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走向极端吗?从弗洛伊德被杀案的审判结果谈起

张小彦,燕晓哲

2021年5月

 

审判结果的不同凡响

 

众人瞩目的对执法过程中致死黑人弗洛伊德的警官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的判决公布后引起美国各方的不同反响,包括华人社区里的不同声音。

 

CNN以及大多数美国主流媒体,总统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以及华人社区一部分成员认定三项罪名全部成立是司法正义的胜利。众议院议长南希·佩罗西称弗洛伊德的不幸遭遇,是对警察滥用权力的惩罚。有华人深叹警察依仗权势,欺凌平民,态度蛮横霸道,一点小事就激化成大事。也有华人表示警察普遍素质不高,缺乏处理突发事件的应对能力,尤其是警察培训中“开枪以击毙为目的”(Shoot to Kill)的规定更是加重了警民对峙。

 

Fox和另一部分华人则认为,肖文是执法过度或没有把握好控制嫌犯的力度。如此严判将对警察执法造成巨大困难,对今后社会治安的管理不利。从旁观者来看,肖文是过失杀人,而不是谋杀。在当天宣判前拜登发表谈话说肖文有罪,加州美国众议员Maxine Waters于4月19日在明尼苏达的街头鼓动示威者,如果不对肖文定罪就要一直在街头闹下去。她也对明尼苏达州布鲁克林中心市实施宵禁持反对意见,说是不许民众聚会。潮水般的媒体一边倒地报道,街头抗议、议员和总统的表态对司法公正有倾向性影响。

 

司法独立与结果公正

 

许多证人和警察家庭成员受到各种威胁和恐吓,这次审判的独立性受到普遍质疑。

 

美国司法独立不等于司法公正。司法独立是指个人(无论地位和权势多高)或司法之外的机构或组织不能左右审判结果。结果的不确定性(包括此次审判,公布之前一秒钟,连总统也不知道最终结果)是判别司法独立的标准。

 

司法独立是司法公正的必要条件,但不能保证司法结果公正。美国司法的一系列规定(陪审团制,双方各有律师出庭和上诉权等)都是为了维护程序公正。但在执行过程中则是双方在经济和法律资源及当时的社会背景和民意取向等多种因素的较力。不管是什么结果,不同立场的群体永远会有不同看法。因此美国司法的目标是程序公正而不是结果公正。

 

有一点似乎是不争的事实;美国人民不能容忍个人意志左右司法结果,但可以接受个人反对但符合法律程序的结果(案例:刺杀里根总统的人被判精神失常)。维护法制比某个司法结果更重要。法律程序有漏洞可以不断完善。结果是暂时的,而程序是永久的。

 

大陆新移民的担忧

 

经历过中国大陆极左政治运动的华人对洗脑都很敏感。他们担心美国长年以来在极左势力推崇的“政治正确”潮流下,多元观点已经空间越来越小。从学生课本,教师引导,媒体导向,加上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业,好莱坞为代表的娱乐业,以硅谷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全面转左。只有传统产业如农业,制造业还在坚守剩下不多的地盘。这次判决一边倒的结果是否意味着美国正在走向极左?

 

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亲历文化大革命的吴弘达在其自传《昨夜雨骤风狂》(Bitter Wind)曾这样写道:“我经历的是一个摧毁文明的年代,一个泯灭人性的年代。这是一个谎言成了习惯、荒谬淹没正义的时代。”今天的美国会不会也在步其后尘,出现一个使人窒息的政治环境?

 

华裔会被洗脑吗?

 

答案:不一定。

 

曾被洗脑的经历会产生两种后遗症。其一,对社会的主流思潮盲从,丧失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其二,因为怕被洗脑,开始怀疑一切,容易被各种阴谋论迷惑。两者虽然不同,但都根源于中国政治环境中形成的思维模式。以此来理解和判断美国政治会产生误解。

 

华人社区里左中右都有,更有从族裔视角观察判断美国政治的独立思考者。他们认同美国“人人生来平等”的建国理念和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同时又传承祖籍国的传统和价值观。作为一个族裔,华人并不会轻易地被某些极端思潮洗脑而盲从。他们有自己的政治智慧,有能力在美国政治环境中生存和发展,同时为美国政治制度的改善做出贡献。这种独立性可以从2016和2020两届大选中亚太裔对两党支持率的变化得到证实。亚裔对民主党的支持率下降,而对共和党支持率在上升。同期华裔对两党的支持率都在下降。(见下图:亚裔选民正在转向共和党吗)

 

数据来源:AAPI Data亚裔美国选民调查(2016选后,2020选前。调查的华裔包括出生地美国本土或其他华语国家和地区)

 

与其怕被洗脑,不如不断增强自己的判断能力。

 

美国会走向极端吗?

 

答案是:不会。

 

美国政治的基石是权力制衡。2016 和2020两次总统大选,我们亲身经历了美国社会在权力制衡中的自我矫正。

 

2016年大选中主流媒体看好的希拉里·克林顿之败选反映了美国民众对极左派和建制派政客(包括共和党内建制派)的不满。政治素人和企业家出身的川普获胜代表了从左向右的一次矫正。2020民主党初选中胜出的拜登是党内的中间派。而助他起死回生之关键是南方的黑人选票。可见民主党内黑人也在警惕极左势力。拜登2020年总统大选击败川普使民主党再主白宫,是一次从右向左的矫正。而两次矫正的决定权是美国选民中沉默大多数手中的选票。

 

极左和极右分子即使在各自党内也是少数。沉默的大多数美国人一直在观看极端分子的表演。他们在思索,考察,判断。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总能通过自己手中的选票矫正航程,避免美国历史的车轮出轨,使其在左右摇摆的自我修正中发展。

 

黑人运动的启示

 

黑人在“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表现出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革命气概。这与华裔传统保守的“好死不如赖活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屈服求生形成鲜明对照。黑人社会活动家们通过主流媒体反复报道黑人孩子早上离开家后不知晚上能否安全回家,黑人在执法暴力中受到伤害的数据与人口相比不成比例地高,黑人受到系统性歧视,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同情。

 

他们用手中的选票帮助拜登入主白宫,使黑人问题成为最高层必须关注的议题。他们通过在各级政府参选参政成为美国政治中举足轻重的力量。他们靠几十年全方位的努力才获得了今天的成果。

 

美国的民主法制是程序公正而不是结果公正。它为公民提供了一个制定、修改以至废除法案的公民参与的程序。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评论和抱怨法律不公正是无济于事的。公民需要参与和联合发声通过民主程序来改变和废除不公平的法案以达到有利于自己族裔的结果。

 

华人应该学习黑人社区应用美国民主和法律制度的程序为本族裔谋利益的策略和方法。我们要培养公民意识,将传统意义上的勤俭生活,努力谋生,按时纳税,注重教育,认真理财等典型模范少数民族的理念扩展到参与,投票,捐款,义工,对社会和族裔做贡献的高度使自己成为真正的美国公民。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