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斯里兰卡恐怖袭击谈两种极端恐怖势力

美国华人

1528篇文章

拒绝谣言,普及真相;拒绝盲目的仇恨煽动,寻求问题的解决之道

 

正文共:4841字

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撰文:枫林瓜哥

 

从斯里兰卡恐怖袭击谈两种极端恐怖势力

复活节当日,斯里兰卡教堂恐怖爆炸案后,基督像和墙上的血迹。(Photo credit to AP)

 

2019年3月15日,为了保卫他们纯种的白人世界,澳大利亚白人至上主义恐怖分子塔兰特跑到新西兰基督徒城的清真寺开枪扫射,打死50人,伤约20人;

4月21日周日复活节,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附近发生连环爆炸案,涉及数座教堂以及4处5星级酒店。导致250-26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这次主要的袭击目标应该是基督徒和外国人。据说是为报复白人极端分子在新西兰基督城对穆斯林的恐怖袭击,也可能会有后续的恐袭事件发生。近期有计划去斯里兰卡旅游的朋友,还是取消行程的好。

据斯里兰卡警方消息,这次恐怖袭击大概率是一个叫做全国认主学大会组织(National Thowheeth Jama’ath,简称NTJ)的激进穆斯林组织所为。而且据说他们没有独自策划此类袭击的能力,应有国外的组织指导或者资助。具体是什么组织,尚不清楚。但那个已经被打的没有了国的“伊斯兰国”周二(4月23日)跳出来认领,说是他们干的。从逻辑上讲当然有可能,但鉴于他们过去遇到此类涉穆恐袭就忙不迭的认领的习惯,也难以确定哪些是他们干的,哪些是另外的穆斯林极端分子干的但人家不想声张而被他们冒领。反正是只要是有利于扩大他们影响力帮他们做广告促进招生的事件,伊斯兰国都乐于去认领。穆斯林极端分子恐怕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和最高领袖,但从来不乏有人乐于为他们上天堂指路。

这个斯里兰卡本土的NTJ激进穆斯林组织目前嫌疑最大,至于他们国外的上家是ISIS还是沙特的某个组织还是别的什么组织,恐怕要等警方结论出来了。该组织是从Sri Lanka Thowheed Jamath (SLTJ) 分裂出来的。在大约2016年,该组织的领导人就因向孩子们灌输极端思想以及挑起跟当地佛教徒的冲突而受到斯里兰卡穆斯林组织谴责。该组织声称,他们要将国际吉哈德运动推广到斯里兰卡,并建立一个仇恨、恐惧和隔离的社会。这倒跟那些白人至上主义者新纳粹分子们有类似的革命理想。

事实上,这两种恐怖主义之间的共同点要高于他们同各自的同类中的中间派别的共同之处。

比如:
他们都反对女权;

他们都仇视同性恋;
他们都反对全球化;
都仇视多元文化价值观;
都擅于通过制造恐惧,煽动仇恨,进行政治动员;
都坚持“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仇视外来文化外来族群;

都有两个敌人:内部的和外部的。内部的就是各自队伍里面的不纯洁分子,动摇分子,中间分子;对白人至上主义分子,他们内部的阶级敌人是“白左”,对极端穆斯林分子来说,他们内部的阶级敌人是那些自诩正统实则在他们眼里是立场不坚定分子的大多数穆斯林;

都坚持要建立一个纯净的,高度同质化的自己人的社会。为此不惜发动新的圣战,从肉体上消灭敌人。他们彼此助推,互相为对方绑架同族群的政治动员提供理据;

他们都有共同的目标,就是将这个世界绝对化地分割为“敌”“我”或者“他”“我”两个壁垒分明的社会。

目前看来,他们双方已经取得一定的进展:白人至上种族主义极端基督教势力正蓬勃发展(在德国、英国,针对穆斯林的袭击已经开始增加。根据一家媒体的调查发现,2016年,针对穆斯林的袭击超过3500次,主要是针对叙利亚难民。而只要没有造成致命伤害,一般媒体也不会报道。且此类袭击事件多归于仇恨犯罪,而非恐怖袭击,因此,媒体上也不大会留意到此类反穆斯林袭击的流行。新闻链接:https://psmag.com/news/most-terrorist-victims-are-muslim), 而极端穆斯林恐怖主义也方兴未艾。

查了一下维基,发现从2001年到2018年,极右分子发动的恐怖袭击共四十余次,其中2012,2013年各两次;2014,2015年各3次;2016年没有, 2017年4次;2018年6次。大体上呈现的是逐年增加的趋势。

伊斯兰恐怖活动就更多了。从2001年到2018年底,在世界各地有数百起极端穆斯林的恐怖袭击,且造成很大的人员伤亡,非白人恐怖分子造成的伤亡数字所能比。

据 William Braniff, 由马里兰大学主办的“恐怖主义研究及回应国家财团”(National Consortium for the Study of Terrorism and Responses to Terrorism, or START) 行政总经理告诉ABC 新闻说,全球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中绝大部分受害者是穆斯林(注:主要因为绝大多数恐怖袭击发生在穆斯林国家内部)。该机构的“全球恐怖主义数据库”(Global Terrorism Database)大概是全球恐怖主义袭击最权威的数据了,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也引述其中的数据。

根据阿拉巴马大学和乔治亚州立大学的研究发现, 穆斯林发动的恐怖袭击比其它组织发动的恐袭更能吸引媒体注意的比例高出35.7%。(参见:Pacific Standard 编辑Jack Herrera 的文章“MOST TERRORIST VICTIMS ARE MUSLIM“ https://psmag.com/news/most-terrorist-victims-are-muslim)

那些穆斯林发动的恐怖袭击多数是因为其国内的政治冲突,而针对其本国人的。而从这点上说,他们跟美国国内那些滥杀无辜的枪手差不多。不同的是美国的枪手更多用枪,而穆斯林极端分子更喜欢用炸弹,且乐于把自己也炸死,可以通过“快速通道VIP”的方式进天堂。

恐怖分子的袭击之所以更引人注意,一个是多数是穆斯林干的,再就是袭击造成的人员伤害巨大,引发的恐惧更大。就全球范围来说,白人极端宗教分子种族分子所造成的伤害,多数都无法跟穆斯林恐怖袭击相比,不是一个量级。除了2011年挪威的白人恐怖分子布雷维克的暴恐造成一百多人伤亡(其中死亡77人),2017年拉斯维加斯枪击案造成851人伤亡(其中死亡59人,包含凶手)以及2019年3月份白恐分子塔兰特在基督城清真寺恐袭造成50人死亡及约50人受伤外。

从人员伤亡的绝对数量而言,十六亿人的穆斯林群体每年造成的平民伤亡数,远比不上三亿多人口规模的美国人每年因为枪击造成的普通平民伤亡更大(美国许多枪击是随机性的,即不是基于私人恩怨的报复性杀人,而且也是针对平民,但这些枪击案,没有被归类于恐怖袭击。只是对受害者们来说,无缘无故被害,性质上是一样的,就是毫无来由地成为那些邪恶分子们发泄仇恨的牺牲品),然而,尽管如此,也没有多少人认为美国人是个危险恐怖的族群。

美国枪击案(用枪自杀的除外)近几年数据如下:
年份      死亡      受伤       大规模枪击案(次)

2014    12463    22847    268
2015    13532    27038    335
2016    15101    30644    382
2017    15658    31234    346
2018    14739    28193    340
数据来源:https://www.gunviolencearchive.org/past-tolls

就穆斯林极端分子在美国发动的暴力恐袭与极右分子发动的暴力恐袭对比,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GAO)2017年的报告,自从2001年911后,美国共发生85起极端分子发动的恐怖袭击事件。其中,极右翼暴力极端分子发动了62次(占73%);穆斯林极端分子发动的袭击是23次(占27%);前者共造成106人死亡,后者共造成94人死亡(其中穆斯林极端分子2016年对弗罗里达奥兰多市的PULSE 同性恋酒吧袭击造成的死亡人书是49人,占了穆斯林极端分子恐怖袭击造成的总死亡人数的52%)。这样的数据,恐怕也跟人们通常的印象不同。

伊斯兰国的崛起,恐怖袭击主要引向了西方国家,且有了更清晰的政治目标,着实给世界带来了相当的恐慌。如今伊斯兰国基本已经是灰飞烟灭的余烬状态,几年的昙花一现,相信2019年的极端穆斯林恐怖袭击事件会有所下降。

目前,白人至上主义者恐怖分子多是独狼式的,比较难以防范;而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多是高度组织化的,相对来说,更容易追踪。然而,毕竟前者不过是最近几年才开始兴起,且鲜有什么国家支持此类恐怖行动,而伊斯兰恐怖组织则已经有几十年的组织化和逃避侦测经验,且常常搞自杀式爆炸袭击,从造成的人员伤亡和制造的恐怖气氛震撼力来说,要远大于前者。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的毒瘤尚未消除,而白人至上极端分子们却又在崛起。反恐道路曲折漫长。

就对极端穆斯林的反恐来说,各国反恐部门也主要是依靠穆斯林和穆斯林社团的配合和帮助,如同在反击伊斯兰国前线战斗的主要是穆斯林战士一样。一味地仇视整个穆斯林群体,既愚蠢偏狭,更是有害于反击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的努力,是极端分子们所乐见的。他们既希望挑起其他穆斯林对非穆斯林的仇视,也乐见非穆斯林仇视穆斯林,那样会更有利于他们控制和动员更多的穆斯林加入他们的行列。

对于海外华人来说,对华人威胁最大的恰恰不是极端穆斯林(更不用说普通穆斯林了),而是那些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就生命安全角度说,国人在海外被白人至上主义者种族主义者伤害的数量和几率都要大于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的威胁。2017年初,一个华人老者在晨跑时无缘无故被一个白人青年伙同另外一个人活活打死,死后还被扒掉衣服;2014年七月,中国留学生纪欣然被害…..此类事件屡有发生。在最近数年每年枪击案死亡约1.5万人左右的美国,华人应该是更多生活在对那些随意开枪的枪手枪击的担心和恐惧中;从根本利益角度说,我们向往欧美国家成熟的宪政民主制度,向往这些国家的自由幸福生活,就应捍卫这里的保障自由与平等的宪政民主制度。

我们谴责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对无辜人群的袭击和所造成的恐惧;我们更要反对和警惕那些会伤害我们根本利益,动辄叫嚷让我们“滚回老家”的白人种族主义分子。无论是作为移民还是旅游者,我们都希望我们居住或旅游的国家,是一个保障人们自由,多元宽容的国家,而不是狭隘排外,对外来者和少数族裔充满敌视的国家。

不能因为那些极端穆斯林恐怖分子而歧视乃至敌视所有的穆斯林;不能因为歧视乃至仇视穆斯林就将那些白人至上主义分子引为同道,乃至将他们制造的谣言传播到国内,在网络上做他们散布仇恨的义务宣传员,帮助他们妖魔化穆斯林。白人至上主义分子不会因为海外华人支持他们反穆就会把华人当作自己人。穆斯林是他们最大的敌人和借口,作为海外华人,也是他们眼里抢了他们饭碗的敌人,只不过是在当下,尚未被他们当作最急需解决掉的敌人。帮助他们妖魔化整个穆斯林群体,也在客观上帮助极端穆斯林组织,同样也是在帮另外的组织。这样的做法,不仅不会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好,反而更加充满仇恨冲突的危险。

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不论来自哪个群体,都是人类文明的毒瘤,都应该予以强烈的谴责和严厉的打击。然而,如果不能对恐怖主义产生的原因有针对性的调研,而对某个群体无差别的仇视打压,不仅不会有助于解决恐怖主义的问题,反而是为恐怖主义大火的泛滥不断添薪。

人在海外,防极左,更要防极右。
海外的极左,顶多是要钱;海外的极右,要的可是命(根本利益)!

反对任何形式的极端恐怖主义,从不助推仇恨言论开始!

枫林瓜哥

2019年4月25日

(本人将就宗教冲突问题、恐怖主义问题以及难民问题书写系列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枫林瓜哥) 公众号二维码:

 

从斯里兰卡恐怖袭击谈两种极端恐怖势力

 

撰文:枫林瓜哥

本文获授权转载自《加拿大方舟移民》公众号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推荐阅读

你知道吗?沙特阿拉伯的最大输出不是石油

当仇恨穆斯林成为潮流——一位基督教慕道友的思考

惨案6天后新西兰立即全面禁止攻击性武器,美国为何做不到?

造成49人死亡的新西兰清真寺恐袭杀手“自白书”深度分析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从斯里兰卡恐怖袭击谈两种极端恐怖势力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从斯里兰卡恐怖袭击谈两种极端恐怖势力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