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32篇文章

有一天我跟别的华人妈妈聊天,说孩子学有余力,在家期间太多时间打游戏怎么办?一群妈妈们聊的结果是,孩子不小了,要找到孩子擅长的方向,有些娃是自推的,那是他们爹妈命好,像我们这种绝对不会自推的,还是要靠爹妈推了。


正文共:4616字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撰文:kai fu


自从我们镇3月12号一阵风似地关了所有中小学之后,这批娃们,就是官宣放羊啊。为什么说是官宣呢,因为这个周一,一帮被娃们折腾得精疲力尽的家长们在小学家长会上跟老师们提出,希望多加一些网课时间,校长说,每天20-30分钟的网课时间,是学区的规定,老师并不能随意多加。看看,学得少背后是有学区撑腰的。中学也好不到哪里去,看到我家那个九年级高中生,网课是每门学科每周一次网课,每次一个小时左右。而且,一到周五,中小学都放假。 


好吧,我承认,有少数天才的家长,在这个期间是真的能把孩子们带得很好,我们村有个妈妈,家里六个孩子,从蹒跚学步的娃娃到中学孩子,一溜串儿,封锁期间每天家里活动不断,带孩子们去树林,海边远足, 家里后院养小鸡,去穷困社区服务,自己还在封锁期间顺利毕业拿了个护理学位(她的学位本身也是网课教学),准备等孩子们大了之后重返职场。 


这种是家长界的翘楚,大多数家长对这个水平都是望尘莫及,拍马都赶不上的。先天资质不足,后天也没跟上。譬如很多人其实是非常不习惯在工作中被频繁打断的,饶是我这样的分心大师,本来就不习惯于专注,当回一封工作邮件的过程中,被二妞打断个五、六次,也开始抓狂。老大倒是不来打断我,但是我得时不时去打断他,因为老大这个15岁男娃,如果家长不管他,他完全能呆在他的游戏房间里,天昏地黑地打游戏,饿了出来在冰箱里翻一点吃的就行。 


3月一晃而过,放学令也从最初的4月复课,推迟到5月复课,变成最后计划秋季复课。我们家长带娃,也算是经历了一开始的焦虑和无措,到现在逐步步入轨道,毕竟,从3月到9月,这可是整整半年,不按部就班整点程序出来照做,大家都得疯了。


1

第一阶段


最初两个星期,且划为第一阶段吧,这个阶段从学校到家长,都是有点懵。爹妈们也是才开始启动正式在家上班模式,孩子们呢,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无所事事。大家都对疫情下的新生活模式有点新鲜感,涌现了各种创意。譬如我家娃爸竟然带二妞去打了一次网球,还号称以后既然在家工作了,只要天气好,天天去打球,这真是个极好的想法,可惜只坚持了一次。我则带孩子们一起重新挖掘出来尘封已久的棋盘游戏(board games),  说每天晚上9点以后是家里的互动游戏时间,一家人下下棋,做做拼字游戏,聊聊天,多么温馨,嗯,这个习惯比打网球要坚持得久远一点,好像坚持了两个晚上。对了,还有全家在家门口创作画粉笔画, 这个更长久了,可能坚持了三天。


一位波士顿华人妈妈的酸甜苦辣:疫情下的美国中小学生

在晴朗的天空下打网球。(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学校也是灵感迸发,有老师在You Tube上给孩子们读故事,给孩子们写信,推荐各种免费教学资源,找一些他们认为孩子们可能会感兴趣的学习视频推荐给家长等等。社会各界也踊跃响应,Coursera提供大量知名院校教授的免费课程,code.org教孩子们K-12(美国的学前班到12年级)的编程,Google Arts and Culture提供两千多家博物馆艺术馆的资料,Amazon上有免费故事有声书等等,总之资源太多了,面对这么多选择,我却渐渐焦虑感徒生。


你以为告诉孩子们这些网站,他们就会自己学习?他们才不呢,一天到晚抱着iPad看自己喜欢的视频或者打游戏。科学艺术人文,那基本上兴趣不大,越无聊的越有兴趣,譬如You Tube有个千万粉丝级别的博主,专门教孩子们怎么做粘泥(slime), 这么简单的玩意儿,二妞是百看不厌,还有各种游戏闯关的视频,那都是两娃每日必须学习的功课。总之,互联网明明是知识的星辰大海,两娃却在混吃等死地过日子,我当妈的能不焦虑嘛。 


一位波士顿华人妈妈的酸甜苦辣:疫情下的美国中小学生

二妞学校组织的给社区公园画彩石项目。


说白了,两娃就是自觉性严重不足,必须得靠盯着,但是爹妈也不容易啊,要工作要管一日三餐,要负责疫情下的采购,为了保持六尺距离,有时候买个菜,还得在冷风中排队二十分钟才能进超市。钟点工也不能来了,家里还要打扫卫生,收拾院子,疫情期间虽然省了交通时间,但是也多出来很多事情,所以这个阶段带娃就是想一出是一出,看看今天上班比较空,中间就带孩子们去湖边跑个步,晚饭今天吃外卖,那就带娃一起看个歌剧。一忙起来,可能就一整天不管他们。


二妞这段时间一下子提前进入了社交媒体年代,只要没有年龄限制的社交工具都注册上了,譬如Messenger Kids, FaceTime, Zoom,还学会了自己通过Messenger Kids发Zoom会议邀请,组织群聊。有一天我看到Messenger Kids的对话,她的同学说,“My computer got virus, so I have to use iPad” (我的电脑得病毒了,所以我要用iPad,二妞一脸兴奋地问“Is that Coronavirus? ” (你的电脑得的是新冠病毒吗?)


2

第二阶段


如果说第一阶段属于适应阶段,焦虑和创新并存,那第二阶段,暂时定为4月到5月吧,属于步入有序期。因为后来大家都知道这场抗疫斗争不可能短期结束,学区也觉得不能放羊下去了,根据学区总监的邮件,说这是一个从来没有在历史上出现过的先例,老师也需要有个学习准备的过程,这样疫情期间仓促上马的中小学网上教学,怎么都不可能跟在学校里上课一样的,所以,网课的目标就是让孩子们从感情上还和学校有紧密的连接,活动安排上让学生有事情做就行。 


4月2号学区推出了正式的网课指导意见,规定了授课时间,而且也指定了授课用的app, 上课用Zoom,  而学生和老师交作业的平台,K-2用Seesaw,3-12年级用Google Classroom。根据指导意见,我家二妞在小学二年级,每天网课时间在20-30分钟,作业在40-60分钟,总工作量1.5个小时,而老大在九年级,每天网课在一个小时,作业在2.5个小时左右,总工作量3.5个小时,周五都放假。


一位波士顿华人妈妈的酸甜苦辣:疫情下的美国中小学生

(图片来源:学区给家长的公开邮件)


统一的好处是事情容易上轨道,譬如二妞的网课时间就是每天11:30,而每周的一周作业量就会在星期天下午之前送到邮箱里,这样养成习惯,孩子每天知道到点自己打开Zoom链接上课,然后按照老师的邮件做作业。作业都在Seesaw上传,老师都会在上面评论。其实我看二妞的小学老师们在疫情期间工作还挺努力的,小孩子们会在任何时候上传作业,各个老师总是很及时地在Seesaw上面回复评论,晚上八九点问问题,老师们也都会及时回答。


九年级的儿子网课时间和作业安排也确定下来,每天用的app Google Classroom也会给家长和学生一个简单的作业和上课内容总结。老大每天上课加作业大概三个多小时,加上我布置的一点点跑步,练琴和阅读之外,老大的时间是很多啊,这家伙竟然学会了追美剧,然后就是在网上打游戏,还跟我说,“妈妈,你不用担心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没有社交生活,我们一起打游戏的都是好朋友,每次都十几个人一边打游戏一边聊天的。”

 

二妞的学校课后班学费是不用交了,但是课后班老师也组织了形形色色的网课,有绘画的,折纸的,戏剧排练的,这些都免费,原来在上的课外班,有些也转成了网课的形式,譬如中文课网课上得还很不错,中文学校发挥了我们华人重视教育和留作业的传统,一肩担任了我家小学生作业的半边天,老师给的任务每天有半小时左右的作业量。 


一位波士顿华人妈妈的酸甜苦辣:疫情下的美国中小学生

 上学校网课学做披萨饼。 


这第二阶段,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是和第一阶段比,还是有规律很多,而且有学校的网课和作业做保底,家长就算一天不管他们,也不会太焦虑。


3

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在我家属于5月之后吧,这段时间,我觉得总体是步入正轨的放羊模式中追求一点的进步,就是想好好利用一下这段空闲时间挖掘孩子的潜力。我家的老大是个很皮实的男孩子,但是自我管理能力很弱,譬如早上起来,你跟他说要设闹钟啊,上课要准时,都没有用,只有到点了妈妈掀被子这条管用。平常叮嘱要按时完成作业,跑步练琴,叮嘱也是没有用的,直接断Wi-Fi,做完了再给打开。总之就是简单粗暴才有效果。当然,每个娃不一样,老二自我管理能力强,但是同时也敏感得很,这么粗暴地管理二妞,那二妞是会哭天抢地的。 


儿子完成功课之余就在那里打游戏,我观察他的时间表,周中一般有6-7个小时打游戏,而周末更是每天高达10个小时以上的游戏时间,我经常恐吓他说,这么着迷打游戏,将来要被老婆休掉的,但是老大看看我,说“妈妈我才15岁,我为什么要担心那么远的事情?”


有一天我跟别的华人妈妈聊天,说孩子学有余力,在家期间太多时间打游戏怎么办?一群妈妈们聊的结果是,孩子高中了,不小了,要找到孩子擅长的方向,有些娃是自推的,那是他们爹妈命好,像我们这种绝对不会自推的,还是要靠爹妈推了。有个妈妈和我说,她女儿有兴趣参加高中的AMC10(美国数学竞赛)考试,她老公为了辅导女儿,亲自把高中竞赛数学都精研了一遍,自己每周给孩子开课,然后保持每天两小时左右的数学练习量。我听了还是蛮服气的,一份耕耘一份收获,谁的收获背后都是汗水。


当然这番话打开了我的思路,我想如果把老大往数学竞赛路上推,这倒是个有效杀时间的好方法啊,老大对数学是有兴趣的,小时候哭闹不休的时候,给两道数学题做能让他瞬间转移注意力,停止哭闹开始解题。到现在,晚上我11点给他断掉Wi-Fi,收掉手机,逼他按时睡觉,他实在没事情做的时候,床边一堆书,他不会去抓一本小说看,而是会拿本数学书看看。照他说的,数学书比小说有逻辑。英语老师布置给他们的莎士比亚书籍,在他看来,远不如那套数学书“The Art of Problem Solving” (《解题艺术》)读起来更有意思。


于是给老大每星期报了两个数学课,大概两小时数学上课时间,4-5小时作业量,老大先是跟我商量,每周的私教费用可以给他当零花钱,他可以看书自学。这条建议被我轻蔑地哼哼两声拒绝了,这么多年,每次相信老大的自觉性,最后都是我吃亏上当。


赚钱的目的没达到,老大就开始找二妞的不是,看着二妞的游戏时间比他多了,说我们厚此薄彼,偏爱妹妹。我说,那是妈妈更重视你啊,妹妹还小,八岁嘛,要我怎么推?而且妹妹的理想是做小学画画老师,我觉得她达到这个理想难度系数不大,就随她去呗。老大苦口婆心地反教育我:“你从小这么由着妹妹,她将来万一当不上画画老师呢?也许你抓紧点,她说不定能做个小儿科医生呢,美国多需要医生啊。”  看看,教育妹妹,老大是很在行的。管自己,那就不行。


话说为了疫情期间管孩子们,我在家涂了一面可擦写墙,还是非常实用的,每天我把每个孩子的to do list(要做的事情 )写上,做掉了自己打勾,每天晚上检查一遍,很清晰。


一位波士顿华人妈妈的酸甜苦辣:疫情下的美国中小学生

妹妹在可涂写墙上做题玩儿。


虽然这段时间孩子们很放松,但是孩子们还是挺想念学校的,记得当初我通知老大说他们这个学期不能复学的时候,老大深深叹了一口气,表示这样的日子有些无聊。我家老大一向没心没肺,我还真没怎么见过他叹气。而二妞则经常骑自行车去她的学校,在学校操场转悠。当然,他们都不是毕业班,要说还是今年的中学大学毕业生最是不如意,好好的毕业季,美丽的舞装都没有穿上。今年我们镇的老师组织了车队开过所有毕业生的家门口,庆祝他们毕业。


下图是高中毕业生孩子们在家门口欢迎教师车队经过。


一位波士顿华人妈妈的酸甜苦辣:疫情下的美国中小学生

(图片来自推特)


失去才知珍贵,这个新冠疫情给全人类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我们唯有希望在社会各界的努力下,疫情尽早过去,孩子们重回学校,我们家长也可以从这场身不由己的漫长的home school(家庭学校)中解放出来。 



一位波士顿华人妈妈的酸甜苦辣:疫情下的美国中小学生

一位波士顿华人妈妈的酸甜苦辣:疫情下的美国中小学生


撰文:kai fu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精神病痊愈之后,世界没那么爱他了

美国2000万人口的亚太裔,下一步该怎么走?

我的姥姥

PBS大片《亚裔美国人》讲述了怎样的故事?(视频)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一位波士顿华人妈妈的酸甜苦辣:疫情下的美国中小学生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