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581篇文章

在杨安泽得到越来越多的横跨左右不同肤色和阶层的民众支持的时候,以赵宇空先生等人为代表的部分华裔发出了强烈反对杨安泽竞选的声音。如果是基于政治理念的不认同,这样做也许无可厚非,但如果仅仅是因为杨安泽不支持状告哈佛就抡起大棒似乎说不过去。本文是我和几位网友探讨的总结和延伸,诚恳希望反对者能心平气和地看看是不是有一定道理。


正文共:5410字

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撰文:月塘


为什么支持告哈佛的华裔家长最好赶紧给杨安泽捐款?


杨安泽(Andrew Yang)宣布参加2020美国总统竞选以来,从一个籍籍无名的政治素人到风生水起超越诸多资深政客,在民主党初选最多达23人的庞大选战中以第九名身份进入第三轮辩论,引起美国大小媒体的全面关注,连知名男性时尚与文化杂志“GQ”最近都刊登了一篇介绍杨安泽和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全民基本收入)的文章。这位五十年来首次在美国最高政治舞台角逐的华裔新星激起了华裔社区对政治的空前关注。我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了解过杨安泽和UBI的可行性,虽然我对UBI的资金来源存在一定疑问,但我仍然大力支持他的参选,原因参见《我为什么支持Andrew Yang竞选美国总统》🔗和《全民基本收入(UBI)可行性研究报告》🔗。


在杨安泽得到越来越多的横跨左右不同肤色和阶层的民众支持的时候,以赵宇空先生等人为代表的部分华裔发出了强烈反对杨安泽竞选的声音。如果是基于政治理念的不认同,这样做也许无可厚非,但如果仅仅是因为杨安泽不支持状告哈佛就抡起大棒似乎说不过去。以下是我和几位网友探讨的总结和延伸,诚恳希望反对者能心平气和地看看是不是有一定道理。


首先,告哈佛歧视亚裔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藤校多录取亚裔吗?藤校拒华裔拿得出手的“理由”多半不是考试成绩,而是个性、领导才能、社会参与等软条件。杨安泽在竞选总统过程中从默默无闻到风头盖过一大半候选人,哪里有比这更好的、曝光度更高的机会来证明华裔也是领导的料子?这是半个世纪才等来一次的机会,错过了这次,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依我看,想告哈佛的人不管杨安泽支不支持都会告,不如一边告哈佛,防止对亚裔的明显歧视和过分不公,另一边也支持杨安泽越走越高,得到越来越多的曝光度,从正面给藤校塑造和强化华裔形象。而且,支持杨安泽参选并不意味着只能给他投票,每个人最后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执政理念来投票。只要在上藤校这件事上以目标为导向,就会觉得告哈佛和给杨安泽捐款让他有更多机会不但不矛盾,反而是双管齐下,相辅相成,从正反两方面来推动藤校录取更多的亚裔。


为什么支持告哈佛的华裔家长最好赶紧给杨安泽捐款?

哈佛校园。(图片来源:harvard.edu)


其次,告哈佛歧视亚裔归根结底是反AA(Affirmative Action, 平权法案),那AA到底该不该反呢?亚裔在哈佛新生里目前有大概20%的比例,远远超过亚裔占美国人口比例的5%。20%这个比例仅仅是因为亚裔孩子非常优秀吗?纵观历史我们知道,在大学录取中,亚裔仅仅靠自身的优秀是不够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年AA的实施,让当时相对弱势的亚裔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AA是旨在教育和就业等方面帮助支持弱势群体的一系列法规的统称。在美国,虽然法规记载的AA源于上世纪30年代并在60年代的民权运动中得到扩大和巩固,但AA平权在大学入学中的普遍实行归功于美国最高法院1978年对Bakke v.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案的判决。美国华人曾发表过两篇全面介绍大学AA的文章(《究竟谁是大学AA政策的受益者》🔗和《美国大学AA平权法案的前世今生及亚裔的何去何从》🔗),其中引用了来自《纽约时报》的部分大学1980-2014年新生录取数据图表。


根据维基百科,从1980年到1990年,亚裔占美国人口比例从1.5%上升到2.9%,而同时期亚裔在哈佛新生中的比例从6%骤升至21%,实现了3.5倍的增长。如果当年的白人不愿意给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让一点利,亚裔就不会得到这么高的藤校生比例。


但时至今日,亚裔人口已经占美国人口5%,哈佛的亚裔新生比例却一直在20%到25%之间徘徊。根据AA, 族裔可以是大学招生的考虑因素之一,但种族配额是不合法的。三十年来哈佛亚裔新生比例未能有效突破25%,让华裔家长感觉有道无形的上限剥夺了更多优秀的华裔孩子进入哈佛等藤校深造的机会。当年让亚裔受益最大的AA平权正在以“多元化”的面貌对亚裔进行某种形式的“逆向歧视”,亚裔孩子进入藤校的分数线远远高于非裔和西班牙裔孩子。那今天全体华裔就应该支持过河拆桥吗?


想想当年为什么大部分白人愿意给弱势族裔一定的照顾和扶持?民权运动的胜利既来自于以马丁·路德·金为领袖的非裔群体的流血奋争,也来自于时代进步对“生而平等”的更广泛的认同,同时,这更是缓和种族冲突,让社会长治久安的政治远见。如果弱势族裔看不到任何上升的希望和上升的通道,在贫穷无望中越陷越深,上中产的岁月静好最终也会难以为继。现在,亚裔整体在承受藤校招生中的“逆向歧视”,但为什么和华裔人口接近但经济收入整体更高的印度裔没有表现出对状告哈佛的广泛热情?为什么在美国扎根多年的老一代华裔领袖没有走在状告哈佛的最前沿?为什么哪怕是出生在华裔新移民家庭的华二代对告哈佛也没有他们父母那般积极?(《下一代的声音:华裔名校大学生怎么看“亚裔告哈佛案”》🔗)


相比之下,部分华一代不但是哈佛诉讼的高调主力军,更把矛头直接指向非裔和西班牙裔,大有和其他少数族裔势不两立的劲头。哈佛当然可以告,但就事论事向哈佛讨公道就好,为什么要对非裔和西班牙裔充满敌意?如果为了升学这一件事把其他弱势群体都得罪了,将来反华裔间谍论谁还会帮忙说公道话?而且在升学利益上过于锱铢必较从某种程度会给人造成华裔只顾自己的印象,平时不“拉拢”一些兄弟,到“打群架”的时候谁会跟着一起上?在种族歧视案仍时有发生的当今,占美国人口比例不到2%的华裔根本无法独善其身。如何壮大力量在更深广的层面巩固族裔平等?也许华裔可以借鉴犹太裔在民权运动中和非裔结成联盟的成功先例。


至于大学招生的多元化,我们不妨听听一位华二代的说法,他说:“如果哈佛都是华裔学生,我觉得那样也挺没意思的。” 我觉得有道理。多元化不仅包括族裔多元化,也包括学生的个性兴趣、成长经历、综合能力和专业选择。在一个多元化的校园,有着不同背景和特点的学生们相互学习和碰撞,往往可以激发更大的创造力,也让生活更有趣味。(《亚裔美国人若想成功,依然需要平权法案 —— 一名哈佛大学生的观察与思考》🔗)


但是我承认,经过大半个世纪的演变,AA中的有些方面也不尽合理,比如非裔孩子不见得就一定成长于缺乏教育资源的环境。我很支持华裔家长们积极发声,让AA在大学录取中的评价体系越来越公平合理。比如SAT的考试机构就听取了各方的建设性意见,刚刚取消了才试行几个月的“逆境指数”(Adversity Score), 并开始另一更全面和透明的衡量体系的试点。这两个试点里都没有“种族”分,而是从经济条件、家庭结构、学校资源、社区环境等方面综合衡量考生,在单纯的考试分数之外,提供考生成长背景的评估。包括华裔家长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努力寻找一个更好的评价体系,整个社会不就是在逐渐摸索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公平和理性吗?


说了这么多,如果还是有人认为AA减少了华裔孩子上藤校的机会,就是应该反对,那我们来看看第三点:藤校和就业哪一个更重要?


教育只是AA平权的一部分,大学远不是人生的终点,反而只是一个起点。众所周知,华裔除了在学术界顶端比例相对高,在商界政界做到高层的比例远低于人口比例。AA在职场多元化和政府采购方面也对少数族裔有扶持政策。在升学方面很强的华裔到了将来的就业平权方面也许就有很多可以依靠AA的地方。我们是不是要只看到升学的第一步,却忽视漫长人生路的全局呢?(《我家孩子也被哈佛拒了,但我仍然捍卫AA》🔗)


而且,我不认为没进入藤校的亚裔孩子就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以华裔孩子的普遍条件,就算不上藤校也可以上一个不错的正规大学。在美国上不上大学区别挺大,但是不是藤校毕业其实从一辈子的发展来看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如果AA被推翻了,藤校扩招华裔一倍,每年多进入藤校的千百人,真的值得千百万华裔以失去平等就业的保障为代价吗?


哈佛诉讼的核心人物Edward Blum是以推翻AA为己任的活跃分子,他是真心实意地要为亚裔谋幸福,还是有他自己的企图呢?我们不妨对比一下在政坛中支持AA和反对AA的两边在藤校入学之外对亚裔的作为:


民主党人普遍支持AA,国会民主党议员中的亚裔比例有6%;在华裔社团反泛间谍论的过程中,华裔议员们在国会施展影响力,赢得部分非华裔议员的支持。


反对AA的政治人大多为共和党人,国会共和党议员中亚裔的比例为0%;在事关华裔重地的学术界反间谍论的过程中,没有来自国会的华裔代表的声音。


为什么支持告哈佛的华裔家长最好赶紧给杨安泽捐款?

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期间白宫实习生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上面两张照片是奥巴马的白宫实习生和川普的白宫实习生合影的对比。奥巴马总统支持AA ,在他的白宫实习生里亚裔学生占大概13%;川普总统反对AA,在这张2018年春季的照片里,白人学生占96%,亚裔大概占3%。


这两组对比并不是为了宣扬某一党派,民主党和共和党里都有令人尊敬的政治人物。比如2016年如果是John Kasich和希拉里竞选,我会很高兴地选John Kasich。而且我觉得我们应该大力支持华裔在两党的共同发展,让不同的治国理念中都能看到华裔的形象,听到华裔的声音。至于上面的对比只是想说明对哈佛诉讼的支持与否远不该成为判断是否支持某一候选人的唯一尺度。彻底推翻AA对华裔在美国的长远利益到底是利是弊?这值得大家再三思虑。


最后,我来说说华裔家长很在意的杨安泽关于哈佛诉讼案仅有的两条推特。重视教育是华裔家庭普遍的价值取向,这是为什么杨安泽在竞选过程中反复被华裔问到对于状告哈佛的态度,这也是他在2018年9月18日发的那两条推特的缘起。


“For the record I think the lawsuit accusing Harvard of discriminating against Asians is misplaced. Schools should be about to consider different factors to achieve various goals. Asian are 23% of the entering class – a new high-water mark.”  
“We have to broaden our notion of merit – if we were to go strictly on test scores Asians might be 42-73% of elite students as they are at Berkeley and Stuyvesant. That doesn’t serve the school, society, or even Asians optimally. Test scores and grades aren’t character or worth.” 


赵宇空先生对第二条的解读是杨安泽“支持对亚裔孩子的就学设定上限比例进行封顶,并鼓吹迎合藤校对亚裔孩子的种族刻板印象,认为亚裔孩子都是只会读书考试的书呆子”。


作为华裔家长的一员,我承认乍一看第二条是有点不舒服,特别是最后一句还有点不明白。但我结合上下文反复读了下,杨安泽的着眼点不是想说亚裔孩子只会读书考试,而是说分数不等于个性和品质,不能单独用分数来衡量学生的资质。为避免身份带来的误读,我也请了一位美国出生的朋友来读这句话,他说没有感觉这在贬低亚裔学生只会考试,就是字面意思:资质评估不应该仅限于分数,还有其他同样重要的品质。杨安泽在他的书”The War On Normal People“里讲述了他作为一个华裔孩子从小受到的歧视和边缘化,这也是他能对弱势群体感同身受的心理铺垫。所以我觉得这条推特就事论事,并没有鄙视亚裔孩子的意思。


如果华裔家长推崇仅仅用分数做为大学录取的标准,岂不是把我们的孩子推回到中国的应试教育模式?虽然有人说高考是中国唯一公平的竞争,但我亲眼看到过中国有些孩子从小学就被各种学习压得喘不过气来。应试教育的弊端我是深恶痛绝的,而且我们自己从小就经历过。我们来到美国的目的之一不正是想要给我们的孩子带来一个更健康宽松的成长环境吗?曾看到有个亚裔女生考分在亚裔里不算最高的,但很有爱心和领导力,所以她被录取了。和她相比,一些满分考生反而没被录取。不以分数作为唯一录取标准是我认同的做法。


为什么支持告哈佛的华裔家长最好赶紧给杨安泽捐款?

杨安泽和他的支持者们。(摄影:曹红)


而且,亚裔孩子总体考分高是事实,不是杨安泽要去迎合别人的刻板印象。相反,他在全美国乃至全世界关注的大国总统竞选舞台上旁引博征,风趣健谈,阳光自信,以天下为己任,彰显领袖风范,这难道不是对亚裔刻板模式最有力的反驳吗?


而我们作为华裔家长也应该想办法来打破亚裔孩子只会读书考试的印象。家长应该从我做起,带头参与和领导社区活动和公益事业,为孩子树立榜样。比如去孩子学校的活动当义工甚至组织者,为社区绿化美化义务劳动,参与社区节日庆典的活动,帮助贫困家庭的孩子得到更多的学习资源,给自己读过书的大学捐款,不但投入到对华裔切身利益有关的维权活动中,在涉及到对其他族裔不公的时候也勇于发声,比如在犹太教会和非裔教堂经受种族枪杀的劫难后去参加对死难者的追思会。只有华裔不仅仅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时,我们才会赢得越来越多的尊重和认可,藤校也会越来越喜欢录取更多的华裔孩子吧。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最新估计,到206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的11%,非裔大约19%,西裔将升至28%。美国正日益成为一个人口多元化的国家,华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一起学习或共事的概率会越来越大。在今后的几十年里,华裔如何增强和各族裔的团结协作、积累善意,对华裔的未来以至于整个国家的未来发展都会有深远的影响。至于到底要不要反AA, 到底要不要支持杨安泽竞选,未来会对我们华裔今天的政治智慧做出检验。我仅想作为一名普通的华裔家长,建议所有华裔求同存异,理性探讨,互相尊重,共同发展。套用一下杨安泽的竞选口号作结,让我们“不左、不右、向前进”。



为什么支持告哈佛的华裔家长最好赶紧给杨安泽捐款?



撰文:月塘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中国资本家开的和美国总统拍的“美国工厂”里的芸芸众生

桑德斯为何攻击UBI?杨安泽为何称他的偶像是一位共和党总统?| 图姐

杨安泽问鼎白宫激起华人助选和参政的热情 | 从过客到公民

我们为什么要孩子上名校?

“美国人,你好好想想!”杨安泽用Math带美国往何方?

美国华人同胞,请给杨安泽捐款!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马上加入《美华读者俱乐部》脸书群

facebook.com/groups/ChineseAmericans

(复制链接到浏览器访问)

━━━━━━━━━━━━━━━━━━━━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为什么支持告哈佛的华裔家长最好赶紧给杨安泽捐款?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