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17篇文章

百年美国史,两次呼唤民主党承担新政改革重任。1929年的大萧条,给了民主党总统罗斯福实行新政的机运。桑德斯退出总统选举并于昨天正式背书拜登,今天前总统奥巴马正式宣布背书拜登,拜登已经成为实质上的2020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人。2020年的大危机,呼唤拜登接手新政接力第二棒,完成危难和机运共同构成的历史使命。


正文共:11118字

预计阅读时间:28分钟

撰文:遐思客


危机中的美国呼唤民主党新政——新冠疫情后的美国将何去何从?

桑德斯退出民主党总统初选并于4月13日正式背书拜登。(Vox网站报道截屏)


危机中的美国呼唤民主党新政——新冠疫情后的美国将何去何从?

4月14日,前总统奥巴马宣布背书拜登。(CNN网站报道截屏)


如史学家常言,危机中有危险,也隐藏着机运。危险越大,机运就越高。历史在释出机运时,通常显得格外吝啬,百年中往往难得一两次。以此而论,美国民主党人是历史的幸运儿。驴背驮着的党,在百年内遇到了两次施展新政的大好机运。让我们来梳理一下这两次机运的历史背景。


1929年大萧条 


经济危机在资本主义发展史上并不鲜见,但在短短数月内席卷全球,给世界经济带来毁灭性重创的经济危机则不多见。1929年始发于美国华尔街股票市场的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正是这种罕见大危机的例子。从1929年到1932年,世界GDP减少了15%(作为对比:2008年的经济大衰退(Great Recession)造成世界GDP减少1%),国际贸易剧减50%。美国工业产值减少46%,失业率高达25%。


罗斯福新政


大萧条造成的危机呼唤着具备远大目光和实践经验的领袖人物走上政治舞台。民主党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应运而出。1932年,在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时,罗斯福运用了斯图尔特·切斯(Stuart Chase)当年出版的政治论著的术语,向美国公众承诺他将实施一场新政(New Deal)改革,以保证人民可以有公正的机会分享国家的财富。1933年伊始,成为第32届美国总统的罗斯福不负众望,以雷霆之势推动新政改革。一系列方案和项目以国会法案或总统行政命令的方式,在短时间内付诸实施。大型公共工程的启动,金融财政系统的改革,经济生活中大量规范条例的推行,很快见诸成效。几年后,美国的经济走出了低谷,步入健康轨道,为随后美国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好了经济基础。


2020年美国危机


2020年,当知识界人士正在辩论美国社会危机的诸种因素和危机的触发点时,一个默默无闻的瘟神——新冠病毒 (COVID-19)不期而至,叩开了美利坚大厦装点华丽的大门,把大厦内部的斑斑锈迹和蛛网霉点展露在世人眼前。时至今日,已没有人还能质疑瘟神的恐怖。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听从医学专家的意见,用科学方法打退新冠病毒的进攻。可是同样难以回避的问题是,与瘟神的搏斗不断地提示我们,美国的体制存在重大弊端。


不难想象,一个三分之一的人口处于缺医少药状态的国家, 何以能有效应对大规模恶性流行病的肆虐。病毒传播是否能被控制,取决于贫困人口能否得到救治。就是说,以赢利为最终目的的医疗体系根本无法保障,在运作中全面贯彻以人为本的宗旨。在经济制度问题上追根溯源,又不难看到,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Adam Smith)18世纪提出的"看不见的手"(Invisible Hand,意指市场盲目利益驱动),是有局限性的。没有一只看得见的手(公权力)约束那只看不见的手,普通民众分享经济发展的愿望就是空想。


再从经济制度追踪到政治现象,我们不得不仰天长叹,一个面对恶意煽动者而束手无策的社会,是病态的。共和党和保守派几十年经营造就的邪教式领袖崇拜和根植于美国南方的落后文化,需要一场文艺复兴规模的文化革新。就政治体制而言,两百年前各方妥协而成的宪政体制,如选举人院(Electoral College)和参议院制度,已经成了保卫落后势力的工具。这样的体制需要脱胎换骨的变革。再观察一下国际体系。我们有理由忧虑,在美国推卸自由世界领袖责任四年后的今天,人类还剩下几多时间来应对日益迫近的三大难题:公共卫生危机(如当前的新冠病毒和将来的未知瘟疫),核战争,和全球变暖。世界需要引领风骚百年之久的美国继续承担领袖职责,带领人类走出困境。


时代呼唤民主党新政


自由女神在哀伤地哭泣,美利坚在焦急地呼唤,世界在忧虑中等待,美国民主党能否尽其所能,以集体力量承担罗斯福的角色,启动升级版的新政。如果说,1933年罗斯福面临的问题相对比较单一,集中表现在经济领域,那么,2020年民主党面临的问题则要复杂广泛得多。升级版的新政首先要以新政联盟的形式,在选举中击败对美国宪政体制构成致命威胁的特朗普和共和党。然后由取得执政党身份的民主党,展现大开大阖的政治家气度,在所有需要改革的领域展开力所能及的有力行动。同时,在国内改革取得成效的基础上,以软实力引领世界潮流,为解决世界性的难题指引方向。


新政的哲理实质


综观罗斯福新政的整个过程,一条改革主轴非常明显。那就是,在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注入社会主义管理因素。国家出资和管理的大型工程,对金融财政行业的法律和行政约束,等等,都是经济体系中的社会主义成分。这些社会主义因素犹如市场经济中那只看得见的手,对另一只看不见的手的盲目性行为进行即时纠偏。市场经济的那只看不见的手,以逐利的动机推动市场大潮,让弄潮者永远热情洋溢,却没有眼光看清人类社会可持续的发展方向。新政设置的那只看得见的手,以理性督导公权力永远冷静清醒,促使宪政体制中的执政者着眼于社会的百年大计。健康的现代经济需要两只强而有力的手,一只手热情地推进日常的经济活动,另一只手冷静地保证经济活动的理性方向。罗斯福新政的成功,证明了这两只手的不可或缺。


其实,共和党和保守派并非全盘反对社会主义因素。在应对金融危机时,他们赞同使用纾困方案(Bailout)帮助大银行和大公司。这种纾困方案实质上就是公权力使用公款向企业输血,帮助人口中1%的富裕者走出财务困境。可是,当奥巴马医保用公款帮助贫困人口得到医疗保险时,共和党和保守派则视其为寇仇,必欲除之而后快。明显的结论是,共和党和保守派赞成为1%富人服务的劣质版社会主义因素,反对为99%普通人服务的优质版社会主义因素。


今天,面对更大规模,更深层次危机的民主党,需要从罗斯福新政理念中获取思想养料,更全面,更大胆地修正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宪政体制的缺陷,对落后的南方文化做一场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式的变革。在新时代,新政倡导的那只看得见的手,不仅要更加深入地导引经济活动,而且要全面地介入社会和文化生活领域,以保障政治生活的健康性。只要宪政体制正常运行,自由媒体的监督机制恰当行使,看得见的手所掌握的公权力,就依旧只能在划地为牢的范围内活动。牢笼内公权力的兽性受到有效抑制,其正当的行政,司法,和监察力则可以尽量发挥。


为了准确理解升级版新政的必要性和内涵,我们需要对当前美国危机中显露的问题做简短的分析。


政治险境


由于经济,社会,和文化中的问题都会在政治问题中集中体现出来,也由于当前的政治危机的化解是解决其他问题的前提,我们就从特朗普主义谈起。


注意观察特朗普现象的人很容易发现,尽管特朗普的大话和骗局一再被主流媒体和有识之士揭穿,尽管他撒谎的手段毫无高明之处,他的追随者和支持者们依然对他不弃不离。难道世界上真有供魔鬼使用的勾魂术?当然没有。难道那些人都暂时失明了?也无可能。他们看得见奥巴马就职典礼人群和特朗普就职典礼人群之间的明显差距,也看得见美墨边界上的高墙几无进展。问题不在于事实本身,特朗普的支持者不在乎事实和真相是否在他们的领袖这边。他们在意的,是这位领袖毫无保留地展现的一种姿态。只要领袖始终展现这种姿态,他的支持者就相信,领袖的诺言终究会实现,他们梦想中的极乐世界就在不远的前方。


因此,特朗普主义实质上是特朗普所展现的白人种族主义态度,所表达的对宪政体制的藐视,所代表的对知识界的轻慢,所呈现的对现代文明社会规则的鄙夷。令他的支持者如痴如狂的,就是这样的一种精神姿态。共和党几十年来"狗哨政治"(参见遐思客《通往法西斯之路-美国共和党蜕变历程警示录🔗)所播下的意识形态种子,在特朗普主义精神养料的浇灌下,疯狂生长。领悟到特朗普主义的精神实质,就不难理解共和党和福音派所显露的邪教现象。民主党面对的是一个超大型邪教组织。


这是美国面临的政治危机。


经济困境


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鲁比尼(Nouriel Roubini)3月25日在英国《卫报》撰文,认为新冠病毒传染已经以最快的速度造成了历史上最深远的经济震撼。短短几周之内,道琼斯指数下跌35%,无情地抹去了若干年来积攒的增长值。失业率会高达20%以上。截止3月28日,美国已经有660万人提出了新的失业救济申请。我们面临的经济下跌情势,既非V型,也非U型,更非L型,而是I型,也就是无止境地下跌。


鲁比尼得出如此悲观经济结论的理由是,第一,欧美国家无法实施中国那样的抗疫措施,而有效疫苗的大规模接种,至少要一年以后。疫情的消除尚需时日。第二,美国的决策者们需要更大规模地推出非常规的财政金融措施,以鼓动银行向濒于破产的中小企业注资,来重新启动私营企业的活动。这样大规模的财政金融措施绝非短期可以达成。第三,要防止大萧条的出现,联邦政府必须直接向民众手中投放大笔现金,而不是通过会引发利率上涨的债券发行来输送资金。遗憾的是,目前经济拯救计划的资金规模和发行速度,都无法及时阻止大萧条的出现。


从另一方面说,美国金融界的问题由来已久,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的一些有限的改革措施,根本没有触动问题的根子。政界共和党人和一些保守民主党人的改革意愿,也一直是金融界问题的一部分。本来就疾病缠身的金融界,偏偏遇上了撼动全球经济的新冠病毒的袭击,恰如屋漏偏遭连夜雨,岂有独善其身之力。


这是美国面临的经济危机。


医疗体制的低效


Olga Khazan在2018年6月的《大西洋月刊》上撰文指出,美国的医疗体系是发达国家中质量最差的。恶劣质量的表现在三方面。第一,医疗保险的覆盖率过低。2千7百万美国人完全没有医疗保险。如果算上保险不足的人口,覆盖率过低意指的就是三分之一的人口了。第二,医疗体系行政管理低效。表现之一在于,医生和患者都需要花费大量精力与保险公司打交道。第三,美国的初级保健体系(Primary Care System)杂乱,零散,低效,难以进行有效的医治协调。


新冠病毒肺炎的爆发,更是彻底暴露了美国医疗体系的问题。正如罗伯特·莱克(Robert Reich)3月15日在《卫报》上所说的那样,美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卫生体系。美国的卫生体系所关照的,是那些有幸付得起保险费用的个体,而不是公众整体。莱克深刻地看到,美国的政治词典中,公共一词,意指个体相加的集合,而不是共同利益。从莱克的这个观点往前走,就不难发现:着眼于个体,注意力就会在市场;着眼于共同利益,注意力就会移向公权力。


达兰·斯柯特( Dylan Scott)3月16日则更加直接了当地指出,新冠病毒肺炎暴露了美国卫生系统的所有弱点。而所有这些弱点,比如每百万人中接受病毒感染测试的比例,人均医疗现金支付率,每千人病床拥有率,成人当天医疗应急预约比例,都指向同一个根本问题:美国缺乏全民保健系统。事实上,目前美国在应对新冠病毒中所实行的有限度临时全民保健,也说明了美国医疗体系缺陷的症结所在。


这是美国面临的医疗体制危机。


南方文化的落后性


不少人曾经预言过美国南方文化的没落,包括小说《飘》的作者。她认为,一种文明随风而去了。与他们的预言相反,南方文化生命力十分强盛,不仅没有随风飘入墨西哥湾,反而乘风北上华盛顿,成为共和党意识形态的组成部分。如果我们透过共和党反对进步理念的种种行为看其思想根基,就会发现南方文化的诸种因素。在盎格鲁撒克逊英语世界里,美国在社会和文化方面的落后性,有明显的南方文化特征。


美国的人权记录,一直受到白人种族主义的拖累。毫无疑问,这种白人种族主义的根基,就在南方文化的土壤中。众多南方白人多少代以来坚信不疑,美国例外主义(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含义之一,就是上帝赋予白人在美国的特殊统治使命。这样的理解,极大地弱化了美国例外主义中原本的自由人权意义,把自由人权的主体限定于特定人群。就是在民权运动之后,南方共和党人依旧想方设法开历史的倒车,限制非裔和其他有色族裔民众的政治权利和其他权益。共和党选出白人至上主义者成为2016年总统候选人,南方文化的影响是决定性的。


福音派所表现的宗教狂热一直是近几十年来共和党的特征之一。如果没有福音派的有力支持,没有人可以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皮尤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4年的调查数据显示,49%的福音派基督徒住在美国南方。所谓的"圣经带"(Bible Belt)与"迪克西州"(Dixie States, 意指南方州)基本吻合。宗教在美国政治生活中的角色,尤其是在共和党政治生活中的决定性角色,与南方的宗教狂热密不可分。


南方传统上的"荣誉文化"(Culture of Honor)使得南方的枪支拥有率,一直是美国各地区中最高的。共和党成为拥枪党,南方文化的印记清晰可见。

"选民压制"(Voter Suppression)一直是民权组织试图消除的现象。这种做法的目的,是想方设法阻挡反对者投票。具体的做法有加大投票登记难度,减少投票站数目,临时撤消公共汽车站,缩短投票站开放时间,反对把投票日定为国假日,等等。在这种"选民压制"的现象中,一马当先的又是南方州。

南方文化的这些阴暗特性,使得传说中的南方好客传统和绅士风度变得索然无味。假如南方文化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那我们宁可失去那些传说中的正面因素,从而获得美国整体的提升。


这是美国面临的南方文化落后性危机。


国际体系困局


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在二战后从来没有犹疑过领导地位,没有吝啬过领导行动。尽管美国领导层在国际舞台上有过失,但70多年来世界的大致和平与经济繁荣,证明了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瑕不掩瑜,其正当性是压倒性的。2016年后,世界局面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美国第一"的口号下,美国放弃了国际体系的领导地位,听任欧盟竭力苦撑,日本勉力维持泛太平洋伙伴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在俄罗斯的干扰破坏下,二战后的国际体系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不错,最近二十年的快速全球化造成了许多问题。可是问题的要害不在于全球化这种现象,而是全球化过程中的手段过于关照大公司,使得财富积累过度向富裕阶层倾斜。纠正这个错误现象,不能倒转历史,退回自给自足的老路上去,而是需要改革版的全球化。因此,国际体系不仅不能消除或削弱,恰恰需要加强。强化国际体系的需求呼唤美国重返国际舞台,担当世界下一个70年和平繁荣发展的领袖重任。


除了经济发展的需求,应对全球传染病,全球变暖,和核武器威胁这些世界性问题,也需要国际体系的框架联合全球力量共同努力。COVID-19无可辩驳地说明,在一个国家内,一个人的感染是全社会需要应对的公共卫生问题;而在全球范围内,一个国家的感染是全世界需要应对的公共卫生问题。同样的逻辑,可以运用到全球变暖,和核武器威胁问题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单独解决这些世界性问题,而全球努力需要国际体系的协调功能。下一次全球性传染病,大概会在十多年后;第一次全球变暖造成的大危机,可能在二,三十年后;核扩散造成的毁灭性灾难,像达摩克利斯之剑那样悬挂在人类的头上。美国的国际责任重大。这种责任,并非只是美国大公无私的付出。美国的国家利益,就在这种责任之中。美利坚在20世纪的光荣与梦想,是与国际体系的成长同步前行的。


这是我们面临的国际体系危机。


危机中的美国呼唤民主党新政——新冠疫情后的美国将何去何从?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Photo courtesy of Gage Skidmore | Flickr)

拜登的使命


当前的共和党已经堕落成为法西斯色彩的邪教组织,没有能力担当起民主社会中正常政党的责任了。套用《三国演义》第六回描述东汉王朝残局的话: 共和党气数已尽。


由是,历史把对美国和国际社会的责任,交付给了正常状态中的民主党。值此历史转折点上,民主党77岁的老牌政治家拜登(Joseph Robinette Biden Jr.)在党内初选中冲过激流险滩,奇迹般地站上了领先位置。参议员桑德斯的退选,使拜登成了实际上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就是说,第32届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点燃并高举领跑的的新政火炬,将要递交给拜登来跑第二棒了。


因为拜登在民主党内历来属于温和派,与新政所要求的进步理念在思想上有距离,民主党内进步派对拜登实行新政一定有怀疑。但是有三个事实可以有效地打消这样的怀疑。第一,COVID-19大爆发后的形势,和初选刚开始的情况已经大不相同了。当前的形势召唤新政改革,不允许推搪。不推动大刀阔斧的改革,新一届政府根本无从施政。第二,拜登的温和形象可以成为正面因素,有利于打消正直保守派人士对于民主党新政的顾虑。没有多少人会相信,拜登会带领美国走上苏联的道路。第三,选择一位恰到好处的女性副总统人选,可以保证新政的第三棒四年后顺利交接。这位女性必须比拜登年轻一个时代,具有执行新政改革的潜在力量和可信度。


拜登胜选战略措施应该是仿效罗斯福,建立广泛性的新政联盟(New Deal Coalition)。罗斯福的新政联盟从1930年代持续到1960年代,保证了民主党的多数党地位。升级版新政的广泛内容和进步倾向,对于60%的选民会有吸引力,尤其是对人数众多但投票意愿低落的年轻一代。只要全国范围内冲高几个百分点的投票率,民主党胜选就有了保障。


民主党胜选后的首要政治任务,是在法律上杜绝共和党法西斯势力回潮的可能性。从人口比例上说,法西斯回潮在20年内是可能的。所以,民主党在清除杰瑞嵘螈(Gerrymandering)等共和党恶法方面,绝不可以姑息养奸,以免后患。如果不能马上做到废除选举人院制度,至少应该尽快推动摇摆州立法,规定本州选举人一律投票给赢得全国选民票的候选人。以此让选举人院制度名存实亡。


第二项政治任务,是审理特朗普执政期间的违法案例。民主党人不能图绅士虚名而纵虎归山。这不是对任何特定个人的恶意报复,而是修补被特朗普破坏的制度。如果破坏制度的人不受任何惩治,法律制度的严肃性和普适性何在?


第三项政治任务,是弥补法律漏洞。美国政治制度中,有太多的地方以君子承诺代替法律强制。比如总统候选人公布税表,国会传票的权威性,等等,都假定站在一定位置上的人应该是有自我约束力的君子。共和党的堕落表明,这个假定是错误的。从今以后,所有的规矩都要以法律形式写明,而且必须有毫无歧义的执行方式。藐视国会传票的人,应当立刻就地自动免职,传票内容则由法律指定机构强制执行。司法部,疾病控制中心(CDC),和药品食品管理局(FDA)这类机构,都应该像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那样成为独立机构,且由专业人士引领。


经济改革的重点,是解决里根以来不断恶化的国民收入差距问题。当前的危机和新政的号召力使得这项改革名正言顺,正当其时。此项改革的政治意义,是以公权力扭转中产阶级萎缩的趋势,把宪政体制的社会经济基础夯实。


在公共卫生和医疗保险改革方面,拜登政府可以继续高举为人熟知的奥巴马医保旗帜,在头100天里推出奥巴马医保第二版,扩大保险范围,涵盖更多国民。在头两年里,推出奥巴马医保第三版,大举扩大医保内容,把它变成切实可行的全美公共卫生体系。有强大政策分析和执行能力的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可以担当医疗和公共卫生体系改革的牵头人。


国际体系方面,新政府的首要工作是稳住二战后的国际体系,阻止滑坡,重点在亚太地区和欧洲。只要美欧同盟和美亚同盟稳固了,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就有了实现的基础。修补和改革国际体系的努力,可以以建立全球传染病预警系统为突破点。这是全人类利益所在,容易形成共识。在此基础上,推动TPP类型的国际贸易整合,并兼顾雇主和雇员的利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新政必须在应对全球变暖问题上跨出更大步伐,使得美国无愧于自由世界领袖的称号。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拜登维新,天命永续。历史在危难时刻把机运的画卷展现在民主党人眼前,就看罗斯福的继承人们有无魄力和智慧挥毫泼墨,下点睛之笔,完成危难和机运共同构成的历史使命。


参考文献:

Horowitz, Julia. “US unemployment report is much worse than economists predicted”, CNN Business, April 2, 2020. https://www.cnn.com/2020/04/02/investing/premarket-stocks-trading/index.html
Hyman, Louis. “The New Deal Wasn’t What You Think — If we are going to fund a Green New Deal, we need to acknowledge how the original actually worked”. The Atlantic, MARCH 6, 2019.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19/03/surprising-truth-about-roosevelts-new-deal/584209/
Illing, Sean. “Is Trumpism a Cult?” Vox, January 26, 2020. https://www.vox.com/policy-and-politics/2019/12/13/20992370/trump-republican-party-cult-steven-hassan
Kennedy, David M. Freedom from Fear – The American People in Depression and War, 1929-1945.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Khazan, Olga. “The 3 Reasons the U.S. Health-Care System Is the Worst”, The Atlantic, June 22, 2018. https://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18/06/the-3-reasons-the-us-healthcare-system-is-the-worst/563519/
Lichtenstein, Nelson. “Today’s South is boldly moving backward”, Reuters, June 18, 2014. http://blogs.reuters.com/great-debate/2014/06/18/todays-south-is-boldly-moving-backward/
Lind, Michael. “How the South Skews America”, Politico Magazine, July 3, 2015. https://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5/07/how-the-south-skews-america-119725
Menard, Louis. “How the Deal Went Down – Saving Democracy in Depression”. New Yorker, February 25, 2013.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3/03/04/how-the-deal-went-down
Pew Research Center. “America’s Complex Relationship With Guns”, June 22, 2017. https://www.pewsocialtrends.org/2017/06/22/the-demographics-of-gun-ownership/
Reich, Robert. “America has no real public health system – coronavirus has a clear run”, The Guardian, March 15,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20/mar/15/america-public-health-system-coronavirus-trump
Roubini, Nouriel. “Coronavirus pandemic has delivered the fastest, deepest economic shock in history”, The Guardian, March 25,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20/mar/25/coronavirus-pandemic-has-delivered-the-fastest-deepest-economic-shock-in-history
Schwarz, Benjamin. “The Idea of the South”, The Atlantic, December, 1997. 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1997/12/the-idea-of-the-south/377028/
Scott, Dylan. “Coronavirus is exposing all of the weaknesses in the US health system”, Vox, March 16, 2020. https://www.vox.com/policy-and-politics/2020/3/16/21173766/coronavirus-covid-19-us-cases-health-care-system
Smith, Adam. The Wealth of Nations.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77.
Sopel, Jon. “What is Trumpism?” BBC News, January 20, 2018. https://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42738881
Tabachnick, David Edward. “The four characteristics of Trumpism”, The Hill, January 5, 2016, https://thehill.com/blogs/congress-blog/presidential-campaign/264746-the-four-characteristics-of-trumpism
Warmbrodt, Zachary. “The 2008 financial crisis did not prepare us for the 2020 coronavirus crisis”, Politico, March 20, 2020.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0/03/20/2008-financial-crisis-coronavirus-138263
遐思客. “通往法西斯之路-美国共和党蜕变历程警示录”. 美国华人:  https://chineseamerican.org/p/30689


本文初稿得到志同道合的亲友们的审阅,特此由衷鸣谢!



作者简介

遐思客,曾专攻历史学,获历史学学士,思想史硕士(中国),和美国外交史博士学位(美国)。现在从事IT工作,业余时间喜好阅读文史哲书籍和思考历史问题。



撰文:遐思客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面对疫情,美联储2.3万亿美元救股市!这对美国是福是祸?

美国新冠疫情失控,问题出在哪里?

通往法西斯之路——美国共和党蜕变历程警示录

二战后国际体系的价值与意义——兼论美国主导地位的独特性

病毒面前人人平等?数字告诉你真相——美国黑人历史特写(四)

一位华裔爸爸写给杨安泽的信:谢谢你唤醒了我的儿子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请发邮件至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危机中的美国呼唤民主党新政——新冠疫情后的美国将何去何从?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