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现实,政治与经济:从大环境解读川普的贸易战

美国华人

1083篇文章


本文转载自“炼金手记”公众号

近来的贸易战热闹了半个月,我一直克制自己没有评论。因为既然是“战”,就有两边。如果只评一边,很容易被误解;但我明白地知道我不可能评论两边。


今天贸易战似乎接近尾声了,最后还是忍不住凑一下热闹。如上所述,我只评论美国一边,所以叫“川普的贸易战”。


既然叫“贸易战争”就是“战争”,虽然和杀人战争不是一回事,贸易战争也同样表明和平约束和谈判的失败,同样表明两方已进入对立。和杀人战类似,贸易战几乎不可能双赢,只可能双输或一赢一输;其实,在全球政治经济息息相关的今天,战争或冲突的胜者往往是短期效应的胜者;如果考虑长期效应,任何不以和解和共同进步为目的的剧烈冲突,对整个世界的影响几乎都是负面的。同样重要的是,和杀人战类似,贸易战的最大受害者,往往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即使有赢家,赢家的弱势群体也可能沦落为受害者。


当然,任何“战”的发起者,不管是内战﹑外战还是贸易战,都不会告诉你这些。领头人告诉民众的,永远是他在为受剥削受压迫的受苦人争权利。例如川普告诉他的基本盘,就是那些蓝领和低层白领的白人群众的是:你们受苦了!我打贸易仗,是为了替你们把中国人抢走的工作搞回来,把中国人骗走的钱要回来。


真的是这样吗?不是。至少不完全是。


三十年前中国开放以后,在美中之间,商品﹑资本﹑技术都开始流动。这没有什么奇怪:水往低处流,资本和贸易沿着赚钱的方向走,自然规律。自古以来,贸易扩展通常是和平文明繁荣的开端。


(引经据典一下:记得中国的一本古书《国语﹒晋语四》里有这么一句中国人家喻户晓的话:“轻关易道,通商宽农”,说的就是上面那个道理哈。)


当然,并不是历史上所有人都喜欢自由贸易,例如清政府,就不喜欢和外国做生意,所以后来才有了鸦片战争,用枪炮打掉了清政府高筑的贸易壁垒。


至于中美贸易,看起来应该是两方自愿的。不管川总怎样描绘中国欺侮美国,毕竟中国没有驾着飞机大炮强迫美国买它的东西;三十年来任何时候,哪怕今天,如果美国不想和中国做生意了,可以拂袖而去,不相信中国会因此打上门来。


所以,美国和中国做生意,肯定有美国人,至少有一部分美国人从中的到了好处。


在中美贸易中,中国最大的优势是廉价劳动力。很长时间,中国有“世界工厂“之称。中国工人为美国人制造衣服﹑鞋﹑玩具﹑家具﹑钢铁﹑电子产品﹑手机…… 必须知道,很多这些在中国制造的﹑进口美国的商品,都是美国品牌,美国老板,例如苹果手机。苹果手机基本在美国研究开发,材料部件从各个国家购买,而组装基本在中国:这是因为中国的劳动力廉价勤劳守纪律。


相对来说,美国工人的工资要高得多。而且美国有工会,还有各种法规保护工人利益,保护环境,所有这一切加起来,在中国生产苹果手机比在美国划算的多。所以美国制造业不可避免地很多流入中国。


有足够理由可以相信,在中美贸易中,收益最大的是上层的资本家和华尔街,而美国下层的收益极其有限,有的人群收益甚至可能是负的。


其实岂止中美贸易,在整个全球化进程中,美国各人群的受益是不均衡的。这是美国近三四十年来贫富差别加剧的一个重要原因。


下图是是美国从1947年到2014年,美国各收入阶层的家庭平均实际收入的的变化。最下面的蓝线代表大多数——0%-90%收入阶层,最上面的紫线代表最顶端0.01%的收入阶层,其余的图上各有标记。其中标志 “Average“ 的黑色曲线,代表全部人口的平均。图是按照对数比例画的,并把1980年各阶层的收入都定为100,所以所有的数字都是相对的。


历史与现实,政治与经济:从大环境解读川普的贸易战


可以看出从1980年后,美国的贫富差别愈来愈大,这与经济全球化时间吻合。


这是谁的错?中国工人,美国工人,美国资本家……?其实所有的人都在按照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的规律行事。我们可以谴责苹果CEO库克的贪婪不爱国 ,赚美国人民的钱,却把工作给中国人。然而在资本主义里,CEO的职责不就是最大化收入最小化支出吗?难道CEO的职责是爱国?


这是资本主义和自由经济下无解的一个难题。纵然资本主义和自由经济给人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技术革命和财富的指数增长,这个难题依然无解。每一次技术革命和贸易扩展,都给一些人带来好处,也不可避免地伤害一些人。19世纪有英国的卢德运动,工人暴乱,砸毁机器,因为纺织机代替了手工操作。本世纪70年代末在美国,钢铁工业的衰败也伤害了很多工人,例如1977年9月19日,美国扬斯敦钢厂关闭,一天之内4万人失去了工作。美国著名歌手布鲁斯·斯普林斯廷(Bruce Springsteen)的著名的一首歌《扬斯敦》,唱的就是这个悲惨的故事。


(近年来欧洲一些国家有增加福利或者叫“社会主义”的倾向,例如北欧的瑞典;来弥补以上所说的资本主义的不足。当然这是在实验性阶段,成败无法定论。即使在瑞典成功,世界其他国家也不是瑞典)。


近年来,美国发生了信息革命﹑自动化﹑全球化﹑2008年金融危机,其中受到打击最大的,是蓝领和低层白领的白人——他们不是最穷的,黑人和西裔在他们之下;但他们的相对经济地位在下滑(见文后链接《“火星人”﹒川普﹒美国极化》。所以他们中很多人充满了怨愤,他们在寻找政治上的代言人,替他们做主,找回过去的好时光。


这个时候,美国出了川普。川普在2016年能赢得竞选,最大的原因是他赢了中低层白人(或者叫“红脖子”,“锈带”),他们是川普的基本盘。


川普的竞选口号,基本上是为他的基本盘打造的,其中最主要的几条包括建墙和在贸易上战胜中国。


任何一个政客最喜欢诱惑的人群,是缺乏教育﹑缺乏独立思考而又充满怨怒的人群。而政客诱惑这群人最有力的手段,是替他们找一个具体的敌人,告诉他们:这个敌人是你们一切悲惨境遇的根源,现在我会领着你们战胜这个敌人。


川普替他的基本盘找的经济敌人,是移民和中国。川总对付这两个敌人的策略,是建墙和贸易战。


建墙鼓捣了一年,川总胜少负多。近来的政府预算,给川普修墙的少的可怜。民主党当然不支持川普修墙,共和党也没几个支持他。修墙和贸易战啥的是川普自家的招牌,共和党自有自己小算盘—— 其实川普算不上正宗共和党,也许川普和川粉叫“红脖子党“更合适。


川普在建墙上被民主党欺负了,所以在贸易战上要有点作为。这应该是川总不早不迟,这会儿紧锣密鼓打贸易战的一个重要原因。


和建墙类似,川总的贸易战,美国有人赞成有人不赞成;和建墙相反,赞成贸易战的大部分是民主党,不赞成的多数是共和党。


贸易战的本质,是政府干预自由市场。其实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绝对的自由经济,政府都干预经济(例如收税就是干预经济),只有程度不同。通常说来,经济上左派倾向于政府多一些管控,如高税收,高福利,环保,最低工资等;而右派倾向于国家少管,放任自流(laissez faire),例如自由经济学家哈耶克的主张。


美国经济左倾总统包括罗斯福,经济右倾总统有里根。至于川普,难以用“左“或”右“描述,因为川普在经济上忽左忽右,亦左亦右。例如去年底共和党和川普搞的大减税,是经济右甚至极右,受益者是资本家财团;而贸易战和增加关税,显然是左政,是打着替失业工人谋利的旗号而行的。


川普在经济上忽左忽右,忽减税忽加关税,被有人骂为疯疯癫癫,思维混乱。其实不一定,很可能不是。从川普的整个竞选路线上看,他这样做,实际上很有必然性。


美国的任何一个政客,要想成功,必需两个因素:1)钱, 2)选民。民主国家当然需要选民,但为什么要钱?因为竞选需要钱,媒体鼓吹需要钱,得罪部分有钱人可以,而得罪了太多有钱人,身败名裂。有钱不一定有选民有权,但没钱一定没选民没权。


川普的选民基本盘是红脖子,金主是右派财阀。川普的金主包括:


1) “文艺复兴 “对冲基金 (Renaissance Hedge Fund)的持股人Robert Mercer。 Mercer部分拥有极右媒体《布赖特巴特》(Breitbart)和剑桥分析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剑桥分析公司曾盗取脸书用户数据为川普助选。这件事最近引起不小风波。


2) 赌博业亿万富商阿德尔森 (Sheldon Adelson)。是川普的大资助家,仅川普的就职仪式他就捐了5百万。阿德尔森是极端犹太复国主义者,曾建议用原子弹炸伊朗。川普迁馆耶路撒冷和撕毁伊朗和协议,很可能有阿德尔森的因素。


3) 柯什兄弟(Charles and David Koch)。柯什兄弟拥有巨大的炼油产业,所以对环保限制极为厌恶。另外,柯什兄弟是减税的大粉丝,据说共和党大减税将给他们省下14亿。


 当然,川普的金主不止这些,这只是三个例子。


川普的一些右倾政策,例如大减税,是为了讨好金主。而左倾政策,例如与中国贸易战,是为了讨好基本盘。川普未必智力超群,但很多事上,川普不傻也不疯。低估了川普,后果很可能是川普再一次赢得选举。


川普的理想状况是又讨好金主又让红脖子开心,遗憾的是红脖子和右派财阀之间的利益常常是矛盾的。例如和中国贸易战,红脖子会开心,而增加关税和壁垒,华尔街和财团的经济利益多半会受损。左右逢源,皆大欢喜这里不可能。


川普怎么办?红脖子和金主,鱼和熊掌,舍谁取谁?其实谁也不必舍。因为红脖子和金主不同。红脖子可以骗,只要红脖子仍然相信川总在带领他们走向美国重新伟大,川总在替他们狠打墨西哥非法移民和中国不公平贸易,就还会把选票投给他。川总曾说即使他在纽约五大道杀人,他的粉丝也不会跑,现在看来恐怕是真的。


但是金主恐怕不好骗。金主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利益。金主们要是能被甜言蜜语骗了,那么他们今天大概是红脖子川粉而不是花街金主了。


很多人批评这次川普的贸易战没有具体目标。川普到底是要中国降低关税呢(降哪些产品?降多少?),还是遵守美国知识产权(美国如何检查中国尊重了知识产权)?还是有其它具体目标?谈判里美国可以做哪些些让步?哪些绝对不能让步?


当然,川普的谈判策略,不可公布于众。但无数侧面消息表明,川普的贸易战计划,没有长期准备,也没有经济学家和其他专家参与。川普的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n)因不满他的贸易战前不久辞职。而新上任的顾问库德娄 (Larry Kudlow)虽然对川普亦步亦趋,但依然看不出川普在贸易战中和他商量过。例如川普对中国追加1000亿美元产品的关税,库德娄事先并不知情,是白宫宣布后和全世界一起知道的。


外人看来川普的贸易战缺乏目标,但从川普的角度看,他未必没有自己的目标。贸易战的真正目标,很可能是为了迷住基本盘。对于川普,什么叫贸易战胜利了?就是他的基本盘相信他胜利了。


所以川普不需要那么具体的目标。有了具体目标,结果是成功是失败,一目了然。而没有具体目标的时候,失败很容易被说成胜利。川普不懂经济不懂贸易,他甚至不是一个好的谈判家,但他是一个富于经验的电视主持人,使观众相信他想让他们相信的,是川普的强项。


和中国的贸易战打了没有几天,现在看起来要鸣锣收兵了。上星期五股市狠跌了一跌,然后川普的金主柯什兄弟出来发话了:他们反对贸易战。


4月8号早上,川总出来发推:


历史与现实,政治与经济:从大环境解读川普的贸易战


他预测中国将要推倒贸易壁垒,关税互惠,达成知识产权协定。注意这里川普这里用的词是will,就是说将要发生。川总如何能知晓未来?没人知道。


不管怎么说,听起来中国将会让步。如果中国让步了,美国是否也将有让步?没人说。


如果美国真的让步,那么很可能是在技术产权(IP)的转让上,这是中国多年梦寐以求的。用市场和外汇储备换技术,中国未必不愿意。


从美国角度讲,对适当对中国放松IP,未必有害。然而有一个可能性不可忽略:川普为了显示他赢了,可能大量卖给中国以前不卖的东西,如高科技,甚至与军事技术有关的产品。这样逆差会减少,川总和川粉可以大大地宣告自己的胜利。


美国选了一个以“赢”为唯一目的的总统,包括他的拥趸也以 “赢”为唯一目的。所有的美国价值观在他们眼里都失去了价值。那么很有可能,美国会为此付出代价。


不管怎么说,贸易战迅速偃旗息鼓,是一件好事。如果中国真能去除一些产品的壁垒,如药品和牛肉,对中国人民,美国人民都是好事。


未来不是一件容易预测的事情,美国选了川普,使未来更不容易预测。我们唯一能做的,是珍惜今天的和平,感恩目前还没有战争,包括没有贸易战。


历史与现实,政治与经济:从大环境解读川普的贸易战



作者:子皮

本文转载自“炼金手记”公众号(微信ID:zishen211)



赞赏

长按二维码

历史与现实,政治与经济:从大环境解读川普的贸易战


推荐阅读

史上最大规模中美贸易战今天开始,到底谁会是赢家?

脸书究竟栽在了哪里?扎克伯格在英美各大媒体登广告道歉

细分不是个事!人口普查中“是否公民”问卷有名堂

现代史上中美最大贸易战,本周五将正式打响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历史与现实,政治与经济:从大环境解读川普的贸易战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3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