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815篇文章

我不是以第一代移民的身份说话,而是作为第一批移民到美国的华人的后代,来分享家族故事。而且,我是个黑人。此刻,我能感觉到我的祖先“李太爷爷”在催促我说话。

 

正文共:3290字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撰文:Shannon Prince

翻译:天边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写在前面的话:在《美国华人》发表的华人与黑人关系的文章中,大部分的论述来自第一代和第二代华裔,而我的家族是最早移民到美国的华人。我的祖先,本文的“李太爷爷”从香港来到美国修建铁路。他娶了一个获得自由的女奴隶为妻,跟她一起养育了德克萨斯州一个最早的华裔家族。李太爷爷是德州第一位华人社区的领袖,在今天这个种族关系十分紧张的时刻,我想和大家分享他对华裔社区的憧憬。
我希望,尤其是在拜登选择卡马拉·哈里斯作为副总统候选人之后,我们的社区能够开展更多的疗愈性对话。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后,针对在美华人对黑人的态度的讨论进行得愈发迫切和激烈,在这种背景下,许多人从第一代和第二代移民的角度表达了看法。很多时候,这样的对话就像行星一样,无可奈何地围绕在两极形成的轴线上。

 

我今天从另一个角度来谈谈。

我不是以第一代移民的身份说话,而是作为第一批移民到美国的华人的后代,来分享家族故事。而且,我是个黑人。此刻,我能感觉到我的祖先“李太爷爷”(注:李为音译,被作者当作姓氏)在催促我说话:

十九世纪中叶,李太爷爷(注:作者为第六代)离开香港来到美国,在铁路上做劳工。他和另外299个中国男人和一个女人——我几辈以上的太姑婆(注:李太爷爷的妹妹,以下且称为太姑婆)——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位飘洋过海来到美国的中国女人——一起到达了德克萨斯州的加尔维斯顿港(Port of Galveston)。当他们乘坐的船抵达时,李太爷爷和太姑婆发现聚集在岸边的一大群人正看着他们,那些人是第一次看到亚洲人,当时还有一个报社记者在场,为后人记录下了这个历史性的旅程。(注 1)

 

可是,中国劳工所面临的种族歧视是那么残酷,以至于在(建设铁路的)工作结束后,他们大多数人都返回了自己的祖国。但李太爷爷还是留在了德州……他爱上了一个被解放的女奴。

还有几个人也一起留了下来。他们中有一个爱上了一个白人女子,还有两个爱上了曾经是奴隶的黑人女子,其中一个黑人女子叫莫里亚,是李太爷爷迷恋的那位女士的妹妹。我太姑婆也没有回中国,她把她的心交给了一个自由的黑人。这五对夫妇都结了婚,但是根据家族历史和考证,那位华人先生和他的白人妻子,跟我太姑婆和她的丈夫一样,都没有生过孩子。因此,德州华人的三个重要家族——李的家族、我们家族的“表兄妹” Yepps家族、Williams家族(移民Bar Low随其妻姓)——都是黑人。德州第一批“二代”华人子女中,有不少是黑人孩子。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李太爷爷和Martha太奶奶的女儿 Lillie,是本文作者的祖先。(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人口普查资料显示,Lillie的父亲出生在中国,母亲出生在阿拉巴马。(Lu 疑似Lee的误写)。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Lillie的死亡证书第10和11行,显示父亲的名字和出生地。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李太爷爷和玛莎太奶奶的儿子,也就是Lillie的兄弟。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作者的奶奶Almeta Prince,是Lillie的孙女。

 

最终,又来了很多华人在德州定居,组成了一个由李太爷爷领导的社区,他以明确的反种族主义精神带领着这个社区。即使在那个年代,白人至上主义者也将华裔视为与非裔美国人截然不同的模范少数族裔,尽管当时对这两个族裔的刻板印象与他们现在的处境相反:那时非裔被妖魔化,因为他们太上进了;  华裔美国人,被称赞为清楚自己的地位,也从不寻求颠覆种族等级。当然,在今天,华裔因为在人们刻板印象中的上进心而受到赞美,而非裔则因为懒散地游荡在国家的最底层而遭到谴责。事实上,这两个族裔在每一个时代都付出了努力,做出了牺牲,他们一直希望自己和后代能够并且将会有尊严地生活。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1981年一份报纸介绍李太爷爷家族

 

李太爷爷拒绝不道德的言辞。他头脑很清醒,没有任由白人至上主义者让他和另一个他可以与之建立联盟的少数族裔群体对立起来,他非常理性,没有被愚弄,而是认识到种族主义言论最终只会为白人特权服务。他和妻子玛莎太奶奶相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对彼此的处境和挣扎感同身受。他们相互对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崇高,而在别人眼中他们低人一等。在他们的农庄里,他们既举办蛋糕舞会(非裔传统舞蹈),又举办放飞灯笼风筝的活动,热情地欢迎亚裔和非裔背景的邻居们来庆祝大家的双重传统。这就是李太爷爷建立的美国华人社区,是他所设想的要延续几个世纪的社区。那正是我们身处其中的社区。然而,这也是我们时而会背离的社区。

 

没有哪个美国华人比十九世纪美国华人的工作条件更为残酷,也没有谁比他们遭受的种族主义更多,得到的法律保护更少。这些祖先们的抗争——以及通过非裔美国人牵头的运动所取得的民权保护成果——是今日我们美国华人社区的基础。然而,当我和家人想进去参观位于旧金山中国城著名的李氏公所时,那里的人急急忙忙地要锁上门,好像我和我那性急的父母可能会打劫一样,用 “如果你们要找的是中餐馆,这里不是中餐馆 “这样的说辞,把我们赶走。

德克萨斯州最早的一个李氏家族的后人,在李氏公所不受欢迎。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2002年中文报纸提到李太爷爷家族。

最近,我看到有华裔呼吁我们社区的人承认,美国是在非裔奴隶的尸骨上建设起来的(在对美国土著的种族屠杀受害者的坟墓上),这种呼吁有时会被反驳为“华裔美国人建设了这个国家”,所以说非裔美国人的情况不是唯一。但作为一个既是铁路劳工后代又是棉田农工后代的我,知道李太爷爷所做的工作虽然艰苦,但无法与玛莎太奶奶作为奴隶的遭遇相比。李太爷爷是自愿来到这个国家做有报酬的工作的。他不必害怕随时随地发生的强奸或酷刑。他是自由的。他没有在父母还没有教给他传统之前被卖掉——我至少知道我的中国姓氏,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非洲姓氏。我甚至不知道玛莎太奶奶的祖先来自哪个国家。

这就是区别。

 

这个区别是个很明显的细节。

 

哈默(Fannie Lou Hamer)是一位非裔民权活动家,曾经因为想要在一家白人专用的咖啡馆吃饭而被捕,并被关入监狱,警察因为她没有称呼他们为 “先生 “而殴打她,对她进行了性侵犯,然后强迫犯人打她,几乎把她打死。她曾经说过:”我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平等权利’的讨论。我不想和那些强奸我的祖先,卖掉我的祖先,像对待印第安人那样对待他们的人平等。我不想和那些人平起平坐。我要的是’人权’。”  李太爷爷也不想和那些白人平等,那些人认为他足够好,为了修建一条连接他们国家的铁路他伤了后背,但却没有好到让他有资格成为美国公民。他也没有丝毫兴趣被那些认为适合奴役他妻子的人视为 “模范”。他憧憬的是一个不同的美国。在这个历史时刻,我作为一个传承了他的血脉的人,有责任为他的理想挺身而出。

当我们华裔亚裔美国人成为李爷爷梦寐以求那样的群体时,我深受鼓舞。仇恨犯罪受害者陈果仁的侄女Annie Tan曾呼吁华裔美国人站在手无寸铁、无辜被枪杀的黑人Akai Gurley身边,而不是站在误杀他的华裔梁警官一起;她敦促我们不要想着有一天我们的警官误杀黑人,可以像他们的白人同事一样不受惩罚 。我看到的是,被警察打死的苗裔男子Fong Lee的母亲Youa Vang Lee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后,敦促亚裔与黑人站在一起,尽管被控协助和教唆杀死弗洛伊德的警察之一 Tou Thou是苗裔。在一次演讲中,她提醒她的社区,在她儿子被杀后,“黑人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无论早上还是晚上。每当我们有需要时,他们都在那里,甚至一直到凌晨1点。” (注 3)

 

这不仅仅是要成为黑人的好盟友,更是要成为美国华人后代的榜样。今天我充满荣耀地讲述李太爷爷的故事。

你呢?你的后辈会怎样讲述你的故事?

参考来源

1.Irwin Tang 在他 Our Histories and Our Lives 一书中讲到们家族的故事。

2.https://medium.com/listen-to-my-story/peter-liang-was-justly-convicted-he-s-not-a-victim-says-this-niece-of-vincent-chin-739168c9c944#.y109e5ilt

3.https://nextshark.com/fong-lee-minneapolis-cop-blm/

作者简介

Shannon Prince是一名律师,她以优异的成绩从达特茅斯学院毕业,获得学士学位,从哈佛大学文理学院获得硕士学位,从耶鲁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律学位,再从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她是她所在律师事务所Boies Schiller Flexner亚太关系小组的成员,也是纽约亚裔律师协会和全美亚太裔律师协会的成员。她所著的有关在工作场所和社区建立种族正义策略的书即将由劳特里奇出版公司(Routledge)出版。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或使用下列链接,阅读英文原文:

https://chineseamerican.org/p/32484

 

 

撰文:Shannon Prince

翻译:天边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四百年的创伤:一文读懂美国黑人受压迫和反抗历史

儿子身中七枪,母亲有话要说:Blake的妈妈呼吁团结

平权法案——达摩克利斯之剑,还是驶向光明未来的方舟?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威斯康辛马拉松花旗参

美国华人引以为傲的品牌

立即上网订购:www.MarathonGinseng.com

输优惠码“美华”马上享受9折优惠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铁路华工爱上自由了的女奴:德克萨斯最早的华人家族故事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阅读英文原文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