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6日一期的Time杂志,刊载了一篇文章,叫做The Model Minority Trap(模范少数族裔陷阱)。在美国的华人一向被主流社会认为是模范少数族裔(model minority),但是这个模范少数族裔本身,就是主流社会强加给少数族裔的一种刻板印象。既然是minority,就给人一种minor(不重要)的感觉。就是亚裔族群给人的整体印象就是埋头苦干,学习和工作都很好,从不惹事。主流社会给亚裔的这种印象,也阻止了亚裔为自己的事情发声,或者说发出的声音没有人能够听到(或者说是有意忽视)。当我们作为模范少数民族被假定为美国社会所接受时,我们怎么能对种族有什么感觉或话呢?

一、反SCA5

2014年以前,很少听到华人参与政治的声音。华裔总是习惯于明哲保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境况,在2014年初加州要通过SCA5的时候有了改变。东亚人尤其是华人一向是以重视子女教育而著称。而加州在1996年通过了prop 209提案,被认为是有利于亚裔社区。根据1996年加利福尼亚州209法案提出的规定,加利福尼亚州宪法禁止该州基于种族,性别、肤色、民族或原籍而在公共就业,公共教育或公共承包方面歧视或给予任何个人或团体以优惠待遇。此提案使加州成为全美第一个禁止公立大学在录取时参考种族因素的州。

SCA5(加州参议院宪法修正案第5号)由加州拉丁裔参议员Edward Hernandez提出,目的是想要废除prop 209,从而让公立大学进行录取,公司招聘时考虑种族、性别、肤色、民族等因素。这一法案引起了华人社区的恐慌,被认为会伤害到华人下一代升学时候的利益。因为华人对下一代教育最为重视,于是各个社区马上行动起来,纷纷给议员打电话,举办各种讲座,举行抗议活动。民主党人余胤良(Leland Yee)、刘云平(Ted Lieu)和刘璿卿(Carol Liu)是在参议院投票支持SCA-5的人之一,但鉴于公众的强烈反对,此后这三位参议员要求埃尔南德斯在议会投票中保留该法案,以便更好地评估其潜在影响。由于遭到亚裔社区的强烈反对,在加州参议院通过的SCA5提案,被Hernandez撤回。

从上图的数据可以看出,2014年以后亚裔主要是华裔(别的亚裔变化没有这么大)对AA的支持成显著下降趋势。反对SCA5提案的成功,被认为是华人社区对政治冷感的一个转折点。参与其中的人深受鼓舞,认为亚裔不能再当“哑裔”了,要勇于发出自己的声音。由于对SCA5的投票开始时三名华裔民主党议员全部投了赞成票,这也引发了加州乃至全美华人的愤怒。这部分华人认为,长期以来支持民主党是不对的,在选举中不能只看肤色,出身亚裔的议员出于于党派利益,不一定会为亚裔发声。于是喊出来选党不选人的口号。因为加州已经有20多年是蓝州,所以这部分致力于打破加州民主党一党独大的局面。于是加州很多传统上支持民主党的华裔,转而去支持不支持平权的共和党议员。

二、抗议Jimmy Kimmel Live“杀光中国人”言论

另外一次引起华人社区不满的事件,是抗议 Jimmy Kimmel Live!(国内翻译成鸡毛秀)里面出现了说要“杀光中国人”的事件。 Jimmy Kimmel Live!是一个深夜脱口秀节目事情发生于2013年10月16日的鸡毛秀节目中的一个恶搞环节“儿童圆桌会议”。这个环节是由几个小孩装成大人,模拟对现实事件发表看法,因为大人小孩认知的差距而制造笑点。比如小孩把Barack Obama的名字都说错。Jimmy首先问道,美国政府欠了中国1.3万亿,该怎么还上这笔钱?一个小孩说,到地球的另一边,把每个中国人都杀了(kill everyone in China)。Jimmy回应说:that’s an interesting idea. interesting这个词在英语的语境中,不只是当有趣讲。当对方说出来一个很荒谬的观点时,不想当面反驳对方,给对方留面子,但是又不认同对方观点时,就会说that’s an interesting idea。类似的场景,在生活大爆炸中,Sheldon经常说penny的观点interesting。其实他是不认同penny的观点。接下来Jimmy又问,如果不还钱,以后就没有人会借你钱了。小孩说,对哦。然后Jimmy追问,这个国家应该偿还自己的债务吗?小孩异口同声地说应该。Jimmy说,那是不是应该让中国人活着。小孩说,应该。Jimmy的结语说,这是儿童圆桌会议《蝇王》(蝇王是一本用小孩的天真来探讨人性的恶的书)版。

节目播出以后,引发了华人社区的强烈不满,抗议“要杀光中国人”的言论,也有人说凭什么由你们决定让不让中国人活。有超过10万人到白宫请愿网站“我们人民”上留言表示愤怒和抗议,要求ABC道歉,撤回该视频片段,并要求追究主持人Jimmy Kimmel的责任。

10月28日,纽约、旧金山等地华人社团前往当地的美国广播公司门口抗议,要求吉米再次道歉。当晚,吉米·坎摩尔公开称“对不起,我道歉。”他表示在节目中不同意该名儿童的冒犯性言论,相反目标只是为了取悦大众。

在这次抗议活动中,在洛杉矶的华人王湉(网名天天)首次展露头角。Jimmy在10月30日在抗议的现场道歉,在他旁边竟是不满30岁的王湉。此前外界对此人知之甚少,曾是“北京爱国同乡会”会长。从微博的照片上看,去洛杉矶总领事馆参加过国庆周年纪念活动。也有人传他的爷爷是中共的高官,但是都无法证实。

三、挺纽约梁警官游行

自2013年抗议Jimmy Kimmel事件之后,王湉积极参加各种华人抗议活动。其中包括2016年在全美三四十多个城市发起的抗议警官梁彼得被起诉的事件。梁警官是纽约的一名警察,2014年11月20日夜晚在纽约市布碌仑“粉红屋”政府楼楼梯间巡逻时,因为枪走火,子弹经墙壁反弹,导致一名非裔男子死亡,从而被起诉。2016年2月11日,陪审团裁定其被控误杀、刑事疏忽杀人罪、二级攻击罪、二级疏忽致险及两项渎职罪五项罪名全部成立,面临最高15年牢刑。

判决结果宣布以后,华人社区哗然。很多人认为,之前多起白人警察枪杀黑人都能免罪的情况下,为啥误杀黑人的纽约亚裔警官Peter Liang却被起诉并被重判,这一定是柿子找软的捏似的抓了个替罪羊向黑人社区交待的行为。抗议游行的人打出的口号有反制黑人口号BLM的All Lives Matter,还有justice for all。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justice for all。这就是认为,如果认为白人杀黑人可以脱罪,那么亚裔杀黑人也应该脱罪。这是要求亚裔跟白人一样可以拥有滥杀无辜的权利吗,这是要求justice for all,还是要求injustice for all。正确的要求应该是要求对所有警察滥权的行为予以追究,严加惩戒,不分种族,这样才能给后代一个公平的社会环境,而不是要求同样不正当的white privilege。

在洛杉矶举行的抗议活动,有两拨人马,一拨是由美国华裔平等权益协会(简称华权会)组织的,他们取得了游行许可。另一拨是由自称是全美挺梁活动总指挥的天天领头的,叫做冲锋号组织的游行,但是却没有取得游行许可,只能在人行道上抗议,不能上马路。这是当时的媒体报道

华权会发言人Arthur介绍,华权会自去年起就开始关注梁彼得案,并在全美首先发布第一个为梁彼得请愿的白宫请愿书,并获得了12万人的签名。所以他们在 全美掀起挺梁热潮时发起游行,并成功向洛杉矶市警局以及洛杉矶市政府申请了周围四个区域许可证。保证大家合法集会,发出华人自己的声音。

冲锋号大游行的总指挥王湉则表示,不管过去和未来,2月20日的洛杉矶挺梁大游行是他于2月13日自主发起的,而后有40多所美国城市华人宣布加入,连中国香港都有参与。他作为活动发起者曾向警局和市府申请游行许可证,但最终未能与得到许可证的华权会达成共识,所以游行队伍分开行动。他们虽然没有许可证,但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人民的权利,可以在和平的情况下,自由集会抗议。

游行分成两派也让在场维持治安的洛市警局警员们感到不解,他们在清点人数的同时了解到一队人马拥有许可证,另一队没有许可证的则在人行道上抗议。

有合理的理由怀疑这次抗议活动不是自发的,在多个场合看到有北美崔哥这样的人介入和鼓动。

據一位叫「北美崔哥」的網絡人士揭露,以「天天」的ID在微信上召集挺梁遊行的人就是王湉,「目前潜伏於洛杉磯郊外一棟房子裡,自由職業,搞項目投資和金融之類,因為聽不懂,也就没多打聽。」

四、微信公众号上位,开始挺川

这次活动是有史以来华人参与度相当高的一次抗议活动,游行后有民众对记者表示,感觉此次参与抗议的都以华人新移民为主,新生代年轻人不多,好像没有什么ABC(美国出生的华人)参加。这次活动主要是通过微信群组织的,各地都建立了活动相关的若干微信群。几个公众号也在这个期间展露头角,比较典型的就是美国华人之声和civil right,其实两个公众号差不多是一家。主要是发布一些右翼煽动性的消息。而美国华人之声和civil right这两个右翼公众号,都跟天天有着各种联系。

美国华人之声的主笔解滨,当年也是大批党的宣传路线。在其博客上有一篇《艾未未完了》,把毛时代开始党的宣传跟希特勒纳粹德国时期的宣传手法相提并论,毛左网站乌有之乡因此还对他进行了批判。当年可以说党在和谐宣传方面搞行为艺术学希特勒,2017年却以极右的立场,给弗吉尼亚极右纳粹主义分子洗地,极力淡化文革暴行。写了一篇文章,叫《美国文革运动考察报告》,将美国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跟中国的文革时期做了对比,得出的结论是美国在搞文革。

抗议完梁彼得事件,很快就到了2016年美国大选时期。经过前几次的运动,第一代华人社区(主要是使用微信的网民)普遍对民主党照顾少数族裔,福利政策,移民政策,教育方面平权,以及在言论方面推行政治正确等政策强烈不满,再加上几个右翼公众号歪曲、片面性和煽动性信息的鼓动,其基本上传播的都是美国far-right网站的谣言,例如歪曲为了照顾变性者避免尴尬选择使用厕所方面照顾的政策为男女同厕。参加游行的人,很多人都倒向了支持川普。关于美国华人之声如何造谣,散布右翼的另类事实,有很多文章做了论述,比如这一篇。例如最有名的一则谣言,就是希拉里的披萨店虐童的谣言。受过微信煽动文章洗礼的华裔选民,得出结论希拉里就是个变态和骗子,民主党腐败混蛋透顶。为了不让民主党上台,为了自己的下一代,川普哪怕就是个十足的混蛋,捏着鼻子也要选川普。

五、最大的华人挺川组织CAFT

据报,2016年大选,王湉开始是支持Jeff Bush。到了2016年六七月份,后改名“川普助选团”(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简称CAFT),并自任团长。王湉之后组建的”华人川普助选团”,在党的支持下,最高时普选团的人数达多达8000人。而且助选团内部还有各种头衔。

大选中,助选团召开了60余场造势活动,敲了23万户选民的门,在全美32个城市组织将近180小时空中飞行横幅助选活动。为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帮了大忙。 王湉也因此成了中共和川普政府的大红人。

这个著名的川普支持者叫曾玲

川普竞选成功之后,王湉还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

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出现了一个“华裔美国人川普助选团”的助选团体,这个团体的成员在各个州,尤其是重要的摇摆州为川普助选,包括租飞机拉横幅等。川普也亲自在家中会见了这个助选团的成员,我们连线了人在洛杉矶的“华裔美国人川普助选团”团长王湉先生,请他介绍相关情况。

今年夏天,我知道您曾经和川普在他加州的家中见面。当时您就向川普建言,中美两国一定要友好,这样才能一起赚钱。另外,您也赞成川普的这个移民政策。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2020年6月24日题为《与中国有关联的政治捐款人获得与川普及共和党接触的机会》的报道。根据跟王湉属于同一个组织的前成员陈立简透露,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曾请王湉在川普执政期间帮忙在中国问题上游说。陈立简表示,王湉试图招揽他参与游说,但他不愿提供帮助。

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州级商业记录资料显示,王湉很快就被列为加州一家新注册的政府关系公司Wang & Ma Government Relations LLC的首席执行官。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披露的信息,王湉还向“川普必胜”筹款委员会捐了15万美元。

该报道又透露,王湉安排了三个跟中国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参加了共和党组织的一个高层会议,应该是了解美国政府高层动向和进行游说。

知情人士称,2017年5月,王湉作为加州委员斯蒂尔的嘉宾,参加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在圣迭戈举行的一次仅限受邀参加的领导人会议。这次会议是共和党领导人在川普就职后为该党规划前进路线的早期机会。

六、硅谷华人协会SVCA

另一个在硅谷比较有影响力的一个华人组织硅谷华人协会(SVCA),由一群身处硅谷的偏理工科华人组成,立场偏保守。活跃于华人社区的各次政治运动,从反SCA5,反细分法案AB1726,到反对在San Jose修建垃圾场。因为反SCA5,与共和党立场接近。曾为共和党议员Bob Huff和Catharine Baker举办过筹款活动。因此受前共和党议员Bob Huff邀请参加共和党建制派的研讨会。因为支持共和党保守立场,支持川普当选总统也顺理成章。

每次竞选前,SVCA都会通过邮件组发出选举指引,指导那些平时对议题不关心,不看选举手册的人按照该组织的意向选举。在选举指引里,该组织毫不掩饰其不看议题,只支持共和党的倾向。

SVCA最近的动作,则包括在George Floyd被警察虐杀引发大规模抗议之后,号召支持San Jose警察局。以下是信的内容:

Now the San Jose police officers are having a hard time; some people are urging the city council and the mayor to defund San Jose police because the tragedy happened earlier in Minneapolis.

But we in fact have been in need of more police to keep our city safe for a long time. San Jose policemen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that accident!

Please write an email to the following addresses to urge our mayor and city council members NOT to defund our police department.

以及反对ACA5。因为其公开反对ACA5的立场,遭到了来自于黑人民权组织ADOS(American Descendants of Slavery)的谴责。

现在2020大选冲刺在即,王湉为首的华人组织CAFT,以及像SVCA这样的组织,是华人几个大的助选组织。王湉,解滨等人,则继续利用微信群,组织美国华人,继续为川普2020年连任辅选。

作者:More Less
(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