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aisy🍁

美国大选结束了,看到群里转一篇张勇进先生的“美国大选中的几点感想”,感到不吐不快,于是逐一加以批驳如下:

1. 美帝大选的最终结果落定了吗?

张勇进先生: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显然,因为涉及大选的一些法律诉讼还在进行中,还需要等待法院的判决,因此,无论竞选的哪一方,目前都还必须等待美国宪法所规定的相关程序,以及美国法院据此所做出的裁定,这个时间点可能要等到明年1月6日。

由此引申出一个问题:一旦法院作出判决,是否就是最终裁决?左派和右派是否应该就接受这一裁决?在这里,其实检验的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法治意识,以及我们对美帝宪证制度的认识和信心。

批驳:

不接受大选结果攻击宪政制度的不是左派右派、不是大部分川支持者、不是此次投票给川普的大部分共和党选民,而是川粉,更准确的说,是华川粉。

诉讼闹剧被驳回和以撤诉收场、重新计票并未改变各州选举结果。就连密歇根那个小郡的两个共和党选举委员会成员拒绝承认本郡选举结果,也刚刚发出声明改了主意……这些事实你看到了吗?承认吗?

2、此次美帝大选是否存在舞弊行为?

张勇进先生:

对于这个问题,左派和右派的态度是截然相反的,左派是极力否认和予以驳斥,而右派则是愿意相信并进行各项论证。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我的态度是:
第一,不要轻信和低估人性中的恶;
第二,证据和真相是最重要的;
第三,相信美帝的法律会根据证据作出公正的审判。

批驳:

这不是什么左派右派的问题,而是某个个体、具体人,是否尊重事实的问题。政治立场和观点可以简单左右分之,但对事实的态度,是否有根有据凭事实说话,只与个人有关。不要把左右之分当成遮羞布,好像不面对事实都是因为“右派”主张,成熟的右派也大多是有操守的。

说大选舞弊,证据呢?事实不是凭谁红口白牙叫得响亮就能生成的。没有证据的胡扯不叫论证,叫构谄!

3、如果这次自己站在了失败的一方,是否就意味着丢脸?

张勇进:

在我们的生活经验中,一个事件的失败,其原因一定是多方面的。而在挺川和反川这个问题上,在我看来,挺川的右派主要是出于三个理由:第一、他的大国政策;第二、他的为人风格,以及他所代表的底层民众诉求;第三、他所代表的美帝新保守主义思潮。

在这里,即使川普此次竞选失败,那是否就意味着挺川的右派其认知和站队错了?其实不然,因为对于一个独立和理性的人来说,他的认知和站队应该都是他思考的结果,他不会因为自己的某次失败而轻易否定自己,他或者会重新审视自己,检讨自己的价值观体系;或者会重新进行沙盘推演,检讨自己的方法论体系,并从中找到失败的原因。

当然,如果一个人经过痛苦的反思而否定了自己,并重新选择了一个新的价值观体系或方法论体系,那么,这也是一个人的成长和成熟,值得欣慰,不存在所谓的“丢脸”。相反,如果一个人经过了失败经历而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那么,这个人是值得信任的。

批驳:

没人说支持川普就是丢脸,也没人说川普败选就丢脸。四年前希拉里败选,我仍然支持她,但也一定承认川普的合法总统地位。

丢脸的是不分是非的粉,是拒绝面对事实承认川普败选的结果,是偏信合自己口味的谣言,是一面标榜自己崇尚明珠线正一面因为不合己意就毫无根据的指称攻击成熟的宪政是大规模舞弊。

4、面对他人的嘲笑,应该如何应对?

张勇进:

在网络上或时政群里,一些左派群友往往喜欢标榜或不加掩饰地表现出自己具有知识、道德、智力上的优越感,因而,当他们一旦站在胜利的一方时,他们的趾高气扬和得意忘形便更加不可一世,例如,我看到在隔壁的国际时政群里,有些左派群友甚至辱骂为川普投票的50%美帝民众为白痴,这就丧失了基本的对他人的尊重。

因而,如果有人丧失了起码的做人善意,并试图卖弄自己那点小得意,那么,右派群友完全可以善意地提醒他:真理并不总是都站在左派那一边,做人要谦卑,因为,任何人在上帝面前都是有局限性的。

批驳:

面对制谣信谣传谣,面对给出事实依据的辟谣仍无所谓、坚定不移的传播谣言号文章误导公众,不随口胡言乱语确实应该有道德优越感。

国际时政群什么时候、哪些人、如何以胜利者的姿态趾高气扬得意忘形不可一世了?又有谁辱骂美国50%的民众是白痴?Again, 尊重事实,言之有据,真的那么难?

Again and again, 不要事事以左右论之,能否理性客观尊重事实,只与个体有关。

国际时政群倒是有群管劝大家这个时期给予川粉们以最大的善意,情绪总是要有出口的。我承认,这一点本人做得不好。我不觉得因为时期不同就该对肆意造谣攻击线正选举、乃至攻击群友,给予宽容。

5、左派与右派有可能重新站在一起吗?

张勇进:

其实,时政群里的左派和右派大多属于普世价值派,只是左派大多属于进步主义,而右派大多属于新保守主义,但他们的根基应该都来源于古典自油主义,所以,他们在反对专制极权推进宪证方面具有相同的认知和立场。正因为如此,左派与右派不是彼此的敌人,他们应该成为具有共同目标的战友。

批驳:

Again, 左派和右派从来就不是敌人。但是,事实与谣言,是死敌。

顺便问一句,原文作者不打算回应一下简彦群友在国际时政群对您失实描述当初免恐群选举仲裁员过程的质疑吗?

Daisy🍁
2020年11月22日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