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读

想一想,他只要动动手指,区区几秒钟,他的“君子一言”,就可以被世界各地的人接收到,他的忠诚支持者们,更会一呼百应。他那些充满煽动性的言论,带来的影响力,我们已经领教过了。而他在封号前放言自己不会出席就职仪式,他的忠粉们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


正文共:2782字

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撰文:愚石


1月8日,上午,课间休息时,刷了一下推特,看到川普的最新动态,说自己不会参加1月20日拜登的就职仪式。下方评论,第一条,显然是总统的忠实粉丝,表示,“真会有那个就职仪式吗?” 


听上去,即使1月6日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冲击国会大厦的动乱,即使最初表示将声援川普、将在选票确认程序上提出质疑的共和党人,在当晚重启程序后,无一不在谴责骚乱者。即使大选后所有该走的程序都走完,拜登已经被正式确认为当选总统后,川普的支持者,仍然一厢情愿地认为,1月20日,就职的应该是他们的总统,而不是拜登,否则,那就不是合理合法的就职仪式。 


稍晚,传来消息,川普的推特账号,永久被禁。推特官方宣布的理由是,基于其“将来煽动暴力的风险”,永久封禁了川普的账号。(We have permanently suspended the account due to the risk of further incitement of violence.) 


其实,推特之前就已经多次将川普的推文标记为“不实信息”,而在周三的暴乱之后,更明确表示,“再次违反规则,将可能导致这样的(封号)行动。”(In the context of the horrific events this week, we made it clear Wednesday that additional violations of the Twitter Rules would potentially result in this very course of action.) 


和他“享受”同等待遇的,包括弗林(2020年感恩节前刚被川普特赦的那位将军)、林伍德(前不久在推特上说副总统彭斯应该被斩首)、鲍威尔(那位无条件支持川普却被朱利安尼否认是其阵营成员的女律师)。 


那么问题来了,推特的这个封号举措,是否是许多朋友所说的,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 


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一位著名的法学家,小福尔摩斯先生(Oliver Wendell Holmes Jr.),早就给出了很好的答案。 


小福尔摩斯,绰号“伟大的异见者”(the Great Dissenter),1902-1932年期间,一直担任高院大法官,并在1930年,代理过首席大法官一职。他以长期的高院工作经验(他90岁才从高院退休,这项纪录至今无人打破)和精辟的法学观点著称,并因此成为观点被引用最多的高院大法官,特别是涉及到公民自由、宪法民主性方面的问题。 


1919年,在公民Abrams诉美利坚合众国一案中,谈到言论自由这个问题时,他说过:“对于自己不喜欢、认为充满恶意的观点,我们应该时刻警觉自己抑制这些表达的意图。压制观点不合法,除非为了拯救国家这一合法且紧迫的目的,而这些观点严重威胁到了迫在眉睫的法律介入,必须立即制止。”(I think that we should be eternally vigilant against attempts to check the expression of opinions that we loath and believe to be fraught with death. Repression of ideas will not be justified unless they so imminently threaten the immediate interference with the lawful and pressing purposes of the law that an immediate  check is required to save the country. ) 


小福尔摩斯先生这段著名的论述,前半部分,是说言论自由受法律保护,而后半部分,则相当于对于受保护的程度,给出了专业的解读。也就是说,在美国,你可以对政府、政要出言不逊,甚至焚烧国旗,这些充满“恶意”的行为,只要不涉及国家安全,那就是你的自由,在受保护的范畴内;但是,如果你的言论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危险,法律必须紧急介入时,那么,控制这种言论,就是必须的了。 


川普素以“推特治国”著称,有人统计过,他老人家发起推来,可谓废寝忘食,而且,他的推特粉丝,已经达到了八千多万。想一想,他只要动动手指,区区几秒钟,他的“君子一言”,就可以被世界各地的人接收到,他的忠诚支持者们,更会一呼百应。他那些充满煽动性的言论,带来的影响力,我们已经领教过了。而他在封号前放言自己不会出席就职仪式,他的忠粉们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我想,正是基于此,推特才采取了严厉的封号措施。 


曾经,美版知乎Quora上,有人问过一个类似的问题,“什么样的言论不受第一修正案保护”,有网友答复:在银行里喊“打劫”,在飞机上叫“劫机”。 


自由,从来都是法律允许范围内的自由,而不是毫无约束的滥用自由。 


1月9日,新闻报道说,川普已经被以下社交软件禁用或者限制使用:


川普的推特被禁,冤不冤?

(图片为foxnews.com截屏)


也许,此刻的他,正暗自庆幸,当初自己禁止微信的主张被驳回了? 


1月10日,川普支持者最集中的社交平台Parler,被亚马逊暂停网络主机服务,并警告,如果Parler不修改其规则,可能在美西时间周一(1月11日)凌晨零点被永久下架。早前,这个平台已经被苹果和谷歌的手机应用商店下架了,理由都是,该平台用户涉嫌颂扬、美化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并可能鼓动在1月20日新总统就职典礼上发生暴乱。 


Parler上的用户,都是从主流社交平台“逃离”过来的极端保守主义者。对于用户发布的内容,该平台采取的是“社区裁决”系统,培训一些志愿者,对用户发布的内容进行投票,以决定是否符合平台规定。平台也承诺,将尽可能少地删除用户言论,给予用户最大的自我管理空间,除非发布的内容或明或暗地鼓动暴力或违法行为。 


Parler的首席执行官John Matze接受Fox新闻频道采访时表示,他们将抢在亚马逊的禁用之前,争分夺秒地寻找其它的服务商,力图尽快重返互联网世界。他更谴责了各大互联网巨头的落井下石,在川普被推特封号之后,紧接着又打压Parler。 


我记得,类似的事情,发生在2019年。当时,著名的白人至上主义网站8Chan,也被网络主机服务商暂停服务,在网络上销声匿迹了三个月。 


我们的一个朋友,2020年中,也创立了一个社交平台,我们,以及其他一些朋友,都加入了,因为好多人都直言,“厌倦了那些网络大鳄的政治正确”。朋友们在上面也时常嘲笑政要,但,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任何人,发出过任何涉嫌极端主义或暴力的言论。 


健康的社会,当然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可是,如果那些声音里充斥着极端自恋、阴谋论、种族主义,甚至鼓动暴力,那么,社会还能健康吗?




川普的推特被禁,冤不冤?

图解美国

追踪美国热点时事新闻。

图文解说,美华快报让您握紧时代脉搏。



撰文:愚石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在《图解美国》公众号


推荐阅读

救命稻草还是棺材上最后一根钉子?德州状告四州试图翻盘大选结果

拜登胜局已定,川普翻盘无望,安全港截止日到来

挺川人士说不相信主流媒体,看看你跟真相隔了几个地球村?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川普败选了,乔治亚的下一场大戏决定拜登未来几年执政


图解美国

客观、理性、包容

川普的推特被禁,冤不冤?

微信公众号:TuJieUSA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推特:https://twitter.com/HuaMedia1

电报频道:https://t.m/ChineseAmericans


川普的推特被禁,冤不冤?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