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长文!揭密中国“芯”如何险中求胜

美国华人

1111篇文章

本文转载自“并购王”公众号(MergeWang)

万字长文!揭密中国“芯”如何险中求胜

图左一:北美中国半导体协会(NACSA)前任会长、现达泰资本主管合伙人叶卫刚。

图左二:北美中国半导体协会(NACSA)主席金波  曾担任全球知名电子芯片制造商、Cypress的亚太商务运营中心总经理,包括中兴在内的众多中国企业曾均是其客户。 



Q:本次特朗普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的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时长7年,直到2025年3月13日结束。那本次中美贸易战算不算是延伸为科技战?

金波:我觉得可以这么说,特朗普本身就是一个商人,那么在打贸易战中作为一个商人谈判就是这样,他会试探你身上很多热点,筛选出你的痛点作为将来贸易谈判的筹码。中心是想要试探你,中兴案子的确和贸易战有关,但不至于成为科技战。

叶卫刚:就像金波说,特朗普是个商人,那他是不是真的十分了解中国,才精准的找到了中国“缺芯”这个痛点?我觉得这样可能有些高估特朗普了,金波讲的没错,他肯定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试探。其实特朗普没想那么远,我估计很多国内人不太懂美国的文化和政治,特朗普心中想的,就是怎样保住他的核心支持者,让自己的下一届选举不至于大败,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围绕这个。但是这不代表没有美国人想的这么远,特朗普身边有一批右翼的智囊团做过很多这样的研究,比如班农、纳瓦罗等等,建议你去看纳瓦罗的《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目前来看,这个事件其实是 Isolated incident(单独事件),虽然中兴确实违反了法律,但是我认为美国政府对他的惩罚超出了一个单独事件的本身。不过特朗普未必有想的那么长远。

金波: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中美两国之间没有大规模科技战的基础。全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市场现在是在中国占40%左右,但是全世界很多芯片都是美国这边设计的,真正赚钱的公司是这些。现在中国占40%左右的市场,所以产品肯定会卖到中国来,现在美国半导体上市企业在销售的报告都把中国单独列出作为一个销售地区,如果销量少于40%,公司领导是会被董事会责问的。

叶卫刚:我要比金波悲观一些,我认为近期成为科技战的可能不大,但是确实有很多特朗普身边的极右派有在想这些事,就像之前说的班农、纳瓦罗、The Heritage Foundation(传统基金会)这些人是会思考这件事的,当然美国也有一部分人是反特朗普, 并且支持全球贸易的。举个例子,在3、4年前奥巴马的时代,美国一些主流媒体天天报道中国偷美国的知识产权,是不是真的偷并没有证据,但是在美国很多主流的知识分子和企业家是这样认为的,他们觉得中国的实力发展这么快,在某种程度上威胁到美国的地位,肯定是采取了一些非常规手段。但我们自己知道,其实我们并没有他们想的发展这么快,是我们国内很多大咖去美国出价炒起来的,或者是很多媒体吹起来的。另一方面是确实有很多在美国创业的华人企业家过往对知识产权没那么注意,所以造成了美国人对中国的这样印象。美国是有一批这样的智囊精英想着怎样把中国这种不公平的优势压下来,跟美国在同一起跑道上发展。所以说这个处理不好,发展成科技战是有可能的。

金波:这个我同意,特别是很多美国政客对中国不是很了解,他们对中国式的宣传确实不是很了解。

Q: 所以有很多人去美国买买买,也会让他们反感么?

金波:对,一定要懂行。第一是要懂行如何谈判,第二是你要懂技术。举个例子,现在美国禁止中国去买很多东西,美国政府有个组织叫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这个机构就是当年日本有一家公司,想要收购美国的半导体公司仙童 (Fairchild),当时美国对日本是非常抗拒的,这就是CFIUS的由来。国内前一阵有一家公司去谈收购,并且答应反向分手费条款,给人的感觉就是财大气粗,比较高调,不是很专业,开了一个不好的先例。

理事:之前我听说过一家就是这样,一是财大气粗行为不规范,二是他们并不是真的很懂产业。有些收购是会损害美国人的民族自尊心的。比如你到纽约去收那个洛克非勒大楼,有家公司曾经还放出风声去收购美光科技,反正都没通过。这些东西都是乱开价而且不按产业规律办事,同时没考虑到美国的出口管制、外国投资审查等等完全没考虑过。但其实你回过头来仔细分析一下这家公司,虽然没收购成功但是他在国内的股价都是大涨。它还真达到的目的了,后来圈了很多钱。

金波:我们有些投资人到台湾也是十分高调,连郭台铭也看不下去。特别有些人是台独,拿这个来大做文章。台湾有一帮人其实跟美国政客关系很好的,在政府里面有很多游说的,有些不利于中美关系的法案一下子就在议院通过了。

理事:而且另外一点呢,同样这样的公司后来就收了几家,其实中国的半导体企业在海外上市的,收下来就只管收了,但后面的那些东西都跟不上去。

金波:所以我有个忠告,就是中国还是要靠自力更生。另外一个你要去收绝对没问题,关键是你收下来以后一定要有懂技术的帮你去管理,就是投后管理很重要,因为这是高科技的东西,对吧?那么还有补充一点,还有一个是央企去收购,那个时候这个还真的不能怪央企,下面做事的人还真有还不错,那些人我都认识,但是他们都第一轮谈的很好,然后就因为上美国上市公司肯定要是由投行来做这个事情,然后到第二轮报价,但是中国央企总经理的决策居然就是指令他们手下第二轮报价要比第一轮还要低。那这样弄出来人家觉得你中国的央企啊你在搞什么鬼,你开玩笑嘛,还是说你完全不懂怎么收购谈判是吧?就是一下子就让美国人觉得好像你财大气粗很拽,另外一个又觉得你什么都不懂。

理事:其实美国半导体企业是很支持美国政府这个事情。我在公司负责过几年专门收购公司。前几年呢我们每次看这个目标,听说有中国机构的来买的话,我们知道报价高个两三倍价钱。所以我们都知道,一旦有中国投资人去买的话,我们就说就算了,不去搞了。因为他把市场搞得很乱,而且买了以后呢,还不知道怎么去管理这个企业。以为像买房地产一样以为放那就可以,然后就会增值。

金波: 其实半导体公司你不是不能买,而且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是坚决支持,因为这个还是有很多技术你要靠自己开发,你还要等20年不现实,还是可以买,但是你就投后管理有些难度,怎么样去跟人家谈,一定要有技术背景的,要真正这行业里面的做投资的人,那第二就是投后管理怎么样来做。

Q:可以把关于这个行业案例整合的一些具体细节说一说么?

理事:要了解买之前相关的产品、技术、市场知识,买了以后你的价格怎么存在?1+1要怎样等于3好好研究。

Q:所以你要找的是两个能够产生化学反应的的东西?

理事:对,要想怎么样才能把这价值给创造出来?创出来中间肯定有不顺的地方,你要怎么去处理,然后把你想要的价值创造出来,所以这是一个过程,而且是绝对要懂行业的专业知识,知道怎么管理,而且不同的文化怎样融合,要想好。其实最重要一点就是第一步底下怎么把人留住,要半导体行业跟房地产不一样,房地产你买过来的房子是烂,但是那个地还值点钱。半导体企业高科技企业最值钱什么,其实是人,你买了一堆客户名单,买了一堆财务数据,人走掉了这些都是没用的。大部分这些像刚才他们两位讲到的去开高价,乱说公司的中国企业压根就没想着怎么把人留住,或者他们用中国的想法就套美国的人的思维,就觉得我给他开点高工资就留住,不是那么简单。因为这些人,真正美国优秀的科技人才他不缺工作,收入也不低,他除了赚钱,考虑到事业发展的环境文化,是不是获得尊重等等这些,大部分国内这是拿着钱去乱买的,土豪也好央企也好,事情压根就没想过这个东西,实际效果也不好,因为刚才我们说到这家企业它买了几个公司的,买了之后三年之内人基本上全走光,人家买的确实这样。

Q:我们再回到这个话题中心,如果中兴就无法拿到来自 Google 的安卓系统授权(Android GMS),您觉得,最差结果是什么?目前能缓和中兴暂时危机的,有什么对策?

金波:因为安卓只是对他的手机有影响,对他其他的我不太清楚有没有影响,因为中兴他通讯设备是一大块,手机我不知道占他整个业务有多少,但是他买不到芯片,对他的通讯设备会有影响,一样的,通讯设备里面全是芯片。

叶卫刚:我的感觉是这样子的,最坏结果当然是破产的,我估计走到那一步可能性也不大的。因为毕竟一个是政府会支持它。其实它如果能撑一段时间,哪怕跟美国去做一些沟通或谈判等等,希望能够有缓和,给它点时间能撑过去,因为现在美国给它禁运的芯片吧,给它点时间是能找到替代品的,可能没美国芯片那么好,可能贵一点,差一点,但没关系,先活下去再说嘛。给你举一个例子,其实这次受中兴事件影响之后在美国股价跌的最厉害的一家公司是Acacia Communication,它是给中兴供光电转换模块的公司,那个公司我非常了解。

它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中兴占它销售收入将近一半。宣布之后第二天股价跌了35%嘛,但是其实这个事情我知道有人能够替代它的芯片,就是我投资的一家公司,产品比它好很多。

Q:但是他们是国企呀!一样会有这样的结局么?

金波:我一直在说它那个天价的罚款怎么来的,它就是当时一出事情它就马上上中央找了商务部,然后以商务部的形式派了一个谈判小组,有一个国家政府的团队、管理团队一起去跟美国商务部去谈判,国家对国家是谈不下来的。

怎么样来做,那很简单,还是要请律师,要用美国的方式来做,还有就是那个lobbyist,就是游说,再加上供应商,Qualcomm,还有几家做三五族、通讯的芯片,让他们去帮中兴说话,因为占他们的营收30%—40%,虽然公司不大,但Qualcomm是很大的,Qualcomm现在有求于中国,所以它有动力帮你去说好话,因为美国政府刚刚为了保护Qualcomm把Broadcom给否了,它们内部肯定有很多可以说得上话的,这些是正儿八经的建议,你不要去喊什么口号,什么爱国主义。

得按美国的,你在国外做生意得按当地的方法,遵守当地的法律,得按照当地的商业规则、文化传统来做这个。

Q:西方这样对中国制裁什么的,他们涉不涉及违反公平贸易法?

理事:美国法律有一条是说影响国家安全的,它是有权利做这种事情的,它可以说是影响国家安全。比如说你伊朗的话它是跟国家安全有关系。

金波:比如,华为。

理事:对,华为这个事,它可以说跟国家安全有关系,这个有没有关系不重要,它说有关系。

叶卫刚:法律这个东西呢,世界政治也好,经济也好,其实没有完全公平或者没有一个全球人民都认可的法律体系的。在美国它是有两套的,中国跟美国对国际法和国内法的关系看法是不一样的,中国人一直认为那个国际法的效率高于国内法,美国是倒过来的,美国在国内法的效率高于国际法的。所以这个东西你说从中国的角度你可以说是美国违反了国际惯例,但对美国的政治家或者美国人民是认为国内法的效率是高于国际法的,这是双方的认知差异。

Q:中国现在的芯片制造在制造能力,还有一些人才队伍,芯片设计上,有哪些差距吗?就先说芯片设计,因为设计是刚刚你说了,就是美国其实是做设计的,可能是来其他的地方来加工,在芯片设计这个上面中美的差距明显吗?

金波:设计呢,我想差别可能就是说一些需要长期投资的,比如说基础设施的一些东西、大型的东西,那也可能美国还是比中国要先进不少。就举个例子,从以前说那些大的网络交换机那些东西,中国的芯片要能做的话只能做小型的,最大型的、最高速的那种东西、很复杂的那些东西现在全世界也就几个厂商能供,所以中国现在估计还没有能力做这种事情。还有一些比如说高端射频的东西,那些包括射频的前端,包括高速的数据转换器ADDA这种东西,这些可能差距还是蛮大的。比如说一些模拟啊,射频啊。还有一些是比较精细的行业上的东西,那些东西差别在什么呢,一个是生态,因为美国它是半导体是超全球的,中国要做的话很难卖到国外去。有的细分行业呢,中国的市场并没有这么大,比如高端通讯,通讯的话华为通讯也就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就算你把中国市场全吃了还有其他的地方还在,那你要专做这三分之一市场的话你做这些东西投入产出比是达不到的,要做你要长期积累,那国外是可以做的事情。

理事:对,所以这些差别还是一个比较基础的东西,那当然还有一些从技术上的更新什么的,美国进步的还是比较快,因为美国这个商业环境它是比较自由开放的,就是说风险也比较容易去忍受,因为美国资本市场现在虽说投半导体投的比较少,但还是有很多投半导体的先进的技术,它投技术看的很远,听起来像黑科技似的对不对?那风险也很大,投出来以后我刚才也开玩笑,这种东西成的可能性比败的可能性要小很多,大部分情况可能是失败的,但也还是有人投。

在美国投资人,投这种很有胃口,它投你这个觉得你是90%能够成,能够拿回投资回报,这种人在我们国内还真的没有太大吸引力。所以因为这个原因就会一直会有这么一些比中国现有的科技要先进的东西。那中国的整个环境呢,要不是把整个体系、思维要赶上美国这种思维的话那它差距一直会在。

叶卫刚:这个其实是这样的,我想他们俩讲的这个现象存在的原因我倒觉得可以补充一下,就是说其实中国很多投早期TMT的VC它对投资回报的算法跟美国VC是一样的,它就是宁可投高风险、能够高回报的,一个基金投二十个项目,十九个死掉了,剩下一个赚一百倍,这样都愿意投的。但是差别在什么地方呢,中国现在大部分叫得响的所谓网红投资人是不懂技术的,他们懂的是消费者行为,懂的是商业模式创新,所以他们其实去投一个共享单车等等,成功几率跟在美国投一个芯片设计是一样的,成功几率也是很低的。

芯片设计行业中国跟美国最大的差别就是它缺三种人,第一个,缺很资深的架构师。架构师能够把一个很复杂的大的芯片从头到尾搞懂,把大芯片分成几千几万个小的block,然后把这些block交给一些年轻人一个个的做,做完再把它组合起来这些东西,就是一个高级的架构师,这个中国是很缺乏的。第二个的话呢,缺有经验的,其实应该叫过程管理的人,project management,芯片设计其实它既是一个技术活也是一个经验活,它有很严谨的设计流程的,中国人聪明人不缺,但愿意遵守严格、严谨的设计流程一步一个脚印把事情做踏实的,或者中国现在老是讲工匠精神,中国就缺这种人,中国做芯片的很多人都想偷工减料的多快好省就把这个做出来,这个是做不出来的,所以中国缺的是很有经验的做过程管理的人。那第三个缺什么呢,缺很有经验的product management(就是产品经理)的人,能够把客户的需求转化成一些芯片的技术要求,这样的人也是缺的。中国不缺什么呢?中国做算法的人不缺,中国人数学很好,有大量的科学家,所以中国有很多,中国到目前为止有很多做芯片的公司其实是由科学家、数学家创起来的,这些算法是很厉害的,但是缺乏这三种人,没法把很牛的算法转成是一个很牛的能卖的芯片。

Q:算法牛,算股票可以吗?

叶卫刚:这个不一样,算股票跟算那个不一样的,中国做算法的人不缺。第二个不缺是什么呢?中国年轻人不缺,中国这些好的理工科大学每年毕业出来几千几万个学生,这些学生学习能力都很强。但因为缺前面这三种人带他们,这些年轻人走歪路就走了五年就掰不回来了。

理事:刚刚就是说它的product management那个我想补充一下,那是很重要。只说一点就是怎么把客户需求跟project  definition,就是说怎么定义连起来,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美国从product management,还有一个非常强的是可以前瞻性的很多东西,这个在芯片行业非常重要。

Q:前瞻性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就是别人还没跟我说我要什么东西我就已经看到了?

金波:它有一个路线图。

理事:对,它的东西甚至可以在客户之前,这个我深有体会。客户所知道需求之前要做出来。因为芯片是推动技术往前走的原动力,不止是客户做的事情。为什么这个很重要呢,因为芯片周期很重要,你现在设计的东西跟现在客户要的东西一样,等到你出来了以后就是两年以后的产品出来了,那时候市场有什么变化,你要是为两年前的东西去设计出来,到时候就不对了。而且不仅是这样,你不能领先那个市场。这也就是说为什么美国的芯片设计公司它的利润也会很高,比台湾的、比其他地方都要高很多。

Q:所以未来怎么做能缩短中美的技术差距呢?

理事:这些是行业要培养。

Q:行业培养?如何弄?

理事:对,一个是就像Greg(叶卫刚)这种投资方,对吧?多投投那种企业。然后让大家都去有耐心的做一些东西。刚才我们说了几个很大差别的一些例子,有些很成功的例子,在美国的,比如半导体技术都是很强的。就像你刚才说的那个Acacia竞争的,也是已经十年了,大家放的心态跟互联网不一样,互联网砸钱砸进去一年就能看出效果,没到两年三年,要不就死掉,要不就变成独角兽,对吧?这个形态在芯片行业是没有的。

Q:但是刚刚你也说了呀,存储芯片人家已经是在下一轮,就是人家已经是在存储芯片前面下一轮了,但我们还在做存储芯片。

金波:对,因为我们砸钱砸的晚嘛,但是这没关系,因为存储芯片产品比较单一,而且满足它刚才几个定义,比如说你知道下一个新产品是什么,就是要把它速度做的更快,容量做的更大,你就知道,所以产品定义这一关已经是没了,就是说很容易,就是不用跟客户商量的,闭门造车都没问题的,就是砸钱,砸钱就是买机台,买机台采用最新的技术,这都是可以的。但是问题就是说所谓的一个很痛的新的技术担忧在哪里呢,有可能用不到你以前的那种,就像TAP做的那个有可能会影响,但是现在因为中国在追赶嘛,这个我觉得砸钱还是可以砸的,但是也要有耐心,因为整个像韩国,从三星开始做到真正超过日本也起码花了十到十五年,就是说你不要砸钱只砸一年,你要么不砸,要砸就要连续不断砸个十年十五年。

Q:我们讲一个并购的事情,清华紫光之前不是打算在芯片行业一连串收购吗?后来说效果不是很好,就有这种担心,就是想问发展芯片靠收购这条路到底行不行,还是说最本质应该怎么样发展芯片?

金波:其实我们刚才已经有回答了,本身原罪不是收购这件事,关键是你收购了以后或者你为什么收购,这个才是关键。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把它收购,而这个能力不仅仅是钱,你就是买下来以后你怎么样能把它消化吸收呢?这才是问题。

理事:收购是很有效的一个发展。

金波:对,就是跳跃式发展。

叶卫刚:因为之前没做好,从现在现实点来说,就是现在这个现实的国际政治经济大环境下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因为你想收人家也不卖给你,过去两年中国企业去美国收半导体公司,提出申请的大概二十宗只批了一宗,是一个很小的半导体制造设备的企业,其他的全部没有批。

未来三年,现在美国还在收紧基本的立法,所以未来三到五年中国企业去美国也好,包括欧盟和日本,要收半导体企业是越来越难了。不是收购好不好的问题,收购理论上是可以的,收购和自己研发这两条腿走路是最佳的状态,但是过去是因为中国企业收购这个没做好,在未来几年现实情况是你压根收不到。

Q:人家已经不卖?

叶卫刚:如果人家不卖给你,就没别的选择,只能够靠自己研发,但自己研发不是说回到五六十年代搞两弹一星的时候的一堆人关到戈壁滩去搞研发,不是这个时代,那还是得按照行业规律、市场原则来做研发,把国内整个产业链扶植起来,我觉得这还是有机会的。

Q:怎么个不卖法?

叶卫刚:美国还在收紧CFIUS立法,这都是公开信息,而且新的CFIUS立法有各种各样传闻的版本的,其中一个最严厉的版本是不光你收购要经过CFIUS审查可能会不批,你中国企业去美国投资,即使不是控股,做小股东可能都要CFIUS(音)审,批不批还不知道。都要CFIUS审,越来越严了。

Q:它是防止中国怎么样怎么样吗?

金波:它是防止中国通过一些它认为不公平的手段获取它的技术。所以很可惜,中国前面几年收购这件事情没做好。

Q:是让别人害怕了吧?

金波:不是,一个是你自己没做好人家觉得你不专业,另外你太高调了。收来的东西没用好,又把人家弄得很反感。

Q:那现在中兴这个事情一出来有一个口号,就是国内已经开始喊了,就是我们用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这个怎么看?

理事:我自己觉得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思维,不应该这样。

首先是我们还是比较信市场力量的,是吧?你这样做的话显然是背道而驰的东西,这肯定是最后的两败俱伤,对世界资源的利用肯定是不利的。另外,这样可能就是说有点捉襟见肘,你可能现在是芯片,国家的资源是有限的,你把所有的东西砸进芯片里去,那没准别的东西你后来发现也是你的短版。

你不可能看一下就砸进去做一样事情,你总的资源是有限的。

金波而且我跟你讲,半导体这个产业链非常长,从上游、硅片,今天我很遗憾的告诉你在中国还不能自己做12寸的晶圆。就都是进口的,中国造了很多晶圆厂,但是你真的一开始那个晶圆买的都是在日本、韩国、美国,还有德国买的。

连半导体级的单晶硅材料中国都不能自给自足。

Q:所以美国人,其实是被中国人说的繁华吓到了?

金波:这就是为什么说美国人永远不理解中国式的宣传,这个就是宣传,因为你这个其实是水分太足了,对不对?然后自己没赚到,把敌人给唤醒了。

叶卫刚:归根到底问题说这个口号其实本身是没错的,怎么执行,你国家说不惜任何代价,这个代价怎么花出去,可能比是不是花代价的决心更重要。像十几年前,2000年左右中国有一拨搞芯片的热潮,搞了一堆CPU,二十几个项目,中科院的龙芯、北京的方舟、上海交大的汉芯,对吧?搞了二十几个,到目前为止有哪个有量在卖的?一个都没有。但如果不注意这个的话哪怕你再花再大的力气很可能重复老路,跟这个半导体行业类似的一个中国说不惜任何代价要搞上去,但现在搞不上去的是中国足球,越踢越差,对吧?

金波:对,而且中国半导体跟其他行业一样,就是中国有一个特色的有一个所谓的专家特色,所谓的专家其实是不懂的。

Q:所以站在大家的角度每个人提一个意见,怎么振兴中华的半导体的事业?

金波:对政府来说其实出钱是一个事情,最关键是说怎么样在人的方面,就是体制方面,就是在人的方面怎么样能够来主导,这个要政府来考虑。我们还没有讲税收,就是增值税的问题。

理事:我是觉得实际上大概十几年前我就开始在中国做R&D研发,其实美国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技术封锁,都没说,就是公司里面什么东西该放在中国做就放在中国做,根本没有任何的技术上的考虑,就是全都从商业上考虑。那后来这些公司要不就关掉,要不就是转手卖掉,要不就干嘛了。实际上在中国做这些东西它的障碍太多,我感觉就是说像美国、西方都有这个意愿,因为半导体近十年在西方都是那种夕阳行业,都肯定投资不投那里去了,都知道那个产业会往东移。中国实际上只要是把地铺平了,把那个路铺好了,你产业就会来,但你说现在还坑坑洼洼的那些东西,就的确很难弄。

金波:不巧的是人工成本也上去了。

理事:人工成本也上去了,那我就觉得现在就是说要是中国不把现在这些事情解决的话,有可能这个东西东移是东移了,可能没准移到别的地方,可能没准移到印度去了、越南去了,把中国给跳过去了。因为这还是一个自由的市场。

Q:还是应该移到中国的,这是商机啊?

理事:移到中国是应该移到中国,中国想移。现在我给你举个例子。我看到中国这种情况我不由得想到脑海里这个图象啊,这个图象就是什么东西呢,就像两个车要赛跑似的,比如在美国,这个车是同样的车,就是在一个修平的高速公路上跑,中国虽然有点坑坑洼洼有点泥地,对不对?但中国说没关系,我给你免费油,我给你免费换轮胎,对不对?这种扶持嘛,然后让它继续跑。那这个东西就有问题啊,有的车就是我干脆不跑,我就等油就完了,对吧?

那最终的情况你说这两个车谁跑的最好,能谁有持续性的跑的更好,不一样。最关键是我觉得把环境给弄好,把一些让真正发展半导体的一些障碍给清除掉,然后再加国家的一些推持,再加专业人士我们再投资一些东西,看准一些方向,看准一些团队做这些事情,那就会起来,因为大环境实际上是需要。

大环境呼唤中国的半导体事业起来。只要把环境造好,然后政府稍微做一些有为做一些推动就可以了。

叶卫刚:我补充一下,我觉得做好这件事情也不难,天时地利都在,关键是要人和,人和是什么意思呢?我觉得就是政府投资人跟企业家各尽其责,政府其实需要做什么呢,我觉得有两个很简单的。

第一,利用市场原则更加有效的配置这些资源,其实政府现在拿出来的资源是不少的,我估计未来会更多,关键是怎么更加有效的配置,有效配置我觉得我们都是相信市场原则的,你得按照这个行业的规律,通过市场化把这些资源配置到真正能做事情的企业里面去,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把它交给二三十个懂行的投资机构,你就投两三百个公司,让两三百个公司市场竞争中自然冒出来十几二十个等于是身体健康的小孩就能长大,资源配置我觉得很重要。

第二,他们刚才也讲了,就是说政府得根据行业的规律替这些半导体企业解决一些实实在在的问题,初创阶段可能是投融资,稍微大一点的阶段可能就是增值税等等,到了企业再到一定阶段呢,实实在在的能不能解决上市的绿色通道的问题,因为这个解决可能吸引大量的民间资本来投资这个行业,能够放大国家的资源,对吧?

其实归根到底一点,就是让从事半导体行业的人不要做的这么辛苦。对,让人家看到希望。投资人我们也该做我们的东西,我希望我们的同行至少有一部分人把心态静下来一点,做一些不光中长期能赚钱也能够为国家解决部分问题的投资,就是我们一直讨论的社会价值嘛。

投资半导体其实是一个有社会价值的东西,但是你还是得按照市场原则,不能把钱往水里扔来创造社会价值,你投一些好的半导体企业可能没像互联网那么容易出名,没像互联网那么一下子又赚钱的,事情好好做,四年五年六年七年,好的企业是能帮你赚钱的,心态要平静一点,要沉下心来不要那么浮躁。第三就是企业家,像金波他们这些有本事的又有技术又懂管理的企业家,欢迎他们回来创业。



作者:布利

本文转载自“并购王”公众号(MergeWang)


赞赏

长按二维码

万字长文!揭密中国“芯”如何险中求胜


推荐阅读

对比中兴禁运和东芝事件,看日本人如何化解危机?

中兴禁运后一位美国芯片公司华人高管对中国芯片行业的思考

中兴遭禁运的背后,美国半导体芯片业内人士怎么说?

穆勒遭遇“深喉”:向川普发问清单被泄,“通俄”与干扰司法为重点 | 彦子追踪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万字长文!揭密中国“芯”如何险中求胜

长按二维码,马上订购

美国威斯康辛州马拉松花旗参

万字长文!揭密中国“芯”如何险中求胜

微信:Marathon_Ginseng

QQ:893601953

网址:http://marathonginseng.com

邮箱:drginseng@marathonginseng.com

美国客服:(715) 571-2426

网购结账输入“美华”有9优惠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万字长文!揭密中国“芯”如何险中求胜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ChineseAmericans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