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期选举看美国两党如何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

美国华人

1338篇文章

长期的科学研究表明,所谓选民舞弊到处泛滥的说法根本就是空穴来风。而抑制选民投票的政策则真有可能是剥夺了选民的投票权。


正文共:4692字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撰文:溪边愚人


从中期选举看美国两党如何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

(Photo courtesy of Erik (HASH) Hersman | Flickr)


在距离选举日还不到两周的10月24日,乔治亚州地方法院法官Leigh May给州务卿办公室发出命令,不允许因为选民身份证件与选民注册的名字不完全相符而拒绝选民的缺席选票或选民注册。该州已经白热化的选战又迎来了最新变数。


乔治亚州共和党的州长候选人Brian Kemp和民主党候选人Stacey Abrams目前的民调结果旗鼓相当,难分仲伯。在这个判决下来前一天的电视辩论会上,两人辩论的焦点也是这个话题。可见,是否限制选民投票,是该州今年选战的主战场。


如何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是共和党与民主党长期的博弈。今年乔治亚州的州长选举,是这种博弈的典型代表。


乔治亚州两党州长候选人的长期博弈极具代表性


在美国南方,黑人历史上一直非常被歧视,就是在拥有了选举权之后,要去投票也是障碍重重,甚至有生命危险。正因为这一历史原因,1965年的投票权法案禁止历史上有劣迹的州或个别地区擅自修改、制定任何牵涉到投票权的法案,除非得到美国司法部长或美国华盛顿特区法院的预先批准。


但是,2017年,Edward Blum的一个官司,推翻了投票权法案的这个核心内容。(是的,Blum就是目前部分华人与哈佛官司的幕后推手。)自此,南方各州推出有关投票权的法律或政策将不再受到限制,被共和党把控的州更是积极行动。乔治亚州就是最好的例子。


乔治亚州这两位州长候选人之间,除了常规的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在医保,税收等方面的分歧外,非常突出的一项是:Abrams长期致力于鼓励选民注册,投票,依靠广大志愿者,在乔治亚州注册了数百万新选民;Kemp则利用他州务卿的身份,推出并付诸实施了多项严格的选民登记、审核措施。


共和党严格投票法规的方式大致为:投票时要出示身份证;以各种理由将选民从注册名单中删除;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链接🔗),使某些社区的选票力量变弱;限制、缩小缺席投票或早期投票;反对自动选民注册。


乔治亚州是很少有的,采用了所有上述策略的州。


Kemp推行的一个法律是,选民登记名字如果与身份证件上的名字不完全相符,就被排入另册,不解决名字不符问题就不能投票。今年,乔治亚州有5万3千人被列入另册,其中70%为黑人,大约80%是少数族裔,这往往是因为工作人员不熟悉黑人、亚裔等少数族裔名字,所以出错率特别高。值得一提的是,威斯康星州也曾考虑推出类似法律,但在初步调查阶段,6个负责评估的退休法官中,居然有4个发现自己会因为这样的法律而不符合投票资格。可见直接删除这些选民实在不是那么合理。


民主党反对采用严格的身份证件核查,是因为对没有车、没有驾照的人来说,去办一个专门用于投票的身份证也很不容易,所以这样的要求对穷人是不公平的。毕竟,当初注册选民的时候已经对选民资格、身份做过核对了。


从中期选举看美国两党如何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

《纽约时报》报道乔治亚州州长竞选人Brian Kemp和Stacey Abrams的电视辩论。(《纽约时报》截屏)


在上周二乔治亚州的州长竞选电视辩论中,Abrams指控说,“Kemp任职州务卿时期,也是乔治亚州有最多数目的选民失去选举权的时期,因为他们被清除了,他们被抑制了,他们被吓得不敢去投票了。”


Kemp则为自己辩护说,在乔治亚州,是他使得投票更容易了,因为,“如果你查看数据的话,少数族裔参与选举的百分比提高了23%。从我任职州务卿后,我们选举名单上的人数增加了100多万。”


现在法官May的最新判决将阻止Kemp继续限制选民人数。但对已经被从选民名单中删除或列入另册的选民,这个判决太迟了。根据不久前Associated Press(AP)的一个调查报告,Kemp在他宣布竞选州长后,于去年的某一日中就从选民名单中去除了50万人,其中10万7千人是因为没有参与上次选举,这种删除选民的做法是没有法律根据的。Kemp在其州务卿任期内,以地址变更或没参与以前的选举为由,共将一百多万人踢出选民名单。乔治亚州今年还关闭了8%的投票站,这也是不合比例地发生于少数族裔集中地区,致使有的地方早期投票需要排队3小时,正好上周该州经历了一波热浪,有的人排着队就昏倒了。


北达科他州的选举也面临同样问题


目前看来,民主党在2018拿下参议院多数希望渺茫,故而保住每一个参议院席位格外重要。而现任北达科他州参议员的Heidi Heitkamp也同样面临选民选举资格被挑战的危机。


10月9日,最高法院允许北达科他州新的选民身份证件要求生效,即选民所用身份证件必须包括姓名,生日和街道地址。一个关键的变化是,从邮局租用的邮箱地址不再被接受。颇为特别的是,北达科他州是一个没有选民注册的州,有没有投票资格就是在投票时确定。没有上述合格身份证件的就不能投票。问题是,北达科他州大致有5000居住于边远地区的原住民根本就没有街道地址。新法律使得这些人都无法投票。


Heitkamp在投票反对卡瓦诺后,民意调查支持率落后于她的共和党挑战者,而这又是一个特朗普赢了36个百分点的州。尽管对卡瓦诺的反对票出乎意料地为Heitkamp带来了大量捐款,要连任还是障碍重重。北达科他州5%居民是原住民,Heitkamp上次就是大量依靠原住民的选票,以不足3000票的优势当选,这次临选举前生效的新规则对Heitkamp可谓雪上加霜。


民主党称共和党抑制原住民选票的行为是出于政治动机。共和党则坚持这是防止选民舞弊的必要,特别是考虑到北达科他州没有选民注册这一环节。防止选民舞弊是共和党不断严格选举权法律的一贯理由。只是,从来就没有任何数据支持这样的说法。


关于选民舞弊,科研数据怎么说


有关选民舞弊的研究,大大小小规模的有很多。所有的研究都证明,所谓的选民舞弊到处泛滥纯属空穴来风。


从中期选举看美国两党如何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

法庭判决也同意,选民舞弊几乎是不存在的。(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截屏。)


仅看几个例子。


(1)绝大多数选民舞弊事例的真正根源都是其它原因,如办事人员的错误,或核对数据的方法不对[1]。而就是这样的错误,也只占所有投票的百分之0.0003到0.0025。一个美国人被雷击的概率都比这个高。


(2)从2000年到2014年,在超过10亿的投票中,仅有31起假冒欺诈事件[2]。而这还是包括了任何被“称为”可信的事情,远高于最后被起诉的数字。


(3)2014年的一篇论文[3]得出结论:“在美国的近期选举中,非公民可能参与投票的百分比是零”。


(4)共和党全国律师协会2011年的一项研究[4]发现,2000年至2010年期间,在他们研究的21个州内,因选民舞弊或其他类型的投票违规行为而被定罪的事例,不是1就是0.


制造“选民舞弊”的恐怖,特朗普是领军人物


从中期选举看美国两党如何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

特朗普2016胜选后发推说,如果不是有数百万人非法投票,他不仅赢了选举人票,还赢了普选票。


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做的大事之一,是成立了一个“选民舞弊委员会”,专门调查选民舞弊行为,负责委员会具体事务的是副主席Kris Kobach。


从中期选举看美国两党如何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

媒体报道Kris Kobach大举调查、起诉两次或异地投票的选民,结果被抓住的都是共和党老人,而非少数族裔。(《华盛顿邮报》截屏)


作为堪萨斯的州务卿,Kobach不仅在堪萨斯实施了全美国最严格的选民身份证件要求,而且还对选民舞弊做了大量的调查和起诉,最终有9个人因两次投票被定罪[5],尽管这些人都是出于对投票程序的误解,而且既无政治动机,也无后果。


关键是,这样被起诉的例子,哪怕最后被判无罪也有杀一儆百的效果。事实上真的是有人因此不再敢投票了,有些是因为对投票资格了解不够,有些则是怕万一被找茬,被起诉,被负担不起的官司缠身。


从中期选举看美国两党如何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

特朗普发推威胁选民,称如果有舞弊行为,将实行最高刑罚。


在2018中期选举进入白热化的10月底,特朗普总统再次成为散布“选民舞弊”恐怖信息的领军人物。10月21日,他发推威胁:“各级政府和执法部门都在密切关注选民舞弊行为,包括早期投票。欺骗行为将把你自己置于险境。违规者将受到最高刑罚,无论是民事犯罪还是刑事犯罪!”


这与奥巴马制作视频鼓励选民出来投票成了鲜明的对比。美国历史上,总统不是鼓励选民投票,而是一再威胁去投票的选民,特朗普恐怕是唯一的一位。


改革选举系统,2018中期选举尤其值得关注


其实,用常识想想就会知道冒名投票有多难。以最宽松的,不需要身份证件的州为例,要冒名投票,你必须知道某位选民的名字和投票小区,要能够以假乱真地模仿签名,还必须确定该选民这次不会去投票。最后,哪怕真的成功了,也只是偷到一张票,还是担着坐5年牢的风险。值吗?


相反,无论是政策上松绑还是上紧箍咒,都是可以一下子影响到大量选民。


2018中期选举,有7个州属松绑州,大约4个州属于加绑。也有一些政策变化是发生于地方的。观察、研究这些州、地方选情及选举结果的变化,会有助于了解不同政策对选举结果的影响。有一点是肯定的,两党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的博弈将长期继续。


注:

[1]https://www.brennancenter.org/publication/truth-about-voter-fraud

[2]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wonk/wp/2014/08/06/a-comprehensive-investigation-of-voter-impersonation-finds-31-credible-incidents-out-of-one-billion-ballots-cast/?utm_term=.fd01c1719198

[3]https://cces.gov.harvard.edu/news/perils-cherry-picking-low-frequency-events-large-sample-surveys

[4]https://www.huffingtonpost.com/debbie-hines/voter-fraud-statistics_b_1139085.html

[5]https://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7/05/21/kris-kobach-voter-fraud-investigation-prosecution-215164



撰文:溪边愚人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

请加小编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推荐阅读

当警察做伪证时

为孩子骄傲,不管她是否去了梦寐以求的大学

中期选举最关键的一战,贝托在深红德州掀起蓝色浪潮

十月惊奇还是十月惊魂?炸弹和大篷车或改变中期选举轨迹

炸弹凶嫌落网,前科累累,脱衣舞男,格斗士,狂热的特朗普支持者 | 图姐

两个披萨送上临终关怀,跨越几百英里的爱心传递

生命之树下鲜红的花——写在美国史上最惨重反犹枪击案之后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从中期选举看美国两党如何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2018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