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620篇文章



编者按

我是谁? 这往往是在美国出生的移民二代所面对的问题。如果他们在成长的环境中受到歧视,可能把原因归咎于自己的族裔,归咎于父母的文化背景,从而排斥父母的文化。直到他们上了大学,当他们看到大学里不同族裔,不同文化的人都可以友好相处,都可以很优秀,他们会走出阴影,重拾信心,接受和认同自己的族裔背景,并愿意为自己所属族裔服务。贝利就是这样一位亚裔二代。


正文共:2690字

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撰文:天边


贝利是个闻名全世界的名字,本文的贝利,是一名“越二代”,他的父母都是来自越南的难民。贝利在美国的明尼苏达州出生和长大,父母给兄弟几人都取了球星的名字,想来他们一定都是超级球迷了。


明尼苏达的少数族裔人数不算少,是全美国东南亚移民第三多的州,有十多万人,占了州人口的3%。


从排斥到认同族裔身份,一个亚裔男孩是怎样找回自信的?

小时候的贝利。(本文图片来自searac.org)


像很多两手空空来到美国的第一代移民那样,贝利的父母为了养家糊口,每周七天辛苦工作。贝利和他的兄弟们去上学,却时常感到孤单无助。在白人学生占多数的地方,每一次跟人互动的经历似乎都在提醒着他,他是亚裔,是少数人,不那么受欢迎。所以很自然地,贝利有些轻视自己的族裔传统,他尽量扮酷,做一些看起来很酷的事情,去迎合“白人文化”。直到上了大学,他才有所反思,为自己成长过程中的迷思感到羞愧。


慢慢地,贝利在东南亚裔群体中找到了认同感,开始了心理上的自我疗愈。虽然他是越南裔,但很快就跟苗裔孩子打成了一片。受到歧视时,这个群体是他可以依靠和抱团的地方。后来他才明白,越南裔和苗裔族群有着相同的经历,是走过战争创伤的共同经历让两个族裔在彼此间找到了认同。社区的团结和帮助,让他接受了自己的越南裔身份并为之自豪,支撑他度过曾经迷茫和挣扎的学校生活。


从排斥到认同族裔身份,一个亚裔男孩是怎样找回自信的?

贝利和爷爷奶奶在高中毕业典礼上合影。

 

贝利在明尼苏达大学双城分校完成学业。作为家族的第一代大学生,大学生活充满挑战。在州内上大学,离家近花费又不太高,为父母减轻了很大负担。刚入学的时候,他有些迷茫,不太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对社区的依赖和对身心健康的努力是他的动力。他选择了学医这条路,并积极投入学生活动。 


从排斥到认同族裔身份,一个亚裔男孩是怎样找回自信的?

2017年主持明尼苏达州越南学生协会的农历新年秀。

 

成为一名学生活动家和社区组织者,激发了贝利对医疗健康方面的兴趣和对社会正义的热情。贝利在缺乏社区资源的环境中长大,现在则担负起创建资源的角色。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积极建立包容性的空间,制定建立导师制的计划,培养领导才能,促进族裔身份认同,提升自身成长经历的价值。通过这些经历他深深体会到,能够拥有时间,拥有稳定的经济能力,和有渠道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就健康问题而言,在暴力和种族主义长期存在的情况下,短期方案杯水车薪。人的行为和社会、经济等因素影响了大多数人的健康,贝利越来越看到政府资源分配不均导致社区资源持续匮乏的状况。为了让自己更有能力抗议社会的不公正,他把专业从公共卫生、心理学、领导力以及亚洲语言和文学专业转为医疗管理。


人们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受到政府政策的影响,可是亚裔社区极度缺乏对公民参与和投票重要性的认识,这可能跟大家对美国政府系统运作如何使公民受益或受害的不了解有关,这也无可厚非。但是,贝利坚信,要创建一个更好的社会,身为公民一定要积极参与,这是一种特权。对有些人来说,使不使用这个特权不是一个选择,而是关系到生死存亡。贝利的父母那些人并没有选择战争,也没有选择让他们的父母在战争中失去生命,没有选择变成孤儿,但是战争还是爆发了,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他不想让他的社区的人们像他家人曾经那样挣扎活命,他希望身边的人能生活在和平中。所以他每天都在努力。


从排斥到认同族裔身份,一个亚裔男孩是怎样找回自信的?

贝利和家人在他的大学毕业典礼上。

 

贝利成为家族中第一代上了研究生院的人,他的生活更加充满挑战。下一步要做什么他还没有拿定主意。在毕业典礼上,他百感交集。他做了他父母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做的事情 ,但他的使命更沉重。


不久之后,贝利遇到了在SEARAC实习的机会。接受这份工作就要离开家,经济上要完全依靠自己,经过一番犹豫,他还是选择了要为自己社区的福祉抗争这条路。


SEARAC——Southeast Asia Resource Action Center,是一家全美范围的东南亚裔难民和移民维权组织,致力于帮助来自东南亚的难民在美国获得公正和公平的待遇。


从1955年到1975年的二十年间,越南、老挝、柬埔寨经历了战乱,几百万人失去了生命,大量的幸存者被迫逃离家园,很多人辗转来到美国。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关心东南亚难民命运的人士于1979年在美国成立了IRAC——Indochina Refugee Action Center,后更名为SEARAC。随着来自东南亚的难民人数逐渐减少,SEARAC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东南亚裔美国人的长期需求和公民参与方面——建立了数十个服务和支持东南亚裔的社区组织,培养了上千名社区义工,他们持续在各地、各州和联邦层面推出更合理的政策并帮助实施。


在SEARAC工作期间,贝利时常在感情上和精神上经受折磨:他看到了社会不公对社区的伤害,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你并不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事情”(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他感同身受。了解了联邦政策跟每个人生活的关联,让他倍感压抑;大家组织起来向歧视社区的政策抗争又让他感到兴奋。


而SEARAC努力促成的正是人们对这种关联的了解,让人们了解联邦和州的政策,比如驱逐出境,获得医疗服务,以及数据收集等等,给每个家庭带来的正面或负面影响,并动员大家一起采取行动来应对不公正的现象。


社区面对的挑战很多,应对这些挑战起步于对自我身份的认同。身为东南亚裔移民,不仅意味着自己根植于东南亚文化,更意味着,大家因为越战经历和共同的奋争而凝聚在一起。失去家园,饥饿,创伤,失去家人和所经历的那些伤痛——种种遭遇让东南亚社区更加坚忍和团结,正因如此,创造和分享社区的故事,对社区的未来来说尤为重要。


从排斥到认同族裔身份,一个亚裔男孩是怎样找回自信的?

在SEARAC实习的最后一天。

 

几个月的工作让贝利受益匪浅,他想告诉那些在成长中缺乏指导的孩子们,SEARAC富有领导力,成果丰硕,你自己也有机会成为自己的导师。


作为越南裔二代,贝利的成长故事只是东南亚裔社区无数个故事中的一个。贝利的故事道出了他成长中那些独特的经历和遭遇,和他的惭愧和反思,正是这些因素唤醒了他的意识——投身建设社区,有目标有追求地生活。


从排斥到认同族裔身份,一个亚裔男孩是怎样找回自信的?


贝利2019年春季在SEARAC实习。目前他在 “教育领导力学院”担任活动和运营计划助理。


从排斥到认同族裔身份,一个亚裔男孩是怎样找回自信的?


从排斥到认同族裔身份,一个亚裔男孩是怎样找回自信的?


威斯康辛马拉松花旗参

美国华人引以为傲的品牌

立即上网订购:www.MarathonGinseng.com

输优惠码“美华”马上享受9折优惠 



撰文:天边

编辑:Steven

本文由作者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一个政治骗子的句号划在了监狱,总统班底又一人被定罪

姗姗来迟的裁决——桑迪· 胡克枪击案七周年祭

弹劾公开听证第一天曝出重磅新证据,特朗普参与“勒索乌克兰” | 彦子追踪

弹劾特朗普调查公开听证在即,对2020大选会产生什么影响?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马上加入《美华读者俱乐部》Telegram

https://t.me/MeiHuaClub

(复制链接到浏览器访问)

━━━━━━━━━━━━━━━━━━━━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从排斥到认同族裔身份,一个亚裔男孩是怎样找回自信的?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