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炼金手记”加关注




在《川粉解析(上):美国危机》中我们谈到了这个令人惊怖的现实:美国 (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的1/3的人,背弃了这个国家两百多年的普世价值、不顾自身的长远利益、偏离了基督教的爱的信仰,去支持一个侵害美国民**主、拥抱独||裁理念、煽动种族主义、挑唆人群互恨、攻击新闻自由、大搞裙带政治、贬损战争英雄、辱骂烈士父母、践踏美国信誉、损害地球环境、扩大战争威胁、谎话连篇、亵渎女性、无底线无道德无智力无人性的,唐纳德﹒川普

美国有1/3到40%的川粉,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但更为不可思议的一个现实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华川粉?

去年11月在川普解雇了司法部长塞申思后,美国很多地方的民众由于担心穆勒调查会受到威胁,自发集会游行,支持保护穆勒调查。我参加了我们镇上这样一个游行。我在那里遇到一位相识的华人女士,这位女士的丈夫是土生土长的美国白人,所以我们聊天说的是英语。聊天之间这位女士抱怨美国的华人“尽是川粉”,这话被旁边的一位白人老太太听见了。

老太太万分惊诧,问我们:“怎么可能?美国华人尽是川粉?”

上面说了,川粉在美国并不是珍惜物种,因为美国有大约1/3到40%的川粉。然而,可以理解这位老太太的惊诧,因为从道理上讲,美国华人实在没有理由成为川粉。

我认识的非华人美国居民中,我只知道一个公开的川普支持者(大概还算不上川粉),来自匈牙利。

在美国,如果你满足下面几条中的一条,那么你成为川粉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

1) 你受过高等教育

2) 你属于少数民族

3) 你是移民

4) 你居住在沿海地区

5) 你在技术/教育/科研行业工作

我周围的非华人,一般都满足上面五条中至少一条;所以他们中很少川粉。

但是 …… 我认识的第一代美国华人,多数都满足上面五条中的五条;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成了川粉。


子皮 | 川粉解析(下):华川粉

(上图来自是美国《大西洋月刊》的题为《为什么中国人爱川普》的文章插图。图下写着“人民爱赢家,领袖爱傻比”(The people love a winner. The leadership loves a dupe)。

美国的低教育白人拥抱川普似乎还有某种表面的逻辑。川普的种族主义和反移民,对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有特殊的魅力,同时,川普反精英反科学反智的风格也吸引了不少低层民众。要知道美国许多人没有什么自身的内涵可以骄傲,所以只好骄傲于他们的白肤色、基督教、以及“美国是最强大的国家。” 正如霍弗在《狂热分子》中所指出:“一个人越是从自身的内涵中找不到自豪之处,他就越倾向用自己的国家、宗教、种族或神圣事业来自豪” 川普的种种,给予了这些极度不自信不平衡的人某种自我满足的捷径。像林登 · 约翰逊总统在20世纪60年代所说的:“如果你告诉最低级别的白人:他比最好的有色人更了不起;他就不会注意到你正在掏他的腰包。给他一个鄙视的目标,他会为你掏空口袋。

但华川粉呢?华人作为少数民族欢呼种族歧视?作为技术移民拥护反移民?作为博士和科技人员追捧抵制科学白字连篇的川普?还有,那么多自称热爱仁**权、追求悯*|主的紫幽人士,直挺挺地跪拜在无视任泉、向往读才的川普脚下?

为什么?

然而,如果我们看清了美白川粉的成因,那么华川粉的成因也不那么难解释。

上篇中说,川粉之所以成为川粉,主要因为三点:失衡,怨毒,盲信。

经济或社会地位的失落使他们心理失衡。失衡使他们充满怨毒。川普的种族主义反移民挑唆把他们的怨毒变为对移民少数民族的仇恨。同时,和历史上很多极端群众运动类似,这些愚民昧众妈嘎暴民,对他们的领袖川委员的充满盲信和个人崇拜。

从这个角度看,华人川粉的失衡、怨毒和盲信,通常不亚于美国的低文化白人川粉。

首先三十年来多数来美的华移民的绝对经济状况有很大改善。和美国平均大众比,这些技术移民的经济状况并不差。按理说他们没有理由心理失衡。但是,我们必须记住,人的心理不平衡通常是在某一参照系中对比之后的结果。

我们第一代华人技术移民的参照系是什么?中国农民工?不是。美国内城黑人?不是。美国锈带蓝领工人?也不是。中美难民?更不是。他们的参照系通常是他们国内的同学同事亲友。

我刚出国读博士的时候,每月的生活费大约是1000美元。这是一个很不富裕的数目。但是,那时候,我1000美元的月入高于几乎我所有在国内的同学和亲友。

今天,多年后,我的月入远超过了1000美元。像美国多数中产稍偏高阶层一样,我们有自己的房、车、一定的养老储蓄;有能力付孩子大学学费。如果看绝对数字或者在美国的参照系中,二十多年来我的经济能力在上升。

然而我知道我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大学的同学,现在有不少比我富裕很多很多倍。他们中有些有不止一处房产,每一座房产都比我唯一的房子值钱;他们的资产足以让他们移民美国,足以用现金在美国最昂贵的地段买房,足以一次付清他们孩子在美国的四年大学学费;  ……

也许最让人难堪的是,这些我们熟识的国内的富豪,当初并不比我们更优秀。我们小时候永远考第一第二而他们也许不及格;我们考上当时国内最好的大学他们也许考不上一本;我们TOEFL、GRE近满分而他们一直说不出成句的英语;当我们申请美国绿卡的时候,他们也许还从没有跨出过国门 ……

而今天,他们用现金在法拉盛买房。他们来美国自费上学的孩子永远穿着最豪华的品牌。他们年轻漂亮的二任太太来美国陪读:开着你买不起的车,挎着你年长的太太买不起的包包……

相信很多读者知道我在说什么,但是相信绝大多数读者不承认这一点。

大概所有挺川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衡。如同很少有人会承认自己的羡慕嫉妒恨,承认自己羡慕嫉妒恨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自信,而有勇气和自信的人大概也不会让羡慕嫉妒恨控制自己。

《狂热分子》中说:“狂热分子不仅没有勇气面对现实,也没有勇气面对自我。狂热分子无法意识到自己的嫉妒、恶意、小气和不诚实。狂热分子的自我意识和他的真实自我之间,有一道墙。

如上篇所说,对于一个心理失衡充满怨毒的人,最本能反应一是找到一个魔鬼,二是找到一个大神。这个魔鬼将是他一切不幸的根源,而这个大神将带领他迅速打败魔鬼。

心理不平衡的华技术移民,第一个想法是:自己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紧接下来的推论是:什么混蛋抢走了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下一步推论是:这个抢他们东西的混蛋就是穆黑墨。最后的结论是:川主席将带我们打败穆黑墨,夺回我们应有的果实。

如同红脖子们相信中国农民工和移民抢走了他们的工作;华川粉相信他们要交很多税是因为懒惰的穆黑墨不干活吃福利,他们的孩子没有上藤校是因为愚蠢的穆黑墨被照顾上藤校;至于他在公司没有提升为主管,看起来穆黑墨不是直接原因(因为当主管的是印度人/犹太人/白人),但大约也和穆黑墨扰乱美国社会有间接关系。

如同找不到自信的白人需要歧视有色人种,找不到自信华裔需要歧视黑人。如同没有真正宗教情怀的原教旨伊斯兰和白福音会排斥其它宗教教派,没有真正宗教情怀的的中华神棍会狂热反穆;如同对自己境遇不满的本土人会仇视移民,对自己境遇不满的华裔移民会仇视其它穷国移民。

一个人的心理有多么不平衡,他的歧视就有多么不可理喻。

有一位在社交媒体上时常发文,亦在华语新闻包括“美国之音“上出台的华川粉张先生,曾公开反对废除种族隔离制度。2018年夏芝加哥枪击案发生后,张先生在微信上发文质问:““为何如此血腥?为何在芝加哥?为何是黑人?“

张先生自问后自答说:” 要论黑人今天的境遇的促成因素,第一个就是种族隔离制度的废除。

必须科普一下,美国当年的种族隔离制度,并不是黑白之间的隔离,而是有色人种与白人之间的隔离。张先生的妈嘎小红帽再红,灵魂再白,脸还是黄的。假设美国当年没有废除种族隔离,那么张先生逛五大道时要给白人让路,mall里买名牌不可试穿,在地铁上只能黑墨穆坐在一起;张先生在纽约川普大厦前挺川的时候若有水火之急,还要跑几条街找有色人种厕所。

不过,既然不姓某的也可以对某家忠心耿耿;那么即使张先生的身体只能蹲在墨黑穆华的厕所,照样可以为美国不够白、川主席的地位不太稳操碎了心。

狂热歧视的另一面,是对自己被歧视被羞辱病态的接受。2018年,川普川普在和美国13位企业CEO的闭门晚宴中说:““几乎每个从中国来的学生都是间谍。” 这种妖魔化种族的造谣使美国许多非华裔都感到愤愤不平,但在华川粉中却有很多为之洗地甚至为之点赞。有一位女川粉在微信群发言说:

“我当初从民主党转向挺川派最过不去的那道坎就是:万一川普真的排墨排穆又排华呢?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得出结论:只要能保住世界灯塔永不灭,排华就排华!我心甘情愿被排。看看我们某些华人在美国的作为,也难怪。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你让老美如何鉴别,你让我们同为华人的人如何自证清白?就像伊斯兰难民难以自证热爱和平一样。反过来想: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个相对文明的国家屹立不倒,人类就会有希望 ……”

这是何等的受虐狂?这位女士的这段话,实实在在应该成为心理学教科书中的一个病例。

假设一下:上世纪三十年代,一位德国犹太人在犹太群发言说:“只要能保住日耳曼大国永不灭,排犹就排犹!我心甘情愿被排。看看我们某些犹太奸商在德国的作为,也难怪。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你让德国人如何鉴别,你让我们同为犹太人的人如何自证清白?就像天主教徒难以自证热爱德国一样。反过来想: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个雅利安文明屹立不倒,人类就会有希望 ……”

……

种族歧视不仅是道德问题也是一种心理问题。我们歧视不是因为我们自豪自信,相反是因为我们不自豪不自信。霍弗在《狂热分子》中如是评论歧视:“我们更倾向于恨一个有优势的敌人而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敌人。……有趣的是,落后的南方表现出比美国其他地区有更强的仇外心理。如果美国人哪一天开始全心全意地憎恨外国人,那将表明美国已经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是说今天吗?可这是1951写的书。)

《狂热分子》还说:“对自己的能力和前途越没有信心,就越需要自大。自大的本质就是自我拒绝。

歧视伤害他人,也伤害自身。美华裔如果对现状不满或忧虑,那么一个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的美国只能使我们的处境坏一百倍。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多数犹太人都坚定地反歧视和捍卫移民权利。川普上台后不久发布“禁穆令“,有无数犹太人到机场和政府大楼前游行抗议。尽管川普无数次地和以色列显示亲密,尽管川普的女婿是犹太人而女儿改信犹太教,尽管川普把美国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尽管犹太人是相对富裕的少数民族,共和党的减税可能对他们中富人有好处;尽管犹太人教育程度高还有不少热衷于上藤校,所有多元化的政策未必给犹太人带来实际好处;但是2016年大选中,只有25%的犹太人投票川普。2018中选,75%的犹太人投票民主党。

因为犹太人知道,在一个少数弱势被歧视的国家,没有一个少数民族可以繁荣发展,等待他们的甚至是灭顶之灾。

(当然,事实上一个歧视、缺乏宽容、弱肉强食的社会,多数民族也不可能繁荣发展。包容意味着文明和自信,歧视意味着衰落和危机。)

川普一贯把自己装扮成犹太人的守护神,以保护犹太人的名义反穆。最近在川粉群众大会上,川普污蔑穆斯林黑人女性议员奥马反犹反美(其实奥马仅仅是反川),然后引领群众高呼:”把她赶出去!“ 然而,川普此举不但没有讨好犹太社群,反而马上引起了很多犹太人激烈的抨击。美国几乎犹太人组织的领袖——包括共和党犹太人政治家——纷纷发表声明,对川普这一行径提出严正批评。

一位美国犹太人在报纸上写道:” 我们必须记住,1935年颁布的德国纽伦堡法律剥夺了犹太人的德国公民身份,它直接导致了大屠杀。‘把她赶出去!‘的口号让人不寒而栗,它让我们想起 ‘Juden Raus!’(“犹太人滚出去!”)—— 这是当时纳粹德国集会上群众常常呼喊的口号。“

即使共和党,也几乎没有政治家公开为”把她赶出去!“辩护。然而,到微信群上看看,”把她赶出去!“集会之后,川粉们的欢呼声响成一片。


子皮 | 川粉解析(下):华川粉

华川粉在纽约挺川,标语上写着“美国华人爱川普”, 和“奥马尔必须滚蛋。“


估计华川粉们会一直热烈欢呼川主席的 ”把她赶出去!“ ,直到自己被赶出美国或赶进集中营的那一天。

如果问华川粉:“你为什么挺川?“他们会说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有讨厌穆黑墨的,有恐惧无性厕所的,有希望川主席帮自家娃上藤校的,有幻想川主席能让自己少交税的 …… 这些理由虽然是被川普忽悠的结果,但毕竟川普在这些话题上忽悠过,所以也许可以说不是100%的幻视幻听。

最最不可思议的一伙华川粉是:以悯珠的名义粉川。

至少二战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川普一样100%背弃美国基础价值观,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川普一样渴望独权和拥抱世界上最残忍的暴君。

川普把监督权力的独立新闻称为“人民的敌人”。川普把不为他起立鼓掌的议员称为“叛国”。川普希望美国人对他和北韩人对金元帅一样毕恭毕敬。川普数次说应该忽视宪法让他连任3届、4届、甚至终..身。

还有,川普拥抱今天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大独权者。普京不用说了;普京之外,川普和金统帅”坠入爱河“,不遗余力地为沙特骨锯王子洗地,支持菲律宾的杜特尔特,还有一遍又一遍地宣称”好朋友“……

所有这些事实都无法阻止川粉们对川普变态的崇拜。悯珠川粉为把川委员川普刻画为一个的闯王和英雄费尽了心思,他们找来找去只找到一个理由:川普的毛衣毡。他们说川普的毛衣毡伤害了中国经济,因为川普一次又一次宣布:毛衣毡让他从中国搜刮了几十亿几十亿的钱 (这不是真的,关税是美国人付的,尽管也伤害中国出口)。

大国的经济确实在软化,毛衣毡也可能起到了雪上加霜的作用。但是,破坏中国经济掠夺中国财富我们应该欢呼?想一下如果中国经济崩溃,最受伤害的是谁?最受伤害的当然是低层的民众。经济繁荣永远是高端受益更大,而经济萧条永远是底层受害更深;在有些国家尤其如此。

悯珠川粉为毛衣毡欢呼,已经不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了,而是:”伤害敌人掌权的国家的民众的人就是我的朋友“ —— 尽管,这些被伤害的人是他们的同胞,甚至是他们的亲友,甚至是他们自己。

其实,和毛衣毡相比,洪水地震更能伤害中国;按照他们的逻辑,洪水地震是这些悯珠川粉想要的吗?

我们不知道具体每一位悯珠川粉有着怎样的三观,不知道他们怎样走上了粉川之路。但如果仔细观察,除了无条件无底线粉川外,多数悯珠川粉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他们接受甚至热衷种族主义。他们最积极传播的是仇穆反黑的各种假新闻、PS的照片、和篡改了时间地点的视频。只要一说“穆穆是邪教”或“黑人智商低”,95%的国人马上可以横跨各种政见经济文化鸿沟一齐携手共嗨。所谓:“种族主义,一抓就灵。“

华川粉在政治光谱上有广阔的分布。有粉红川粉、也有异见川粉。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仁泉、悯主、紫由肯定不是任何一位川粉的真正信仰。因为没有一个真正信仰仁泉、悯主、紫由的人会拥抱种族主义和崇拜强权。每一个真正信仰仁泉、悯主、紫由的人,会信仰人人平等的基本价值观、都会捍卫人类每一个成员的内在价值和不可剥夺的权利。普-世-价-值和种族主义没有交集。


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非常沉重和悲哀的话题。有人说:川普是一面镜子,照出了每个人的心灵深处。但不幸的是,从川普这面镜子中,我们看到的1/3的美国人和太多的中国人的内心深处,是一幅我们难以面对的恐怖画面。

1/3到40%的美国人是川粉,这个数字令人恐惧;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只要拥护川普的人还不到50%,美国应该依然有希望。

但是,华人的现状更令人悲哀:川粉在华人中的比例远远超过40%。在我们这一代华人中,川粉比例如此之高,高过美国每一个族裔。

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现实。如果一个民族的精英/知识分子以粉川、仇穆、种族歧视的形象出现在世界面前,那么我们不得不问:这个民族希望在哪里?

我不知道答案。但让我们仍然心存希望,对中国、美国、和人类心存希望。因为,绝望不是选项。

相关文章:子皮 | 川粉解析(上):美国危机


【作者简介】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从事量化金融工作。近年谋生之余,有时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及《青年作家》,《文综》和《侨报》等。





真的炼金者不是把铅变成金,而是把世界变成文字

子皮 | 川粉解析(下):华川粉


长按二维码关注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