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69篇文章

美国的学校到底在教孩子什么?为什么一代二代观念差异大?学生经过通识教育加上辩证思维的训练,学会以多重角度去看待一件事,深挖事件背后的成因,形成的观点和见解就事论事,在对待问题的看法中不应该让政治倾向使自己失去求真的态度,更不应该让自己失去做人的道德底线。我想这也是美国大学教育的目的之一——让孩子成为思想独立的人。


正文共:4072字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撰文:Nongnong


美国学校给孩子们洗脑?伯克利少年大学生的妈妈有话说


我是一个家校(homeschool)妈妈,有四个孩子。老大范仕哲(Shane)17岁,老二范帝纲(Diego)16岁,都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读,秋季升大四。因为我们是少数一批在家上学,并靠自学的方式升入大学的家庭,多少算是有些前人的经验。我经历过没有前辈可以咨询,没有案例可以借鉴的一个非常迷茫的阶段,所以很愿意为同是家校的家庭,或是打算家校的家庭分享心得。但是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让我非常寒心,也是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原因。


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家校群的一位妈妈在另一好友转的一篇造谣伯克利教授写匿名信的文章下面评论:“写的真赞。这些天看到各个大学的表现,推娃上藤校,上伯克利有什么意义呢。娃出来后这么蠢,还要给重刑犯下跪。” 


这些是她的原话。起因是前段时间耶鲁和哈佛的学生写的对于目前黑人运动的看法的文章,我家老二作为1.5代,也写了篇文章🔗。让我气愤的是,前一天还在我儿子文章下点赞,隔天就讲这些话,真令人心寒。以前咨询过我教育方面的问题,我曾毫无保留地提供帮助。


这样的家长应该不会是少数,因为在很多文章底下都能看到类似的评论,有些甚至是人身攻击。华二代的文章,都站在积极理性的态度,带着诚意在对话。到了华一代,要么倚老卖老,要么恶语相向。之前看到有文章为毕业班的高中生因为没有积极站出来支持弗洛伊德遭到同学的网络暴力鸣不平。那么华一代们,特别是有孩子的,你们是不是也在对华二代进行网络暴力呢?虽然他们已经上大学了,但是既然称呼你们是长辈,那么是不是也应该有长辈的样子,心态平和地进行对话呢?将心比心,如果是你们的孩子被别人这么说,你们会是什么反应呢?


有人可能觉得我太敏感,现在网络就是这样糟糕的环境,要去适应,而不是改变。我完全不认同。作为家长,当然要站出来,不单单是为自己的孩子,同时也是为那些遭受网络暴力的孩子们说话。更何况我家孩子还未成年,比那个被网络暴力的高中生年纪还小,希望一代们发言的时候想想你们自己的孩子,好好考虑一下是否合适。


另外,评论应该基于事实,比如那个妈妈的评论显然就犯了两个错误。首先,弗洛伊德上一次犯罪至今已经十几年了,也为之前的行为坐了牢。再称呼他为“重刑犯”显然是不适合的, 这种称呼也是一种歧视行为。


其次,下跪这个举动在美国是有历史渊源的,不是被批斗要下跪认错。马丁•路德•金博士在1965年就已经和一群被捕的和平抗议者在入狱前单膝跪地,祈求和平与尊重。


2016年橄榄球巨星Colin Kaepernick单膝下跪抗议警察对非裔过度执法,后来这个姿势就变成和平抗议祈求公正和平的象征。面对普通民众的示威游行,政府官员愿意倾听他们的声音,用单膝跪地表达和平的诉求,免去了暴动的可能性,比特朗普要求军队镇压普通民众不是要好多了吗?


事实需要自己去探究和学习,这也是我着重培养孩子自学能力的原因。此外,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保持竞争力,最重要的一点也是一个人终身的自学能力。在我看来培养能力远比送孩子去补习班提高分数重要得多。


很多人想了解美国的学校到底在教孩子什么?为什么一代二代观念差异大?因为我们孩子家校,为了更好地了解美国的教育方式,我自己去社区大学学教育,后来转入本科,最后荣誉毕业。我想分享一下美本是怎么给我们“洗脑”的:一般来说在指导我们看问题角度和讨论的时候教授是不会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的,当然总有极个别人是例外。通常,学生经过通识教育加上辩证思维的训练,学会以多重角度去看待一件事,深挖事件背后的成因,也就是说自己查找资料做研究。另外,写作的训练,让我对于一个观点的形成慎之又慎,引用和转述都要确切且真实。在这些训练下,形成的观点和见解就事论事,不无中生有。我学到的是在对待问题的看法中不应该让政治倾向使自己失去求真的态度,更不应该让自己失去做人的道德底线。我想这也是美国大学教育的目的之一——让孩子成为思想独立的人。


恕我直言,那些认为二代们“蠢”的家长,美国应该很难找到适合你们口味的教育机构。因为你们口中的“洗脑”教育不是单单在藤校有,所有大学都是这么教的。这就是华二代对弗洛伊德事件看法的来源。他们想把自己学到的分享给大家,但是在祖国出生长大的你们却认为他们蠢。


我们了解一件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历史成因和制度缺陷等等因素都要考虑进去。只看身边一两件小事,就断定这个族裔是有问题的,这就是种族歧视。我想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歧视吧,在国内最主要的就是地域歧视和贫富歧视,在美国的话,华人多数是长相歧视或者英文说的不好得到歧视。比如说我在国内的时候,有一次找人修东西,保安死活不让那人进,因为那人出示的身份证是河南人,保安也有他的理由,说因为之前这些干活的河南人在小区闹过事,所以后来他们规定所有河南人都不许进小区做活。我当时据理力争,不是每个河南人都参与闹事,不应该打击所有人,最后保安拗不过我放他们进去了。那么多年过去了我看到这种歧视还一直在延续,前段时间的武汉人就是全国的歧视对象。美国现在正在争取平权,我们就应该面对这些问题,去解决问题,减少对黑人的不公从而改善整个社会的环境,大家都会是受益者,而不是去歧视,制造仇恨。哪怕不认同,也不应该把这种观念强加给孩子。


我一直认为家长的榜样作用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我自认为还很不足,所以一直在学习。我对美国历史和政治都学得很表面,所以我会找孩子聊他们的看法,会找电影、纪录片去看,从不同角度去了解这次事件背后的成因。我看很多一代家长,就喜欢看信口开河、造谣煽动的公众号然后产生了所谓的真理。


讲到这里,我想提一件小事,我家老大老二都曾经当了一年志愿者,一个用音乐帮助自闭症的孩子的项目。每两周一次,每次两小时左右。我家队友负责接送,他和我说项目的负责人曾两次特地找他聊说我们家老二做事特别认真,全心全意在照顾他负责的自闭症孩子。很多人只是走个过场,他是真的在用心陪那个孩子。孩子的家长也在学年结束的时候特别感谢他。他从小就是一个默默付出的孩子,特别有同理心。可能在有些人眼里,这种人就是“傻子”。


什么是同理心,就是当别人发生了不幸,你能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去看问题。我很骄傲我儿子能帮助别人,为他人着想。


我曾经读过一本书《有奉献精神的父母培养大人物》,作者是韩一代全惠星(Hesung Chun Koh),她的六个韩二代孩子在美国都取得很大成就。六个孩子全都是毕业于哈佛和耶鲁的博士。其中两个儿子后来当了美国部长,第一位亚裔部长。


她曾提到她的大儿子Howard Kyongju Koh在耶鲁当法学教授的时候,因为当时政府对海地难民的不公,他领头发起了一个诉讼,和一些同事还有学生组成一个法律志愿者团队,帮助那些难民和政府打官司。当时当政的是克林顿政府,为了阻挡Howard的举动,做出了裁决:如果官司输,要他个人承担1000万美金的罚款这种极端不公正的做法。讲到这里我又在想,这在很多人眼里,大概又是个蠢货,为了不相关的人背负那么大的压力干什么。


但是最后他在这么被动的情况下,带领团队最终把官司打赢。帮助了这一千多个难民。更神奇的是,原本和他互为对立面的克林顿政府,因为他的为人正直,竟然让他当马萨诸塞州公共卫生部部长。我当时读到这里时心潮澎湃,也想像这位伟大的母亲一样,把孩子培养成能为社会做贡献的人。(如果有人感兴趣可以去搜搜这个家族到底有多牛,每个子女都是真正的精英。)


虽然说这话有点假大空,但我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我一直鼓励孩子们发展自己的兴趣,希望他们积极投入公益活动,不是单纯地捐钱捐物,而是切实参与进去。我们家也是普通家庭,我的孩子本来就没有什么物质欲望,我也经常和他们讲,不要把钱看得太重,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持续坚持,哪怕没有所谓社会意义的成功也没关系,因为在我心里他们就是成功的。


我家老大Shane之前想做一个初创项目,在网上召集了一群小伙伴,全都是非常厉害的青少年。我想讲一下其中的一个成员–Avi Schiffmann,他是第一批加入这个团队的。可能很多人已经看过他的新闻,17岁的高中生,靠自学学会编程,为了帮人们了解疫情做了一个追踪疫情数据网站,一炮而红,有人要出钱花8百万美金买他网站,他都拒绝了。因为他不想他的网站被广告所占据,希望人们能清楚地看到每个数据。在世人眼中,大概也是个傻瓜吧。但你知道他后来收获了什么吗?威比奖(The Webby Awards)——之前都是非常知名的网站拿到这个奖的,还有不计其数的offer,并认识一批牛人大佬。另外他现在每个月的收入是普通人一年的年薪。有人可能觉得他肯定是家里有钱才拒绝别人出价购买,其实他家最多就是上中产家庭,只是人家真的就是这么‘傻’,对于有能力的人,根本不担心这些,以后要做的项目多了。


因为这次弗洛伊德事件,Shane的团队决定声援,12个小伙伴熬夜两天做出来2020protests.com,原本也是为了帮助人们了解这次示威游行的信息,支持BLM运动,从没打算过要赚钱。这个网站现在已经有几十万流量,并在USA Today, MIT Tech Review, NBC等网站上介绍过。另外,Shane在这个网站上制作的地图,被很多媒体看到,并出价请他们制作。现在Shane已经带领成员们在做第一个业务。这个世界很公平的,孩子们的付出,别人都看在眼里,他们才是改变这个社会的原动力。


美国学校给孩子们洗脑?伯克利少年大学生的妈妈有话说


再说说那两个写公开信的耶鲁和哈佛的学生,目前也组织了一个华二代团体,已经有几十个名校学生加入,要发声让华人更了解现状。我家两个已经联系她们,并加入她们团队。


对于一些指责孩子们蠢的家长,我建议大家好好跟自己的孩子沟通,尽量不要对别人家的孩子指手画脚,甚至恶意评论。孩子都是真心在做能帮到别人的事情,家长们能不能多给他们一些鼓励,少一些负面的评论呢?这个世界不再是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天下,帮助别人其实也是在造就自己。如果那么反对二代们在做的事情,何苦要花力气把孩子送去这些学校被洗脑呢?不如在家里自己教育。


教育首先就不应该是有偏见的。我们当父母的应该创造机会让孩子多看多听多读,自己去寻求真理,而不是带有偏见地灌输。家长首先要做好自己,才能更好地教育孩子。这就是今天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道德品质上的培养远比刷题上什么大学重要得多!


美国学校给孩子们洗脑?伯克利少年大学生的妈妈有话说


撰文:Nongnong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为什么会出现“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诉求?“法律与秩序”的真相

哈佛家长驳凌飞:他二叔,吹海螺之前, 你认清事实了吗?

在非裔, 华裔二代和一代间寻求共同点和尊重, 耶鲁校友致艾琳

耶鲁学生艾琳给几十万读者的回信: 我们不能再沉默了

穿梭于美中之间,四名霍普斯金大学毕业生写给华人父母的信

作为华裔1.5代移民, 我是怎样理解美国这次抗议运动的?

响应耶鲁女孩,哈佛大学生也有话对爸妈和华人社区说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美国学校给孩子们洗脑?伯克利少年大学生的妈妈有话说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