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二季度高增长背后的隐忧——保护主义、通胀和债务风险

美国华人

1232篇文章

正文共:3016字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撰文:Huey Li

 

美国二季度高增长背后的隐忧——保护主义、通胀和债务风险

 

这两天媒体都在津津有味地评论美国第二季度4.1%的增长率,这与其说是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成功,不如说是他设置媒体议题的成功。很难想象任何其他总统会因为一个季度的数据而邀功请赏,甚至专门开新闻发布会(当然,发布会上可以像往常一样拒绝回答问题)。奥巴马时期曾有四个季度的年化增长率超过4%,但是没有一次让媒体这么乐此不疲地讨论。

 

这个4.1%到底能对全年的经济增长起到多强的预示作用,现在还很难说。但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出口在上一个季度的突然增长,绝对不是竞争力突然增加的结果,也不是因为其他国家被迫降低对美国的贸易壁垒,而是由于大量国外企业因为预期未来的报复性关税而提前囤积美国产品。这种短期出口需求在关税尘埃落定以后(不管是确定增加,还是确定不增加),自然会立刻消失(注一)。

 

通胀风险

 

减税造成的经济活动增长到底势头有多强,我不想妄下结论。但我更关注的是GDP以外的经济风险。刺激性经济政策(尤其是减税)最常见的副作用就是通货膨胀增加。特朗普的减税方案和凯恩斯主义有类似之处,它并不像传统的保守派那样侧重于减少政府支出,而是通过增加政府负债来为减税提供资金。这样的好处当然是不致于让政府开支过于紧张,但坏处是货币供应会骤然增加。光是经济刺激还好,美国的一系列关税措施(尤其是针对钢铁的)又让很多原材料的生产成本增加。昨天新闻中刚刚提到,可口可乐公司忽然宣布对零售商涨价,理由是生产成本的增加。具体涨幅多少并没有披露,但是既然需要特别宣布,想必是比较不同寻常的调整。从下图也可以看出,最近一季度的通胀率已经明显增加。

 

美国二季度高增长背后的隐忧——保护主义、通胀和债务风险

(来源:tradingeconomics.com)

 

通货膨胀不一定都是坏事。在失业率高企的情况下,用通胀来刺激投资,从而吸引大量劳动力进入市场,所造成的收入增长将会超过物价增长,这也是凯恩斯主义的核心观点之一。但问题是特朗普经济刺激开始之前,失业率已经相当低,那么经济刺激所造成边际效益,就会非常有限。你需要很高的货币供应增长才能推动收入增长。这时候,经济增长对很多收入固定的人来说,就会显得得不偿失了。根据6月份的数据(注二),美国小时工资比去年同期只增长了2.7,而同一阶段的通货膨胀率是2.9。也就是说,对于没有资本性收入的纯粹劳动者来说,过去一年的收入是下降的。

 

特朗普对于通胀的重视程度,显然不如对于GDP的重视程度。7月19号,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打破惯例地批评美联储的升息计划:“我对此不开心。我不喜欢在我们对经济方面做了这么多工作以后忽然看见利率涨上去。”(注三)

 

对于他这张大嘴来说,说出这样的话当然是在大家意料之中的。但是总统干涉美联储货币政策毕竟是西方国家相当忌讳的事,此言论还是引发了很多争议。总统出于短期政治利益,很可能会过度开支而导致经济泡沫或恶性通胀,这种现象在央行不独立的国家可以说是家常便饭。美联储的七名委员的固定任期长达14年,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免于受总统的压力。从90年代以来,美国总统完全遵循了对联储货币政策不发表任何看法的传统。

 

特朗普显然不甘于遵守这种传统。当然,通胀也会危害他的支持率,但我个人的猜测是他可能更注重摇摆州某些特定行业的选民,如钢铁、煤矿等行业的人,这些人从他的扩张政策中获得的收益可能超出了美国人的平均水平。所以他宁可通胀发生,也不愿意美联储通过升息来冷却投资和消费。美联储的想法当然是不一样的,他们可能也有私心,但是没有动机去特别照顾某些特殊选民而忽视整体性的经济风险。如果通胀失控,他们作为顶尖专家恐怕会名誉扫地。

 

如果我们假设美联储顶住压力按计划升息,那么通胀应该不至于失控。但是当利息上升,企业的投资和公众的消费成本上升,目前的增长率也就不可能保持。何况美联储也并非绝对安全,至少主席还是每四年需要总统重新任命一次。如果出于某些原因,美联储没有顶住压力,那我们需要担心的就是比低增长率更可怕的高通胀了。

 

债务风险

 

特朗普式的“大撒币”经济政策的另一个危险就是给投资者和消费者一种不符合实际的过度自信。即使是反对特朗普的人,在拿到减税的好处后,难免不出现一种经济上的信心膨胀,从而增加投资和消费的行为。投资和消费对经济体的运行都是很重要的,但它们的好处并不是没有条件的。投资生产性活动当然会短期增加GDP,但是长期看除非你生产出的东西能卖得出去,否则只会成为库存而吹大经济泡沫。比如说一个公司盖一座楼房但没有人买,几年后再把它拆掉,这个过程当然是增加了GDP的,但是其代价是这个公司的债务会增加,从而成为经济体的定时炸弹。中国的GDP其实有很多属于这种性质,其风险是相当大的,此文不详细探讨。消费也是一样,虽然你疯狂购物会增加GDP,但是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的收入增长低于你的消费增长,从而无法支付你的信用卡债务,你也许给你的经济体增加了一枚定时炸弹。

 

下面两张图中,第一张图显示美国的家庭债务余额已经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当然,现在的GDP总额也比以前更高,所以偿债暂时不是问题。但是这个趋势如果持续下去,结果会很难说。第二张图显示近几年美国的信用卡和其他小额循环债务不仅一直在增长,而且在2017年10月和2018年3月出现了两次比较大幅度的跳跃增长。这种膨胀的消费信心真的是理性的么?很难想象和减税政策造成的购买力幻觉没有关系。

 

当然,如果特朗普真能想出办法,让民众实际购买力的增长速度超过债务增长,也许这种风险可以被消化。但是,仅仅靠制造业回流这样的“产业降级”,靠把失业率在原有的低水平压得更低,我很难想象会对购买力产生实质性影响。

 

美国二季度高增长背后的隐忧——保护主义、通胀和债务风险

(来源:newyorkfed.org )

 

美国二季度高增长背后的隐忧——保护主义、通胀和债务风险

(来源:newyorkfed.org )

 

总之,最近几个月美国经济活动的增加是肯定的。但是下半年GDP增速能否保持势头,通胀能否有效控制,债务风险能否有效防范,都是悬而未决的问题。特朗普自己未必没有意识到,但是他很清楚,即使出问题,也不太可能在中期选举之前发生。而保住共和党在参众两院的多数,当然是他目前的首要问题。无论在经济上是否理性,他的强刺激政策在政治上确实是个聪明的策略。

 

注一: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economy/the-economy-grew-at-a-41-percent-rate-in-the-second-quarter-the-highest-since-2014/2018/07/27/b2a174c2-9108-11e8-bcd5-9d911c784c38_story.html 

 

注二:

https://money.cnn.com/2018/07/13/news/economy/prices-cpi-explainer/

 

注三: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18/07/19/trump-criticizes-federal-reserve-breaking-long-standing-practice/

 

作者简介

Huey Li,比较政治学博士,曾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政治学系讲师,《东方日报》、《时代周报》专栏作者。

撰文:Huey Li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点击图片

阅读

美国二季度高增长背后的隐忧——保护主义、通胀和债务风险

 

推荐阅读
美俄峰会的尴尬非一日之寒——伊战后的外交退让与特朗普现象的关系探讨美国专家看2018年下半年投资——关键四个T

特朗普公布大法官人选,再谈肯尼迪退休和背后的利益纠葛

贸易战背后的美国社会周期更可怕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美国二季度高增长背后的隐忧——保护主义、通胀和债务风险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在“美国华人”官网

Tags:

©2018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