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思辰

要想说明川普当政是当前人类文明的一场重大灾难,我想我必须借用人类公敌的概念。

什么是人类的公敌,它的定义是什么?一个人或一个组织能被看做人类的公敌需要两个条件:1. 他或它掌握着极大的权力,足以影响人类文明的进程;2.他或它是反文明的,反人类进步的,试图让人类历史进程开倒车。所以,一个普通的坏人,比如一个抢银行的罪犯,我们不能说他是人类的公敌,因为他以及他的行为不足以影响人类文明的进程。但是像希特勒和东条英机这样的人,他们是人类的公敌,因为他们试图把人类社会拉回到由几个强国和强人按他们的意志任意统治世界,随意支配人类的时代。塔利班是人类的公敌,因为他们肆意破坏人类文明的遗产,主张用丛林时代的信条替代文明信条来统治人民和国家。伊斯兰国是人类的公敌,因为他们视人类文明的信条如粪土,任意杀戮无辜百姓,同塔利班一样,试图用丛林时代的信条来统治人民和国家。

有人会问,凭什么说川普是人类的公敌?我的回答需要费一些笔墨。问题在于人们认识人类公敌需要一个过程。比如当初希特勒,他要是没有当选德国总理,他也不会成为人类公敌。就在希特勒上台后的前几年直到他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世界上很少有人会意识到希特勒是人类的公敌。特别是在德国,一直到二战快结束的时候,德国绝大多数的人还在狂热地崇拜和追随希特勒。

川普上台和希特勒上台有些类似,川普要是没有当选美国总统,他也不会成为人类的公敌。问题是他已经当选美国总统。而他上台后这几年的所作所为,暴露他人类公敌的特质,已给 人类文明带来了极大的灾难(这一点我在本文后面会详细说明)。试想一下,如果德国人民在希特勒上台刚刚四年的时候能够及时识破希特勒人类公敌的特质,把他赶下台,那么世界人民就可以避免二战的灾难,德国人民也可以避免二战给他们带来的接近灭顶之灾。反思美国目前情况,我们现在面临的很像当初希特勒上台四年时德国人民所面临的情况,我们如果让川普继续当政四年,其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将会造成世界文明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倒退。给我们,特别是给我们的子孙后代,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很可能比当初希特勒在德国执政四年后继续执政带来的负面影响还要大。我后面的分析会详细说明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们从川普怎样使世界文明发展的列车开倒车说起。

当今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我是指所有75岁以下的这几代人,都很难意识到,我们是非常非常幸运的几代人。从1945年二战结束以来出生的,这几代人中绝大多数(多于99%的)的人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生活在一个长期的和平环境下,这在世界有文字记载的文明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不仅如此,我们还赶上了世界文明及经济的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开始是20世纪50-60年代西德和日本的经济的高速发展,后来是亚洲四小龙,及后来的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比如印度、巴西等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就拿中国的发展来讲,连续近20年GDP两位数的高速增长,这在二战结束前的世界历史上的任何阶段任何国家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讲到这里,我们要问,是什么原因使得世界进入了这样一个各国经济能够长时间高速增长的时期?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复杂。如果你是一个投资者,你绝对不会去一个国内局势不稳定,存在着战乱或动乱的国家去投资。同样,你也不会去一个和别的国家打仗或被其他国家打的地区投资。换句话说,只有相对长期的和平和政策的稳定,才有可能使投资者到自己国家以外的地区投资。从二战结束以来,到现在75年了,世界没有发生大规模(世界主要国家之间,或在多个国家同时开展)的战争,保持了一个全球相对和平的发展时期,这就是二战后世界经济能够长时间高速发展的原因所在。

那么下面我们要问,是什么因素导致了世界出现这样一个相对长期的和平时期,使得各国能够维持政策稳定,从而能够长期维持稳定发展呢?

答案就是一句话:二战后由美国引领建立的世界新秩序。这个因果关系可以用澳大利亚2009年国防白皮书中的一段话来概括:“澳大利亚几十年来一直是一个非常安全稳定的国家,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泛亚洲-太平洋区域享受了一个由美国的战略优势所保证的前所未有的和平及稳定的时期(Australia has been a very secure country for many decades, in large measure because the wider Asia-Pacific region has enjoyed an unprecedented era of peace and stability underwritten by US strategic primacy)”.

 

下面我们讲一讲这个新秩序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人类社会整体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就是一个社会中人与人关系的延伸,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人类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开始以来,在任何一个国家或社会的内部,真正能够得到比较快速的发展,都和民主和法制的实施不可分割。只有实施了民主和法制,这个社会才能保障每个人的权益,消除以强凌弱,最大限度激发人们的生产和创新的积极性,使人们的精力主要都放在经济和科学发展上面。相反,在一个专制甚至极权的国家,普通民众的任何权益不可能得到保障,一个人的经济收入是和他的权力挂钩的,没有人会去努力搞科学,搞发明,搞经济,大家都会拼命地去抓权,有了权就有了一切,没有权你就任人宰割。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丛林社会的情况,专制以致极权国家,是丛林社会发展的顶峰。

国家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大同小异。如果国家之间没有互相尊重及平等可言,强国可以任意对弱国发动战争,占领领土,掠夺资源,甚至把它国变为自己的附属,那么国家之间就永无宁日可言,每个国家的和平发展都是不可保障的。人类社会在二战结束前的有文字记载的几千年,基本上就是按这种丛林法则发展的,其顶峰的体现就是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

是美国各届政府的努力使这种历史趋势得以产生扭转。一战时期的美国威尔逊政府就想把一战变成人类历史上一场“结束战争的战争”。但一战的胜利方毕竟是以英国和法国为主导,美国鞭长莫及,不能主宰形势发展。

一战结束时以英国和法国为主导制定的凡尔赛和约,沿袭历史上几千年战胜方重罚战败方的习俗,对德国课以重罚,不仅割让土地,还有重额罚款,让德国经济可能长期不得苏缓,这也为希特勒在德国的上台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埋下了种子。

二战结束时,虽然苏联军事上非常强大,但它欠下美国一屁股债,整个国家经济几乎被战争摧毁,经济上濒临崩溃。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军事和经济的超级大国,可以主导世界局势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才可以使二战成为“结束战争的战争”。二战结束后美国如何处理其对德国和日本的战争胜利,证明了美国与世界历史上之前的所有超级大国之间的三个区别:

  1. 美国没有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中获得别国领土。
  2. 没有从被打败的敌人那里得到补偿,相反,为被打败的国家提供了大量的经济援助以恢复其经济。
  3. 将失败的国家转变为独立的民主国家,而不是变为自己的附庸。

这标志着人类历史出现一个全新的时代,世界由几千年来的专制或极权国家主宰世界秩序变为由民主国家主宰世界秩序,而不再将自身利益作为战争追求。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以下事实将帮助我们了解这种新的世界秩序是如何形成的,以及为什么这个新的世界秩序带来了整个世界前所未有的长期和平:

  1. 这一新的世界秩序包含着这样一个概念: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是平等的 (no country is first and no country is second),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通过军事或政治力量欺负其他国家。在这一概念的指引下,美国引领世界建立了一套新的国家之间和平交往和解决冲突的架构和规则 (成立联合国,世界银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等)。为世界各国通过讨论和协商解决冲突提供平台,并提供了通过国家联盟的集体努力防止冲突演变成大战的机制。朝鲜战争和第一次海湾战争是联合国在迅速利用多国部队压制侵略,并防止其演变成大规模战争的两个典型例子。
  2. 这种新的世界秩序迅速导致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在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瓦解,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已成为人类近几个世纪以来各国之间战争的根本原因。
  3. 这种新的世界秩序不仅提倡世界上所有国家在政治上平等的观念,而且在经济意义上平等。富国不应剥削穷国,而应协助其发展。富国不再以牺牲穷国为代价而发展,而是从穷国的发展中受益。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建立提供了一种协助发展中国家和援助处于经济危机中的国家的机制。世贸组织为各国解决贸易争端提供了平台。所有这些在各国之间迎来了自由贸易和投资,并导致了全球化,这将游戏规则从以武力得益变成了以贸易和投资得益。

 

上述国际新秩序的出现和维持,是由于有美国这样一个无私的国家占绝对的优势(世界和平和秩序实际上需要警察维持),有绝对的信誉,起领头和仲裁的作用,让其他国家信服, 愿意在这个国家的带领下行动(做任何事情都要有带头羊)。这就好像一个大家庭,成员很多,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强大(使坏成员不敢出来捣乱)的又无私的成员来领导,实施公平公正的原则,而且往往是自己吃亏的情况下帮助其他成员,帮助他们成长壮大(这样才能使大家信服)。二战结束,美国作为主要战胜国,不仅不要战败国的经济赔偿,反过来向西德和日本提供了大量的援助,把自己的国家作为市场,以极低的关税支持这两个国家的发展,使得这两个国家经济迅速得到恢复。实际上二战后西欧各国的经济能够迅速恢复,都离不开美国的慷慨援助(马歇尔计划)。在此之后的亚洲四小龙,以及中国及其他很多国家能够长期高速发展,都离不开美国提供市场的扶持。这些,后来都被川普看成美国的失败,需要扭转的秩序。

 

川普所不能理解的是,美国表面上看起来是吃了亏,每年花巨资帮助其他国家发展经济,保持军事稳定(海外驻军)。但由此换来的世界长期和平稳定的发展,受益最大的还是美国自己。世界五百强最多的还是美国公司,他们由全球化从海外赚的钱远是世界其他国家的公司所不能比拟的。

 

我们现在来看看川普自从2017年初上台几年来,是怎样破坏这个保证世界和平稳定发展的新秩序的:

 

  1. 退出美国在奥巴马治下苦心经营多年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2. 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3. 退出《全球难民条约》。
  4. 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5. 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6. 退出《伊朗核协议》。
  7. 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8. 单方面中止和俄国达成的中程导弹条约
  9. 川普一直在考虑退出WTO和北约。
  10. 川普一直在考虑废止美日防卫条约。
  11. 川普上台以来的贸易战是和针对世界所有国家的。

 

我们前面提到,世界自二战结束以来的75年能够维持了一个可以长期和平发展的新秩序,是因为

美国依据其在军事和经济上的世界领先地位,引领世界建立了一套新的国家之间和平交往解决冲突的架构和规则 (成立联合国,世界银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等)。为世界各国通过讨论和协商解决冲突提供平台,并提供了通过国家联盟的集体努力防止冲突演变成大战的机制。

 

川普上台后,美国带头摧毁自己带领各国建立起来的上述各种合作平台,破坏75年证明行之有效的国家之间和平交往解决冲突的架构和规则,这样,我们所说的保证世界和平繁荣发展75年的文明新秩序就被完全打破。

 

另一方面,这75年来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能够遵守这个新秩序,是因为美国的信誉使各国信服,他们愿意在美国的带领下,维护这个新秩序,在此基础建立相互合作的关系,共同发展。而现在美国自己出面摧毁这个新秩序,美国的信誉荡然无存。即使大多数国家仍然愿意今后维护这个国际发展新秩序,群龙无首,这样做今后也会变得非常困难。

 

分析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川普上台这几年来,美国从一个新秩序和规则的制定者和维护者变成了这个秩序和规则的反对者和破坏者,这个世界的领头羊带头破坏羊群的秩序,向羊群的每一个成员开战,这个羊群是不是要大乱,回到最开始没有任何秩序,谁有力,能打架,就可以随便欺负别人的混乱状态?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川普正在把人类社会拉回丛林社会,让人类文明发展的列车开倒车。

 

丛林社会信奉的是零和原则,人和人之间,团体之间,国家之间,一个赢了,另外一个就要输。赢的一方就要欺压,统治输的一方。文明社会信奉的是共赢原则,相信人和人之间,团体之间,国家之间是平等的,可以通过互惠互利的原则达到共同富裕,共同发展。二战后75年世界经济的高速发展,证明了共赢原则是最适合国家间,人和人之间关系发展的文明准则。川普提出的美国第一的口号,就是要人类社会回到丛林时代。在美国第一的信条下,美国可以任意跟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打贸易战(川普已经这样做了)。为了美国利益,甚至可以在美国第一的口号下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毫不犹豫地发动战争。人类社会花了几千年才从丛林社会进化到二战后出现的新型的文明社会,这个新型社会秩序才维持了75年,没有想到川普上台三年多就要被完全打破,人类社会正在大踏步迈回丛林社会。我们可以看到,在川普的带领下,一个丛林社会的秩序正在世界悄然恢复:

  1. 从巴西到菲律宾,从匈牙利到白俄罗斯到土耳其,越来越多的民主国家正在被蜕变成专制国家。
  2. 由于信奉平等互惠互利的文明原则被丢弃,世界各国间发生贸易战甚至军事战争的危险越来越大。比如说,以前像萨达姆这样的独裁者发动战争还要考虑是不是会受到美国带领的世界联盟的惩罚。现在美国自己已经完全打破这个文明信条,每个国家都可以堂而皇之地以自己国家利益第一的口号对其他国家发动堂而皇之的贸易战争或军事战争,这是一个非常可能和可怕的前景。
  3. 我们前面讲到,世界由二战之后维持了75年的长期和平发展时期,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几千年来的专制或极权国家主宰世界秩序变为由民主国家主宰世界秩序,但由于川普上台后几年极力破坏,世界文明的进程正在经历一个U型的回车,转回到由专制极权国家主宰世界的旧秩序,除上面第一点讲到的一些民主国家向专制国家的蜕变,还有以下的因素:
  • 俄国在普京的长期统治下已经蜕变为一个专制国家。
  • 中国这个专制国家在经济上迅速赶超美国。在军事和科技上大力扩张,急速追赶美国。
  • 设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当今独裁者,先是稳固了国内的统治,然后想在世界上进行扩张,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打破二战后美国为主导建立起来的国际新秩序,让美国从维护这个新秩序的领头羊地位下台。这样维护这个新秩序的进步力量将分崩离析,全面瓦解。这些,前苏联和苏联解体后的普京统治下的俄国几十年无论如何努力都没有达到的目标,让川普上台后几年就轻易地实现了。这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你如果凭实力根本打不赢你的对手,那就想办法让对方阵营的首脑变成你的利益的代表者,这可以说是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从这点讲,普京胜利了。他通过干扰美国大选,成功地让川普当选,成为自己的代理人,把先苏联后俄国几十年费九牛二虎之力想做而不能完成的事业在短短的几年完成了。

我可以举两个很直白的例子说明这一点。在赫尔辛基川普和普京会谈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当记者问及川普对俄国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的看法,川普说普京向他保证俄国没有干预,他宁愿相信普京(而不是相信美国情报部门根据长期搜集的大量情报得出的俄国确实干预了美国2016年大选)。这无异在两军对垒的战斗中,我们的统帅说他更相信敌方统帅向他提供的情报,而不相信本方情报部门成千上万名情报工作人员辛勤工作得到的情报。在这种情况下,你告诉我这个仗还能打吗?美国有不败的道理吗?

还有一个事例也很能说明问题。最近俄国在阿富汗向击毙美国士兵的人提供悬赏(Bounty),这种对美国十分明显的敌意和挑衅行为,川普在其后与普京的四次通话中,竟然没有一次提出抗议,或指导我方制订反制措施。美国的统帅现在面对俄国在国际舞台上对美国的挑衅和侮辱,变成了缩头乌龟。

 

所有这些,使世界专制极权势力由二战结束70多年来一直处于的下风地位变为上风地位,世界民主和平力量在急剧地衰落,文明和专制拼搏的力量天平向专制势力一方急剧倾斜。分析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川普正在把世界拉回丛林社会,我很担心今后世界形势的发展,和平不再能够保障,我们的晚年,我们的后代将会深受其害。

川普之所以成为人类的公敌,是他身上具有各种典型反文明的特质,一旦掌权,即可大施恶行:

 

  1. 不尊重事实,当政前靠谎话存活壮大,当政后靠谎话维持统治。据可靠统计,川普上台后每天制造十几个谎言。

尊重事实不说谎是人类能够相互信任,文明相处的一个基本品质。人类社会能够形成是因为能够达成一些基本的共识。如果人人都不尊重事实,靠谎言行事,人类社会将变为一个互不信任,不能形成任何共识,互相提防互相争斗,个个为营的非常原始的丛林社会,将和动物世界没有太大的区别。

2. 川普视文明社会人与人之间相处的一些基本准则为粪土:

  • 缺乏对其他人起码的尊重,任何人只要使他不快,想骂就骂,想怼就怼,想污蔑就污蔑,而且不分时间场合。
  • 欺凌妇女,这个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费笔墨了。
  • 任人唯亲,川普当政后下面的一些重要岗位像走马灯一样的换人,他谁也不信任,唯有相信他自己和他的家人,还有他的金主和死心塌地的跟班。他的女儿女婿虽然没有明确职务,却主宰着美国国内和外交大事。目前美国政府主要岗位上的负责人,或是当年给川普竞选捐巨资的金主,或是对川普唯命是从,死心塌地为川普卖命的人。

3. 反科学,这是人类公敌的一个共同点。川普不相信科学家们经过多年研究得出的人类活动造成环境污染和恶化的结论,反对采用新能源代替污染严重的旧能源。在经济政治方面,他对世界几十年历史研究得出的打贸易战反而会使本国经济衰退的科学结论视如粪土,坚持要和所有国家打贸易战。今年以来的川普对新冠流行的应对,充分暴露了他对科学家的建议和意见不屑一顾,才使得美国在与新冠病毒的斗争中,败得一塌涂地。

4. 人类公敌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独裁者或独裁崇尚者,川普是一个典型的崇尚独裁统治的狂人。他丝毫不掩饰他对独裁者金正恩和习近平的羡慕和亲近,多次炫耀他和金正恩在热恋之中。在近四年的执政中,他丝毫也不会考虑国会和人民的意见,一切都试图按照他自己的意愿行事,他的一切,都是围绕能够继续当权,能够连任行事。川普的内阁会议,变成了内阁成员轮流为川普唱赞歌的会议,比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开会时的情景还要让人肉麻,惨不忍睹。

5. 反自由媒体,这是人类公敌的一个共同点。这方面大家应该有充分的了解,我就不多费笔墨了。

6. 最直白最明显的一个事例是最近川普看到大选前景对自己越来越不利,居然一反美国建国二百多年来的民主传统,断然拒绝承诺如果大选失败将和平交权,同时还公然叫嚣要他的司法部长将奥巴马和拜登加以捉拿法办(这样川普就可以确保他的连任)。这充分说明了他视美国民主的传统为粪土,一旦有可能丢权,他将不择手段,不顾一切地开历史的倒车。大选还有三个星期,我们将拭目以待川普的丑恶表演。

人类公敌将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就像当初希特勒给德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一样,川普正在或将要给美国以至世界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

如果我们把人类和COVID-19新冠病毒的斗争比做一场战役,COVID-19新冠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战役到目前为止的结果已经是一个鲜明的写照,足以让我们警醒,川普当政会给美国人民带来什么样的灾难:美国有在世界各国中最领先的医学研究和这方面最大量的战胜新冠病毒的资源。这场仗,本来我们应该比世界各国都要打得漂亮,付出最少的代价。但事实结果呢?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七百八十万美国人感染病毒,21.5万美国人被新冠病毒夺去生命。美国以3%世界人口,到目前为止占据了世界被新冠病毒杀死人口的20%。也就是说:美国人民在和这个人类共同敌人的斗争中,已经付出了世界人口平均计算接近七倍的代价。

我们来看看川普是怎么应对新冠病毒的。从《华盛顿邮报》记者Bob Woodward 的采访录音来看,川普早在1月28号就被美国情报机构和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告知中国新冠病毒流行的情况和新冠病毒的巨大感染和致命性,用川普自己的话说,他早在1月28号就已经知道新冠病毒的感染性和致命性是最致命的流感的很多倍。但川普是怎么做的:

  • 川普向全国人民隐瞒了这一至关重要的情报。
  • 3月初,当美国已经有了几个病例的时候,川普告诉全国人民,新冠并不可怕,就像流感一样,得了新冠可以照常工作。而且新冠过几天会自己消失。
  • 当新冠病毒在美国肆虐,在美国各地屠城的时候,川普甚至公然反对人民采取一些最基本的防御措施(比如口罩)。开始是反对各州采取隔离措施,后来是强压各州取消隔离,复工复课。所有这些,导致了新冠在美国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美国各地肆虐,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至今为止有如此惨重的伤亡。
  • 川普在自己得了新冠,几天住院后回到白宫,在几大电视台转播实况的情况下,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并在第二天发推说新冠是上帝给他的赏赐。

川普的所作所为说明了什么?我们用和新冠的斗争是人类和新冠的一场战役来做比喻:

  • 一月底,当敌人的大部队开到我们的城下,即将开始围城攻城的时候,我们的统帅向全城民众隐瞒了这一情况,使全国人民完全没有准备。
  • 三月初,当敌人已经攻入城内,我们已经有人被敌人击伤,我们的统帅告诉大家这不是什么敌人,他们会自己跑掉,对我们不会有什么伤害。川普还在努力使全国人民不要为这场战役做任何事情。
  • 我们的最高统帅反对我们拿起防御敌人最有效的武器- 带口罩,反对我们采取防御敌人最有效的手段:居家隔离。一再强迫我们复工复课。
  • 在全国七百八十万人被敌人击伤,21.5万人被敌人杀死的情况下,我们的最高统帅仍然告诉我们这不是什么敌人,没有什么可怕的,说我们的致命敌人是“上帝给我们的恩赐”(god’s blessing).

通过这样的分析,你是不是应该明白了,在人类和新冠的这场生死攸关的战役中,具有最强战斗力的美国输得这样惨,至今已经付出了相对其他国家七倍的生命的代价,是因为我们选出的统帅从客观上来看基本是和我们的敌人站在一起的,一直在用隐瞒敌情,麻痹人民,反对人民采取最有效的防御手段的办法来帮助我们的敌人。他没有一时一刻是站在人民一边的,人民的死伤再大再惨,他不会有一丝一毫的介意。

 

关于川普当政的灾难性后果,我们上面已经从破坏世界新秩序的大局加以分析, 而且从今年对新冠病毒的应对分析了川普当政给美国全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

下面我们从整体上分析一下川普当政几年来给美国政局带来的灾难性的后果。

美国的民主能够得到保障是因为这个民主大厦是建立在三权(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分立,相互制约的基础之上,打个比方,美国这个民主大鼎之所以能够二百多年来稳固不动摇,是因为它有坚实的的三足,这就是俗话所说的三足鼎立。用简单直白的话引出川普上台对美国国内政治体系的破坏作用,我们可以说川普上台几年已经将美国这个民主大鼎的三条腿砍断两条半,美国的民主大厦能不岌岌可危吗?下面我们具体讲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上面分析川普的独裁者特质的时候,我们已经讲了,川普把美国的各行政部门变成完全由他的亲信,金主以及跟班把持,唯川普命是听。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国家的行政权已经完全被川普变为他的个人工具。
  • 通过已经把两个,正在把第三个唯川普命是从的人塞进最高法院的最高法官的位置,美国最高法院已经或正在变为唯川普之命是听的机构,加上唯川普命是听的司法部长,川普已经或正在把美国的司法权完全掌握在他个人手里,变为维护他个人利益的工具。
  • 共和党已经完全失去原则,蜕变为无条件支持川普,唯川普命是听的政党,整个政党实际上是名存实亡。在这种意义上,由于共和党把持参议院,所以美国目前的立法权也有一半对川普唯命是从。

这也是为什么我说美国的民主大鼎的三条腿已经被川普砍断了两条半,美国的民主大厦岌岌可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让川普再当政四年,你觉得美国的民主大厦还能不坍塌吗?川普已经明确拒绝表示如果落选,将和平交出权利,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独裁者的宣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果再让川普当选,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美国民主和(以美国和世界民主阵营为主导建立的世界文明新秩序为代表的)当代世界文明正处于一个生死存亡的非常时刻,非常时刻呼唤非常行动来挽救美国民主和世界文明:

  • 一个由两党489名前国家安全官员成立组织支持拜登当选。该组织表示,川普的所作所为“已表明他不能胜任美国总统的巨大职责”,并且“无法应对各种挑战。”该组织在2020年9月24日发布的一封信中写道:“由于他的轻蔑态度,我们的盟友不再信任或尊重我们;由于他的失败,敌人不再害怕我”。
  • 近500名已退休的高级军官以及前内阁秘书,军官和其他官员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前副总统乔·拜登。
  • 超过70位前共和党国家安全高级官员和60位其他高级官员签署了声明,宣布:“我们对在川普领导下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其世界地位深表关切。川普的所作所为已经表明他不适合继续任职,他的连任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其世界地位将是非常危险的”。
  • 包括来自里根,布什41,布什43和特朗普政府在内的一群前美国高级政府官员和保守派组成了共和党廉政与改革政治联盟(REPAIR),旨在“致力于在结束川普统治后回归基于原则的治理。”
  • 一组共和党人于2020年5月发起成立了“共和党选民反对川普”组织,收集了500多份反对川普的证言。
  • 已经有三个世界顶尖的科学杂志发表社论希望把川普选下去:scientific American(打破175年传统)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打破208年传统)柳叶刀(英国)。本来这些科学杂志是从不干涉政治的,尤其不干预美国的大选。这些顶尖科学杂志打破常规,说明川普如果继续当政,对科学的发展也是极大的威胁,大家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为了我们晚年能过安稳的日子,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像我们一样能够一生在和平昌盛的民主自由世界生活,用我们的选票,阻止川普连任,挽救美国民主,挽救世界和平发展,全力阻止川普开历史的倒车。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