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911篇文章

这次大选核心是“自由美国”和“民族美国”的再次对决。


正文共:4849字

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撰文:Leo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总统大选——写在2020选举日前


川普的价值观和政策并非特立独行,他的政策同Pat Buchanan重叠度非常高。Buchanan作为右倾保守派在《西方之死》一书中将其价值观和逻辑讲的比较清楚。《西方之死》不失为了解高知保守派理论基础和思维模式的窗口。亚马逊上的读者好评4.6星,很多读者直接用来解释正在发展中的社会冲突。


Buchanan认为美国四大威胁:

  1. 异族移民。欧裔白人长期风险是成为少数族裔 ;

  2. 人口下降。妇女走出家庭的社会变化是罪魁祸首;

  3. 多元文化。无神无信仰压制了立国基础的基督教信仰;

  4. 世界政府。消耗了太多美国资源为世界服务。


Buchanan开出的药方,就是America First(美国第一):

  1. 刺激白人妇女生育;

  2. 反移民,驱逐非法移民,限制合法移民;

  3. 反自由派文化(反政治正确,反堕胎,加强爱国教育 etc)

  4. 退群(IMF,WB,WTO,NATO etc)撤军;


America First这个概念由America First Committee(美国第一委员会)这个组织在二战前提出,目标是孤立主义,自成体系。然而日本偷袭珍珠港促使美国加入二战并一战封神,成为世界舞台上领头羊,开启America Lead(美国领导)时代。America First的理念自然无人问津。


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简称白人)泛指信奉基督新教的欧裔美国人,构成美国上流社会和中上阶层。尽管美国社会日益多元化,但白人价值取向依然决定了美国的发展和前进方向。


民族主义的美国:建国后形成的白人为主体的民族美国 , 其凝聚核心是基督教新教。白人后裔至今依然占到美国人口60%以上,他们作为事实上的主体民族也确实继承了美国传统价值。民主党在1933年罗斯福上台前,作为民族主义美国的代言人,聚焦耕好自己一亩三分地,领导一个传统、保守、宗教化、民族化的美国。


自由主义的美国:在二战及民权运动后,逐渐发展形成的基于自由主义的多元化美国,凝聚核心是普世价值。博雅教育(Liberal Arts)是其发展壮大的根基,也是美国“灯塔”形象的输出主体。共和党在二战前作为自由主义美国的代言人,带领了美国前进。自由土地,自由言论、自由劳动、自由人民是共和党建党理念。自由主义的美国,持续发展到现在就是全球化、世俗化、理想主义的“灯塔”美国。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民主党总统罗斯福带领美国获得胜利,一举从埋头苦干的地区力量转身成为世界领袖。带领美国走向世界舞台的民主党开始迅速转向。民主党转向还有一个更现实的原因,就是在大选中被持续抛弃。1933年之前的16次选举中,共和党执获胜12次,可以说是碾压民主党。民主党不得不向选票低头,谋求改变。


来到60年代的民权运动,黑人得到大批自由主义白人支持,最终民主党总统约翰逊签署“民权法案”结束。法律上白人同少数族裔平等,至此民主党完成与共和党的角色互换。支持民主党近百年的南方蓄奴州转身投靠共和党。少数族裔和自由派人士则紧跟民主党步伐。民权运动后,共和党和与民主党倡导的核心价值差异并没有太大,都是共同维护“普世价值”下的自由主义全球扩张的美国。民族主义同America First继续被压制。


因缺乏核心的差异议题,两党铁粉选民很难固化,因此两党开始轮流执政,单一政党执政3届都成为了任务不可能。某党连续执政20年以上更成为遥不可及的历史。


国家是个虚拟概念,需核心共同认知才具备长期凝聚力。现代国家最天然的核心共同认知是民族,然后是意识形态。从历史来看,民族具备最强凝聚力,因此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主体民族国家。在主体民族国家,民族主义是进行全民动员和危机管理的最佳实践。在民族主义国家,跟随主体民族发展方向和价值观是少数族裔长期稳定生存的唯一选择。同时主体族裔的文明水平,决定了少数族裔的话语和生存空间。


二战后自由主义和普世价值波澜壮阔的向前推进,美国成为依靠意识形态和价值观构建凝聚力的国家。美国作为地表最强国向全球输出价值观,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灯塔国”。但民族的美国或者说国家主义的美国,一直在蛰伏,等待机会卷土重来。


《文明的冲突》中提到:民族观念是在互相交往中发现彼此差异而形成。现实中随着少数族裔持续迅速增加,越来越多白人产生“危机意识”,主体民族意识开始觉醒。Buchanan在2001年代表作《西方之死》描述了这个场景,他应该也没想到,自己的一些列主张会在15年后被总统几乎全盘接收。


随着全球化导致美国制造业不断迁出,全球化给美国带来超额财富全数被资本拿走。政府二次分配机制基本失效,贫富差距不断拉大,传统行业中产返贫人群成批出现,成为新贫民,他们的失落、不满与愤怒不断聚集。如果不能缓解矛盾,出问题只是早晚的事情。


同时亚非拉裔少数族裔通过自身努力配合平权,不断挤占白人资源,白人也开始对有色族裔产生不满。他们希望表达,但普世价值的“政治正确”又一定程度压制了他们的“言论自由”,导致他们的不满无处释放,长期处于被压制状态。


被压制的还有维护传统价值的保守派。自由派在民权运动后扛着自由大旗向前冲,普世价值多元平权理念越过种族、跨过性别时还能忍,来到LGBTQIA就相当于向基督教的传统价值红线宣战,对抗在所难免。


独立战争时保皇,内战时撑奴隶主,平权时反对妇女投票,二战前要孤立主义,民权运动又挺种族分离。传统保守派作为抵抗力量一直被历史拖拽着向前走。他们迫切的需要一次胜利来“传统价值回归“。


自由主义和普世价值的力量过于强大。于是上面提到的宗教传统价值捍卫者,主体民族主义觉醒的白人,以及全球化新贫民,逐步被自由派和“政治正确”逼到了同一条战线上。


2016年川普横空出世,说出这三个群体被压制的共同心声:“反政治正确”“美国优先”“伟大复兴”“驱逐移民”“回归传统”。三群人迅速集结成川普基本盘,共同敌人让这个基本盘不可思议的稳定,过去12任总统,任职期支持率比川普高的很多,但没人比川普更稳定。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总统大选——写在2020选举日前

川普总统上任四年来的支持率(来源:https://projects.fivethirtyeight.com/trump-approval-ratings/)


川普上任后虽然对“政治正确”开刀,但也没敢直接扛起“民族主义”大旗碰种族红线,只能借着国家主义的幌子对“民族主义”不断吹哨。


川普治下,“自由美国”与“民族美国”的矛盾再次被默默的摆上台面。这意味着什么,懂的自然懂。当然经半个世纪的博雅教育洗脑,坚信自由美国和普世价值的白人比例也在不断提高,全球化进程中受益的精英阶层更是如此,所以白人要用主体民族概念凝聚起来并不容易。


川普任上国会改选后,民主党吸纳了90%有色裔议员。而共和党以90%+的男性和90%+的白人,基本回归传统白男构成。两党显然朝着各自目标,相背而行。


种族意识在面临分裂对抗冲突时具有天然凝聚力。随着社会割裂加剧,同族裔抱团是自然行为。川普显然明白这点,所以我们看到川普在激化矛盾拉仇恨时,完全无心理负担,同奥巴马的小心谨慎形成鲜明对比。对川普而言,对抗是最好的催化剂,不对抗才麻烦。


用对抗来加速选民站队作为选举操作问题不大,但就国家治理而言,以对抗解决对抗的思路,在双方力量基本均衡的场景下,除了互相不断强化仇恨,没有其他出路。考虑到自由派的力量,基本可预见川普连任后的动荡,颜色革命全球转一圈后杀回来也不是不可能。反之亦然,仅凭川粉的热情和疯狂,拜登上台后要武力夺权甚至开辟局部战场,我也不会惊讶。


共和党一众大佬布什家族,麦凯恩家族,罗姆尼,卡西奇,鲍威尔公开支持拜登;情报机构一众退休大佬公开支持拜登;军方一众退休大佬公开支持拜登;诺贝尔一众获奖者公开支持拜登;Nature、Science、Economist,Lancet等大神级学术期刊公开支持拜登;各主流媒体公开支持拜登。


川普带领着基本盘,不是对抗某几个精英,而是整个精英体制。


川普反体制、反政治正确、反精英能满足基本盘期望,但目前看America First也会是一次风险极大的实验。AF对外试图冲击目前国际社会的治理模式,会面临阻力甚至孤立。美国有霸权地位支撑,应该可以抗住。AF对内会被看成各维度的开历史倒车,被刺激的反对和制约力量也会异常强大。川普如果不能一定层度团结体制内精英,内政外交依靠反精英和Yes Man们来治理,掉坑是时间点问题。


America First看起来代表了川普基本盘的利益诉求,但考虑美国政体下的资本利益不容被伤害,连任后川普也很可能停下来原地不动,或者打右灯向左转,进入混合模式。川普在经济议题上,已然进入混合模式。


2020年大选是对美国人民的一次大型测试。在当前的对抗环境下,无论左中右,都会被最大程度激发投票意愿并迅速站队。更多的美国人民用选票来表达情绪和价值观时,国民的整体素养也会更加清晰(考虑到全国高中以上学历人口仅占30%+,教育上依然有很长路要走啊)。


美国国运如何,虽说最终由投票决定,看起来很民主,但遗憾的是,这种极端对抗下的投票民主,无论哪方胜选,都有较大概率成为多数对少数的暴政。川普连任,对抗起来会更加毫无顾忌。拜登上台,也会发现弥合只是一厢情愿。


川普的出现把二战后稳定运转几十年积累的社会问题给赤裸裸摊开,无论立场派系,所有人都必须直面这些问题。在川普带领下,过去几年他的铁粉汇聚了一个狂热且反智的群体(当然狂热反智也是多数粉黑群体的体质)。为何这个群体大量存在并能汇聚成强大抵抗力量,这是问题根源。治标容易治本难。


华裔社区今年大选讨论看起来激烈,但意识形态议题还是简单的五毛美分姓资姓社,道德议题还停留在真伪小人君子的贴标签阶段,经济议题依然是有没有被黑印墨占便宜,社会议题倒是多了个Chinese Virus能不能忍。讨论形式基本是党同伐异造谣传谣拉仇恨。华裔川粉中有个特别群体,这个群体恨民主党都恨出点邪教的意思来了。仇恨确实是恨强大的力量。


川普的Chinese Virus/China Plague应该并非故意怼中国或歧视华裔,而是对他的基本盘吹哨,激励他们迅速站队。这一声哨响,基本盘可以覆盖很大一部分,简单高效。至于说华裔或亚裔会为川普吹哨的间接伤害买单,这不是川普关心的议题。他的全部精力都聚焦在如何把宗(教)/白(人)/新(贫)民基本盘抓稳这个唯一核心议题上。抓好了,继续掌控权力,抓不好,被清算是大概率。


其实华裔或少数裔甚至都不是本次选举的议题。这次大选核心是“自由美国”和“民族美国”的再次对决,白人的又一次站队测试,如果白人能被民族主义凝聚起来,那将是最强力量。对抗虽然会将矛盾持续激化,但长期看也是积累到一定程度后风险出清的过程。川普治下分裂加速,也意味着出清的速度会更快。美国底子厚,应该经得起折腾。


战胜疫情、恢复经济、安定秩序,维持霸权。不管谁当总统,这份工作在当下看起来都是任务不可能。两个70多岁的老头,不好好享受退休生活,为了美国前途也是操碎了心。精英遍地的世界第一强国,居然选不出两个精壮一点的候选人,也是有意思。


Good Luck and God Bless America(上帝保佑美国,祝美国好运)。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总统大选——写在2020选举日前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总统大选——写在2020选举日前


撰文:Leo

编辑: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当雪崩的时候,哪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专访前川普支持者

看图说美国政治趋势——亚裔更倾向于哪个党?

拜登如果胜选上台你的税加多少?

美国亚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声明:投票给拜登,拯救美国!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总统大选——写在2020选举日前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电报频道:https://t.m/ChineseAmericans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