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就任总统后兑现他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的承诺,以快刀斩乱麻的手段推翻了前任总统特朗普的几乎所有外交政策,但却唯独延续了其对华强硬政策,并不遗余力地大谈美国与中国的战略竞争,达到偏执的地步。拜登这么做,明眼人可以看出,他是在打“中国牌”,以强调中国对美国的威胁与挑战,来凝聚国内共识与团结,推进其国内外政策。因为美国历史上,不少总统为了转移国内矛盾,弥合两党分歧,通常会寻找并树立一个外部对手或竞争者,强调其威胁和挑战,以实现国内团结,达到推进国内政策目的。拜登也不例外。对拜登打“中国牌”,美国外交政策界有人鼓励支持,有人反对。实际上,迄今为止,拜登打“中国牌”成效不彰,而且后果危险。

一   主张并支持打“中国牌”的观点

拜登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后,面对一个空前分裂对立的美国。由于特朗普在大选中赢得创纪录的七千多万张选票,加上特朗普坚信自己赢得大选,认为大选结果被民主党舞弊偷走,使其支持者不服,结果发生冲击国会的暴力事件,将美国政治的丑陋、民主的脆弱、文化的撕裂、以及社会的严重分裂与对立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拜登对他就任总统后所面临的困境一目了然。他在就任总统的演说中承认:“我知道,分裂我们的力量根深蒂固”。今天的美国,“政治极端主义、白人至上主义、与国内恐怖主义抬头,我们必须面对。” 他宣称:“这是我们充满危机的历史性时刻,团结是唯一的前行之路。” 拜登在演说中一再强调美国要团结,“要把美国凝聚在一起,团结我们的人民,团结我们的国家。”

然而,经过特朗普四年施政及2020年总统大选激烈对抗的美国,拜登与民主党要赢得共和党对大规模基建投资的支持,实现其重建美国,振兴经济的目标,谈何容易。

对于民主党如果赢得总统大选后如何消除特朗普的影响,团结美国人民,实现重建美国的目标,倾向于民主党的智库学者纷纷建言献策。曾担任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规划主任的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学者查布拉(Tarun Chhabra),与宾州大学政治学讲师摩尔(Scott Moore)等早在2020年2月,就联名在《外交事务》上发表文章表示,美中竞争在所难免,民主党左翼与进步派应该打“中国牌”,通过与外国对手的竞争来激发推动国内进步。

文章指出,美国的左翼进步派应该反思对地缘政治的抵触传统,选择一条美中竞争的中间道路,既可以避免与中国发生对抗或军事冲突,又可以将两国的竞争作为消除国内分歧,达到团结,一致对外,推进发展的新机遇。从历史上看,每当美国人与外部敌人作斗争时,他们就会表现出更大的意愿来搁置分歧,为共同利益做出牺牲。在战争或地缘政治加剧的时期,舆论和公众就易于接受大规模的投资计划,并愿意承担高税收与高赤字。文章举例说明,二战时期联邦政府的预算从1938年的68亿美元增长到1045年的983亿美元,最高所得税税率提高到令人膛目结舌的94%(并直到60年代都维持在90%%以上)。在冷战初期,为了对抗苏联威胁,联邦政府创建了国家高速公路系统,加大了对公共教育的投资,并大幅增加对科技研发的支出,以此证明当美国人面对外部威胁时,愿意承担损失与牺牲,而且保守的国会议员也同意打开钱袋,他们通常是不愿意增加联邦支出和加税的。

作者毫不讳言地论述了打“中国牌”对实现民主党国内政治议程与推动重建美国经济目标的诸多益处。

首先,打“中国牌”可以转移国内矛盾,寻求两党合作。作者指出:“与中国竞争会促进大规模公共投资。在几乎所有的其它政策领域,共和党人都会阻止新的重大联邦支出。但旨在对抗中国的举措为两党合作提供了机会。” 作者强调,推动围绕与中国竞争的框架改革是有利的,可能会极大增加进步派的计划对温和派和保守派的吸引力。

其二,打“中国牌”可以让民主党掌握对华政策的主动权和主导权,否则,共和党保守鹰派将会控制对华政策的话语权。这可能带来与中国冲突甚至战争风险,却无法对美国国内基础设施进行任何投资。

其三,打“中国牌”,强调与中国的科技竞争,可以帮助增加对科学研究与发展的公共投资,并增加对高等教育的预算支出,使美国继续拥有经济与军事优势。

其四,打“中国牌”,强调与中国竞争,甚至可能刺激美国迫切需要的移民政策改革,帮助美国吸引全球顶尖的科学、技术与管理人才,保持美国的科技竞争力。

简而言之,查布拉与他的合著者认为,将大规模公共投资作为对抗中国的一种方式,是赢得共和党保守派支持的最可靠方式。

笔者曾在“拜登政府的布鲁金斯外交政策学者”一文中介绍过这篇文章的第一作者查布拉。查布拉曾与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政策专家多希(杜如松)、哈斯等人主持布鲁金斯“全球中国”项目长达2年,共同举办10多次关于中国与亚洲问题的研讨会,其许多观点与主张对民主党对华政策有重要影响。拜登赢得总统大选后,任命查布拉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科技与国家安全的主管,显示对他的器重。

拜登外交政策团队中负责亚洲与中国事务的顾问坎贝尔与多希也是主张打中国牌的人。他们在拜登赢得总统大选后于12月初联名在《外交事务》上发表文章指出,通过挑战中国可以帮助避免美国衰落。当面对外部竞争对手的时候,往往促使美国成为最好的自己。他们强调:“在这个党派僵持的时代,国内共识可能会再次从美国境外开始。” 他们的意思是,在目前国会两党僵持的局面下,如果拜登政府要推动大基建投资计划,实现其重建美国的宏伟目标,需要有一个外部对手(中国),通过与其对抗来转移国内矛盾,达成两党共识。为此,他们引经据典,论述历史上美国与外部对手的竞争和对抗如何帮助美国避免衰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作者认为,拜登就任总统后,可能会面临奥巴马政府时期面对的那种党派阻扰,但对华政策可以促使反对党改变态度。他们相信,在与中国进行激烈竞争时,甚至可能获得两党支持。“为了在这场竞争中获胜,(国会)过道两边的许多决策者现在都同意美国需要采取行动。”

在主张打“中国牌”的同时,坎贝尔与多希又担心拜登政府玩“中国牌”过了头。面对当时民主党进步派和亚裔社区强烈的反对针对华裔和亚裔种族歧视的抗议呼声,他们建议拜登政府说:“如果拜登政府要打‘中国牌’,必须非常小心。与中国的竞争不需要对抗或是第二次冷战。美国有责任保护亚裔美国人免受歧视,必须避免将中共与中国人民或华裔美国人混为一谈。要发出明确而早期的信息,即煽动种族主义是不可接受的。”

坎贝尔与多希这个时期还联名在《外交事务》上发表多篇有关对华政策与亚洲战略的有影响的文章,给民主党建言献策。坎贝尔后来被拜登任命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洲事务的主管,被美国媒体称为所谓的“亚洲沙皇”。多希则被任命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对华政策负责人。受这些外交政策顾问的影响,拜登上任后频频打“中国牌”就不足为怪。

二 反对打“中国牌”的声音

事实表明,拜登上台后在竭力推销他的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的同时,大谈与中国的战略竞争,频频打“中国牌”,其主要目的之一是要通过强调中国的威胁和挑战,来凝聚美国两党与全社会共识,以支持他的大基建投资计划。中国正在被拜登政府作为推动国内政策的“击打包”和“推进器”。笔者曾在“拜登为何强调对华战略竞争”一文中说过,美国现代历史上,历届总统都会寻找与树立一个外敌或竞争对手来推进国内政治议程与经济政策,而且屡试不爽。拜登政府亦不例外。

然而,迄今为止,拜登企图通过打“中国牌”来赢得共和党国会议员支持其大基建投资计划的目标并未实现。不论拜登如何打“中国牌”,推销他的大基建投资计划,共和党方面根本不买账,双方在投资规模与增税问题上根本谈不拢。而且令拜登政府难堪的是,美国舆论界与外交政策界批评与反对打中国牌的人越来越多,民主党进步派对此亦日益不满。

2021年4月上旬,美国著名的政治网络杂志Politico,发表“拜登打中国牌“的文章,.论述拜登在推动与中国竞争时如何提高调门来吸引鹰派人士。文章指出,当拜登力图通过他的大规模基建计划时,正在打“中国牌”。拜登将其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描绘为”促进我们国家安全的一种方式。“ 并强调”这可以使我们有能力在未来几年赢得与中国的全球竞争。“  文章认为,打“中国牌”对拜登来说,是个有点棘手的平衡。他一方面谴责针对亚裔和华裔美国人的种族仇恨言行,与此同时在与中国竞争问题上提高调门,将中国视为美国最大威胁与挑战。为此,文章认为,拜登政府现在已经成为一些民主党鹰派的家。

文章强调指出,尽管拜登政府大打“中国牌”,但“到目前为止,它没有凑效。“ 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并没有表现出支持拜登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的意愿。

布鲁金斯学会东亚研究高级研究员哈斯对拜登政府为了弥合两党分歧,推进国内政策而打“中国牌”也有微言。5月20日,他在《外交事务》网络版发表文章批评说,拜登企图依靠打“中国牌”来解决美国国内分歧的努力不可能成功,并可能会损害美国在国内外的利益。 哈斯指出,拜登在国会两党联席会议的演说中提出6万亿美元的投资计划,要求国会共和党人支持,以战胜竞争对手中国。拜登宣称,美国处在一个历史的转折点,“我们正在与中国和其它国家的竞争中赢得21世纪。” 哈桑认为,拜登这么做,显然是从美国的冷战剧本中获得灵感。因为冷战期间的美国总统,往往夸大外部威胁与挑战来弥合党派分歧和促进国家团结,以实现其政治议程与经济目标。对拜登来说,在目前激烈的党派僵持与社会分裂的情况下,对华政策却成为国会两党最容易达成一致的议题,因此,呼吁美国人民团结起来应对中国的威胁与挑战,可以帮助缓和国会两党歧见,促进国家团结,以获得对其大基建投资计划的支持。

哈斯与查布拉以及多希是在布鲁金斯学会研究中国与亚洲问题的同事,并曾共同主持布鲁金斯”全球中国“项目,但他似乎不认同他们对中国的鹰派观点。哈斯认为,拜登打”中国牌“难以成功,而且存在风险。他从诸多方面论述了打”中国牌“不可能成功的原因及风险。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三  结语

拜登就任总统后,一改过去欢迎和支持中国和平崛起的立场,以及表示要努力管理好与中国既合作又竞争的政策主张,而是为了短期的政党与个人利益大打“中国牌”,强化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使竞争与对抗成为中美关系的主调,其结果不仅可能达不到他的预期,而且后果会相当严重,既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也危及亚洲与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拜登的做法是短视的,不负责任的。

首先,拜登打“中国牌”不可能缓和国会两党分歧,赢得共和党支持,促进国内团结,推进他的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因为时代背景已经不一样,今天的美国与冷战时期的美国有很大不同,国会两党争斗更加激烈而且难以弥合,同时整个国家在意识形态、文化、种族与社会经济政策上更加分裂对抗。2020年总统大选结束以来,特朗普仍然对共和党有无可替代的号召力,大多数共和党人仍不相信拜登执政的合法性。国会中的共和党议员显然没有被拜登对华强硬的调门所打动,至今没有表现出愿意支持拜登的大基建投资计划。参议院共和党鹰派反华参议员科顿批评说:“拜登总统所谓的基础设施提案中的增税和巨额支出,与基础设施无关,更不用说击败中国。” 共和党的目的是在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中夺回对国会的控制权,继而在2024年夺回白宫宝座。他们不会让拜登政府的大基建投资计划成功。

其次,拜登打“中国牌”不仅不可能吸引共和党人对其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的支持,而且会引起民主党进步派与年轻一代的不满,造成民主党的分裂,疏远年轻一代。民主党进步派与年轻一代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建立强大的同盟,帮助拜登赢得白宫宝座。民主党进步派与年轻一代认为应对全球气候变暖是除了战胜新冠疫情,保证公共健康之后的第二大施政优先。《大西洋月刊》发表文章说,你不能将气候威胁视为生存威胁,却又要与中国对抗进行新冷战。这会使世界上两个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无法合作。一方面希望与中国共同解决人类历史上面临的最大生存威胁,一方面又要围堵中国与中国进行对抗,这完全是一种逻辑混乱的错误。拜登最终不仅不可能团结共和党人,甚至连势力日益强大的民主党进步派与年轻一代都会起来进行反抗。

其三,拜登打“中国牌”,在言辞与行动上不断强化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只会加剧美国舆论与公众对中国的严重敌视,并且更加加剧美国社会对华裔与亚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与敌意。事实上,拜登上台以来,美国国内针对华裔与亚裔美国人的言语与人身攻击仍频频发生,已引起民主党进步派与亚裔团体的强烈抗议,认为拜登政府背叛了对他们的承诺。

其四,拜登打“中国牌”,不可能促进亚太/印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安全与繁荣,而是相反。中国的经济已经与亚洲国家的经济融为一体,拜登政府企图在亚洲建立围堵中国的联盟,迫使亚洲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将会造成亚洲地区的分裂与动荡,最终不仅会破坏亚洲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经济繁荣,也会损害美国在亚洲的经济利益。

其五,拜登打“中国牌”,甚至“台湾牌”,或明或暗鼓励台独,踩踏一个中国的红线,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可能引发中国与美国在台海地区发生全面冲突与战争,这对海峡两岸的中国人以及中美两国人民,甚至整个亚洲与全世界,都将是难以承受的巨大的灾难。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