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读

虽然特朗普本人的斑斑劣迹,很快就会把他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但特朗普主义则会拉扯着历史行进的车轮,喧嚣在我们的周遭。本文试图通过对史实和理念的分析,勾勒出特朗普主义的历史定位,让读者从过去的轨迹中,领悟到这个疯狂而危险的意识形态的未来落脚点。


正文共:15500字

预计阅读时间:36分钟

撰文:遐思客


“三教”合流大王旗——特朗普主义的历史定位 | 遐思客

集会上等待特朗普前来的人们。(图片截屏自pilotonline.com)


盖棺论定,这句源自韩愈《同冠峡》的成语,意谓人死之后方可论断其一生功过得失。我们对这句成语的应用范围稍作扩展,用于政治人物,也可以意指,对退出政治舞台的政治人物,作最后政治评判。随着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尘埃飘散,我们可以确定,曾经在美国政治舞台中心享受和滥用权力的特朗普,会被迫极不情愿地走下这个本就不属于他的舞台。

那么,他的政治棺柩封盖了吗?我们可以下历史结论了吗?

答案有两个层面。第一,特朗普个人已经告别了政治中心舞台。他本人依然会试图回到那个位置。但是,随着拜登新政府清扫各种人为障碍的努力,特朗普的罪恶行径和丑闻将大白于天下。这样一来,即便特朗普的基本支持者对他不离不弃,他们不足以支撑他的"班师回朝"大业。第二,特朗普虽败,特朗普主义犹在。特朗普主义的幽灵和魅影,仍然依附在共和党,福音派,和保守主义的身上。这个集政治领域丑陋之大成的行动指南,会在很长的时间里,继续在47%的美国选民头脑里作祟。因此,虽然特朗普本人的斑斑劣迹,很快就会把他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但特朗普主义则会拉扯着历史行进的车轮,喧嚣在我们的周遭。本文试图通过对史实和理念的分析,勾勒出特朗普主义的历史定位,让读者从过去的轨迹中,领悟到这个疯狂而危险的意识形态的未来落脚点。

特朗普主义的实质


特朗普主义与个人神圣化:当我们定义特朗普主义的时候,首先必须强调,这个主义不是一种由逻辑连贯的理念组成的哲学体系。这个主义是由一连串鼓动情绪的口号所组成的松散集合体。其次,这个松散集合体的串联线索,是两个概念的吻合,把美国伟大与个人伟大等同起来。于是乎,个人就神圣化了。在神圣个人的光环中,不管这个口号集合体理念上如何支离破碎,如何缺乏实质意义,它的支持者都会奉若珍宝,崇拜有加。一个颇能说明问题的例子,是特朗普在2016年2月28日转发的一个推文,其内包含墨索里尼的一句名言。他转发该推文的目的,显然是试图建立人的形象。墨索里尼说,"做一天狮子胜过做一百天绵羊。"特朗普支持者们期盼的领导人物,不就是这样一头横冲直撞的野兽吗?


特朗普主义体现的集体潜意识:从大众感染力的角度观察,如果特朗普主义的内容有什么一以贯之的观念,那就非白人至上主义莫属。在欧美世界,白人至上主义的感染力,可以用心理学的"集体潜意识"概念来解释。正如历史学家派太尔(Timothy Pytell)指出的那样,我们所有人的内心深处,都有法西斯主义的冲动,而欧美的法西斯主义,都以某种形式的种族主义为核心理念。在日常生活中,这样的法西斯冲动被压抑在内心深处。正常的大众媒体,学校的教育又都以否定的态度看待法西斯主义,"政治正确"也通常板着脸训斥白人种族主义。于是,"集体潜意识"没有常规渠道宣泄。里根以来共和党人的"狗哨政治",时不时地稍微打开一下压力阀门,让白人大众知道,他们的下意识坐标指向何方,但很快就关上阀门,以避免失控。到了特朗普时代,情况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这位以追逐个人权力和财富为最高目标的商场玩家,扔掉了"狗哨",打开共和党白人"集体潜意识"的宣泄阀门,赤裸裸地向"政治正确"宣战,明白公告自己是白人至上主义的同道。这样一来,特朗普就成了白人种族主义者们的发言人,卫道士,传教者和"集体潜意识"的实践者。领导者与大众的隶属关系就这样建立起来了。哪怕特朗普无法兑现他的大话,无法掩盖他反社会的人格和丑陋行径,他依然是白人大众的代言人和领导者。白人大众不担心特朗普对宪政体制的破坏,他们害怕的是,再也找不到另一位如此丢弃廉耻的白人种族主义者了。

特朗普主义的政策导向:作为一种政治意识,除了"集体潜意识"宣泄,特朗普主义还有一些关系到政策导向的特性。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实践特征,就是它的右翼权威主义导向。这个导向在日常政治对话中,夸张地强调社会族裔同一性的重要程度,并明确指责外来者对社会同一性构成的威胁。这种政治对话的目的,就是要把国家身份的纯洁性铸成利剑,悬在共和党支持者头上,让他们时时有国将不国的危机感,因而欣然接受共和党领袖对社会生活的任何政治干预。此外,特朗普主义政治实践的另一个特征,是社会优越感导向。这个导向确认某些社会群体的优越地位,认为其他群体争取合法权益的努力,是不可接受的超越本分。用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参议员約翰·肯尼迪(John Kennedy)的话说,人们看到了一些不配享有上层地位的人攀上了高层地位,他们因此而愤怒(见Ludger Viefhues-BaileyLe文章)。这种看法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那么多共和党保守派人士留恋19世纪的美国。内战前的美国维护着社会等级制。在今天的政治生活中,取消平权法案就一直是特朗普主义及其所代表的保守派念念不忘的决心。最后,特朗普主义在政治实践中表现了鲜明的反知识精英的民粹倾向。知识精英的理性主义,批判精神,和独立意识,与特朗普主义的所有方面天然相对,故而成为特朗普主义的强大反对力量。对于知识精英来说,知识就是力量,科学就是方法;对于特朗普来说,无知意味着欺骗空间,无知者就是利用对象。所以,特朗普刻意把共和党长期存在的反智,反科学,反知识精英倾向,推向极致。

特朗普主义的战术特点:在战术运用的特点上,特朗普主义显示了鲜明的法西斯特征。这样的特征,在特朗普对"黑人命也是命"运动的反击中,一展无余。"黑人命也是命"实际上是上个世纪民权运动的延续,以压在人种阶梯最底层的黑人为代表,打破白人至上的枷锁。它本质上是寻求所有人的人权,以彻底实现自由平等博爱。特朗普主义在理念上的反制是,用"所有人的命都是命"的诉求,来抹杀"黑人命也是命"所包含的反种族压迫意涵,以维护白人优势地位。以如此更换概念的手法打压平等博爱原则,是对个体自由精神的践踏,也是对法西斯集体主义的张扬。特朗普主义的第二项法西斯战术运用,是明目张胆地藐视真相。尽管主流媒体再三用现场录像,目击者谈话,和记者采访实录来展示真相,特朗普及其追随者依然用"另类事实"对抗真相,通过“御用”媒体和保守派自媒体散布谣言。在大众记忆中抹去真相,是法西斯主义的成功要道。戈培尔之所以成为纳粹功臣,就在于他对人性弱点的天才利用,在大众头脑中,以纳粹谎言取代真相。特朗普主义的第三项法西斯战术运用,是暴力恐吓。特朗普主义的暴力机器,不仅仅有全国枪支协会代表的民兵武装,还有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掌控的武装警察。当不按惯例配戴标识的联邦武装警察出现在波特兰街头时,一大批时事观察者,都不约而同地说出了一个压在心头多时的词汇:法西斯。波特兰街头的联邦武装警察,没有得到该州州长的批准,没有明确的法理基础,是赤裸裸的越权行为。实质上,这是特朗普主义党卫军和冲锋队的实验。如若没有反对派和主流媒体的强烈抵制,这支党卫军就会在11月选举中发挥破坏性的作用。


特朗普主义与美国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定义因为把文明冲突合理化而遭受多方批评的政治学家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1957年对保守主义定义的分析,却颇有见地。亨廷顿认为,保守主义可以有三种不同的定义。第一种定义是贵族观念。它把保守主义看作是一种特定的历史性思想运动,是法国大革命时代,贵族阶层对自由主义和革命行为的反抗理念。持这种定义的人认为,美国没有欧洲的贵族传统,所以把保守理念注入中产阶级头脑的努力,注定会失败。第二种定义是自主观念。它否认保守主义一定与某种特定的社会阶层或力量相结合。相反,它把保守主义看作一组独立存在的合理观念,像公正,秩序,平衡,和适中。这些观念的合理性超越时空。第三种定义是情境观念。它把保守主义看作任一时代里维护既定制度的意识形态。所以,保守主义的具体内容可以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变迁,它不变的实质在于反击对现有制度的挑战。


以罗素·柯克(Russell Kirk)为代表的美国保守主义知识分子,拥抱理论色彩强烈的自主观念。他们下意识地感觉到,自主观念所强调的"意志"和"智慧"这类抽象概念,可以给保守主义披上一层哲学色彩的纱巾,让保守主义的直觉观感朦胧化,增几分美感,添些许诗意。


亨廷顿则认为,美国保守主义更符合情境观念定义。显然,亨廷顿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考,比起柯克来,富有历史感。从保守派的历史表现看,亨廷顿的看法是与实际情况相符的。美国保守派在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是保王党,在南北战争时期支持奴隶制,在上世纪初进步主义时期反对妇女投票权,在1930年代站在应对大萧条的罗斯福新政的对立面,在1950年代支持臭名昭著的麦卡锡,在1960年代民权运动时期与种族隔离唱和,到了1980年代反对同性恋权益。今天,美国保守派支持集政治丑陋之大成的特朗普。毫无疑问,美国保守主义在历史上活跃于具体社会情境之中,从来就不是抽象的政治伦理概念。令史学家唏嘘不已的是,美国保守主义人物,历来选择与历史潮流逆向而动的制度、观念、人物去保护守卫。就是说,美国保守主义一向扮演历史上的反动派角色。


保守主义融入特朗普主义:两个世纪多的时间扮演反动角色的美国保守派,在数字经济时代会有什么新色彩,是我们今天关注的焦点。更进一步说,我们需要解析,特朗普主义与美国保守主义的结合点在哪里。对于保守主义这个特性的了解,最佳途径莫过于听取保守分子自己的讲解了。我们的例证,是克赖尔蒙特研究所(Claremont Institute)于2019年发表在《克赖尔蒙特书评》上的《特朗普主义,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Trumpism, Nationalism, and Conservatism)一文。在此文中,作者开宗明义:特朗普主义的实质是民族主义,是北大西洋区域民族国家精神复活的美国版本。这个美国版本所要师法的榜样,是欧洲大陆和北欧半岛(Scandinavian Peninsula)1848年革命体现的"民族之春"精神。那里不同国家的革命展现的共同目标,就是寻求代议制政府体制,来代表由相同语言,宗教,文化和地理位置所聚合的民众。在这位作者看来,这样的民族代议制政府体制,被全球化进程破坏了,形成了"随地居民"(Anywhere)和"属地居民"(Somewhere)的对立。"随地居民"是指全球化浪潮推动的精英阶层。他们轻轻点击鼠标,就可以随时出现在世界的任何地方。结果是,他们的国家民族意识不复存在,成了企图垄断世界资源的国际精英集团的成员。"属地居民"是指未被全球化浪潮席卷的地方民众。他们与所生所长的土地息息相关,因而具有强烈的国家民族意识。作者的最后结论是,美国保守主义在新千年的中心使命,是维护美利坚民族主义免遭全球主义消灭民族的灭顶之灾。从这项使命出发,特朗普主义是再合适不过的代表性意识形态。所以,美国保守主义与特朗普主义的合流,水到渠成。


保守派对白人民族主义的拥抱,当然引起了自由派的警觉。《纽约客》(The New Yorker)在2019年7月21日刊登文章,"保守派民族主义是专供知识分子的特朗普主义"(Conservative Nationalism Is Trumpism for Intellectuals)。作者引用了宾州大学法学教授瓦克斯(Amy Wax)在同年7月召开的全国保守主义年会上的发言,来说明美国保守主义对白人民族主义的青睐,是试图以知识届的语言,论证特朗普主义的合理性。瓦克斯在证明昂格鲁-萨克森人种的优越性时指称,"许多,其实是大多数,来自第三世界的移民,并非肯定能接受我们的看法和信念。他们中的某些人会口头上表示愿意,但未必真正理解那些看法和信念。当然会有些例外,但他们的大多数不在例外之列。"这番话,够得上直截了当的种族主义宣言了。但瓦克斯似乎感觉还不够凶狠。她接着引述了特朗普在一场集会上的名言,"我们为什么要让那么多粪坑国家的人来这里?"在保守派与会者的一片笑声中,瓦克斯郑重声明,特朗普的问话应该被看作严肃的问题,而不只是宣传手段。这位法学教授的最后结论是,保守派需要坦率地选择一个立场,多一些白人,少一些非白人会对美国更好。《纽约客》以这篇文章告诫自由派,不管美国保守主义以前的核心理念还包含些什么,它当前的追求就是白人种族主义,而它树起的大旗是特朗普主义。


由于美国特殊的黑奴制历史,美国保守主义从一开始就带有种族歧视的强烈色彩,而这种色彩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因此,歧视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成了美国保守主义的意识形态支柱。黑人争取权利的斗争,愈发加强了保守派对这根支柱的倚重。虽然保守派中也有少数人提醒过,保守派应当注意与白人种族主义保持距离,可是反种族主义从来就没有成为一道围栏,护卫在保守主义周遭。相反,保守主义者们一再地容忍种族主义,用各种借口,把稍作包装的种族主义保留在保守主义体系内。比如,用狗哨政治鼓吹仇外;使用阴谋论,用美化种族主义过去的方式,代替直接叫嚣白人至上。结果是,不管保守主义者如何努力,让保守主义理念听上去种族中立,只要一到具体政策层面,保守主义设想的种族主义色彩,尽收观察者眼底。


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就是保守主义所包含的白人种族主义,是保守主义理念的口号化,大众化,政策化,和行动化。


特朗普主义与美国基督教福音派

(Evangelicalism)


福音主义教义的世俗实质:美国近代福音派运动起始于19世纪晚期,是一批基督教徒对那个时代的社会变动所作出的反应。所以,从开端迄今,福音派运动充满世俗性,不曾有过片刻是纯粹宗教性的。作为近代福音派创始人之一的比利·桑代(Billy Sunday),给这个社会运动定义了它的初衷:变美利坚合众国为基督教国家。这个初衷的具体含义是,减少移民,维持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规定的种族隔离,阻挡方兴未艾的妇女解放运动。这就是福音派心目中的理想美国,一个以白人父权主义(White Patriarchalism)为精神核心的国家。这个初衷的实质内容,贯穿福音派运动的整个过程。就是在倡导福音派主流化的葛培理(Billy Graham)时代,那些温和化的言辞,一流大学教育背景的牧师,政治立场温和的杂志,学术色彩浓烈的神学院,等等,都没有改变福音派运动的初衷。葛培理和他的同道们所做的是,以改变人心的努力,取代对民权立法的直接攻击,以强调女性的不同社会角色,取代公然视女性为下等公民的做法。他们把修饰过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编写进福音主义的教诲程序里,拉近自己与社会主流的距离,但保持福音派白人民族主义(White Nationalism)的本质。


福音派与特朗普的神交绝配:葛培理和他的同道没有枉费心机。由于他们的精心装扮,福音主义的形象,比之桑代时期的粗俗蛮横,大为改观。当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期间,一举囊括福音派主流的热情支持时,无数的观察家们惋惜或沉痛地感叹,福音派放弃了自己的信念,为了最高法院的席位,与魔鬼做交易,闭眼忍痛投下自己的一票。观察家们的这声长叹,是对葛培理及其同道们的最高奖赏。葛培理成功地塑造了福音派的舞台形象,让福音主义用出众的表演技巧,掩饰了其内在的狰狞面目。但是,再精巧的表演也无法完全遮挡福音派灵魂的真相。在受过优良学术训练的福音派历史学家杜梅(Kristin Du Mez)眼中,福音派的真实面目与葛培理刻意装饰的形象落差巨大。根据杜梅的考察,福音派领袖和信众对特朗普的热情拥抱并不是利益交换的结果。相反,福音派和特朗普的结合是两相天然吻合的体现。在二战后的几十年间,福音派充分运用大众传媒的各种手段,给福音主义教义穿上了流行文化的外衣,向公众,尤其是青少年,灌输强调阳刚之气的父权制思想,白人中心的民族主义理念。结果是,以父权,夫权,和白人至上为核心精神的福音派价值观,最终找到了男性霸权,蔑视女权,种族歧视为特色的特朗普主义。这种拥抱可谓惺惺相惜,甚至无需利益交换。


福音主义与领袖盲从:福音主义神学注重来自基督王国神圣光环的救赎力量,其中隐含的白人权威主义精神,与特朗普主义中白人民族主义导向的权威主义倾向,不谋而合。福音主义描述的权力流程是,从圣父到人间父亲,而总统则是国家民族的父亲。特朗普刻意塑造的政治形象,是藐视"政治正确"规则的强人领袖,创造奇迹的商业天才。这两个有关权力的理念,恰好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所以,福音派为了寻求政治权力而制作的基督神学,与特朗普为谋求神学光环而装扮的世俗造型,互需互补。从桑代到葛培理,福音主义向来就是一种政治神学,其领导层人物一刻都不曾停止过与政商界的互动,以扩大影响力。最终,这种政治神学落脚在一个挑战宪政体制的狂人身上,可谓恰逢其人。领悟了这样的背景,我们就不难理解福音派教徒对特朗普的盲从了。福音主义神学教诲说,上帝和他的救赎是人们无法理解的,人们所能做的就是盲目地跟随主的教导。那么,圣父派到人间的父亲不就该有同样的权威吗?


特朗普主义与共和党


2020年共和党党纲2020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最引人注目之处,是共和党党纲。代表大会决定,该届大会没有党纲公布。每四年一次为选举召开的党代会,通常以公布党纲的方式宣示党在今后四年的走向。用特殊的方式,共和党向世界公告,该党以党领袖的意志为意志,领袖的思想就是党的理念。有人戏称,共和党2020年的党纲是一句话,"朕即国家"(L’État, c’est moi,语出法国国王路易十四, Louis XIV)。这句戏言,饱含辛酸。世界上最大民主国家的一个主流政党,成了一个政商玩家的掌中宠物。共和党与特朗普主义完全合流了。


2020年的这一步,共和党费了几十年才迈出。


共和党的本土主义:共和党长期以来保持着具有强烈孤立主义和种族主义倾向的本土主义因素(Nativism)。但在二战后,很大程度上由于保守派政论家小威廉·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 Jr.)的努力,这种本土主义受到融合主义(Fusionism)的压制。巴克利的融合主义以反苏为旗帜,确立了共和党内国际主义的方向,把市场经济和国际主义融合在保守主义思潮之内,很大程度上约束了共和党内的种族主义和排外情绪。可是好景不长,随着苏联的解体,国际主义理念在共和党内快速衰退,孤立主义和排外情绪在全球化浪潮中迅猛抬头。茶党(Tea Party)的崛起,标志着共和党意识形态的重大转向。以此为契机,孤立主义,排外情绪,和白人种族主义在共和党内开闸潮水般倾泻而出。审慎的理性因素在共和党人当中消退之速度,令人震惊。就在茶党崛起的数年之后,两位政治学者(Thomas Mann, Norm Ornstein)出版了一本分析当代美国国会政治运行的著作,《比所见更糟》(It’s Even Worse Than It Looks),引起了政界和学界的很大反响。在这两位作者看来,共和党已经成为美国政治中叛逆性的极端奇异点(Outlier),大大偏离了正常轨道。共和党在意识形态上的极端化,对妥协的藐视,不为常规事实,证据,和科学所动的偏执,和对政治反对派合法性的不屑,都是该党处在奇异点上的表现。这种表现的根子,正是共和党的本土主义。当美国社会的主流在经济和科技浪潮的推动下,融入全球化发展动向之时,共和党却让本土主义抬头,力图用孤立主义,排外倾向,和白人种族主义阻挡美国和世界的进步,以维护人数日益减少的白人的特权地位。


天作之合:如果我们仔细观察特朗普与共和党(包括领袖和支持者)的互动,考察共和党的发展轨迹,不难得出结论,特朗普主控共和党后的所有行为,都只是党内原有因素的进一步发挥而已。特朗普没有任何政治发明。在这个意义上,特朗普拥有共和党,是替自己寻到了野性激荡的放大器;共和党拥簇在特朗普四周,是给自己找到了释放内心冲动的代言人。如此天衣无缝的合作关系,让诸多观察家认为,即便特朗普离开了白宫;特朗普主义也会鬼魅般缠着共和党,形影不离。大选前后的情势证明这种判断是正确的。2020年大选数据显示,在全国选民中,特朗普有43%的坚定支持者和4%的犹豫支持者。在特朗普选后的闹剧中,70%的共和党人否定选举的公正性。迟至"安全港日" (Safe Harbor Day) ,249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和众议员中,只有27人承认拜登是当选总统,遑论谴责特朗普挑战合法选举结果的荒唐性。德克萨斯州总检查长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高法认定四个摇摆州法律程序确认的选举结果无效,竟然获得17个共和党执政州总检查长的认同,126名共和党联邦众议员的支持。这种匪夷所思的现象是英国《卫报》记者(David Smith)观点的佐证:特朗普主义已经接管了共和党。共和党内不存在戴高乐,只有维希法国(Vichy France,二战期间纳粹德国控制的法国傀儡政府)。共和党长期以来自我设置的五个陷阱(稳步右倾,白人党特征,右翼非主流媒体影响力日增,减税政策困境,和无视民主制度和规则的偏向),使得这个曾经辉煌的主流政党,根本无力也无心摆脱特朗普主义的接管。


后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资深新闻学教授莱曼(Nicholas Lemann)认为,特朗普下台后的共和党有三条道路可走。第一,残渣遗留(Remnant)。此谓继续特朗普主义主导的一切,甚至支持特朗普认可的人领导共和党。第二,回复以往(Restoration)。此谓回到里根和布什时代,重现共和党的现代光荣。第三,转型重生(Reversal)。此谓告别过去,和民主党争夺进步主义旗帜。以历史分析的眼光看,回复以往和残渣遗留并无本质不同。原因在于,共和党从里根到布什的道路,实际上是替特朗普做铺垫的过程。假如共和党真回到那条路上,那就是重复历史显示过的画面。而且,由于腐败因素的蔓延,共和党会以快得多的速度,把另一位特朗普式的人物送上领袖宝座。所以,第二条道路可以和第一条道路合并,称为旧戏重演。在旧戏重演和转型重生之间,共和党主流的选择已经非常清楚了,他们没有重生的念想。


历史坐标纵横


如果说,美国保守主义,福音主义,和共和党在二战后的变迁,是建立在白人本土主义这一意识形态基础上的,那么,特朗普主义就是这一意识形态,在公然使用"法西斯"这个标签之前的最高表现形式。"三教"合流在同一面旗帜下,是它们各自的内在驱动力使然,并无任何强制包办的因素。要用一句话来概括特朗普主义追寻的目标,那就是欧洲中世纪色彩浓厚的白人基督教王国。

在世界范围看,反民主的权威主义和反全球化的种族主义,在最近势头强烈,与美国的特朗普主义遥相呼应,形成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对民主主义的最大挑战。因此,在美国这个世界自由民主的堡垒,消除特朗普主义的危害,具有重大的全球意义。只要美国这个民主堡垒能够挺住,世界走上欧盟道路的希望就不会破灭。


宪政民主主义的生死存亡,端视灯塔光芒可否延续。


参考文献
Beauchamp, Zack. “Trump and the dead end of conservative nationalism”, Vox, July 17, 2019.  https://www.vox.com/2019/7/17/20696543/national-conservatism-conference-2019-trump
Beinart, Peter. “Trumpism Is the New McCarthyism”, The Atlantic, July 16, 2020.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0/07/trumpism-will-be-new-mccarthyism/614254/
Benjamin, Rich. “Democrats Need to Wake Up: The Trump Movement Is Shot Through With Fascism”, The Intercept, September 27, 2020.  https://theintercept.com/2020/09/27/trump-supporters-fascism-election/
Black, Eric. “Could Trumpism be the new normal for the GOP?”, MINNPOST, August 19, 2020. https://www.minnpost.com/eric-black-ink/2020/08/could-trumpism-be-the-new-normal-for-the-gop/
Cillizza, Chris. “Here’s proof that Trumpism is forever for Republicans”, CNN Politics, July 16, 2020.  https://www.cnn.com/2020/07/15/politics/steve-watkins-donald-trump-kansas/index.html
Clark, Simon. “How White Supremacy Returned to Mainstream Politics”, 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July 1, 2020.  https://www.americanprogress.org/issues/security/reports/2020/07/01/482414/white-supremacy-returned-mainstream-politics/
Coaston, Jane. “A question for conservatives: what if the left was right on race?”, Vox, July 23, 2019.  https://www.vox.com/2019/7/23/20697636/trump-race-gop-conservatism-racism
Cohen, Seth. “The End of Trumpism is Coming – But It Will Not Go Quietly”, Forbes, June 8, 2020.  https://www.forbes.com/sites/sethcohen/2020/06/08/the-end-of-trumpism-is-coming—but-it-will-not-go-quietly/#41f317d311c1
Davis, Charles. “Trump announced a ‘surge’ of federal agents to cities led by Democrats. The author of ‘How Fascism Works’ says Trump is ‘performing fascism.’”, Business Insider, July 23, 2020.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is-trump-fascist-jason-stanley-says-it-is-wrong-question-2020-7
DeMuth, Christopher. “Trumpism, Nationalism, and Conservatism – Reshaping the Right”, Claremont Review of Books, Winter 2019.  https://claremontreviewofbooks.com/trumpism-nationalism-and-conservatism/
Du Mez, Kristin Kobes. Jesus and John Wayne: How White Evangelicals Corrupted a Faith and Fractured a Nation, New York, Liveright Publishing Corporation, 2020.
Goldman, Samuel. “Republicans Have Another Option. It’s Not Trumpism”, The New York Times, August 31,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08/31/opinion/trump-conservatives.html
Greenberg, Stanley. “After Trump, the Republican Party May Become More Extreme”, The Atlantic, October 18, 2020.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0/10/trump-will-leave-behind-harsh-political-landscape/616771/
Huntington, Samuel P. “Conservatism as an Ideology”, The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51, No.2, June, 1957, pp. 454-473.  https://www.jstor.org/stable/1952202?read-now=1&seq=1#page_scan_tab_contents
Illing, Sean. “Is evangelical support for Trump a contradiction?”, Vox, July 22, 2020.  https://www.vox.com/policy-and-politics/2020/7/9/21291493/donald-trump-evangelical-christians-kristin-kobes-du-mez
Lemann, Nicholas. “The Republican Identity Crisis After Trump”, The New Yorker, October 23, 2020.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20/11/02/the-republican-identity-crisis-after-trump
Mann, Thomas E. Orinstein, Norman J. It’s Even Worse Than It Look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12
Marshall, Yannick. “THE ONLY COMMON DENOMINATOR OF AMERICAN CONSERVATISM IS ANTI-BLACKNESS”, RELIGION DISPATCHES, September 23, 2020.  https://religiondispatches.org/the-only-common-denominator-of-american-conservatism-is-anti-blackness/
Nichols, John. “Call Trump’s Tactics What They Are: Fascist”, The Nation, July 28, 2020.  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politics/fascist-tactics-trump-wisconsin/
Nwanevu, Osita. “Conservative Nationalism Is Trumpism for Intellectuals”, New Yorker, July 21, 2019.  https://www.newyorker.com/news/news-desk/conservative-nationalism-is-trumpism-for-intellectuals
Perry, Samuel L. Whitehead, Andrew L. Taking America Back for God: Christian Nationalism in the United State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A, 2020.
Posner, Sarah. Unholy: Why White Evangelicals Worship at the Altar of Donald Trump, New York, Random House, 2020.
Pytell, Timothy. “What is the Appeal of Trumpism?”, Psychology Today, September 12, 2020.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authoritarian-therapy/202009/what-is-the-appeal-trumpism
Schimmack, Ulrich. “Racism decreased in the US, but not for Conservative Republicans”, Replicability-Index, June 9, 2020.  https://replicationindex.com/2020/06/09/racism-decreased-in-the-us-but-not-for-conservative-republicans/
Schneider, Elena. “Trump explains tweeting Mussolini quote”, Politico, February 28, 2016.  https://www.politico.com/story/2016/02/trump-tweets-interesting-mussolini-quote-219932
Smith, David. “Trumpism has taken over. But what happens to the Republican party if Trump loses?”, The Guardian, August 8,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20/aug/08/trump-republican-party-future-election-trumpism
Smith, Robert C. Conservatism and Racism, and Why in America They Are the Same,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2010.
Sopel, Jon. “What is Trumpism?”, BBC News, January 20, 2018. https://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42738881
Sutton, Matthew Avery. “The Truth About Trump’s Evangelical Support”, National Republic, July 16, 2020.  https://newrepublic.com/article/158539/truth-trumps-evangelical-support-sarah-posner-jesus-john-wayne-book-review
Tabachnick, David Edward. “The Four Characteristics of Trumpism”, The Hill, January 5, 2016.  https://thehill.com/blogs/congress-blog/presidential-campaign/264746-the-four-characteristics-of-trumpism
Tanenhaus, Sam. “How Trumpism Will Outlast Trump”, Time, October 11, 2018.  https://time.com/5421576/donald-trump-trumpism/
Trump, Donald J. Twitter, February 28, 2016. 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status/703900742961270784
Viefhues-Bailey, Ludger. “Looking Forward to a New Heaven and a New Earth Where American Greatness Dwells: Trumpism’s Political Theology”, Journal Of Political Theology, Taylor & Francis Online, Volume 18, 2017, Issue 3.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462317X.2017.1314086
Wakeam, Kira. Ermyas, Tinbete. “Fascism Scholar Says U.S. Is ‘Losing Its Democratic Status’”, NPR, Politics, September 6, 2020.  https://www.npr.org/2020/09/06/910320018/fascism-scholar-says-u-s-is-losing-its-democratic-status

本文初稿得到志同道合的亲友们的审阅,特此由衷鸣谢!


作者简介


遐思客,曾专攻历史学,获历史学学士,思想史硕士(中国),和美国外交史博士学位(美国)。现在从事IT工作,业余时间喜好阅读文史哲书籍和思考历史问题。



“三教”合流大王旗——特朗普主义的历史定位 | 遐思客

图解美国

追踪美国热点时事新闻。

图文解说,美华快报让您握紧时代脉搏。



推荐阅读

救命稻草还是棺材上最后一根钉子?德州状告四州试图翻盘大选结果

拜登胜局已定,川普翻盘无望,安全港截止日到来

挺川人士说不相信主流媒体,看看你跟真相隔了几个地球村?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川普败选了,乔治亚的下一场大戏决定拜登未来几年执政


图解美国

客观、理性、包容

“三教”合流大王旗——特朗普主义的历史定位 | 遐思客

微信公众号:TuJieUSA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推特:https://twitter.com/HuaMedia1

电报频道:https://t.m/ChineseAmericans


“三教”合流大王旗——特朗普主义的历史定位 | 遐思客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