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在大选前问问自己:

1. 我喜欢因言获罪吗?

避免种族与性别歧视语言,是为了在多元社会生活中的种族和谐,这是美国法律规范,并不会因为换党派执政,对歧视语言的认定和惩治就不一样。而且对于歧视语言的惩治,各单位都必须经过正当程序调查,不是随便上面说说。比方你会想去歧视华人的商店、公司,或者想看到孩子有歧视华人的老师吗? 

2. 我喜欢被众多性别困扰吗?

众多性别的存在,并不是你想要他们不存在就不存在。人家也是公民,也受美国宪法基本人权的保障,可以享有跟你一样在这个社会工作生活的权利义务。人家闺房里的私事,关你什么事?又如何困扰到你? 在这个社会乱性,每天在报纸上媒体上呈现的性挑逗和性犯罪,天天扰人的性骚扰、出轨、外遇、强奸、性侵儿童、嫖妓、人口贩卖等等,大部分都是异性恋所为吧?

3. 我喜欢不劳而获的福利吗?

你能保证你自己、孩子、孙子,都不会因为一场意外搞到医疗破产吗? 一个社会的稳定和公平,时常来自基本福利。给人机会,让人不至于太绝望,为了生存去偷去抢、去加入帮派,造成第三世界国家的不安全状况。

4. 我喜欢社会动乱吗?

社会运动不是社会动乱。把社会运动说成社会动乱,明显欠缺民主国家社会里集会自由和人民有权示威抗议、表达政治异议的概念,从而试图将各种异见集会抹黑为社会动乱。如果你家附近要盖真正影响房价的电塔还是核电厂,财团若把持地方议会,让人申诉无门,这时你会希望自己没有集会游行自由表达意见的权利吗?自由表达,正是移民美国的理由。

5. 我喜欢宪法被破坏吗?

总统权不断钻漏洞,在灰色地带扩权,才是破坏宪法精神。宪法保障每个美国公民,不论性别、种族、宗教信仰都有一样的权利义务。歧视少数族裔跟多性别,是反美国宪法以及各修正案的精神。(p.s. 民主党哪里破坏了宪法?这种话不是扔个问题不阐述就可以入罪或控诉吧?)

6. 我喜欢无政府主义吗?

美国是法治社会,凡事以法律规范。目前企图煽动无政府主义的,实际出于 极右派持枪者念念不忘的人民必须拥枪以对抗政府暴政可能。到底是哪一边更可能造成无政府主义? 见诸美国历史,各种邪教派追求的自治才是造成无政府主义式的冲突的根源。

7. 我喜欢没有人保护吗?

英文里defund police的意义是改革警政,透过裁撤和重组,革除积习已久的腐败和无效率组织部分,重新建立效率、照顾每个社区角落的警政。

8. 我喜欢坏人为所欲为,无人能管吗?

极右以及王朝传承,是走向无人能管的独裁之路。

9. 我喜欢我花高价买的房子因为暴乱贬值,天天提心吊胆吗?

你的房子并不会因为短期社会运动贬值。社会运动失控或被少数捣乱分子渗透,多在城区,不在民宅区。社会运动表达的是社会问题亟需解决,影响整个社会,更甚于假想的个人房价影响。房价与生活机能相关,商家选地段,并不因有社会运动搬离,所以并不影响房价。

以问句煽动不实恐惧,对解决这个社会里的各种问题,一点帮助都没有。互相倾听,也包括真正的参与和讨论,不要只是危言耸听。

这个语言的呈现方式,是恶意夸张,只能迷惑和欺骗不熟悉美国制度的移民。

你可以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是你不能利用中美制度差异可能造成的认知差异,來剥削华一代选民的感受和情绪。 

比方最高法院每一个決定,都是九个人投票出來的。是共同的決定,怎麼可以说是RBG一个人做的?

最高法院的讨论过程也都是有纪录的。每次要推出一項决议,九个人表决 ,多数表决后结果 出来,由其中一个法官写成决议判决书。事实上,比如2019年保障同性恋工作权的决议,是五比四,最后由川普最新指定的保守派戈萨奇大法官写成决议,保障性少数群体的工作权。

你可以保留你个人对同性恋的看法,但你利用一些华一代对同性恋的不认同和不懂最高法院运作,转变成对一位已经作古的美国大法官的仇恨,这是煽动仇恨,教坏华人,并破坏社会和谐。美国大众,一般对于政治立场不同的人去世,都有点风度。政治参与的目的,并不是让人变成更仇恨别人的人。

以这种煽动仇恨的愚民方式,用以达到自身的政治目的,对于提升华人认知和融入美国社会所需的素养来说,不仅没有作用反而成为很大的阻碍。

来到了民主法治的国度。呼吸自由的空气,应该使人成为更好的人。但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却无法跟大多数温和右派、中间派和左派合作,动辄出口无章,给人贴上“极左”标签,,却选择了加入极右团体,拥抱黑暗势力。要知道,沒有平等,就沒有真正的民主——美国的问题和可能的宪政危机就在于此。无知不是问题,认真思考,虚心学习就会进步。可怕的是”有知识“高学历的人,知道如何利用无知。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