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5月9日是俄罗斯的“胜利纪念日”,普京从原本的“48小时闪电战”的速战速决到“胜利日前结束”战争的计划都逐一落空,战争进行了75天,普京陷入战争泥潭,无法自拔。

今天让我们重新回顾俄乌战争是一场如何的战争?是一场邪恶势力对世界和平力量挑战的战争,是一场独裁者误判民主世界实力与决心的错误战争。普京以暴政和武力试图摧毁一个民选的民主政府和国家。这是二战以来,复蹈纳粹第三帝国侵略行径最为现代版的实例。

这场战争表面看似乎是一场两国间的局部战争,但由于美、中、英、德、法、日等世界主要国家都纷纷两边站队,除另一大国以外,其他诸国都明确表态从道义上和军事上支持乌克兰。这已经导致了俄乌战争,成为世界两大集团之战,即独裁集团与民主陣营的正义与非正义之争和之战。俄罗斯总统在道义上和事实上成为输家是毫无争议,战争拖得越久,则会输得越惨。从此世界的政治、军事、经济格局也将产生重大改变。本文将从几个不同的角度,试图分析俄乌战争起因、现状、演变和结局。

作者:杨子竹

A)俄乌战争根源追踪

俄军自从2月24日发动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以来,已经65天了。普京计划3到4天内闪电战拿下基辅以及整个乌克兰,推翻泽林斯基政府,扶持自己的傀儡政权,从而吞并乌克兰的梦想破灭了。这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闪电战”了。俄军已经从神话变成了笑话。

俄乌战争暴露了很多东西,第一个被拉下神坛的,就是俄国军事实力。这场战争让世人看清了,俄国军力还停留在半个世纪前。即便是这些年来最不屑俄国的人,也未曾想过,俄国的战力已经差到这个程度。

俄军开战以来,陈旧的通信指挥系统,落后的武器装备,导致俄军从基辅主轴西线全面溃败,俄罗斯黑海舰队的旗舰莫斯科号被乌克兰军队击沉,多名俄军高级指挥官被乌军击毙。据美国战争研究所ISW最新研究报告指出,俄军把战略中心转移到东部之后(西线主轴全面溃败),俄罗斯对伊久姆轴线的进一步增援不太可能使停滞不前的俄罗斯部队取得实质性进展。据报道,不详的东部军区部队和一些防空设施正从别尔哥罗德部署到伊久姆前线,以支持可能被削弱的俄军部队,试图向该城市南部推进。这些部队不太可能使俄罗斯部队打破目前的僵局,因为俄罗斯的攻击仍然局限于两条主要公路(向斯洛维扬斯克和巴尔文科夫方向),无法利用更多的数量。在过去72小时内,乌克兰在哈尔科夫市外的几次成功反击还夺回了该市北部和东部的一些郊区,并可能进一步迫使俄罗斯部队重新部署打算用于伊久姆轴线的部队来守住这些阵地。俄罗斯军队越来越不可能在乌克兰东部取得任何重大进展,乌克兰军队可能在未来几天进行更广泛的反击,刚刚美国国会高票通过的《2022年乌克兰民主防御租借法案》,以及随之通过的330亿美元对乌克兰的援助计划,还有欧盟各国的军事援助,将会让战斗意志高昂的乌克兰军队如虎添翼,有能力把侵略者俄军彻底赶出乌克兰,让普京这个与世界主流文明为敌的独裁者得到其应有的下场。

让我们首先来从几个方面分析一下,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俄乌战争。

第一,俄罗斯的历史

现代的俄罗斯,领土面积超过1700万平方公里,国土之大,以至于全国划分了11个标准时区,使用的时区数量超过世界上所有国家。

然而,当真正意义上的俄罗斯(莫斯科大公国)在13世纪末刚成立的时候,其国土面积也只有3-5万平方公里,通过后来几百年的不断扩张,俄罗斯在17、18世纪的领土达到了顶峰,相当于400年扩大了将近400多倍。

俄罗斯占据这么大的领土有什么历史渊源?俄罗斯国土越来越大的背后有什么地理逻辑?

俄罗斯民族的前身:俄主体民族是东斯拉夫人,882年(唐朝末年),第一个以东斯拉夫人为主体的君主制的国家—基辅罗斯成立,定都基辅(今乌克兰首都)。
基辅罗斯至今被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认为是三个现代东斯拉夫人国家前身,那个时候,莫斯科那个时候还仅仅是一个不起眼的边陲小镇。1240年,正值中国南宋末期,蒙古已灭掉中国的金朝,对宋朝虎视眈眈。与此同时,蒙古军队向欧洲推进,取得波兰、俄罗斯的大部分领土。最终,基辅罗斯被蒙古人灭国。蒙古的野蛮彪悍及统治影响了俄罗斯人,
东斯拉夫人本应继承欧洲血统,思想装着欧洲人的价值观。金帐汗国(蒙古)对东斯拉夫人残酷的血腥统治,使俄罗斯人精神里开始融入蒙古崇尚武力的思想,东斯拉夫人开始变得野蛮,好斗,为今后俄罗斯领土的扩张提供了坚实的思想和意志基础。现代俄罗斯的形成:
被灭国前后,大量的俄罗斯民族从基辅迁至莫斯科周边地区,1147年,莫斯科建成,逐渐开始成为东斯拉夫人的核心活动地区,后来发展成为莫斯科大公国。活动中心从基辅迁到莫斯科,基辅的历史要比莫斯科长很多
1480年,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时期,俄脱离蒙古独立(与明朝1368年建立,脱离蒙古统治相比,晚了100多年),以莫斯科公国为中心的俄罗斯统一国家基本形成。

1453年,东罗马帝国被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灭国,其后俄罗斯宣称为东罗马帝国的继承者,莫斯科自诩为罗马、君士坦丁堡之后“第三罗马”,伊凡四世(1530-1584)于是将国名更名为“沙皇俄国”,他则从大公变成俄国历史上的第一位沙皇,伊凡四世使分裂的封建制度下贵族的权力消弱,统一了俄罗斯境内的各公国,结束了本国四分五裂局面;确立君主专制,加强中央集权,建立俄罗斯历史上第一个名副其实的独立帝国。他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秦始皇,只不过晚出现了1700年。

战斗民族是如何扩张的?

自俄罗斯大公国建立以来,俄罗斯开始了疯狂扩张事业,凭借强大的军事实力不断征服周边国家。

在600年内,俄罗斯从从莫斯科周边地区仅几平方公里的土地,逐渐壮大成一个横跨亚欧大陆,联通大西洋(波罗的海)和太平洋的2000万平方千米超级帝国,领土扩大几百倍。

看俄罗斯地图会发现莫斯科周边的核心地区,并没有主要山脉和海洋等自然保护屏障。在基辅罗斯时期,东斯拉夫人统治的地区是平坦广阔的平原,易受外族侵略,易攻难守。
在经历了蒙古游牧民族统治后,俄罗斯人深感屏障的重要性。

国家统一后,俄罗斯为了感觉到安全,需寻找良好的地理屏障(正如中国南临南海,西靠高原与沙漠,东临大海,只有北方是一个缺口,使得中国历史上长期受到游牧民族侵略)。

1556年,俄罗斯基本统一了莫斯科周边和南部的伏尔加河流域,为俄罗斯跨越乌拉尔山远征奠定了基础。

他们继续发动对西伯利亚汗国(蒙古残余)的战争,最终灭亡汗国(1598年),抵达了乌拉尔山脉这个天然地理边界,然而这远远不够,乌拉尔山脉不够高,翻山越岭轻而易举。

解决了西伯利亚汗国后,俄罗斯基本已经消除来自东边的威胁,1632年开始,俄罗斯通过逐步蚕食的方式,轻而易举地把将领土推移到到了太平洋,并占领了贝加尔湖附近地区,把国境线推进到清朝。

沙俄东越乌拉尔山,征服西伯利亚后,中俄原本隔着千山万水终于成为了邻国。
两强相遇必有一战,中俄之间爆发了雅克萨之战(1652-1689),俄军战败。雅克萨之战是俄罗斯东扩过程少有的一次战败,清朝与俄国分别于1689年和1727年签署《尼布楚条约》和《恰克图条约》确立边界,签订的条约的结果使大清与俄罗斯分据了广大土地,一度阻止了俄罗斯的东扩。

叶卡捷琳娜大帝时期(1762年至1796年在位),被清朝打败后经过休整的俄罗斯又重新向东方扩张,并跨过白令海峡,1784年抵达北美洲并占领阿拉斯加。

1867年,俄罗斯以720万美元将170万平方千米(相当于新疆的面积)阿拉斯加卖给了美国。
沙俄东扩如此顺利有几个原因,地缘政治,西伯利亚地区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人口密度低。地势平坦,游牧民族抵抗力差。恶劣的气候条件。当时的土地利用价值低。

全面开花,全军出击

不要低估当时这个战斗民族的好斗力,除了东边之外,俄罗斯实际上在不同方向(除了北方)全面开花,各个击破。

虽然俄罗斯不再受东边威胁,从地图上还是能看到,俄罗斯的西边,南边都缺乏天然的保护屏障,那里都是一马平川的东欧大平原,敌人攻入俄国轻而易举。

如果说俄罗斯前期的东方扩张是基于天时地利人和,那么在近代时期俄罗斯的扩张大部分都是趁火打劫。

向南争夺出海口

打通黑海出海口一直是历代俄罗斯统治者的愿望。17世纪,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由于国内改革不善开始逐渐衰落,1768年,在俄罗斯挑逗下,土耳其对叶卡捷琳娜宣战,俄国大获全胜。
战争条款:1. 土耳其割地赔款,并承认俄国商船可自由出入黑海,2. 俄罗斯获得黑海沿岸领土,并将格鲁吉亚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继东部之后,俄罗斯又获得了高加索山脉和黑海这两个自然屏障。

向西南瓜分波兰

17世纪开始,波兰开始走向衰落。18世纪时,波兰的领土开始遭到普鲁士(德)、奥地利(哈布斯堡)和俄罗斯三个邻近国家进行三个阶段瓜分,1795年,波兰领土被瓜分完毕,导致了波兰灭国。

叶卡捷琳娜统治时期俄罗斯获得波兰60%的土地,46万平方千米土地(相当于四川面积)。通过这次瓜分,俄罗斯获得了波兰这个欧洲心脏,作为俄罗斯内陆核心地区与西方列强的缓冲地带,是一个良好的保护屏障。

向西北打败瑞典

1788年瑞典趁着俄罗斯和土耳其战争,出兵进攻俄属芬兰,想夺回俄罗斯之前侵占的瑞属芬兰领土。瑞典失利,瑞典舰队遭重创。在那段时期瑞典王国一蹶不振,逐渐衰落。1809年,俄罗斯趁机把芬兰完全控制,俄瑞战争把瑞典赶出了欧洲传统列强的名单。
俄国变成了波罗的海实际上的统治者,俄国人牢牢把持着波罗的海沿岸的制海权和所有的重要港口。

东南侵略中国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开始把中国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国力虚弱,大清无暇关注边境领土问题。俄罗斯开始对中国趁火打劫。沙俄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割占了中国外东北和外西北约160多万平方千米的领土。民国时期,在苏联的支持下,外蒙古独立,唐努乌梁海则被苏联兼并。

俄罗斯通过大发国难财,在周边各国国力虚弱的时候,趁机获得了高加索山脉,黑海,波罗的海和波兰这些南部和西部的天然屏障,再加上从中国获得的辽阔领土,一直到20世纪20年代苏联成立的时期,莫斯科核心地区已经基本受不到外敌威胁。

以上回顾的俄罗斯的侵略扩张历史,告诉我们:古代俄罗斯人确实是一个流氓国家,一个“战斗民族”,但是我们不能仅仅据此就耻笑俄罗斯人,这里引用一下张千帆教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这种论点和许多五毛、粉红说日本天生是一个侵略民族一样,本质上都是种族主义——1945年之前的日本当然是,今天的日本当然不是;是或不是,不只取决于民族性格,更重要的是国家制度。战后数十年,日本成功完成了制度转型,因而远离了军国主义;俄罗斯的现代转型从未完成,这是为什么它仍然是一个“战斗民族”。历史是充满偶然的,民族的命运也是一样。1918是决定世界命运的一年,我们今天仍然生活在它的阴影之下。此前一年,世界诞生了第一个现代极权政体;没有一战,苏维埃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俄国会继续在沙皇绝对专制下缓慢转型。事实上,直到1917年1月,列宁还哀叹他们这一辈看不到革命成功的希望了;话音刚落,就发生了“二月革命”,机会来了,紧接着又爆发“十月革命”。……”。我完全赞同张千帆教授的意见,我认为,古代乃至近代许多国家处在一个野蛮社会不足为奇,关键是近代以来三波民主浪潮的洗礼都没有惠及俄罗斯,俄罗斯这个国家在90年代苏联解体后的转型失败,俄国人经过叶利钦时代的改革失败,没有在第三波民主浪潮中成功转型,即没有建立起人类实现和平的基本条件——社会契约,没有建立和平的基本制度(社会契约)才是俄罗斯至今还是“战斗民族”的原因,社会契约精神也是宪政民主的必备条件之一,如此才能实现人类的“永久和平”。俄国的历史除了以上我列举的沙皇扩张历史之外,就是末代皇帝尼古拉二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德国击败,被邪恶的红色苏维埃革命党夺权,这个现代版的极权的诞生,使得这个红色幽灵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包括中国在内,选择了这个邪恶的红色幽灵。

俄罗斯只有实现宪政民主的彻底转型,建立公平公正的社会契约制度,才能避免普京的大脑杜金的那种落后的领土扩张思维

第二,北约东扩与清理乌克兰纳粹只是普京入侵乌克兰的借口

普京入侵乌克兰的冠冕堂皇的借口就是北约东扩到乌克兰(乌克兰把加入北约写进宪法)与乌克兰人俄族歧视的纳粹行为。

北约只是一个防御性组织,不会对俄罗斯构成任何威胁,连普京自己都曾经三次申请加入去北约,欧洲各小国(包括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波罗的海三国)都主动要求加入北约寻找安全保护,而不是北约主动要求其加入,更谈不上对俄罗斯有什么威胁,我们可以看到一件具体的例子,北约成立的1949年,俄罗斯就一直在北约家门口,150多年前俄罗斯就把阿拉斯加卖给了美国,多年来美国在阿拉斯加部署了密集的导弹与F-35 Lightning II,阿拉斯加的对面就是俄罗斯的楚科奇州,二战后阿拉斯加成为美国战略武器的重要部署地,它与对面俄罗斯的最近距离仅3公里。所以普京的北约扩大到家门口威胁其安全之说是荒谬的。普京害怕的是邻国乌克兰的民主化被俄罗斯人效仿,最终葬送其独裁梦才是入侵乌克兰的原因。所谓清理乌克兰纳粹更是无稽之谈,普京以“去纳粹化”作为入侵乌克兰的一个借口,故意混淆了二战期间乌克兰国民组织的纳粹化倾向和今天乌克兰某些对俄族不利的文化政策。东南部不少俄族人确实错误地认为中西部乌克兰人仍有“纳粹”倾向,甚至怀疑“乌克兰化”运动是要对俄族实施文化意义上的“种族灭绝”。实际上,乌克兰完全没有把自己和纳粹勾连在一起,泽林斯基总统自己就是犹太人,没有可能这样,乌克兰还申请加入欧盟,欧盟的价值观也不准许这样。只是在历史上,曾经为了抗击苏联侵略,利用了苏德对立关系和纳粹德国的军事资源。普京入侵乌克兰违背了国际法与联合国宪章。32年前,乌克兰被俄罗斯承认为独立国家。1990 年 11 月,美国、俄罗斯和 30 个欧洲国家签署的《巴黎宪章》在国际法和全球规范的基础上确立了后冷战时代的基本原则。随后,俄罗斯、美国和英国于1995年在布达佩斯备忘录中保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普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坚持乌克兰领土是俄罗斯的任何部分,就像德国无权要求法国归还阿尔萨斯和洛林一样。如果西方接受俄罗斯的这种主张,不仅会损害所有国家的主权,还会助长其他国家通过武力寻求领土。

第三,中俄联手挑战国际秩序

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爆发几个小时后,美国点名抨击中国纵容俄罗斯向乌克兰发动了这场大规模的战争。美国认为中俄联手要改变世界秩序,打造一个“极度不自由的”新秩序。冬奥会之前的20天,普京访问北京,与中国签署了诸多合同,20天后俄乌战争爆发。

美国纽约时报2022年3月2日引述多名拜登政府官员和一名欧洲国家官员的话说,一份西方国家的情报显示,中国高级官员们2月初向俄罗斯高级官员们要求俄罗斯不要在北京冬季奥运会结束前入侵乌克兰。

北京冬奥会2月20日结束,俄罗斯总统普京次日宣布承认乌克兰东部说俄语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地为独立国家,并派兵进驻,24日更宣布全面攻打乌克兰。这份西方国家的情报说,中国高层在某种程度上事先了解普京的入侵计划。

普京和中国的习近平都表达了一个共同的信念,即所谓的东升西降,自由民主国家正在衰落,现在是加速其灭亡的时候了,挑拨美国与其北约盟国的关系,以破坏民主联盟;重申俄罗斯对包括前苏联在内的国家的控制,特别是那些拥有大量说俄语的人口被称为“近邻”的国家。这种对西方民主团结力量的误判,过高估计自己实力导致了普京的这场军事入侵,普京2月4日在北京出席冬奥会开幕式并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会面,之后双方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称两国的合作没有禁区和上限,并明确呼吁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停止东扩,而莫斯科则表示支持北京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反对一切形式的“台独”。

五角大楼曾表示,中国与俄罗斯领导人2月初发表的共同声明进一步显示中国已经决定在乌克兰局势方面与俄罗斯站在一起,美国对此表示警惕,认为中国暗中支持俄罗斯进一步损害了欧洲安全局势的稳定。

欧美一致认为,没有中国的暗中支持,抱团对抗国际秩序,挑战普世价值,普京不敢贸然开战

第四,普京的巨额腐败是他继续寻求连任的主要原因

普京的巨额腐败是他追求连任的主要原因。平均而言,世界 GDP 的 10% 在海外持有。然而,根据2018 年《公共经济学杂志》研究论文的最新估计,在俄罗斯,2015 年离岸财富占 GDP 的比例高达 60% 。

专家表示,这些黑钱中约有四分之一被普京及其紧密的寡头圈子间接控制,对美国构成“严重的国家安全威胁”。穆勒的报告说明了俄罗斯离岸账户如何被用来干预 2016 年的选举。

在一些长期观察普京的人眼中,这位神秘的俄罗斯领导人已将他的重心从追求财富转向巩固权力。

俄罗斯2015年GDP是1.36trillion$,其60%就是8178亿美元,去年俄罗斯的GDP不过1.483trillion,变化不大,但是普京可以继续操控8178亿美元的资金,如果2024年5月任期结束 ,下台后必然被下任清算,俄罗斯就是寡头政治,普京同样清算了前任叶利钦的寡头,如果他2024年下台,同样会被下任清算,普京不可能再找到叶利钦当年提拔普京这样的忠诚确保其安全。

普京为了其腐败不被清算,算计连任策略,提前修改宪法,利用俄国人被封锁信息,利用俄国历史文化的“战斗民族”的古老落后背离现代文明的思想,操弄民粹,

需要明确的是,普京一直在努力实现这些目标,乌克兰只是他的长期计划中的一个点,普京的长期计划是肢解欧洲,恢复苏联版图,解体北约,挑战整个民主世界,最近包括涉嫌干涉美国和欧洲选举,甚至干涉英国的脱欧公投,俄罗斯的入侵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产生真正的影响。而华盛顿对乌克兰民主的支持是我们避免战争和延续和平的最佳保证。普京的入侵是对民主、法治和美国与西方历史上所代表的价值观的攻击。

多年来,一直有报导称普京下令暗杀居住在俄罗斯境外的俄罗斯人。2008 年,普京下令入侵格鲁吉亚并占领了两个省——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在那里他建立了傀儡政府。2014年在独立革命推翻了一位对莫斯科友好的总统后,普京指挥了对乌克兰的入侵,夺取克里米亚,此举均大幅提升了普京的支持率,这次入侵乌克兰同样把他的支持率提高了12%。他还在乌克兰东部煽动叛乱,在过去八年中导致 14,000 多名乌克兰人死亡。普京声称乌克兰构成军事威胁并且在历史上是俄罗斯的一部分显然是荒谬的。普京真正担心的是,乌克兰可能会成为一个成功的民主国家和市场经济体。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它将成为俄罗斯人民的榜样,最终可能威胁到他的独裁统治。

B)俄乌战争对未来世界格局的可能影响

让我们重温福山对俄乌战争的12点预测

1. 俄罗斯在乌克兰正走向彻底失败。俄罗斯的计划是糟糕的,它基于一个有缺陷的假设,即乌克兰人对俄罗斯有好感,他们的军队会在入侵后立即崩溃。显然,俄罗斯士兵携带的是参加在基辅举行的胜利阅兵式的制服,而不是额外的弹药和口粮。从这点看,普京已经将他整个军队的大部分投入到这次行动中——他没有大量的储备力量可以召集来加入战斗。俄罗斯军队被困在乌克兰多个城市外,他们面临着巨大的供应问题和乌克兰不断的攻击。

2. 他们阵地的崩溃可能是突然和灾难性的,而不是通过一场缓慢的消耗战发生的。战场上的俄军将到达既不能供给也不能撤退的地步,士气将会蒸发。至少在北方是这样的,俄罗斯人在南部的表现更好些,但如果北部崩溃,这些阵地也将很难维持。

3. 在此之前,不可能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战争。考虑到俄罗斯和乌克兰在这一点上所遭受的损失,没有任何可以想象的妥协方案是双方都能接受的。

4. 联合国安理会再一次被证明是无用的。唯一有帮助的事情是联合国大会的投票,它有助于识别世界上谁是恶人、谁是搪塞责任者。

5. 拜登政府不宣布设立禁飞区或帮助转移波兰米格战机的决定都是对的,他们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保持了冷静。让乌克兰人凭一己之力打败俄罗斯人要好得多,让莫斯科失去北约攻击他们的借口,同时避免所有明显的升级可能性。特别是波兰的米格战机不会给乌克兰的军事能力增加多少。更重要的是继续提供标枪、毒刺、TB2、医疗用品、通讯设备和情报共享。我认为乌克兰军队已经受到了来自乌克兰境外的北约情报机构的指挥。

6. 当然,乌克兰正在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但最大的破坏是由火箭和大炮造成的,米格战机和禁飞区对此都无能为力。唯一能阻止这场屠杀的就是在地面上击败俄罗斯军队。

7. 普京将无法在他的军队失败后存活下来。他得到支持是因为他被认为是一个铁腕人物,一旦他表现出无能,被剥夺了强制权力,他还有什么用呢?

8. 这次入侵已经对全世界的民粹主义者造成了巨大伤害,他们在袭击之前一致表示同情普京。其中包括马泰奥·萨尔维尼(意大利极右翼政党联盟党党首,曾任政府内政部长兼副总理)、雅伊尔·博索纳罗(巴西总统)、埃里克·泽穆尔(法国右翼作家,曾参与总统竞选)、马丽娜·勒庞(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原领导人)、维克托·奥尔班(匈牙利总理),当然还有川普(唐纳德·川普)。战争政治暴露了他们公开的专制倾向。

9. 这场战争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教训,与俄罗斯一样,中国在过去十年中建立了看似高科技的军事力量,但他们没有战斗经验。俄罗斯空军的悲惨表现很可能会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空军所复制,他们也没有管理复杂空中行动的经验。我们可以希望,中国领导人在考虑未来对台湾的行动时,不会像俄国人那样欺骗自己的能力”。

10. “让我们希望台湾自己能够觉醒過來,像乌克兰人那样准备战斗,并恢复征兵。让我们不要过早地采取失败主义的做法

11. “土耳其无人机将成为最畅销的产品”。

12. “俄罗斯的失败将使’自由的新生’成为可能,并将使我们摆脱对世界民主的衰败状态的恐懼。1989年的精神将继续存在,这要感谢少数勇敢的乌克兰人。”

有人对福山教授没有提到普京的核讹诈而不解,其实普京的黔驴技穷的核讹诈,在美国为首的北约面前不值一提,美国与北约的核威慑态势已经保证,在普京发动核打击之前,美国与北约可以有能力先发制人摧毁俄国核设施,当然这种结局是灾难性的,但也是在不得已的时候遏制普京失去理智的万全之策。战略分析家指出,尽管普京与俄方搞核讹诈,但是爆发核战的可能性很小。

福山教授的最后一点是精髓,就是明确了俄乌战争会给世界带来自由的新生。

美国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瑞典学者同样提出了福山教授类似的观点,通过这次俄乌战争,欧洲各国以及世界各国认清了欧洲的安全需要北约的保护,所有人对独裁者痛恨,对民主自由的捍卫更加坚定了,欧盟的最重要的德国把国防经费迅速提高到GDP的2%就是例证,其他各国同样大幅提高了国防力量

瑞典学者安德斯-艾斯仑德指出:

1. 对俄罗斯政权来说,普京对乌克兰的战争比1904-5年的日俄战争更糟糕。
2. 我的猜测是,俄罗斯将不得不放弃其在乌克兰的所有领土,并面临彻底失败。
3. 没有一个俄罗斯领导人能在这样的失败中幸存下来。
4. 普京在2004年之后没有为俄罗斯做任何好事。突然间,聪明的俄罗斯人民会觉醒,推翻他的可怕的专制贪污制度(不要问我怎么做!)。
5. 同时,西方将为乌克兰的重建制定一个严肃的马歇尔计划
6. 随着普京政权的垮台,其他前苏联专制贪污腐败国家将紧随其后,为自由、民主、法治和市场经济提供一个新的机会。
7. 拜登关于世界民主国家加强我们民主制度的想法可以实现。
8. 反对专制贪污的决定性武器将是透明度,这就是民主的制度
9. 然后,民主国家可以发起第四次民主化浪潮(亨廷顿),持续二三十年。
10. 民主国家应该利用即将到来的势头,建立一个全球民主建设组织和一个法治建设组织

安德斯·艾斯倫德的第九点与福山的观点互相呼应,民主国家可以发起第四次民主化浪潮,持续二三十年。

俄乌战争最终的两种结局,一种是俄罗斯被乌克兰彻底打残,俄罗斯解体,普京下台,俄罗斯民主化;第二种情况是,俄罗斯被乌克兰打得奄奄一息,普京灰溜溜地逃回国内,俄罗斯彻底沦为一个与世界脱钩的三流国家,从此一蹶不振,只能屈从于充当中国的小弟。两种情况都将削弱独裁体制,壮大民主实力,催生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C)怎样解读美国政治学家John Mearsheimer 对俄乌战争的预测

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是一位对美国介入乌克兰持批评态度的外交政策现实主义相关的思想家——以冷眼看待大国冲突、怀疑理想主义愿景而闻名的学派——他认为将俄罗斯边境地区纳入西方机构和联盟的企图正在毒化与莫斯科的关系,使大国冲突更有可能发生,并使乌克兰等国家面临灾难性风险。

“西方正在引领乌克兰走上报春花之路,”米尔斯海默在 2015 年断言,“最终的结果是乌克兰将被摧毁。”

米尔斯海默虽然预测了乌克兰战争,但是他的预测原理是错误的,普京入侵乌克兰完全是出于他的个人野心,而不是出于俄国人民与国家利益,人们普遍认为他的现实主义世界观已经成为废墟——米尔斯海默“失去了他的声誉和信誉”(引用葡萄牙思想家布鲁诺·马萨斯的话)

Applebaum 和 Maçães 所代表的对米尔斯海默的现实主义的更大批评是这样的:是的,像 Mearsheimer 这样的现实主义者预测了乌克兰会发生某种冲突。但是现实主义的预测仍然没有描述现实,原因有三个。首先,这些预测为俄罗斯的战略行为设想了一种防御逻辑,围绕着保护势力范围,害怕被北约包围。但入侵的决定似乎更多地是出于普京公开的和非常个人的愿望,即恢复对大俄罗斯的神秘愿景——这是一个宏伟的意识形态,即西方对乌克兰敞开北约大门。
其次,现实主义者的预测低估了乌克兰人自身的能动性和力量,把俄罗斯的近邻视为只有大国力量投射才是真正重要的地方,无视乌克兰的潜在能力——现在已经在战场上展现出来——即使没有来自美国或北约的直接军事支持,也能抵御俄罗斯并获得全球支持。

最后,现实主义的预测从全球政治中抽干了道德维度,有效地使帝国主义的欲望合法化并“责备受害者”,因为侵略的道德责任最终落在侵略者身上,而不是仅仅由寻求自决或寻求自决的国家承担。

中国国内的粉红五毛比较喜欢引用不被西方主流认可的米尔斯海默的文章替另一个邪恶势力背书,殊不知,米尔斯海默的真正意图是让美国与西方团结俄罗斯对抗中国的,即便如此,米尔斯海默对破坏世界秩序与挑战普世价值的俄罗斯的认知有非常大的局限性

D)结语

俄乌战争是一场独裁者误判民主世界实力与决心的错误战争,普京对当前世界变化和趋势认识不清,对于战争的影响深度估计不足。俄罗斯已经是事实上的输家,战争伊始,俄军的进攻显得仓促和准备不足,普京执政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他对此认识不足,也就无法预判战争影响的深度。

战争打响的一刻,相关利害方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参与进来,新的世界战争是广义上的经济战。战争的影响正逐渐从海运扩展到陆路和航空运输,并逐步影响区域贸易连接;跨国资本开始撤离非安全区,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全球能源格局发生改变。以上都反映出,战争不再是简单的军事冲突,不再是攻城掠地,而是多方以多种形式共同参与进来的广义上的经济战。

战争性质的变化,决定普京无法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随着战争性质的变化,国土边界问题已经不是战争中最为重要的方面,所以普京即便暂时取得了战事上的局部胜利,却也将付出更大的代价。目前俄罗斯正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惩罚:1.俄在投资和金融上被西方孤立和抛弃。英国石油公司(BP)董事会宣布,将退出其在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Oil)的股权,拜登已经让G7对俄罗斯采取“毁灭性”制裁,美欧已经抛出了金融领域的核弹,把俄罗斯从SWIFT系统上剔除;2.俄大企业被制裁。俄罗斯的国有企业、有关电力等基础设施的大公司被列入了西方惩罚名单;3.对欧洲向俄的出口进行管制。限制欧洲对俄有关半导体等机械设备相关的关键技术产品的出口;4.禁止俄罗斯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融资。俄罗斯已经无法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融资,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5.对俄的海运、航空等交通运输被禁止。西方国家已经联手对俄进行制裁和打击,这将给俄罗斯带来巨大的损失;6.西方国家以同仇敌忾的姿态公开支援乌克兰,谴责俄罗斯。包括最近的联合国投票情况(141个国家支持乌克兰反对普京入侵)都显示出俄罗斯已经陷入四面楚歌。

俄乌战争使得美国在西方世界的领导力进一步恢复。西方空前团结及普遍动员趋势,势必影响今后国际战略力量对比格局的长期演变。

有些舆论认为俄乌战争意味美国霸权的彻底崩塌,实际上并非如此,而是意欲摆脱美国的法、德等国又重新回到北约防卫框架。德国大幅度增加军费预算,瑞士和瑞典等国放弃中立。“北溪二号” 天然气管道被无限期搁置,欧洲对美国天然气的依赖必然增加。美欧将更加紧密形成命运共同体,美国在西方世界的领导地位得以反弹。俄乌战争让西方民主国家认清了目前已非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对垒,而是西方民主与反西方民主的生死决战。美国将构建空前广泛的民主统一战线。如同以上我所引用的美国斯坦福大学知名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3月10日在《美国宗旨》(American Purpose)网站撰文对俄乌战争做出12项预测,最后一项就是俄罗斯发动战争的失败可能会促成“自由的新生”(new birth of freedom),这有助于摆脱全球民主进入萧条的困境,以及瑞典学者Anders Aslund的第九点预测,俄乌战争以侵略者失败结束,将催生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到来,持续二三十年。民主世界更加团结,民主世界的力量更加壮大,北约力量将更加强大,未来将是一种全新的global nato (全球北约)出现在我们面前

说明:本文是2022年4月30日,《当代中国评论》主编荣伟先生主办的《俄乌战争走向与未来世界变局分析与展望》论坛上根据本人的发言而整理成文。

参考文献
https://www.understandingwar.org/backgrounder/russian-offensive-campaign-assessment-april-30

张千帆:乌克兰的危机与前途https://www.chinese-future.org/articles/jejhhj422npmlm6fxemh7hdzk4823k

https://edition.cnn.com/2022/03/17/business/putin-wealth-sanctions-invs/index.html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2/04/05/ukraine-russia-war-world-economy/

https://www.americanpurpose.com/blog/fukuyama/preparing-for-defeat/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