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889篇文章

美国总统大选将至,《美国华人》公众号联合《加拿大和美国必读》采访公众人物谈选举,敬请关注。本期专访:前美联社记者,挖掘出1887年34名华人被屠杀历史的美国西北历史作家, R. Gregory Nokes

 

正文共:4548字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Gregory Nokes
 

还原华人惨遭屠杀真相的美国记者谈美国大选 | 专访

 

记者兼作家,曾任美联社经济与外交事务记者25年,后任《俄勒岗人》编辑和记者。在美联社工作期间曾去过五十几个国家,并与几位总统和国务卿一起出国旅行。2003年,他从新闻界退休,开始了第二个职业生涯:撰写西北历史方面的著作。他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挖掘出不为人知的,1887年发生在俄勒冈州地狱谷的34华人惨遭屠杀这段隐藏的历史 ,出版了Massacred for Gold: The Chinese in Hells Canyon一书。目前与夫人居住在俄勒岗州的West Linn。

您好,Gregory, 很高兴在这里认识您! 我叫Sabrina,代表《美国华人》公众号和《加拿大和美国必读》,今天很荣幸能采访您。我们先从您的书谈起。您在2009年出版了一本书,名为《因黄金被屠杀:地狱谷的中国人(Massacred for Gold: The Chinese in Hells Canyon)》,详细描述了您如何发现这个历史事件。1887年在俄勒冈州的地狱谷,34名华人淘金者被谋杀。这一事件本身就很令人震惊,但是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段历史被掩盖了很长时间,直到您在书中揭露出来。我们想借此机会让读者和更多华人了解您的书。今天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调查过程,以及如何促成对Chinese Massacre Cove(屠杀华人湾)的命名?
我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出生长大,但是我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是在东部的美联社度过的。1989年前后我又回到俄勒冈州。我开始在州内各处旅游,因为我离开太久了。我去爱达荷州和俄勒冈州之间的蛇河上乘坐喷气快艇,开快艇的人指着俄勒冈一侧岸边的一个地方,说很多华人在那里被屠杀了。

 

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但却在心里默默记下,那里曾发生了我从未听说过的事情。后来我得知,跟屠杀事件有牵连的一个人的长辈给俄勒冈历史协会发送了一些关于这场大屠杀的资料,事件得以曝光。我把信息罗列出来加以分析,确定就是同一次大屠杀,却无人知晓。于是我写了一篇报道,发表在《俄勒冈州历史季刊》上。有一些人注意到了,认为这个事件很有意义。俄勒冈州还是全美地名委员会为了纪念这些被杀的华人,把大屠杀的地点命名为“屠杀华人湾”。之后我就写了一本书,看上去人们对这个故事有足够的关注,所以我的书就在俄勒冈州立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书很受欢迎,作为非小说类书籍,销量可观。来自华人社区还有白人社区的反应,让我非常欣喜。

还原华人惨遭屠杀真相的美国记者谈美国大选 | 专访

您所说的让我们感到惊异。接下来能否谈谈,您打算出版这本书的中文译本吗?相关地,您认为这本书对不太了解早期移民历史的近几代华人移民和不了解这段历史的美国人来说,有哪些意义?
我非常希望能翻译成中文,但我决定不了。书的版权归俄勒冈州立大学出版社所有,翻译也需要一定的资金。很多华人找到我,表示要翻译这本书,我让他们联系出版社编辑。目前为止还没听到这方面的进展,如果能翻译出版就太好了。

 

你问题的后一句提醒了我。让我惊讶的是,我写下这个故事时,波特兰的华裔社区居然不知道这段历史。我猛然意识到,今天的华人对此一无所知。因此,我认为这本书对于教育华裔年轻人,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前辈当初在美国的处境,是非常重要的。当时被屠杀的华人被带到美国修建铁路,开采金矿和开拓土地,基本上过着单身汉的日子。他们大多都没想着留在美国,确实有很多人回中国了,留下来的很多人过得并不好。现在的华人群体不一样,很多是来留学,谋求中产生活的。

您的记者生涯长达40多年,25年在美联社,15年在《俄勒岗人》。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您目睹了中美之间的重大外交事件。今天距尼克松总统访华已经有48年了,考虑到现在发生的一切,很让人寒心的是,我们好像处在又一场冷战的边缘,应该是在美中之间。我很想知道,鉴于您在新闻界的丰富经验,以及所有这些外交接触,您如何看待目前的美中关系?
关系很紧张。我无法相信这会导致两国之间的分裂,中美之间的利益关联太多,贸易往来频繁,两国人民的友谊也很深远。但我认为,这是两国领导人为实现各自的政治目的而使用的手段。

 

出于各种不同原因,美国丧失了较多曾经拥有的影响力。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威力可能会继续壮大,而美国将很难宣称对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影响力。

前面我们提到,您为波特兰一家报社工作过。我们都知道,波特兰受到了美国和全球的关注,因为今年夏天乔治·弗洛伊德被杀,引发了全国性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更让波特兰受到关注的是,抗议变得越来越暴力,和州警察的介入。作为土生土长的波特兰人,您自己如何看待和应对这场运动?俄勒冈州为什么会成为黑人平权运动的的前沿阵地?
我希望我能有足够的知识回答你的问题,但我没有。我只能给你讲讲我的个人直观感受,和目前的情况。

 

波特兰持续了几个月的示威活动,其中许多是暴力行为,跟非裔社区关系不大。波特兰是美国白人人口最多的大城市之一,这里并没有多少非裔。本地的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是代表黑人的组织之一,它对街上发生的一切是表示反对的。我个人的观点是,社区中的白人激进分子正在利用这次运动达到自己的目的,在波特兰发生的似乎只是街头的混乱和暴力。我去波特兰市中心,看到有点冷清,许多商店都封上板条了,太难过了。

 

就在上周,在公园那一带,他们把林肯雕像拉倒了,这跟“黑人的命也是命”没什么关系。林肯对黑人社区来说应该是英雄,还拉倒了一个麋鹿雕像,这么多,先锋人物,还有罗斯福雕像。所以我认为,是激进主义盯上了波特兰。这里也有过激进主义的历史,曾经有一个国际性工会联合组织叫做“世界产业工人联盟”,其成员自称“wobbly”,是激进的左派运动组织,他们在波特兰曾非常受欢迎。而且这里一直以来对黑人就不太友好。上世纪20年代,3K党在这里非常活跃,因此,歧视黑人的传统根深蒂固,尽管现在要好得多。

 

我很伤心,为所发生的事情感到震惊,这个城市已经不是我长大的城市了。它曾是一个美丽的城市,而如今看到它被它被糟蹋了,人们都害怕去市区,实在太让我难过了。

 

我对黑人运动深表同情,并对非裔美国人在这个国家的经历深感钦佩。我们历史上与奴隶制有关的部分已经被忽略太久了。我本人也写了一些有关西部历史的书,其中许多书着重于奴隶制和黑人在西方世界的遭遇。因此,我对试图为历史上遭受虐待和不公的人们提供更加公正的生活没有任何意见。但是,我不会将其扩展到街头示威活动中。我认为人们可以并且应该和平地表达意见。

你怎么看政府的应对,比如警方的干预?
我认为上层缺乏领导力。我不是保守派。但是我认为波特兰市长、市长办公室和市议会的领导层效率低下。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时候,他们似乎与示威者并肩作战,一阵暴乱后他们就谴责,但是接着试图解释这为什么会发生。我看到的就是这样,我没有站在任何权力部门的立场。人们正在利用非常无能的政府。我认为警察的处境是很不利的,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多少来自社区的支持。当然,波特兰和其他地方一样都有警察暴力和滥用职权行为。在大多数情况下,总会有一群糟糕的警察。我认为(波特兰的警察)是一支出色的队伍,但他们没有得到媒体、报纸和社区的大力支持。这样的时候在波特兰当警察很难,看得出来,他们得到的支持不多,却招致大量批评。他们不能使用催泪瓦斯,必须非常小心翼翼,然而还被要求控制局势。

 

再回到你的问题。我认为问题在于上层领导力的缺失,我不反对市长,不反对市议会成员和州长,我理解联邦政府想采取更多措施。但社区对他们有抵触,不希望政府进入临近的城市。周围几个城市的警察局也不想介入,因为他们认为波特兰警察本身没有得到自己市区的支持。所以不想来支援。我不知道怎么做好,但这是我的回答。

说到领导力的问题,美国即将迎来11月的总统大选。我很想知道,以您的观察研究和新闻从业经历,您是如何看待这次大选的?您对美国前景持乐观态度吗?您目前感觉如何?
如果我不乐观,那就太可怕了,所以我保持希望。我不方便说我将投票给谁。但是,我要说的是,我对现任政府的孤立主义政策感到震惊。我认为责任政府的孤立主义政策是一个错误,看不出政府有什么明确的有意义的方向。现政府想利用暴力,利用分歧,在政策上更加分裂。我非常希望新政府上台,把大家团结起来,让我们能再为美国感到自豪

您认为选举的结果对华裔和其他有色人种有什么样的影响?
我认为这两个群体是不同的。早期历史上遭受过很多歧视的华裔,现在做得很好,至少在俄勒冈州是这样的。在西部地区,他们已经被他们已经被广泛接受,对社区、政治、商业和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华裔已经是一个融合良好的群体,是我熟悉的社区领导力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其他族裔的情况不同。

 

我想,非裔和华裔之间可能存在一些由来已久的相互猜疑。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事实,我的感觉是这样的,对在美国他们想要什么,不太团结一致。华裔进步得非常非常好,而非裔就没那么好了。当然,他们在社会背景上有不同的渊源。

 

选举结果会给华裔社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华裔应该跟其他族裔一样,受益于比过去四年更团结一致的国家。只要国家团结一致,大家就可以共同成长,如果国家内部分裂,每个人都会在某种程度上受损。

很多人认为,特朗普过去四年的政策促进了美国经济的发展,股市上涨就是证明,因此应该认可他在税收、就业、贸易方面的政策,和他在领导国际条约方面的努力。您如何看待这些政策?
很难说,我待在华盛顿特区的几年里负责美联社的经济报道。那时人们非常担心通货膨胀。可现在似乎没有人担心,将数十亿美元注入经济的做法,说白了就是印钱。我真的搞不懂,没人提到这一点。人们说社区需要资金,但是我无法相信,这样无限期地继续下去而不会造成任何后果。我很惊讶没有人谈论通货膨胀的危险,但我敢肯定,总有一天会的。

 

我认为特朗普的政策对富裕阶层非常有利。美国人不爱谈论阶层税收,但实际上,阶层确实存在,有一个非常富有的阶层,他们过得不错。特朗普政府初期曾减了税,实际上是为高收入人群减税,低收入群体遭受了很多苦难。昨天还有报道,又有多少人陷入贫困。每当出现新的高失业率,贫困随之而来,因为高失业率首先影响到的是低收入群体。

 

股市反映的,我认为是高阶层的事情,有很多人赚了大钱,都是持有大量股票的人,他们过得很不错。其中可能有些说道,因为我真的不能相信我们能就这样一直向这个系统注入资金而不去创造任何不相关的价值。

 

我不知道拜登是否真的可以理顺一切。他谈到向富有阶层征收更高的税,但那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要参众两院齐心协力才行。在减税之后增税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总的来说,特朗普的政策对美国的富裕阶层有利,对美国的穷人来说很可怕。

 

我不知道麻州的情况怎么样,但在波特兰大街上,哪怕是在抗议发生之前,你开车到处转转,随处可见无家可归者的帐篷,在高速公路入口,市中心的大街上,公园周围。这是新情况,十年,十五年,二十年前没有这样。西雅图、旧金山还有洛杉矶都是这样。大批无家可归者,情况越来越糟,人们留宿街头。这些现象都反映了特朗普的经济的结果。

作为报道经济和外交口的记者,据您观察到的中国城市的进步等所见所闻,您如何推断,在经济日益全球化的大环境下中美贸易的未来走向?
可以预见中美贸易会随着全球化的增加而持续增长,其中会有契机,有新生,有短暂的繁荣,有失策和危机,就这样一路下去。两个国家经济上太多关联了,中国经济的增长已经有点让人跟不上,各方面都在飞速发展/当然,美国通过贸易推动了中国的发展。美国多年来贸易逆差,我记得多年前华盛顿有位经济学家说过,眼见得贸易逆差,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增长,我们日后也许会反悔。两国经济交织在一起,如果双方能在其他方面有所控制,相关性很大的两国的增长会更接近。

 

我很尊敬中国人和在美华人,希望友好关系长期保持下去。

 

2020美国大选专栏

本文为“美国华人”和“加拿大和美国必读”联合征文系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加拿大和美国必读》是立足于国际资讯、移民留学领域的华人自媒体,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加拿大和美国。视野决定命运,我们的愿景,是希望开拓国人的视野,搭起海内外华人沟通的桥梁。《加拿大和美国必读》的价值观是坚决反对歧视和种族主义,大力弘扬多元文化。

还原华人惨遭屠杀真相的美国记者谈美国大选 | 专访 

文字整理/编辑: 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为什么2020大选或许是我们这辈子最重要的一次选举?

川普和共和党提名确认大法官吃相非常难看 | 专访王彦邦

为什么说2020年总统大选很可能是美国民主宪政的最后机会

镜头记录华人抗疫,歌声传递人间友爱 ——美版《相信爱》MV背后的故事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还原华人惨遭屠杀真相的美国记者谈美国大选 | 专访

威斯康辛马拉松花旗参

美国华人引以为傲的品牌

立即上网订购:www.MarathonGinseng.com

输优惠码“美华”马上享受9折优惠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还原华人惨遭屠杀真相的美国记者谈美国大选 | 专访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电报频道:https://t.m/ChineseAmericans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