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年,叙利亚难民成为加拿大华文媒体里比较频繁出现的一个词。先是加拿大特鲁多政府表现出的对叙利亚难民的欢迎,引发许多谣传的信息;再就是一个被私人机构担保的叙利亚难民Ibrahim Ali,2017年登陆加拿大后没几个月,就在大温地区博纳比市中央公园奸杀了13岁华裔女孩申小雨,引发一波华人反难民、反穆斯林潮,进而扩展到反对特鲁多政府及其自由党。


今年的联邦国会议员补选中,BC省博纳比南区代表极右党派人民党参选的竞选人汤普森女士就成功抓住了这样一个消费死者的机会,利用了华人的反难民情绪和申小雨被害案,以道法庭外为被害女孩喊冤的方式,获得了许多华人的倾力支持,而获得了10.6%的选票,名列第四。


该党党首Maxime Bernier是前保守党党员,因为嫌弃保守党不够保守,遂自立门户,于2018年9月成立了人民党。 只是在这个以坚定的反多元文化而臭名昭著的所谓“人民党”眼里,不同于白人主流文化的华人群体,是否属于“人民”是存疑的。


汤普森女士作为基督教原教主主义者,即便在传统意义上的白人男性中也没有多少支持者,却在华人群体里面受青睐,有不少华人志愿者甘愿为其鞍前马后。


在多伦多,白人至上者Faith Goldy跟汤普森一样,同样的招式,假装去为申小雨喊冤而获得了大批华裔选民的支持。那些支持她的华人很快就忘记了她曾经在推特上宣称,不应该让多伦多成为北京的郊区,其排华和白人至上立场很快被人忘记


许多华人就是这么底质朴单纯,被两个白人至上主义者女人几句口号就给领走了。

 

前几天看到有个华人公号文章,造谣说加拿大一年就接收了16万难民,想好要打假的,因为没有时间而搁置。如今找到了时间却失去了打假的目标,找不到那篇文章了。 就干脆介绍一下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情况吧,这也是我一直想写的题目。

 

一、叙利亚难民危机

 

叙利亚危机于2011年爆发。 此后联合国曾经有5次关于解决叙利亚危机的议案,被两个常任理事国否决,无一得以通过。叙利亚危机长期得不到解决,遂致使叙利亚难民成为二战以来世界上最大的难民潮。 2015年11月24日,加拿大政府宣布了“安置25000叙利亚难民的计划”。

 

难民的甄选基于以下几个考量:


首先,计划的目标是到2016年2月,接纳25000名叙利亚难民,其中10000名将于2015年12月31日前抵达。其余15000人将于2016年头两个月内抵达。这其中,政府资助的难民将多于私人机构、个人或G5私人小组担保的难民数量。

 

其次,加拿大政府计划与联合国难民署及土耳其政府合作,就滞留在土耳其、约旦和黎巴嫩的难民进行甄选。更确切底讲,是由加拿大方面要求联合国难民署和土耳其政府优先处理那些易受伤害、低社会风险的难民,比如那些处于伤害风险的女性以及完整的家庭。这些是加拿大政府资助的难民的条件,但私人机构担保的难民无此类条件限制。


私人或私人机构担保的难民甄选条件以加拿大移民及难民法的规定为准。

 

第三、 按照计划的设想,难民们通过包机抵达蒙特利尔或多伦多后,将被分散安置在加拿大不同的地方;其中那些非政府资助的担保难民将跟他们的担保人居住在同一个区域。


私人担保的难民,担保人有义务在难民抵达加拿大后的第一年里资助他们的生活。而政府担保的难民,其第一年的生活则由政府资助。至于一年之后,私人担保人可以选择是否继续给与经济上或非经济上的支持。

 

二、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数据:


从2011-2016年5月初差不多五年内,加拿大共接收了26550个叙利亚难民,其中绝大部分在2015年12月到2016年2月期间抵达。


根据2016年加拿大人口普查的统计结果,从2015年1月1日到2016年5月10日,大约25000叙利亚难民登陆加拿大且截至到统计日一直居住在加拿大。这其中53%属于由加拿大政府资助的,其余则是由私人担保来的。

 

2016年普查的数据跟政府移民及难民局的统计数据有所不同。移民及难民局的同时时间具体到年、月、日,且以完成难民甄别手续确认接收的日期为准;而2016年普查则以普查截止日尚住在加拿大的为准,而且仅仅是调查了被接受的年份而未具体到月、日。


两种数据的侧重点不同。

 

移民及难民局的数字:

年份  政府资助 私人担保 各签证处推荐总计

2015   2790       4815        485             8095

2016   12870     6240        1915           21030

总计: 15665   11055     2405       29125

 

注:加拿大官网上的数字也糊里糊涂,错漏不少。2015年分项数加总是8090,网站上数据是8095,多出来的5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2016年分项加总是21025,网上数据是21030,也多出5个人;两年驻各国签证处推荐,分项加总应该是2400,网上数据2405, 也多出5个人;政府资助两年分项加总应为15660,网上数据是15665,也是多出5个人。

几处数字错误,错的都那么奇妙,都是多了5个人。两年各项总数,实际上就多了10个人。

 

2016普查的数字:

年份  政府资助  私人担保    各签证处推荐  总计

2015   2310         4305             565                 7180

2016   10915        5200            1745               17850

总计: 13225    9505        2305        25035

 

注:加拿大统计局普查数据也有计算错误,各签证处推荐两年加总,也是多了5个人。 都是一个老师教的。


注:加拿大的难民政策里的私人担保主要有民间机构担保,以及私人的G5 – “Group of Five”,五人小组担保项目。 由5个加拿大公民或居民担保一个被联合国难民署- United NationsRefugee Agency (UNHCR) 或难民所在国认定的,已具备被承认的难民资格的申请人到加拿大申请难民庇护。

 

前面提到的那个2017年7月在博纳比中央公园杀害13岁华人女孩的那个叙利亚难民Ibrahim Ali, 就是被私人机构Bowen Island community group, and a Vancouver church(博文岛社区和温哥华一所教堂)联合担保的,此人2018年被判一级谋杀,家里好像是4兄弟,他的行四的兄弟在BC省已经居住多年。


他长这样:

 

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就这样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毁掉了一条生命,两个家庭!


比较奇怪的是,一级谋杀一般是指有预谋的杀害。可能警方已经有证据证明此人非随机性的在公园杀人,而是有一定预谋动机。此人并无犯罪前科,但却犯下如此罪行,令人震惊。一朵鲜花尚未绽放就已枯萎,这个罪犯给申小雨的家庭带来的伤害是无从弥补和慰籍的。

 

从年龄结构上看,叙利亚难民的年龄较其它国家来的难民更年轻,其中85%是一对夫妇带着他们的孩子;而其它国家的难民这一比例只有63%。


加拿大接收的叙利亚难民年龄结构图:

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

 

20% 左右由加拿大政府资助的叙利亚难民动英语或法语;而通过私人或民间机构担保的难民中则有67%的人懂英语或法语。政府资助的难民中只有不到3%的人有大学学历;而私人担保的难民中此一比例为25%

 

到2016年统计时(注:截至到2016年5月10日),33%的叙利亚难民安置在大蒙特利尔和大多伦多地区。而来自其它国家的难民则有29%的人安置在上述地区。

 

到统计截止日,24%的男性和8%的女性叙利亚难民已经找到工作,其它国家对应比例为39% 和17%。

 

上述就业比例差异主要是因为叙利亚难民到加拿大比较晚近。


政府资助也好,私人或民间机构担保也好, 难民来了总要自力更生, 政府的资助就是一年,私人或民间机构的扶持也只有一年的义务,他们只能靠自己的存底和工作的收入,外加政府的福利政策下的一些支持。 不工作,很难过上很好的生活。 除非那些难民都不在意他们自己的未来,也不在意自己孩子的未来。


BC 省安置的难民:

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


三、 叙利亚难民的情况简介:

 

到2015年9月8日,在联合国难民署(UNHCR)登记的叙利亚难民总数为410万人。根据UNHCR最近的数据,其中有约200万人左右在土耳其;超过110万在黎巴嫩;到2017年底,估计叙利亚难民总数约630万人,比2015年时增加了200万,其中的绝大多数还滞留在土耳其和黎巴嫩。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2015-2017年期间,叙利亚难民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难民群体;而到2017年年低,叙利亚难民占了全球难民总数的近十分之一。


叙利亚难民危机给周边国家,如土耳其、黎巴嫩、约旦等国带来巨大的压力,也给欧盟很大的压力。 联合国难民署和欧盟为解决叙利亚难民危机付出了巨大努力。


海上漂泊的叙利亚难民:

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


四、难民来源分布简况:


2015年1月1日到2016年5月10日期间抵达加拿大的最大难民群体就是叙利亚难民,占了总数的60%以上。 除此之外,来自伊拉克的难民总数是3075人(与人们通常所以为的相反,来自伊拉克的难民相当数量是伊拉克的基督徒。 据他们说,萨达姆时代,伊拉克基督徒日子过的还不错,不会受到歧视;萨达姆倒台后的伊拉克,作为少数群体的伊拉克基督徒日子反而更难过了。不少人跑出来申请难民。


类似情形也存在于叙利亚的基督徒中间,那里的基督徒似乎比较认可巴沙尔政权。叙利亚基督徒数量在9%左右,城市居民中约占12%)。


来自阿富汗、厄立特里亚和民主刚果的难民各有1000多。


从难民家庭0-14岁孩子数量上看, 叙利亚难民2.8个,伊拉克难民2.0,阿富汗难民2.4,民主刚果3.0,其它国家平均2.2. 实际上不存在什么叙利亚难民每个家庭带一大堆孩子过来的情况。因为甄选的难民年龄结构在那里,三四十岁的夫妇,所生的孩子基本年龄段也就在0-14岁的区间。

 

来自中国的难民:

根据2004-2013年十年区间的统计, 加拿大接受的来自中国的难民总数是15344,居第二位;排在第一位的是常年陷入内战的哥伦比亚,17381人。 第三到第八的是斯里兰卡(12326), 巴基斯坦(10641), 海地(7872),墨西哥(6512),印度(4988),美国(4451)

 

比较引起我兴趣的是:

1. 一边是华人中普遍较高的反难民情绪, 一边是华人难民申请数在目标事件段里居然排在第二位;有些华人反难民已经达到一个非常高的境界,比如,有两位我认识的网友,先后跑到美国申请避难去了,一边申请着难民,一边又是是川普反难民反移民的坚定拥护者;一边沐浴着所谓白左泛滥的爱,领着福利,一边坚定地反白左。

2. 来自民主灯塔国美国的难民申请数在当时居然排在前八。如果再加上来自美国的难民申请通过率只有2.8%这样一个情况来看,来自美国的难民申请总数在那个10年区段里有超过10万人之多!!!这里需要深挖一下,感觉不大合乎常理。 不过,最近宗教保守势力,极右势力主导下在乔治亚州通过了反妇女堕胎法,或许以后还会有更多美国人到加拿大来申请避难。

 

2014年,难民来源国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华人难民被接受数跌出前八,美国也是。来自伊拉克的难民申请数量跃升之首位,共有2890人被接受。

 

2005-2014年十年前,加拿大移民及难民委员会共受到大约10万的难民申请,总的通过率平均为41%;而2014年的通过率为49%,为1995年以来的最高通过率。2015年上半年,通过率又提高到56%。2015年上半年接受的难民中,排第一位的是华人,414人。

 

2013到2014年,华人是最大的难民申请来源国,共1948人。

 

朝鲜作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十年里难民申请数最低,总共只有26人,通过率为0. 这也蛮奇怪的。


数据来源: 加拿大统计局,2016年人口统计,以及CBC 新闻对IRB的采访新闻。


今后我会另写文章介绍加拿大的难民政策和相关的难民申请程序。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

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