆的叫嚣川普竟然拒绝与之划清界限。川普的另一部分支持者是所谓的 alt right, 这些人公开反对移民和多元文化(multiculturalism) 与华裔利益直接冲突。有部分华裔认为川普伤害墨裔利益与己无关。我只能说这些人“自私+天真+短视”。大家难道不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吗?希特勒当年就靠德国人对一战失败后经济低迷的不满来煽动民族情绪 casting blame 指出 problem is the Jews 。二战前即使欧洲犹太人那么优秀,社会地位那么高,纳粹一旦开始迫害,没有任何人出来保护他们。这里给大家推荐个 1999 年的电影 《 Sunshine 》Ralph Fiennes 主演,讲的就是一个犹太家族在欧洲几代人的悲欢离合。言归正传,川普今天的做法与纳粹如出一辙。川普玩的其实就是打着民意的招牌发动一场本土主义革命 (nativism revolution)。请问各位,如果真让他发起这场革命,大家觉得华裔是他这场革命的同志还是革命的对象?此外未来趋势中国大陆对外态度日益强硬,难保将来会和美国利益碰撞,现在川普的排外思想如果不肃清,将来受害的就是我们华裔。


5 乌托邦 — 只有白人和华裔的美国 


川普在 minority 族群里 polling 极低。亚,非,拉,犹,印。几乎压倒多数的人反对川普。因为大家都明白他的排外主张于己不利。华裔里,尤其是大陆籍华裔里却有大量川粉。解释这一现象要从不同人群的成长背景入手。前文分析过犹太人在欧洲的遭遇使他们懂得平权的重要。非裔自不必说,拉丁裔在中/南美洲饱受西班牙,葡萄牙白人的统治,还出现其中大量混血人比如 mestizo 等,造成 multi-layer 等级社会。印度被英国人统治历时 335年。可以说这里每一个族群都强烈渴望平等。中国是唯一的例外:三千年封建社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除了蒙元97年的短暂外族统治,几乎始终传承中华文明(满清不算因为他进关后完全接受汉族文化)也就是说西汉自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始终灌输百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社会思想。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也许五四时期昙花一现过,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所以说国人始终生长在一个等级社会里,没有强烈的“平等”意识,只求自己作“人上人”。官大一级压死人,对上级讲话,和对下属讲话口气决然不同。对强国外族崇媚,对弱国外族鄙视。也就造成今天华裔对非裔,墨裔,印裔常用鄙视的言语。“墨黑,三哥”这样的用词在中文网论坛上公开使用。简而言之,川粉现象的出现与中国文化里对等级社会的认同有关。另一点就是认为华裔聪明智商高,种族歧视思想比较普遍。认为理想的美国最好只有白人和华裔。先不说这种乌托邦是多么荒谬不可实现,即便实现了,如果白人赶走了非裔,墨裔,你们觉得华裔就更安全了吗?maybe we are next! 


6 投票不是选美,选喜欢谁,是选利益


川普的儿女家人再惊艳,在才貌出众,这是选美的考虑因素,与选举无关。有些人因为讨厌希拉里,而选川普。要知道没有哪个政治家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在有限的候选人中我们能做的是选那个可以给我们利益最大化的人。如果没有这样的人,就退而选择伤害我们利益最少的人(if both are bad, then choose the lesser evil )。川普公然的种族歧视如果不立即制止, it is a slippery slope, if we let him get away this time, what’s next ? 大家认为美国民主社会出不了希特勒,其实1930年代的希特勒就是民主选举上台的。历史完全可能重演。华裔不能扮演助纣为虐,最后自我毁灭的角色。


7 团结一切力量反对种族主义


很多华裔通过努力奋斗过上小康生活,往往看不惯民主党搞平权,认为自己交的税养了墨黑,这些人懒惰,靠生娃吃福利。有的黑人欺负华裔,墨裔分吃入学机会(SCA-5)这些都是事实,在“和平年代”,这些矛盾成为主要矛盾,作为华裔我们也抗争过。但看事物必须有 perspective. “上学机会”, “社会治安” 等等相比起选举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做总统,是不在同一个数量级的问题。再举个例子:这就如同1927年宁汉分裂后国共对抗,十年相互为敌。然而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本入侵华北,这时昔日的敌手就必须团结起来共同抗日。所谓“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今天白人至上主义者川普的崛起 是一个 a 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to all immigrants 尤其包括我们这些与主流白人不同宗,不同族,外形,语言,文化,信仰完全相异的华裔。大家不要天真地以为自己入了美籍,收入过了多少就算中产主流。在美国人眼里华裔过去,现在和相当长的未来里始终是 “移民”。大家要团结,非,拉,犹,墨,印裔一致用选票维护我们所有少数族群的长远利益。


8 关于“交税养懒汉”的看法


民主党虽然不 perfect, 但总的来讲它更加维护少数族裔的利益,主张平等。人们常提到 “我们辛苦工作纳税养懒汉” ,我这里给大家举个例子:美国犹太人在各行各业当老板的 从当年 Intel 的 Andy Grove,到今天 Facebook 的 Mark Zuckerberg , 好莱坞的 Steven Spielberg, ABC, NBC, CBS, CNN 的老板们,做律师的,开银行的,从政的大把大把。要说他们整体族群里中产,中高产,富豪级的很多,总的经济水平,社会地位都高于华裔。而且他们本身就是白人,讲话没有口音。他们精明透顶,为什么犹太议员在历届国会参众两院几乎是清一色的民主党?他们不会看不到自己交的税有一部分养了“懒汉”,但这恰恰是平等社会必须付的代价。而自己(犹太少数)正是这一平等社会规则的受益者。付出的代价就如同买的保险一样。没有一个平等社会,就会如同他们的前辈在欧洲一样受尽“主流社会” 的压迫。这里顺便提一句,希特勒不是第一个迫害犹太人的。自从基督教传遍欧洲,历史上欧洲各国君主哪个不迫害犹太人?所以他们看懂了无论在哪里他们都是少数。全世界犹太人总共15 million, 分散各地,永远是少数。所以他们一方面发起犹太复国运动重建以色列,另一方面无论走到哪里安居乐业,始终支持主张平权的当地政党。犹太人看懂了做到了,华裔为什么看不懂,做不到?


9 希拉里会不会走极端?


最后谈谈希拉里。有人担心希拉里也会走极端,我虽然不能打保票,但大家分析她的经历可以看出她不是极端主义者。希拉里从中学时代已经关心政治,关心黑人疾苦。Wellesley  College 时主修 political science, 耶鲁法学院时代始终参与政治活动,维护黑人利益。可以说她是一辈子的职业政客,这种人可能会说谎 (所以她的 trust worthiness comes into question),但职业政客往往是 centralist。因为搞政治的人懂得 centralist 得票一般会比 extremist 多。所以我不觉得她会是走极端的人,并且她会主张平等,因为那是她一辈子的主张。


结束语


没有哪位候选人是完美的。我们只能选择是寻求一个相对平等的社会还是白人至上的社会。川普代表的是排外的本土主义 (Nativism)。而我们作为外来者,只有团结起来抵制排外才是唯一的选择。所以反川不是为了政治正确,而是维护我们族裔的长远利益。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代表【美国华人】立场。【美国华人】(ChineseAmerican.org): 一个立场中立的互联网新媒体。

华裔该不该支持川普
↓↓↓ 请点击“阅读原文”或者”Read more”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