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掉大法官提名战后,面临中期选举的民主党选票领先但前景堪忧

美国华人

1301篇文章


编者按

刚刚,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Susan Collins在参议院发言45分钟后宣布她会对卡瓦诺大法官提名投赞成票。几分钟后,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Joe Manchin宣布他也会投赞成票。如果没有重大事件发生,明天卡瓦诺的提名将以51比49获得通过。


卡瓦诺上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他是一个由比对手少获得几百万选票的总统提名,由选票总数占少数的参议员们确认的大法官。


11月6日的美国中期选举已经进入倒计时,选举是有后果的!大法官提名争夺战将极大地激发民主党和共和党两边的基本盘出来投票。民主党在输掉了这一轮之后,会不会在中期选举中赢回国会?


今天的文章就是针对美国的选举制度做出深入和专业的分析。共和党的总体支持率在最近是明显下降,但由于美国各种奇特的制度设计,民意上的落后未必会直接反映在政治权力的分布上。就像球迷评价一场糟糕的比赛时经常有一句话是“得势不得分”,中期选举民主党有可能是“得分不赢球”,前景堪忧。


《2018美国中期选举选情分析》连载之三。



美国中期选举选情分析
输掉大法官提名战后,面临中期选举的民主党选票领先但前景堪忧


连载一:27年后历史重演!大法官提名争夺和美国又一次妇女之年

连载二:美国最高大法官提名人被指控性侵听证会点燃中期选举战火


正文共:4300字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撰文:Huey Li


输掉大法官提名战后,面临中期选举的民主党选票领先但前景堪忧


中期选举的意义


美国的每一次总统选举时,国会也要同时改选。但两次总统选举之间,还有一次国会选举,也就是所谓的“中期选举”。下一次中期选举将在11月6日举行,两党已经完全进入了战斗状态。中期选举虽然远没有总统选举那么吸引眼球,但是对美国政治布局的影响还是相当可观。尤其是这一次选举,可能直接决定总统是否被启动弹劾程序,想必媒体关注会大大增加,选民投票率也会有所增加。


美国的选举程序和大部分国家都非常不同。总统选举时的选举人就不用说了,但国会选举也有很多奇怪之处。首先美国是非常少有的上院比下院权力更大的国家。上院通常不直接代表选民,而是代表各地区的利益,比如每个州选出等额代表(后面会详细解释),因而上院的决定通常并不代表中间选民的意愿。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国家给上院的权力较小。而在美国,参议院(相当于议会上院)有着通过或否决总统行政任命的权力,而众议院(相当于议会下院)则没有任何人事权。此外,众议员每两年就要改选一次,如果在摇摆选区,一年到头基本都在忙选举,不胜其烦。而参议员的任期长达六年,选上以后就可以悠哉一段时间。参议院的选举也是每两年进行一次,但是每次只有1/3的参议员需要参与选举,其他人则继续连任,直到两年或四年后轮到自己。参院的这种奇怪规则被称为Staggered elections(没有找到正式翻译,但我认为可以译为“交错式选举”),对后面要说的话题也有很大影响。


这次中期选举和以往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特朗普现象导致的选民的高度两极化:双方都抱着你死我活的态度在竞选。特朗普由于在个人财物上和与俄国关系上有大量可以做文章的材料,一旦反对党赢得众议院,很有可能会开启弹劾程序。当然,最终被弹劾下台的概率是非常之低的,原因是弹劾程序被众议院多数派启动之后,需要参议院2/3的议员判定总统有罪,才能迫使总统下台。而民主党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获得参院2/3席位,所以弹劾必须要依赖于共和党参议员的合作,这在目前高度两极化的状态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是弹劾程序一旦启动,特朗普很可能不得不被迫作出很多公开陈述来自证清白,而这些公开陈述很容易被抓到把柄。即使不被判有罪,也有可能在政治上非常尴尬。


当然,议会最主要职责是立法,而且议会通过的法案必须要总统签署才能称为法律。所以这次选举的结果对未来的立法进程也会有重大影响。共和党如果能赢得两院,那么他们在未来两年的立法活动将会相对顺利,但如果丢失任何一院,民主党就可以轻易否决新的立法,使立法过程进入僵局状态(gridlocks)。


我个人当然是希望民主党至少能拿下参众两院中的一院,从而延缓特朗普各种激进的立法和行政任命,也保护穆勒调查最终找出真相。但我个人对结果并不乐观。在这篇文章中,我无法谈及选举的每个因素,但是主要想从制度设计的角度说一下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遇到的困难。


众议院选举中的杰利蝾螈现象


基本上目前所有的民调都显示民主党会在2018年赢得超过半数的选民票,我个人对此也毫无怀疑。但是赢得多数选民票,不等于赢得多数席位。请看下图中这个简单的例子:


输掉大法官提名战后,面临中期选举的民主党选票领先但前景堪忧


政党A在三个10万人的选区中一共获得了17万的选票,但是只获得了三个席位中的一个。在所有单席位选区的国家(英国、加拿大、90年代改革前的新西兰),这种情况都时有发生。政治学者将这种选票最多党席位数屈居第二的现象称为Plurality reversal(我倾向于翻译成“多数派逆转”)。在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这种情况往往是运气造成的。如果一党的选票在某些选区过度集中,在某些选区过度分散,则造成大量的选票浪费(wasted votes,如上图中的政党A),那么无话可说也只好认输。左派政党如英国和新西兰的工党都曾经倒霉过,因为他们的选民在城市里过于集中(如上图的第三选区),但在农村过于分散(如上图的前两个选区)。但是在美国,除了运气之外,plurality reversal还有可能是人为原因造成的,也就是政客通过重新划分选区而刻意让对方政党浪费大量选票,也就是所谓的Gerrymandering(台湾文献翻译成“杰利蝾螈”,也有人翻译成“杰瑞火蜥蜴”)。


输掉大法官提名战后,面临中期选举的民主党选票领先但前景堪忧

1812年的《波士顿公报》上关于杰利蝾螈的漫画。(图片来自国会图书馆)


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乃指选区划分之方式是专为某方选举利益而设计的。 这个字词从美国麻萨诸塞州州长盖利(Elbridge Gerry)的名字,及当时划分后的选区形状貌似蝾螈(salamander)此两者而来。在《美国华人》公众号之前登载的一篇文章中,有关于Gerrymandering的详细介绍(《杰瑞先生的火蜥蜴,你的末日到了吗?》🔗),我就不再重复,只简述一下这个现象的要点,以便于大家理解为什么它会对中期选举有这么大的影响。


首先,选区的划分是由各州的州议会(并非国会)来决定。无论哪个党控制了一州的议会,都会想办法朝对本党有利的方式划分选区。有人认为这不是大问题。既然两党都在玩同样的把戏,那么效果岂不是互相抵消了?当然不是。要注意选区的重新划分的理由必须是人口分布有重大变化。众议院因为名义上是一个代表全民的机构,每个选区又只有一个代表,所以原则上必须确保全国每个选区的人口基本一致。那也就是说,选区的重新划分必须是在全国范围的人口普查之后进行。而这样的人口普查不可能经常进行。如果你的政党恰好在人口普查期间控制较多的州议会,那么你就可以比另一个政党拥有更多的划分选区的机会。从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维度来看,两党占便宜的机会可能差不多,但是在某一个具体的时间点,总会有一党占更多的便宜。


美国还有一个特征,使得它的选区划分问题比其他国家都严重,那就是政党数量太少。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大型或中型民主国家像美国这样议会里只有两个政党。当政党数量多的时候,想制定一个本党最优的画选区方案是非常困难的。至于为什么困难,在这篇文章中很难展开,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随便画一个多政党的选民分布图,然后尝试一下划分出对本党最优的选区,我敢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至于美国的政党结构为什么这么独特?这又是一个天大的话题,有兴趣研究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耶鲁大学出版社的《A Different Democracy》这本书。


输掉大法官提名战后,面临中期选举的民主党选票领先但前景堪忧


杰利蝾螈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在现有的宪法框架下很难解决。当你看到一个政党浪费了很多选票,怎么才能判断是运气还是被有意坑害?一个比较直观的判断方式,是看选区的形状是否过于奇怪,比如周长面积之比是否过大。但是这种判断方式终究是主观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司法上的界定非常困难。也有一种说法是可以解除州议会划分选区的权力,改由“独立”人士负责。但是什么样的人士才是“独立”的呢?他们由谁来任命呢?也是很头疼的事。对杰利蝾螈现象要想治标又治本,必须对美国政治制度做较大手术,给小党更多生存空间,增加选举规则的比例性(如多席位大选区)。但这些改革无疑会动了现有政客的奶酪,谈何容易?


杰利蝾螈选区的后果,以2012年为例,民主党在选民票上领先1.2%,但是在众议院席位上却输了7.6%。这一次选举,选民的分布和选区的划分对民主党更加不利,很多学者经过计算认为民主党需要在选票上领先10%-11%才能成为众议院的多数派。这么大的领先当然不是没有可能,但在历史上非常罕见,我个人并不报很大希望。


如果你看一些下注网站上的赔率,相信民主党获胜的还是多数。但是从2016年选举来看,下注者很可能对选区划分的影响有所低估。我个人对众议院选举的预测是民主党稳拿多数选票,但是两党的最终席位数会非常接近,也就是说谁赢谁输难以预测。


参议院的不均等选区(malapportionment)和交错式选举(staggered elections)


参议院是没有办法在划选区上搞名堂的,因为参议院的选区边界就是每个州的边界,永远都不会变。但是要注意,参议院的设计本身恰好是对共和党有利的。无论大州小州都是两名参议员,那也就是说小州的人口是被“过度代表”的。加州这样的大州,每两千万人才有一个参议员,而怀俄明这样的小州,每三十万人就有一个参议员!换句话说,对参议院来说,一个怀俄明选民相当于大约70个加州选民。当然,大州里也有红州,小州里也有蓝州,但是加州作为最大的州(超过第二大州人口40%,占美国总人口的1/8和经济总量的14%),也是民主党优势最强的州,但在参议院里只有区区2%的代表,这已经足以造成参院的选举结果和真实民意之间的巨大差距。


这样的设计一方面是因为在美国建国初期为了拉拢小州入伙,另一方面也是刻意让参、众两院的政治动机不一致,从而形成相互制衡。从限制政府权力的角度,并不是没有道理。但一个负作用就是造成了小州,尤其是保守农业地区在参议院的过度代表。参议院的政策相比众议院,往往更倾向于小州的利益。


参议院的交错式选举也对选举结果有很大影响。这种影响从长期看对两党是对等的,但是在任何一次特定选举中,对两党的影响并不一样。所谓交错式选举,就是每次选举只有1/3的参议员需要面对选举,两年后是另外的1/3参选,四年后是最后的1/3。等到六年后,今年选上的参议员再重新竞选。也就是说,当需要改选的参议员以民主党为主的时候,民主党丢失席位的概率更大,反之亦然。在参议院选举中,比较两党的选民票基本意义不大,因为相当一部分州根本不参加选举。


而今年的选举中,任期到期的共和党人只有9位,而民主党人则有22位,另有两位偏民主党的无党派人士。民主党要想增加参议院席位,不仅需要保护自己的22个现任议员,还得想办法从共和党控制的9个席位中虎口夺食。自然,大部分选举预测机构都认为民主党夺取参议院多数的可能性相当渺小。如前所述,参议院是比众议院更重要,有着否决总统人事任命的权力。所以基本上可以预测此次选举后,民主党在人事权上依然不会有什么收获。


总之,共和党的总体支持率在最近几个月是明显下降的。虽然经济增长成绩尚可,但是财政赤字加剧、通货膨胀加剧、不平等加剧,再加上与特朗普相关的各种丑闻的影响,所有民调都显示其选民票几乎毫无疑问会落后于民主党。但是由于美国各种奇特的制度设计,民意上的落后未必会直接反映在政治权力的分布上。


和很多人想的不一样,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相比,其实是一个制度漏洞很多的国家。美国的优势在于其先发优势,因为是世界上第一个民主国家,有充分的时间调整、适应、和改进,因而首先成为了西方世界的领袖。但是也正是因为是第一个,在宪法设计时没有先例可循,只能凭着国父们的逻辑推理而非实证观测。大部分关于选举规则的重要理论,都是最近一二十年,由于数据的充沛才逐渐发展出来的,各国的制度设计者还根本来不及采纳。这也是为什么我个人愿意花很多时间通俗地普及这些理论。这些理论只有被民众消化吸收,才能形成舆论压力,迫使政客优化本国的政治制度。


作者简介

Huey Li,比较政治学博士,曾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政治学系讲师,《东方日报》、《时代周报》专栏作者。


撰文:Huey Li

本文由作者授权以“美国华人传媒”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

请加小编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推荐阅读

27年后历史重演!大法官提名争夺和美国又一次妇女之年

弟妹六人高调支持哥哥竞选对手,让大哥情何以堪? | 图姐

人口普查关系到在美华人的权益(一) U.S. Census 2020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五)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输掉大法官提名战后,面临中期选举的民主党选票领先但前景堪忧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Tags:

©2018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