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美国华人

1144篇文章

正文共: 7000

预计阅读时间: 18分钟


根据上一次(在美国大使馆上特朗普新闻课)的经验,讲座一旦涉及美国政治或特朗普总统一定热门。不出所料,设在美使馆的美国文化中心会场人头攒动,座无虚席。从听众们的反应与提问内容来看,很多人都对美国有一定了解,或曾长期在美国留学生活,并对中美贸易战形势十分关切,足以代表中国社会的一部分精英,亦令得全场与讲演者互动的气氛十分热烈而内行。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此次美国中期选举与特朗普总统外交政策的讲座由一位历史学家大卫·戈德菲尔德(David Goldfield), 为大家讲授。


5月22日,周二晚,在北京美国文化中心讲座的学者是位美国历史学家,大卫·戈德菲尔德(David Goldfield), 根据美国大使馆微信公众号的介绍,他也是作家,电影导演,现任北卡来纳州大学夏洛特分校罗伯特·李·贝利历史学教授。他著有至少16本书,其中《黑,白和南方:种族关系和南方文化,1940年至今日》,《棉花与摩天大楼》曾赢得非小说奖五月花奖的,并获得普利策奖提名。最近在2017年出版的一本书《资优的一代:战后的美国》也说明戈德菲尔德教授的研究倾注于美国建国以来各历史时期,与社会各阶层的发展情形,尤其是非洲族裔等问题,非常具有现实意义。他也是美国国务院的学术专家,重点关注美国政治文化,并为现在的选举提供历史背景。



数字图表说明一切


正如一些人断言的,美国学术界新闻界泰斗都被进步主义或民主派“白左”占领。戈德菲尔德教授也不例外,这场讲演不时表现出为民主党筹谋划策的倾向,讲座几乎可以叫做《民主党怎能才在中期选举取胜》。但相较此前特朗普新闻课的那位记者,以及讨论朝鲜问题的教授,对特朗普及共和党毫不掩饰的冷嘲热讽,戈德菲尔德教授态度温和,也更公允客观,两个大党的问题都会点出,尤其他使用了大量的图表数字来说明问题,用几乎占PPT的三分之二篇幅来证明他的观点,表现出美国精英知识分子的认真严谨和科学精神,令人眼前一亮。他的讲座能让人对美国社会现实有更深刻的体会,当然也使得我这篇报道在写作上比以往更有难度。


戈德菲尔德教授首先分析了中期选举的形势,众议院(The House) 共和党议员236席,民主党193席,总数435席,现有6个席位空缺,民主党至少要赢得218席位才能成为多数党。参议院(The Senate)共和党51席,民主党47席,民主党需要改选的席位有35至26个,而共和党仅有9个席位改选,总共100席,民主党需要51个席位才能成为多数党。教授说明众议院中要争取到24席的摇摆票是史无前例的和不同寻常,民主党自从2006年以32席的优势曾经成为多数党,但从2009年起,茶党运动(Tea Party Movement)兴起,目的在于对抗奥巴马总统政策。共和党趁机以64席收复失地,并且控制众议院至今。


顺理成章的,教授为听众解析了两个大党共和党、民主党的支持者阶层和身份。民主党的支持者(蓝营)以年轻人,女性为主体, 未婚以及多元化族裔组成。且大多数人分布在大城市,小城市以及沿海城市,支持者宗教倾向则是世俗化(secular),不爱去教堂者居多,还有犹太人和穆斯林等。共和党支持者则以老人,男性,已婚人士居多,大部分是白人。大多分布在乡村,城市远郊,以及美国中部州。很多人是虔诚的信徒,常去教堂做礼拜,如白人新教徒(white protestants),福音派教徒(Evangelicals),天主教徒(Catholics)等。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美国两大党派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基本盘分析,可谓壁垒鲜明。



美国社会究竟如何


差距正在扩大,戈德菲尔德教授认为自从1992年以来,虽然有更多的党派团体在增加,但美国政党差距主要以一个“U“型回转,关键词是白人,大学毕业生。用蓝色折线代表民主党,红色折线代表共和党,根据图表明显看出,加入民主党,使投票显著增加的是非洲裔美国人、与宗教无关的人群,以及亚裔美国人。而共和党的投票人群中,上过大学的白人选民数在逐渐下降,近年来还有不少转而支持民主党,甚至连共和党的铁杆团体白人福音教派和未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投票率也有下降。有一个有趣的对比是,特朗普的支持者有百分之七十五,他们看到的美国是自2008年以来经济不断下挫,并且击穿了历史最低点,而希拉里·克林顿的支持者则只有百分之十五认为美国经济恶化。在特朗普的支持者眼中,美国无论是经济、就业、反恐、犯罪,以及外部事务如美国在世界上地位、移民、种族问题等都是江河日下,奄奄一息,而克林顿的支持者对美国的社会情形尚表满意,除了种族问题。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胜出后,美国种族问题加剧。这是一张有关青少年在墙上涂鸦的照片,图中出现纳粹符号,宣言让美国白人伟大。


总体说来,无论是蓝方或红方哪个党派,美国人对选举所涉及的议题关注较为一致。首先是美国的经济,关注率足有52%,其次是反恐,足有18%,然后是国际事务(13%),以及移民问题(12%)。这是因为美国人同其他各国人民一般,都比较实用主义,首先关心的是国内问题,注重的是他们自己的钱袋子。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戈德菲尔德教授谈到美国人在选举中所关心的几大议题,无论是哪个党派,一半以上倾注于美国经济,其次才是外交事务。



贫富分化鸿沟加大


如前文所述,戈德菲尔德教授对美国社会发展的历史有较为深入的研究,并出版相关专著,因此顺便讲述了美国的社会沿革发展,指出从1947年至1979年公认是美国的经济繁荣年代(Great Prosperity),1980年到如今则公认为是美国经济较为萧条的时期(Great Regression)。在1980年以前美国人的工资稳步增加,1980年以后美国社会生产率依旧增加,但工资却提高不多。从美国社会财富中受惠最多那部分,往往是少数富人。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有关美国社会近年来各阶层发展的实际情况形势图,贫富差距拉大,社会财富正在被少数富人占有,而公共政策亦是推手。


但戈德菲尔德教授认为,原因并非源自全球化或高科技发展,而是公共政策出了问题。1950年至1970年社会财富大幅扩展,而底层约占社会百分之十五人口可以受益122%,其他第二、三、四层级都可以享受到约100%,113%,115%,顶层的百分之十五人口则享受99%利益。但自1980年以后,占美国社会1%的富人攫取了社会财富的大多数。他认为这些美国阔佬基本上可以比得上俄罗斯的新贵寡头,而国际组织的调查亦证实了这一点,论寡头占有国家财富的比例,俄罗斯第一,美国奋起直追当了第二,引发了观众的一阵儿哄笑。教授很坦诚地说,如此这般社会情况的产生,两个大党无论是共和党或民主党都负有很多责任,导致近年来许多候选人不再声称他们属于哪个党派,而是以独立候选人的面目出现。



两党正打争夺战


总体而言,民主党的情形稍好,无论是支持者人数或是运作都很平稳。共和党人数就下降得较为剧烈。不过两党的发展运作,与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的联系,并不能如此联系和判断情形。这是因为共和党的支持人群大多是60岁以上的白人,他们的选举热情较为高涨。而且中期选举并非美国总统大选,很多选民不会如在总统竞选期间一般倾注注意力。民主党支持者大多在18岁至30岁之间,若要在选举中取得胜利,必须充分调动选民投票热情。·所幸民主党筹款的能力一点不差,预测总数至少会超过4亿美元,远远超过共和党的3亿美元。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关于投票人群的年龄段以及族裔占比分析,根据两党支持者阵营,形势对共和党稍有利。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美国两大党的筹款能力分析,可以很容易看到民主党的筹款能力逐年上升,共和党相较则增长乏力。


在众议院的选举,民主党的情况不错,预测可以得到222席,很容易超过多数党所需的218席,他展示了全美的两党选举形势图,说虽然看起来大部分州都是红颜色的,代表共和党的地盘,但那多是中心地带,旷野无人,只有牛马,而牲口是没有选举权的。民主党的地盘集中在沿海各州经济较为发达,人口密集之地,尤其图中标出黑框的州,那是近来可能会投向民主党的摇摆州。在参议院的选举中,民主党就没有这么乐观了,这是因为民主党需要改选的席位有26席,共和党仅有9席,形势较为激烈,摇摆州里较倾向于投民主党的州有五个,佛罗里达州(FL),印第安那州(IN),密苏里州(MO),北达科他州(ND),西佛吉尼亚州(WV),而较倾向共和党的仅有三个,亚利桑那州(AZ),内华达州(NV),田纳西州(TN)。但这几个州除了内华达州,在总统大选时都投了特朗普的票。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美国各州竞选形势图


但峰回路转,在早前两个州的补选结果中,可以看出选民的热情正在向民主党倾斜。宾夕法尼亚州的改选中,显示足有百分之二十八倾向民主党,而在阿拉巴马这个公认的红州,则竟然向民主党倾斜了百分之三十。教授认为情形依旧不可盲目乐观,因为若不是阿拉巴马州的共和党候选人摩尔Roy Moore“性侵”丑闻缠身,民主党的胜利几率不一定会有多大突破。



美国人民在关心什么


经过一阵繁杂又谨慎的数字和竞选形势折线图讲解,戈德菲尔德教授的报告终于柳暗花明,渐入佳境,列出美国人同时也是中国听众所关心的几个国际形势问题,教授的问题直率与尖锐,也比较有趣,喜好讲究面子的中国人大概是不会在这种场合下提出诸如此类的:第一,美国总统是否正在向中国拱手相让全球领导力?第二,同北朝鲜的交易是否能做下去?第三,总统与普京的俄罗斯是否有恃无恐地联系?第四,总统的政策是否加大了在中东引发战争的可能?第五,特朗普总统的政治作为是否削弱了美国在理想和道德层面的领导力?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教授所列出的几个重要的美国外交政策问题,顿时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


教授逐一说明,这是因为美国的外交议题常聚焦于全球贸易与移民问题。但特朗普总统已宣布退出前任总统奥巴马所倡导的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泛太平洋协议),这就有可能把全球贸易的机会拱手相让,尤其是中国近年来打造的“一带一路“政策,正在急剧扩大影响。


有关北朝鲜问题,教授说他对这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国家无法判断。但特朗普总统广为人知的是,他对强权领导人不加掩饰的赞赏,对俄罗斯以及菲律宾,匈牙利,波兰等国领导的羡慕,此言又引起了大家一片此起彼伏的笑声。


关于中东问题,由于特朗普总统的选举票仓主要在美国白人福音教派,这些选民则催促特朗普总统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以及美国大使馆自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这种策略,在中间派人士看来无疑是不利于中东和平形势的,特朗普总统目前种种政策也会削弱美国建国理念,即政府需要人民同意,且人人生来平等(created equal)的共识。


关于中美两国关心的贸易战,教授很明确的表达了他的观点:即贸易战没有赢家。两个党对全球贸易问题的态度也有相当差距:共和党主张自由贸易,更少管控经济,此次贸易战却坚决主张号召实行贸易保护;民主党传统上本应倾向社会主义,政府管制调控,但在此次议题中赞同全球自由贸易。这只能需要两党人士有妥协和合作让步的意识。共和党赞同对进口铝铁等原材料进行加征关税政策,而民主党则反对。这样的贸易战打起来,损失最大的还是美国的消费者,美国的普通人。特朗普总统连前任总统奥巴马倡导的巴黎气候协定都会退出,证明美国在国际关系上一再倒退。虽然此次美国中期选举并不影响特朗普总统的连任问题,但哪个党掌握参众两院,足以长久影响美国,乃及世界。



最有价值的观众提问


总算到了精彩纷呈的附加节目:提问环节,这也是我听过的讲座中,听众最能提问题的一次,发言者大都英文娴熟且击中要害。


例如有个听众提问,美国的政客究竟能否代表美国人民的福祉?戈德菲尔德教授说,现在当然是两个大党离美国人民越来越远的状态。共和党代表的是能源,军火等行业,而民主党则代表的是银行业,高科技等行业。民主党创造的工作机会,实际上是将工作机会转移到新兴行业。而共和党的政策并不能创造新的岗位。教授坦承说两个党派都需要对美国的社会现实负责,而政党间的分歧已经撕裂了美国。


另一位听众问到了中美都很关心的问题:中美两国贸易战对美国农业诸如大豆等农产品产业有何影响,尤其是征收关税等方面。教授回答说,农业州有许多人都会关心这个问题。尤其是贸易战有可能会消灭很多中小企业的机会,例如机械制造,涉及铝,钢铁进口等问题,两国协调谈判的空间也会受到伤害。当然对于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制止国外对美国软件进行盗版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两党对贸易战议题比例分析图,共和党足有百分之七十八赞成贸易战,独立候选人仅有百分之四十二赞成,民主党则仅有百分之二十三。总体而言,赞成和不赞成贸易战的比例持平。


终于有人忍不住询问教授美国与北朝鲜谈判的问题,这位谨慎的学者一副很无奈的样子”首先,我只研究正常人的问题”,此言一出,令得围观群众笑得前仰后合。他继续说,如果研究对象是正常人,他可以做一个判断或估计。特朗普总统对待北朝鲜也是出于中期选举乃至连任选举的需要。而朝鲜变卦的可能,在他看来大概有四到六成。这个讲座过去没有两天,本文还在撰写,就传来了美朝两国首脑会面取消的消息,也证明了戈德菲尔德教授的冷静判断。


每逢有关于特朗普的讲座就会有人提出来的“通俄门”问题,这次也有听众用流利的英文询问,关于铁判官一般的穆勒(Mueller)检察官对特朗普公司的调查进展。教授认为 “通俄门”不会有太多的影响,尤其是对特朗普总统的连任。但穆勒检察官是众所周知的能干,他的调查报告如果能在今年九月公布,报告对共和党来说没有太多帮助。民主党在选举中并不依靠这些突发性的消息。例如奥巴马在选举时,往往依赖于那些铁杆支持的人群,例如多族裔的选票,就是黄狗支持者(Yellow Dog原指那些只投票支持民主党的南方选民,后来泛指那些“深蓝”的民主党人、不过《纽约时报》曾报道,奥巴马私下里时不时称自己本质上是一个“蓝狗”民主党人(尤指财政上采取保守政策))。


有位谨慎的听众则直接询问教授在讲座中引用这么多数字和图表,出处是在哪里,是否来源于有党派倾向的网站。这也是我最欣赏的问题之一,一针见血,问到了整个演讲的根据。教授回答数据来自皮尤(Pew Research Center)),以及realclearpolitics.com网站,这都是用于做研究的网站,非常中立客观。连各党派所用的民调网站数字也没有引用。足见教授的研究十分严谨,说服力十足,而观众亦是凭借他们自己的眼光进行评判,并不盲目附和。


一位听众询问有关两党竞选经费来源的事,有没有大的利益集团介入,教授承认说,迄今美国还是无法做到全面监督竞选经费的来源。虽然美国在2002年已经出台《联邦竞选法案》,规定个人向党派捐款上限,一定程度上限制利益集团等。实际上仍然很难控制一些来源不明的捐款流入党派竞选,没有详细的记录,人们很多时候还在花钱买关系。在美国的竞选,两党议员竞选时都要花大力筹款,甚至背负许多债务,这种债务不一定是金钱上的,而是人情债。美国政治界的人情债,最终导致了许多时候公共政策莫名的倾斜。说到底竞选就是一种金钱上的竞争,谁能筹到的款项越多,谁的赢面就更大。教授真是位实在人,一语中的,一晚上竟把美国政治的要害全讲出来了。



铸剑为犁为最佳选择


戈德菲尔德教授最后还是忍不住抨击了几句特朗普总统,虽然他并不愿意以一种情绪化或冷嘲热讽的态度臧否,但仍旧认为特朗普总统只顾着兑现与自己选民相关的竞选承诺,从而偏离世界潮流。作为总统,特朗普有别于美国曾经的三位伟大总统,杜鲁门、艾森豪威尔以及约翰逊总统。他们才真正是走在时代前沿,有世界领袖风范,眼光长远;他们既为美国人民负责,也为世界的前途负责,而不是仅仅为自己的票仓负责。他们能很好地平衡各种政治议题,如民权,移民,外交以及女性事务等。而特朗普总统的政策正越来越偏离全球化治理,也使得中美谈判中没有人能成为赢家。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戈德菲尔德教授讲座的PPT最后那幅象征着中美两国交往的双手,象征两国交流仍旧大有希望。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风波最终总会过去,大使馆工作人员的笑容,让我们相信中美两国可铸剑为犁,对明天充满信心和期待。


其实这次讲座较为特别,恰逢中美两国贸易战的硝烟散去没有几天,占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的经济体之间几乎“剑拔弩张”的局面,中美两国民族主义情绪与经济通商的现实交织在一起, 使得这次讲座气氛一度略为拘谨和严肃。不过戈德·菲尔德教授讲座的PPT最后那幅象征着中美两国交往的双手,以及大使馆工作人员充满温暖的微笑,使得我相信,还是可以乐观以对国际形势,风波最终总会过去,还是能够对明天充满信心和期待。用几句俗话说,化干戈为玉帛,铸剑为犁实为最佳选择。


感谢王老香,霄霄对本文所提的修改意见,尤其感谢霄霄这位出色的英语教师对讲座内容的回忆与用词的精确把握。



作者:蓝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赞赏

长按二维码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推荐阅读

在美国大使馆上一堂生动的川普新闻课是怎样的体验?

美东访问记——从瓦尔登湖的梭罗到哈德逊河畔的水煮牛肉

观点 | 孙立平和罗曼·罗兰,不同方向的朝圣

“烟毒”成瘾正在美国青少年中蔓延,Juuling危害不容忽视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美国人民在想什么?从中美贸易战到2018年中期选举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