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美国华人

1481篇文章

华裔总统候选人Andrew Yang竞选理念的传播,让美国开始认真思考UBI,我们希望这是华裔对创建美好社会的贡献。


正文共:5183字

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撰文:Steven Chen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2019年3月15日,把UBI列为竞选主张的2020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 (Andrew Yang) 在旧金山一个几千人参加的造势集会上演讲。(照片由志愿者提供)


国家为全民提供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的想法有一定的历史。长期以来,UBI被认为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被束之高阁。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的失业大潮使得UBI再次被关注。华裔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 (Andrew Yang) 把推行UBI做为最主要的政治主张引起了美国华人社区对UBI的关注和讨论。下面是笔者对美国现行福利制度和UBI的一些思考。


社会福利的历史


要说UBI,先得从社会福利(Social Welfare)说起。几千年的人类史可以说是一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社会史。有钱的人过着富裕的生活。大部分人生活在贫困线上,若有天灾人祸,或生病,衰老,他们就陷入困境。幸运者能够获得家族成员或宗教团体的帮助,不幸的只有死路一条。


1601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 (Elizabeth I of England) 颁布了穷人法 (the English Poor Laws) , 允许地方政府通过征税来帮助年老或残障的穷人。美国在殖民时代(colonial time,1607-1775)就引进了英国的穷人法,由地方政府负责对无法工作的穷人给予食品和现金的帮助。今天,州和地方政府仍然是提供社会福利的重要力量。


社安法——美国现代福利制度的基石


1929年,美国进入大萧条 (The Great Depression,1929-1939) ,在短短的几年里就有一千三百万人失去了工作。因大萧条而失业的包括技术工人,企业家,农场主以及各种专业人员。 人们开始意识到个人力量难以抗拒天灾人祸。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1935年8月14日,罗斯福总统签署社安法。(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1935年,罗斯福总统签署了社安法 (Social Security Act)。社安法向员工和雇主各收取6.5%的工资税,目的是给有一定工作年限的人提供残障金和退休金 (社安金) 。同时,社安法还让雇主给员工买失业保险。可以说社安法奠定了美国现代福利制度的基础。


美国现行的社会福利制度


社安金只是社会保障的一环。现在,为了帮助贫穷人口,美国的联邦,州和地方政府有名目繁多的计划,联邦政府就有13个福利计划。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上面是Federal Safety Net(联邦安全网)提供的数据 。费用单位是十亿(Billion)美元。(数据来源: http://federalsafetynet.com/safety-net-programs.html) 


“有条件的”社会福利的弊病


社会福利政策有两种基本形态;全民的(universal)和有条件的(selective or need based)。比如,所有的孩子可以免费上公立中小学就是一种全民性社会福利,而贫穷家庭的孩子可以在学校获得免费营养午餐则是一种有条件的福利。社会福利的本意是让所有的人能够获得某些基本需求。由于政府的资金有限,现行的大部分社会福利只提供给一部分人。但是有条件的福利政策有很多不可避免的弊病。下面列举其中的一部分。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1939年4月20日,美国第一次发行食品券。(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 耻辱的烙印(Stigma) :全民都享有的福利是一种权力,而只有贫困的人才能获得的福利是社会的“恩赐”。为了获得这些福利,人们需要证明自己无法养活自己,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或许会带来耻辱感,特别是在这种家庭长大的孩子,自信心也许会受到影响。


  • 贫穷陷阱(Poverty Trap) :针对低收入者的福利往往与工作收入成反比,一个拿低收入福利的人如果找到了一份工作,他的福利就会减少甚至完全没有。这会影响到他去找工作的动力,特别是工资不高的工作。


  • 单亲家庭(Single Mother) :传统上,抚养孩子是母亲的责任。因此美国有一些针对单身母亲的福利项目。而一个有正常收入父亲的家庭就拿不到这些福利,这变相鼓励父亲离开家庭。


  • 中产阶级被遗弃:很多福利是以贫困线为依据的,收入高于贫困线的人拿到的福利很少,甚至没有。2016年联邦的贫困线是$24,600/四口之家。而很多辛勤工作的所谓中产阶级家庭收入只有四万多一点。这些人生活艰难,但能拿到的福利很少,或者根本拿不到。甚至出现穷人的免费医疗保险比中产阶级自费医疗保险更好的情形。这造成低收入的中产阶级对社会的不满,他们对2016年选举的结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 福利欺诈:福利欺诈是现行福利制度最被病垢的地方。反对福利制度的人往往用有人开豪车住福利房,拿食品券买龙虾的故事来否定福利制度。这些故事不需要多,有几个就可以把福利制度污名化。不过美国福利欺诈确实大量存在,主要是少报或不报一些小额收入。


  • 庞大臃肿的福利官僚体系:有条件的福利只给符合条件的人。而决定谁符合条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政府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来推行、管理这些福利,让合格的人能够享受这些福利的同时防止福利欺诈。


反对社会福利的人夸大现行福利制度的弊病,否定其作用,而支持福利的人忽视现行福利制度的弊端。这两种看法都不全面。我们既要承认现行福利制度的作用,也要正视其问题。


全民基本收入(UBI)的优点


进入工业社会后,由于生产力的提高,用于生产生活必需品的劳动力所需减少,多余的劳动力流向建筑、基建、娱乐、金融等行业。而那些与生产生活必需品无关的劳动力的需求与当时的经济状况相关。经济好的时候,劳动力供不应求,经济不好的时候,失业率大增。现行的福利制度是假设在经济正常的情况下,每一个有工作能力的人都能找到一份可以养家糊口的工作。一旦经济下滑,失业率提高,政府就必须加大福利投入,并且进行强力的经济刺激政策以创造就业机会。


这些措施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基本有效,但是已经慢慢走到了尽头。有统计数字显示,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花了大约一万亿(有人认为实际金额高于此数)和十年的时间才把“真”失业率(U6 unemployment rate = 找不到工作+失去找工作信心+找不到全工而只能做半工的人)从17%降到7.5%。而平民劳动力参与率(civilian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 则徘徊在63%左右。其根本原因是美国已经进入信息化和自动化时代,甚至在快速向机器人时代迈进,再加上全球化。这些因素不但造成大量收入不错的制造业职位永久性流失,也开始冲击如律师、会计师、医护人员、软件工程师、司机等职位。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当然,科技的发展也会创造我们目前还无法预知的高收入职位。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美国的两极分化将越来越严重,一方是拥有大量财富的投资者和拥有高知识、高技能的高收入者。另一方是大量的低收入工作者和无工作者。现行的福利制度已无法应对新时代的挑战,我们必须寻找新的方法。


全民基本收入(UBI)是指政府无条件地给每一个人提供能够保障基本生活的现金。


UBI是全民性的,它可避免“有条件的”福利所特有的弊端。UBI不会产生贫穷陷阱,因为UBI不会因有工作收入而减少;UBI鼓励双亲家庭,因为这样有双倍的UBI;中产阶级不会被遗弃,因为他们会获得相同的UBI;人们不需要装穷,相应的福利欺诈就不会存在;获得UBI人也不会认为自己是无用的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有UBI;UBI可以取代现有的五花八门的联邦、州和地方的福利计划,庞大而复杂的福利部门将成为过去式,省下大量行政经费。


作为一个加强版的社会福利,UBI 也有现有福利的功能,并且更有效。


  1. 现在很多低收入的人因缺少经济方面的安全感而有严重的精神压力,不但影响到自身的精神状态,也影响到家庭的和睦和社会的稳定。UBI将有效地改善人们的精神健康,创造更和谐的家庭和社会。


  2. 人们不再需要为了生存而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他们可以去学习,去发明创造,去创业,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也可以在家养育孩子或照顾老弱病者,减轻社会负担。


  3. 现在,为了工作者能够有可以养家糊口的工资,我们要不断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但是,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会减少工作机会,造成恶性循环。有了UBI 后就不需要设定最低工资标准,工作机会将增加,美国的国际竞争力也会因此提高。


  4. 因贫困而引起的偷盗,抢劫等犯罪活动将大幅减少。政府在警察,保安,监狱,法庭等方面的开销将下降。现在国家负担囚犯在监狱的所有费用,在UBI体制下,囚犯所得的UBI将用来支付监狱费用,这也会让想偷盗、抢劫的人估量他们的犯罪经济成本。


  5. 在经济状况不佳时,政府不需要花巨资刺激经济,以消耗自然资源,破坏环境来创造工作机会。


对实行UBI的一些误解和顾虑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2013年10月4日,为推动瑞士的UBI公投,组织者在首都伯尔尼举行造势活动,用大卡车卸下八百万枚硬币,一枚硬币代表一位瑞士人。瑞士UBI后来未能在公投中通过。(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1. UBI是共产主义?UBI不是共产主义,因为它并不阻碍人们向上发展。它给人们一个平台,让人们可以无顾无虑地发挥自己的才能。


  2. UBI是大政府?现行的福利制度需要庞大的政府部门来管理,而UBI可以大力精简这些政府部门,UBI让人们自行决定钱用在哪里,政府基本不再干预。


  3. UBI会让人失去工作的动力?如果UBI标准定得太高,可能会让一些人失去工作动力,所以UBI标准要符合当时的国情。如果UBI标准定得合理,会鼓励人们工作。


  4. UBI会造成通货膨胀?如果UBI造成大的财政赤字并且大印钞票的话,确实会造成通货膨胀,所以UBI的标准要符合经济承受能力。


  5. 增值税会引起物价上涨?Andrew Yang 提出用增值税来解决UBI的资金。增值税的一部分确实会被转嫁到物价上,但是UBI实施后可以废除最低工资制,有利于降低物价。


  6. 为什么要给富人钱?富人交的联邦所得税在35%左右,他们得到的UBI有一半以上会返回给联邦和州政府。而且UBI的钱主要来自于中高收入群体的税收,所有人都可以得到的UBI把这些人排除在外不合情理。况且,美国富人的数有限,UBI的钱用在他们这一部分不占很大比例。


  7. 基本生活费的地方差异?美国不同地区的基本生活费大不一样,合理的做法是,联邦政府的UBI以最低消费水平的一些州为标准。高消费水平的地区由州和县来补足。UBI能够促使人们从高消费地区向低消费地区迁移,使社会更合理。


  8. 是否应该给拿社安金的人UBI? 社安金不完全是福利。受益者往往是交了很多社安税的人,不向他们提供UBI并不合理。为了避免双重福利,一个可以考虑的方法是UBI包含所有18岁以上的人,同时取消社安金,但是国家向那些已经交了社安税的人逐步退还所交的税金。


美国实行UBI到底需要多少钱?


可以说实行UBI最大的问题是钱。那么在美国实行UBI到底需要多少钱?


为方便计算,假设美国公民和合法永久居民人口为三亿(0.3 B,B等于Billion,一个Billion是10亿,下同),而18岁以上的成年人数是二点四亿(0.24 B)。


2017年的联邦贫困线标准是:$12,060/单身,$24,600四口之家。


如果UBI给每一个成年人每月$1,000就可以让大部分家庭有达到贫困线的收入,那么联邦政府一年的UBI所需经费为:$1,000 X 12 X 0.24=$2,888 B。


而2017年联邦政府总税入是 $3,316 B,占GDP的17%。 总支出是$3,982 B,占GDP的20%。联邦政府福利开支是$729 B。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从上面的数据看,一年$2,888 B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即使通过征收增值税(Value Added Tax)和增加所得税能够获得$2,888 B的钱,UBI一步到位对美国的经济也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不过,UBI不需要一步到位,可以分期进行。如果把第一期的UBI定在每月每人$200,那么所需费用就下降到$576 B。UBI的一部分会支付给高收入人群,他们收到的钱的一半左右会以所得税形式返回给联邦和州政府。与此同时,联邦和州政府的一些福利项目可以适当减少。这样首期一年UBI实际消耗的税金会远低于$576 B。如果引入增值税并适度增加高收入者的所得税有可能在不增加联邦财政赤字的情况下建立UBI制度。


结语


如果说这个世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海洋,千百年来,人们挣扎着避免沉入水中。大部分人只能勉强把头抬出水面,幸运的能够跃出水面而在天空中飞翔。但是万一遇到不幸或年老体衰,不管是在天空飞翔的还是在水中挣扎的都有可能沉入水中。现行的福利制度只是给沉入水中的人一个救生圈。


UBI是在海面上建一个大的平台,它的目的是保证没有一个人会沉入水中。人们可以在天空中自由飞翔,也可以在UBI平台上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Andrew Yang把UBI称为Freedom Dividend(自由红利)。UBI将使人类社会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层次。UBI也可能是我们不得不面临的选择。华裔总统候选人Andrew Yang让美国开始认真思考UBI,我们希望这是华裔对创建美好社会的贡献。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2019年3月15日,把UBI列为竞选主张的2020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 (Andrew Yang) 在旧金山一个几千人参加的造势集会上和支持者在一起。(照片由志愿者提供)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2019年3月16日,把UBI列为竞选主张的2020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 (Andrew Yang) 和志愿者在一起。(照片由志愿者提供)


有兴趣深入了解UBI的读者可以阅读Andrew Yang for President 网站上关于UBI的资料;https://www.yang2020.com/policies/the-freedom-dividend/, 那里有他多年来调查研究的结果。


作者简介

作者Steven Chen,笔名老榕树。1987年自中国大陆移民来美国,从事电脑相关职业,长期关注并参与美国环保政治以及美国华人活动,最近几年撰写了一些有关美国华人参政议政的文章。


撰文:Steven Chen

编辑:Jing,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

请加小编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推荐阅读

杨安泽捐款人数突破6.5万!人气直逼民主党大佬 | 图姐

亚裔总统参选人杨安泽首次与全美Yang Gang微信群对话实录

华裔总统参选人杨安泽和他的政治主张【开放麦】第4期

捐款1美元!支持杨安泽!华人要服务、激励,更要去领导

三张图告诉你华裔总统候选人Andrew Yang不是疯子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好看” 乌托邦还是灵丹妙药?对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思考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