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本文转载自“风灵”微信公众号

微信ID:flthinking


由于白人选民的大力支持,唐纳德·川普赢得了美国总统宝座。这是令人瞩目的时刻,而若你回望共和党崛起时的情况,这一事件就更加非同寻常。共和党因反对奴隶制扩张而起,现在的川普却被人批评为种族主义者。

 

不仅如此,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间,亚伯拉罕·林肯的政党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共和党从当时非常激进的政党变成了保守主义的政党,除了白人选民几乎没人支持;同时,它从只属于北方的政党,变成了统治南方的政党。这是怎么回事呢?


一、从反奴到亲商

 

  1. 立共和党是为了反对奴隶主集团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美国建国后的半个世纪,奴隶制只是该国许多政治问题之一,而且通常是相对不重要的问题。美国南方的经济基础是数百万黑奴,而当时(19世纪50年代)的两个主要政党——民主党和辉格党,都愿意南方各州保持原状。

 

但越来越多的西部新州被纳入联邦时,国家必须决定这些新州是否能实行奴隶制。这个问题关涉极大。因为如果允许奴隶制的州越多,蓄奴各州就越容易掌握参议院和选举团。

 

如历史学家希瑟·考克斯·理查森(Heather Cox Richardson)在她的著作《解放》(To Make Men Free)中谈到,现在的问题不是北方的政客除了几个激进的理想主义者外,已经对立即废除南方的奴隶制绝望了,而是北方开始担心“奴隶主势力”——南方将成为绝对主宰美国政治的阴谋集团,把奴隶制推广到各地,断掉自由白种工人的生计。

 

1854年,就堪萨斯州和内布拉斯加州是作为自由州还是奴隶州纳入联邦产生了激烈的争议,辉格党因内部分歧而崩溃。很快,一个全新的、完全属于北方的政党起而代之。

 

该党并不要求废除已存的奴隶制,更不要求种族平等,而是坚决反对扩大奴隶制。它的支持者和同情者在国会中获得了大量席位。它被称为共和党。


2. 内战驱使共和党废奴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共和党成立之后的前六年,南北双方就奴隶制相关的争议愈演愈烈。自由的定居者与蓄奴定居者在堪萨斯州进行斗争,最高法院在德里·斯科特案(Dred Scott case)中裁定,美国黑人不能成为公民。主张废奴的活动家约翰·布朗试图发动对奴隶主的武装起义。

 

在此过程中,共和党在北方逐渐势大。1860年,该党赢下了整个北方地区,其名不见经传的候选人亚历山大·林肯入主白宫。在当时,林肯尚不是黑奴的伟大解放者,事实上,他一直承诺,他不会干涉已存的奴隶制。

 

但是南方的白人奴隶主仍不愿服从完全属于北方的共和党的统治。因此,1861年,11个州分裂,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美国南部联盟。而北方最终认定,国家不能分裂,内战开始了。

 

起初,北方声明的目标只是收复南方,而非解放奴隶。但随着战事延宕,为了破坏南方的对手,战略上不可避免地一步步促使林肯和共和党人废除奴隶制。

 

最终,在1863年的解放宣言中,林肯宣布,南部联盟的所有奴隶,而不仅仅是没有分裂的的四个奴隶州,都将全部获得解放。最后,随着1865年初战事趋缓,国会批准了第十三修正案,在全国废止奴隶制。各州稍后批准了该修正案——到此时,为阻止奴隶制扩张而建的政党在美国彻底废除了这一制度。


3. 战后,激进的共和党为美国黑人的权利斗争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内战结束后的非常短暂的时期内,共和党人确实在为美国黑人争取权利。战后,仍有南部对前奴隶虐待和暴力事件的报道,而林肯的继承人安德鲁·约翰逊总统又不作为,这令一些共和党人失望,他们组成了共和党中的激进派(Radicals),在国会的影响日益增加。

 

激进派促使共和党人在1866年通过了该国的第一项民权法案,并为黑人(虽然还不包括女性)争取投票权,当时即使在北方,这个观念都仍然有争议。

 

此外,共和党人曾两次成功地修改宪法,规定在美国出生的任何人都是美国公民,所有公民都应该得到法律的平等保护,而且不能因种族而剥夺投票权。并且,他们要求南方各国在法律上承认这些观念(至少是在原则上),作为重新加入联邦的条件。

 

这些是我们今日社会之基本基石,但在当时他们确实是激进的。仅仅在几年前,一个多数党为争取黑人公民在州选举中的投票权而斗争的想法都是不可思议的。

 

不幸的是,这个新承诺没有持续太久。


4. 共和党成了北方富人的政党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与此同时,经济问题对共和党政客而言越发重要。即使在内战之前,北方的工业化也胜过南方,你可从这张铁路的地图上看到。内战之后,这种工业化更得到了加强。

 

在战争期间,联邦政府大幅扩张,开支也大幅扩张,这意味着有些人变富了,他们将财富归功于共和党政客。如考克斯·理查森所言,该党的经济政策,“正在催生一个极为富有的阶层”。

 

富有的金融家和工业家逐渐在共和党中掌权。他们之间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但他们的利益,而不是南方黑人的利益,日益成为共和党的基本目标。


5. 共和党怎样放弃了重建南方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如上所述,共和党人为帮助南方的前奴隶做了许多工作,但他们所获得的多是纸面成果,即使在实际中有些效果,也面临回潮的危险。

 

事实上,很快就有了反弹。南方的白人誓死反对激进派的做法,宁可使用暴力来斗争。而在北方,白人基本上认为他们对南方黑人已经做得够多了。商人们希望自己的利益成为关注焦点。而一些知识分子担心联邦政府压制州权。而舆论也转向了——北方白人没兴趣让联邦无限期地以暴力占领南方。

 

到了19世纪70年代中期,共和党人放弃了。南方各州已重返联邦,种族问题基本上都留给它们各自去处理,而保守的白人政府则重新掌权,正如这张地图所示。新的宪法修正案要求为黑人提供平等的法律保障和投票权,但在许多州这差不多成了笑话。

 

但大多数共和党人已不在乎。该党已实现了其成立时的目标,还多走了几步。现在“奴隶主势力”已成为过去,这为不再多管闲事提供了现成的理由。从这时起,为黑人公民争取平等权利的事业基本上从美国国家政治中消失,长达几十年。


二、共和党成为保守派,南方人成了共和党人


6. 共和党反对进步主义和罗斯福新政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我们知道,今天的共和党是讨厌政府干预企业的政党。但是在二十世纪初,意图抑制公司和富人力量的进步主义改革者在共和党与民主党中都得到了一些支持,特别是得到了共和党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支持。

 

但这未能持续。民主党人伍德罗·威尔逊赢得总统职位之后,共和党大幅转向,反对他的许多进步主义改革,他们认为政府权力扩展得太大了。共和党后来重新执政,并把持了整个20年代,他们无疑站在企业一方。他们认为商业繁荣对美国有好处,并以此施政。

 

2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对他们而言,这些政策的结果良好,但1929年经济崩溃时,情况就不妙了。

 

然后,富兰克林·罗斯福和其他民主党人再次掌权,为了战胜大萧条,让美国人过得更好,联邦政府的规模和作用都急剧扩张(从这张全国新政项目的地图上看得很清楚)。

 

国会中剩下的共和党人普遍反对政府这种更大的新角色。


7. 共和党如何就经济问题与南方民主党人达成共识?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罗斯福的改革也给民主党带来了紧张局势,因为坚定的南方民主党人一般并不会对扩大工会或联邦政权而感到激动。随着时间过去,南方的民主党越来越多地与共和党共同努力,试图阻止政府或工人权力的进一步扩大。

 

考克斯·理查森写道:“1947年确定了一种新的联合,将重塑未来两代人的美国政治。塔夫脱人开始与富有南方民主党人共同工作,这些民主党人讨厌新政的民权立法和税收。这种新联合与“塔夫脱-哈特利法案”结合在一起,允许各州通过关于工作权的法律,阻止工会强制雇员成为工会会员。许多州通过了这种立法。

 

RichYeselson评价道,“塔夫脱-哈特利”(Laft-Hartley)法案,“阻止了工会前进的步伐,当时的工会规模庞大、且不断发展,对自己经济和政治力量都充满信心。从上图可以看到最终的影响,民主党一方被有效阻止,不能在南部和西部内陆地区获得立足点,而他们权力的缺位使共和党在这些地区的选举前景大有希望。


8. 共和党失去黑人选民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内战之后的半个多世纪间,黑人选民对共和党十分忠诚。但是,忠诚度在大萧条和新政期间开始衰减。而到了50年代种族问题重回国家政治的最前沿之时,属于民主党阵营的黑人选民人数是属于共和党阵营的两倍。

 

不过,考虑民主党把持南方这么长时间,有一段短短的时间,共和党似乎可能会发现自己的立党之本是为了美国黑人争取民权。共和党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D. Eisenhower)将联邦部队派往阿肯色州,执行最高法院完全废弃学校种族隔离的判决。

 

然而,是民主党的总统林登·约翰逊在1964年签署了“民权法案”。共和党人曾在议会中大力支持该法案,但该党当年的总统候选人巴里·戈德沃特(Barry Goldwater)认为它过分扩大了政府权力。

 

其结果是,共和党的黑人选民的流失更加触目惊心。从此以后,80%甚至更多的黑人选民都支持民主党。


9. 南方和众议院成了共和党的天下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GIF动图较大)


根据约翰逊总统的助理比尔·莫耶斯(Bill Moyers)的说法,约翰逊总统签署“民权法案”后不久就悲叹道:“我认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把南方交给了共和党。”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南卡罗来纳州的斯特罗姆·瑟蒙德(Senroma Strom Thurmond)离开民主党,改投共和党。

 

不过,对政党的忠诚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摆脱,南方白人从坚定的民主党人转变为坚定的共和党人就更是缓慢渐进的过程。

 

虽然种族问题在这一转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还有其他因素。福音派白人基督徒开始行动起来,反对堕胎,并在其他“文化大战”的问题上坚持斗争,他们与保守派更为融洽。在这一地区,也弥漫着对大政府的怀疑,且缺少工会组织。而罗纳德·里根这样才华横溢的政治家承诺捍卫传统价值观。

 

然而,民主党人对众议院的控制仍然持续了一段时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南方人的继续支持,正如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乔纳森·戴维斯(Jonathan Davis)的这张地图所示。但1994年,革命终于到来,共和党人自1955年以来首次控制了众议院,使之得以实现的许多关键票数来自于南方。

 

1994年之后的22年间,有18年是共和党把持众议院。如汤姆·沙勒(Tom Schaller)所说,这为该党在全国性的政治事务提供了一个大本营。而且该党在南方白人中的支配地位帮助他们在地方和全国选举中统治了这个地区,同时也使得这个党在文化问题上与具有传统思想的白人选民更加一致。


三、共和党与美国人口结构变化


10. 美国的西班牙裔人口膨胀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动图较大)


近几十年来,美国人口结构经历了重大变化,西班牙移民大增——包括合法移民与非法移民。

 

合法移民对选举有重大的潜在影响,选民因西班牙移民而变得更为多样化,他们形成了一个两党都可争夺的新票箱。目前,民主党人做得更好——西班牙裔的人口增长使得加利福利亚州和新墨西哥州在总统投票方面成了民主党的可靠阵地,并帮助摇摆不定的佛罗里达州和科罗拉多州转向了奥巴马。

 

但与此同时,非法移民也上升为首当其冲的政治议题。民主党、商业精英和一些共和党领袖倾向于支持改革移民法,由此,美国将有超过1000万的非法移民能获得合法身份。不过,很多保守派谴责这个移民政策为“大赦”,而“打击非法移民”日益成为右派的荣誉。

 

更重要的是,虽然国家日益多样化,但非西班牙裔白人仍然是多数,而特朗普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强大支持足以让他担任总统职务。


11. 共和党选民转而反对党内精英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兴起于奥巴马政府执政早期的茶党运动有多重意义。部分是反对奥巴马的经济政策——止赎救济、增税和改革;部分是反对移民——西达·司考切波(Theda·Skocpol)和瓦内萨·威廉姆森(Vanessa·Williamson)在全国各地采访茶党活动家,发现“移民总是这些活动家所关心焦点之一,有时甚至就是唯一焦点。”

 

但茶党也对共和党的建制派构成挑战。有几次,茶党团体帮助了一些初次参加竞选的不知名的极右人士,在初选中淘汰了被认为是背叛者的共和党政客。这些极右候选人到最后并不总是能赢得一官半职,但他们初选的成功肯定对许多其他共和党任职者有所震撼,使他们中的很多人更加顺从于保守派选民的关切。

 

此外,许多共和党选民也开始相信,不管正当还是不正当,反正本党的国家领导倾向于每次都背叛他们。

 

脱口秀和其他保守派的媒体对此火上浇油。到了2015年5月,比起民主党选民,共和党选民更不信任该党政客,认为他们不能代表选民的看法。

 

这种对党内精英深刻的不信任为川普和克鲁兹铺平了道路,克鲁兹是共和党党内初选的亚军,同样热衷于嘲笑党内领袖。


12 共和党精英试图支持移民改革——而激起选民反弹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2012年大选后,共和党领导人开始将本国的人口变化视为党的政治危机。米特·罗姆尼(MittRomney)竞选总统失利,是被西班牙裔选民拖了后腿,投票者选后民调显示71%的西班牙裔支持奥巴马。


由于西班牙裔选民在选民中占有的份额年年增长,共和党精英们担心胜选的机会会下降。在一个越来越非白人化的国家里,他们的党看起来像是一个属于白人选民的政党。


所以他们有了一个计划。共和党将改变关于移民的口风,采取更宽容的言辞,也会接受移民改革。在2013年,参议院中,约翰•麦凯恩这样的老手和马克•鲁比奥等新兴明星合作,与民主党合作,通过一项法案,为非法移民提供身份合法化的通道。


最终参议院投票票数为68-32,32票反对,而赞成中有14票来自共和党。但是,共和党的主要白人票仓有巨大反弹,他们将该法案视为对违反规则的偷渡客的“大赦”。因此,这项议案在众议院中流产,连投票都没有发起。


整个情况越发加剧了共和党选民对本党领导人已有的不信任。 这也削弱了杰布·布什和马克·鲁比奥的总统前景,他们与移民改革密切相关。并且,这为特朗普以激烈反对非法移民为台阶而发起总统竞选,铺平了道路。


13 共和党选民转向川普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川普的成功——如以上初选和预选地图中所见——有许多因素。 GOP精英无力团结选民。媒体给予川普无尽的报道,从他的财富到声望,在东北州和南方州都有他的票仓。


不止如此,特朗普的选战汲取了共和党初选选民们对本党精英的怨恨和不信任,乃至他们对人口变化的焦虑。其成功不仅揭示了川普确实不是那种传统的意识形态保守派——也许还揭示了共和党选民优先考虑的到底是什么。


而现在,因为白人选民,特别是乡村白人的大力支持,川普赢得了总统职位。共和党对这类人的依赖看起来比以往更加根深蒂固了。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这就是一个半世纪以来,从林肯的北方共和党,到当下的“南方邦联”旗帜在街头飘扬的共和党的演变历程。不管是共和党建制派精英,还是传统的保守主义者,或者偏向自由意志主义的小政府主义者,面对的这个新局面都是复杂而极具挑战性的。全新的变局将不断冲击传统的共和党体制。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作者:安德鲁•普罗科普(风灵 编译)

本文转载自“风灵”微信公众号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打赏支持
   长按二维码!


请读者广为转发朋友圈和微信群,并留言发表您的高见。

热门文章
在灵魂深处回望911
iPhoneX的传说与现实
邦联纪念碑和美国历史记忆

美国华人移民百年风云连载——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从林肯到川普:共和党的前世今生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授权: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阅读“美国华人”精选文章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