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读

国内网络流行一个观点,认为俄罗斯入侵邻国乌克兰的主要原因是“北约东扩”,普京属于“被逼无奈”。美国也有一部分人,一方面认为战争的主要责任在普京和俄罗斯,同时认为北约扩张刺激了俄罗斯对西方的不安,不信任和对抗心理,美国和西方因此也负有一定责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就持这种看法 。这种说法到底有没有道理?

正文共:6100字

预计阅读时间:16分钟

撰文:启明

 

“北约东扩”与俄乌战争——我的个人经历和观察

 (图片为2月25日被俄军导弹击中的基辅居民楼。Time文章截屏,版权属于原作者)

 

国内网络流行一个观点,认为俄罗斯入侵邻国乌克兰的主要原因是“北约东扩”,普京属于“被逼无奈”。美国也有一部分人,一方面认为战争的主要责任在普京和俄罗斯,同时认为北约扩张刺激了俄罗斯对西方的不安,不信任和对抗心理,美国和西方因此也负有一定责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就持这种看法 (Friedman, Thomas. “This is Putin’s War. But America and NATO aren’t innocent bystanders. New York Times, 22 Feb. 2022. A 21)。

 

上述观点看似有道理,似乎没有北约东扩,就不会有今天的战争,这一观点其实非常片面,而且可以说是错误的。我的看法是无论北约是否东扩,俄罗斯国内总有人会继续做苏联帝国的梦或者俄罗斯帝国梦,而东欧国家以及波罗的海国家无论如何不会相信这个北极熊邻国。在他们看来,加入北约是他们唯一可以保护自身不受侵略的途径。“北约东扩”导致战争,不过是侵略者的借口而已。这里有些事我亲身经历过,可以说亲身参与了。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第二天,我在《图解美国》和《美国华人》发表一篇文章普京,一个开历史倒车的人。在文中,我提到三十多年前,即1990和1991年前后,我曾经在美国南方某国际安全与战略研究中心工作,这是南方地区主要战略智库。如我在该文中所述,当年我专门研究过冷战后期苏联军方动态,非常清楚柏林墙倒塌前后至华沙条约解散等一系列事件对苏联军方的冲击和影响。

 

大约在华沙条约解体前后,由于当时苏军还没有完全撤出东欧国家,我写了一份内部材料,建议东欧国家不要急于加入北约。这个观点,研究中心老板也同意。其实,美国政府、东欧国家政府当年也是这么做的。至于未来如何,当时都是等等看。我的个人判断,东欧国家加入北约是迟早的事。

 

我说的老板,这里姑且称他为Dr. JR,他是研究中心主任。Dr. JR当年至少已经60、70岁了,他曾经担任过匈牙利代理外交部长,还担任过该国驻美大使,驻法大使,驻南斯拉夫和瑞士等国大使。他认识五十、六十年代几乎所有共产国家领导人,包括中国的毛泽东、周恩来,苏联赫鲁晓夫、南斯拉夫铁托、越南胡志明等等。我唯一不清楚的,是他是否见过斯大林?也没问过。

 

因为他的特殊经历和身份,在美国和匈牙利都很有影响,是一位非常知名的外交官和政治人物。因为他的关系,研究中心的电话和传真机直接通着美国国务院和匈牙利外交部。我们做的研究,可以影响美国,特别是匈牙利和其它东欧国家外交政策。老板是博士,又有教授身份,但在我的印象中,他不是个典型意义上象牙塔里的学者,而是一个干实事的政治人物。

 

冷战时期在美国,学术届有一个现象,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热爱中国,他们中有些人是早年美国在中国的传教士子女,本人就出生在中国,或者是抗战时期在中国工作过的记者、学者例如著名中国问题专家费正清、Lucian Pye等,他们对中国很有感情。而研究苏联和东欧的学者恰恰相反,他们很多人是东欧移民(例如布热金斯基、奥尔布赖特等),或者是十月革命时期的俄罗斯移民后代,他们的特点是痛恨苏联。布热津斯基是波兰后裔,曾经担任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助理;奥尔布赖特是捷克后裔,在九十年代担任克林顿总统时期国务卿。小布什时期的国家安全助理和国务卿赖斯是冷战时期成长起来的著名苏联问题专家,虽然她出生于阿拉巴马州,是地道的美国人,但是她博士学位的导师,正是奥尔布赖特的父亲,一位来自捷克的移民,后来成为美国丹佛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和苏东问题专家。

 

无论是布热津斯基、奥尔布赖特、还是Dr. JR,他们对美国的苏联、东欧政策影响非常大。正是从Dr. JR那里,我了解到东欧、中欧国家对苏联、俄罗斯有着极深、几乎是无法抹除的仇恨和戒心。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在小时候都听说过1956年匈牙利事件和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苏联坦克开进两国首都,无情碾压当地人民的独立运动。

 

再说远一点,俄罗斯在19世纪曾经长期统治邻国波兰,人们熟知的波兰钢琴家肖邦,科学家居里夫人在沙俄统治时期长期流亡法国。肖邦一生深深怀念祖国,但至死没有再踏上祖国的土地一步。

 

1939年,希特勒的德国和斯大林的苏联公开瓜分波兰,苏军从东部攻入波兰后,把被俘的一万多名波兰军官和大批政府官员、知识分子共2万2千余人押往苏联。次年3月,在苏联境内Katyn森林(The Katyn Forest)将他们全部屠杀。

 

波兰曾经是贵族社会,军官是贵族社会精华中的精华。苏联试图把波兰国家的政治、军事和知识界精华斩尽杀绝,就是要让波兰永远难以翻身。Katyn森林大屠杀的惨剧,直到50年后(1990年)苏联政府才正式承认。

 

有一次Dr. JR反问我说,你认为中国希望有一个强大的苏联做邻居吗?Dr. JR有一个亚洲历史博士学位,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拿的,他和我对中国近代史都很熟悉。Dr. JR在历史系上开了一门中国近现代史课,我为了凑足学分也听了这门课。

 

有一次在课堂上讲到1905年日俄战争,他摇摇头感叹道,两个强盗国家在别国发动战争,这个国家却毫无办法。言谈和表情都让人觉得他对中国当时的境遇十分同情。

 

还有一次,讲到1949年毛泽东访问苏联,他说南斯拉夫总统铁托元帅曾经告诉他斯大林不喜欢毛泽东,这是他在南斯拉夫担任大使时铁托亲自告诉他的。他又说毛泽东当年访问苏联,在苏联呆了三个月(1949年12月 — 1950年2月),这在外交上是非常不寻常的事。一般来说,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出访另一个国家,通常几天就够了,哪里有一呆就是两、三个月的?

 

据他说,当时中苏谈判的一个主要障碍是旅顺和大连,毛泽东是个民族主义者,坚持要收回两个城市的主权,斯大林则赖着不给。事后毛泽东说,从斯大林那里要回旅顺和大连,就像从老虎嘴里夺肉一样。这些话不是说给我一个人听的,而是在课堂上讲课时说的。这两件事我在一些书上也看到过,但是从有亲身经历的人那里听到,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因为对东欧、中欧国家与苏联、沙俄之间怨恨交加关系的了解,当苏联帝国即将崩溃之时,凭直觉我就知道这些前苏联的卫星国家迟早会寻求加入北约,他们无法信任苏联或后来的俄国,相信只有美国和北约才能保护他们的领土安全和独立。

 

在苏联方面,柏林墙倒塌之后,特别是华约解散前后,当时苏军中保守派将领极为不满。从军人的角度看,他们认为苏联的防御线一下子从东欧国家边界,退至苏联本土边界。我在1990年10月左右,应Dr. JR的要求写的一篇关于苏联军方对戈尔巴乔夫改革与东欧局势变化态度的文章,就是针对这些问题。

 

几个月后(1991年7月)苏联发生推翻戈尔巴乔夫的军事政变,对我们来说一点不意外。我当年研究的对象主要是苏联国防部长、总参谋长等高级将领。不过我注意到,当时最激进,最激烈反对解散华约的是部分年轻的中级军官,例如苏军总参谋部,战略导弹部队等个别上校级别的军官。那时还没有人注意到普京,他是克格勃在东德的一名上校。

 

苏联解体后,普京多次哀叹苏联解体是二十世纪最大的悲剧。他的怨恨,与那些前苏联军官和将领的不满有不少共鸣之处。知道了这些背景,也就可以理解,无论北约是否东扩吸收前苏联集团成员国,只要普京这样对前苏联念念不忘的人当权,俄罗斯就不会安于现状。因为东欧国家有北约保护,普京无可奈何,但像格鲁吉亚、乌克兰包括已经被俄国吞并的克里米亚地区这样的,他早就垂涎已久。

最近关于”北约东扩”的一个主要争论,涉及美国是否曾经向前苏联承诺过北约不会向东欧扩张?普京认为美国背信弃义,撕毁当年承诺,他的证据是1990年2月间美国前国务卿贝克与前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之间的一份会谈纪要。在这份备忘录中,普京和他的支持者认为贝克亲口答应“如果我们保持在北约之组成部分德国的驻军,北约力量的管辖区将不会向东部扩张一英寸” (Baker: If we maintain a presence in a Germany that’s a part of NATO, there would be no extension of NATO’s jurisdiction for forces of NATO one inch to the east.)。不过,人们对贝克原话有所误解,或者如普京,完全是刻意曲解。

 

事实上这个对话录中的”东部” (the east),指的是东德而不是其它东欧国家,整个对话和备忘录的语境都是围绕着两德统一问题进行的谈判。如果我们回溯到三十多年前,在1989年11月柏林墙倒塌后,美国、德国(即西德)迅速与苏联谈判两德统一问题。1990年2月,贝克与戈尔巴乔夫在谈判时,说了上述备忘录里记录的那段话,不过他的意思是在两德统一后,北约的辖区 – jurisdiction 将不延伸至东德。在此之前一个月,西德外长根舍于1989年12月也说过类似的话,表示北约在统一后的德国不会扩展至东德。

 

贝克谈话的内容传到美国国内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认为其中措辞和表达有些不妥,可能会引起误解。国安会认为,德国是一个主权国家,限制北约在德国境内辖区,将有损德国在自己国家内行使主权。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意见传到贝克那里后,他在日后谈判中便不再提及“北约管辖区不会延至东德”这一说法。同时,德国总理科尔也断然否定其外长根舍关于统一后的德国,北约不会进入原东德地区的看法。

 

同年五月,贝克在与戈尔巴乔夫的另一轮谈判中提议,在德国统一过渡时期,允许苏军暂时驻扎在东德直到逐步撤回苏联。在此期间,北约部队将不会进入东德地区。三个月后,美苏等国正式签署了德国统一条约,其中对驻军条款略作修改,规定当苏军撤出后,禁止外国军队进驻原东德地区,但由德国军队组成的北约部队可以并将进驻该地区。在条约中,没有任何涉及北约是否可以“东扩“ – 即扩张至其它东欧国家的内容,该条约与中、东欧国家毫无关系。

 

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普京把二十多年前那份美苏会谈备忘录翻出来炒作,断章取义混淆视听,为其侵略行为辩护。同年,当年的当事人贝克和戈尔巴乔夫都出面公开否认那份备忘录与“北约东扩“有任何关系,所谓的”承诺”根本就不存在。戈尔巴乔夫在采访中说”北约扩张的话题在那些年里完全没有提起讨论过。”

 

小布什政府国家安全助理赖斯,当年在政府中担任苏联问题顾问,她回忆说1990年间美苏会谈主要议题是关于德国统一,当时华沙条约还没解散,没有人知道它是否会解散,更不用说苏联解体了,”北约扩张“并没有提上议事日程。简言之,”承诺”一说并不存在。

 

虽然我不可能掌握上述当事人所知道的细节,但他们的陈述符合我当年的观察和了解的情况,尤其是东欧国家的情况。德国统一后不久,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三国外长于1991年1月21日在匈牙利古城堡Visegrad举行会议,商谈地区合作。数周以后,三国总统和总理于2月15日共同签署了“Visegrad宣言”(The Visegrad Declaration),宣布建立三国之间地区合作组织,同时呼吁苏联早日解散华沙军事条约。这个宣言在当时不太引人注目,但对我们来说,立刻就明白其中含义。宣言的目的是希望早日摆脱华约和苏联控制,为了消除周边国家特别是苏联的疑虑,宣言里只字未提加入北约,而是强调地区友好合作。我当年为此写过一篇内部参考,可惜原文弄丢了,不过大意我还记得。

 

大约在同时,或是在3月华沙军事条约解散前后,我给Dr. JR写了一份内部材料,建议刚刚脱离华约和苏联控制的东欧、中欧国家应该积极重塑独立自主的国家形象并加强地区合作,而不是急于加入北约。

 

在当年,虽然东、中欧国家对加入北约心向往之,但没有那个国家正式提出申请。记得当时研究中心举办了一个小型国际关系会议,邀请附近几所大学国际关系、政治学学者参加。会上Dr. JR给大家介绍东欧和苏联局势,他很形像地说,华约和北约就像两把伞,东欧国家此时夹在两把伞中间,一方面急于脱离苏联和华约这把伞,另一方面美国和北约这把伞又不敢和不便接纳他们。华沙条约解散前后的东欧国家,正是处于这种“无依无靠”的模糊状态。申请北约的时机与条件都不成熟,美国和北约当时既不表示欢迎,鼓励他们马上加入北约,也不表示会永久拒绝他们。直到大约近十年后,东欧地区和俄罗斯的内政外交发生了很大变化,在1999年,北约才开始接纳第一批前华约成员国包括东欧的波兰、捷克、和匈牙利三国正式加入北约。

 

很多人在谈到“北约东扩”问题时,往往只注意美国和俄罗斯两个大国之间的“博弈”,好像东欧和中欧那些前苏联卫星国家只是所谓“地缘政治”中的棋子,他们的国家利益似乎不存在一样。这是很多人思维中的误区,包括弗里德曼,以及在其文章中提到的已故外交家乔治•凯南。

 

乔治•凯南是冷战时期美国对苏联遏制政策的设计师,苏联解体以后,他反对北约东扩,认为这将刺激和激怒俄罗斯,导致新的冷战。凯南是苏联问题专家,曾经任职于美国驻苏大使馆,他的这一观点也是从俄罗斯角度考虑,以及所谓大国之间“地缘政治”关系考虑,而忽略了东欧、中欧国家本身的诉求和感受。

 

中、东欧国家因为历史和现实原因,出于自身国家利益需要,纷纷加入北约寻求安全和保护。作为独立的主权国家和沙皇俄国、苏联的长期受害者,以及一战和二战的教训,其动机和决定都可以理解,也没有违法国际法则。同样,他们纷纷加入欧盟,也在情理之中,同时合乎欧洲地区和平发展的总体利益。

 

难道他们主动加入北约,普京入侵乌克兰就是正义的了吗?恰恰相反,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不义之战。普京攻打乌克兰的理由之一是乌克兰根本就不是个国家,这与北约是否东扩有个什么关系?完全是强词夺理。连邻国的客观存在都横加否定,把自身的领土和“大俄罗斯”野心暴露无疑。所谓“北约东扩”,不过是借口而已。

 

关于普京发动战争的动机和性质,以及北约的防御性质,我在文章普京,一个开历史倒车的人中已经说了,这里不再重复。

 

“北约东扩”与俄乌战争——我的个人经历和观察

(俄军轰炸乌克兰一座距离基辅40英里的小城Borodyanka,图片来自路透社3月3日视频)

 

在二战时期,Dr. JR曾经是匈牙利反法西斯抵抗运动成员。1990年圣诞节前,Dr. JR请研究中心工作人员一起在学校的一个客厅里聚餐。他坐在一张大长餐桌的顶头,忽然回忆起二战时期的往事,在1945年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他说道,一天,英美飞机过来轰炸布达佩斯(匈牙利首都),半个城市被毁了;另一天,苏联红军的飞机大炮过来,又是一番狂轰滥炸,城市的另一半也被毁了。听了他的话,大家都沉默了。Dr. JR换了话题,看着我说道,我们应该让Mr. H给我们唱首圣诞歌曲。然后不无幽默地说道,如果你一开口唱歌,我们恐怕都要马上祈祷你停下来。说罢大家都笑了。

 

二战结束后八十多年过去了,今天欧洲又重新燃起战火,我不禁怀念起Dr. JR来了。

 

启明

2022年3月6日

 

“北约东扩”与俄乌战争——我的个人经历和观察

图解美国

追踪美国热点时事新闻。

图文解说,美华快报让您握紧时代脉搏。

编辑: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在《图解美国》公众号

 

推荐阅读

普京,一个开历史倒车的人

战争一触即发?乌克兰俄罗斯边界危机再次升级【时政大视野】第56期

华裔女学生创作, 2022最受期待小说之一《窃贼的肖像》, 即将出版并由网飞拍剧

一位华二代大学生的心声:我怎么看“亚裔告哈佛案”?

图解美国

客观、理性、包容

“北约东扩”与俄乌战争——我的个人经历和观察

微信公众号:TuJieUSA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推特:https://twitter.com/HuaMedia1

电报频道:https://t.m/ChineseAmericans

“北约东扩”与俄乌战争——我的个人经历和观察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