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皮就《川粉解析》讨论 (下)

 

作者:海带

 

子皮的川粉解析(上,链接)和(下,链接),相当犀利到位,导致华裔川粉恐慌。(下)篇是直接专指华裔川粉的要害,犹如重磅炸弹扔在谎言猖獗的华裔川粉信息群。

 

特撰文分享个人感触,望子皮海涵。

 

仔细读了上下两篇,我认为,文章的强点在 (1)对于川普本人的行为和作用正确点到;(2)对霍弗(Eric Hoffer)的《狂热分子》(“The True Believer)“一书引用在白人川粉,恰到好处; (3)对华裔成为川粉的缘由基本到位。 其弱点在(1)对白人川粉和华裔川粉的数量估计过高,于是乎得出比较悲观的结论;(2)在全世界的经济趋向和历史演变的叙述方面略有欠缺; (3)对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基本观念有待商榷。  

 

我在上下两篇用红色字体作了若干注释仅供参考,蓝色部分是子皮的原文。俗话说, 看人挑担不吃力。 在此要表明, 我绝对尊重子皮的绝大部分观点和逻辑,同时相信在美国有投票权的华人中的川粉不到15%, 就是在这不足15%中,绝大部分都是因为对美国历史和政治了解还不够,而被蛊惑的。 

 

子皮说得何其好:“承认自己羡慕嫉妒恨,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自信,而有勇气和自信的人大概也不会让羡慕嫉妒恨控制自己。” (子皮川粉解析(下):华川粉

 

在《川粉解析(上):美国危机》中我们谈到了这个令人惊怖的现实: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的三分之一的人,背弃了这个国家两百多年的普世价值,不顾自身的长远利益,偏离了基督教的爱的信仰,去支持一个侵害美国民主、拥抱独裁理念、煽动种族主义、挑唆人群互恨、攻击新闻自由、大搞裙带政治、贬损战争英雄、辱骂烈士父母、践踏美国信誉、损害地球环境、扩大战争威胁、谎话连篇、亵渎女性、无底线无道德无智力无人性的——唐纳德·川普。美国有三分之一到40%的川粉,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但更为不可思议的一个现实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个华川粉? 

所谓华裔有众多川粉投票是华裔川粉有意散布的一个双重谣言,其本质是偷梁换柱,其目的是欲盖弥彰。在(上)篇注释中已经说明:在2.24亿可以投票的美国公民中,仅有近6千3百万被蛊惑和上当投了川票,也就是28%。亚美法律援助组织就2016年亚裔投票进行了统计,结果是80%以上投了民主党,余下的20%以下投了川票,在美亚裔中有70%以上是华裔,长期以来是民主党的坚定支持者,2016选举亦是如此,和100%投民主党票的华裔第二代专业精英相比,华裔投川最多是20%以下之内的70%以下,也就是说,华裔实际投票人数中的14%以下。 这个数字更接近实际, 同时还要考虑到很多会投民主党票的人都大意失荆州,认为希拉里必胜无疑,根本没有去投票,而川普方面是极尽全力鼓动了每一个愿意投他的人的票。必须承认的是川普竞选团队虽然非法和流氓,但是很聪明,因为根据所有白宫和竞选内幕报道,川普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真的会当选。

去年11月在川普解雇了司法部长塞申思后,美国很多地方的民众由于担心穆勒调查会受到威胁,自发集会游行,支持保护穆勒调查。我参加了我们镇上这样的游行。我在那里遇到一位相识的华人女士,这位女士的丈夫是土生土长的美国白人,所以我们聊天说的是英语。聊天之间这位女士抱怨美国的华人“尽是川粉”,这话被旁边的一位白人老太太听见了。老太太万分惊诧,问我们:“怎么可能美国华人尽是川粉?”

上面说了,川粉在美国井不是珍惜物种,因为美国有大约三分之一到40%的川粉(见上文, 仅是参加投票人数的28%,更不是全美人口的28%)。然而,可以理解这位老太太的惊诧,因为从道理上讲,美国华人实在没有理由成为川粉。

我认识的非华人美国居民中,我只知道一个公开的川普支持者(大概还算不上川粉),来自匈牙利。在美国,如果你满足下面几条中的一条,那么你成为川粉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

(1)你受过高等教育;(2)你属于少数民族;(3)你是移民;(4)你居住在沿海地区。(和经济发达或较发达地区,川普获得州选票的全部是贫困州。)(5)你在技术教育/科研行业工作。

我周国的非华人,一般都满足上面五条中至少一条,所以他们中很少川粉。

但是……我认识的第一代美国华人,多数都满足上面五条中的五条;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成了川粉。(请再注意,这个“大部分”的断言有失偏颇。)

 

川普的种族主义和反移民,对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有特殊的魅力,同时,川普反精英反科学反智的风格也吸引了不少底层民众。要知道美国许多人没有什么自身的内涵可以骄傲,所以只好骄傲于他们的白肤色、基督教,以及“美国是最强大的国家”。

正如霍弗在《狂热分子》中所指出:“一个人越是从自身的内涵中找不到自豪之处,他就越倾向用自己的国家、宗教、种族就神圣事业来自豪。”川普的种种,给予了这些极度不自信不平衡的人某种自我满足的捷径。

像林登·约翰逊总统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所说的:“如果你告诉最低级别的白人,他比最好的有色人更了不起, 他就不会注息到你正在掏他的腰包。给他一个鄙视的目标,他会为你掏空口袋。”

 

但华川粉呢? 华人作为少数民族欢呼种族歧视?作为技术移民拥护反移民?作为高学历的博士硕士和科技人员追捧抵制科学、白字连篇的川普? 还有,那么多自称热爱人权、追求自由人士,直挺挺地跪拜在无视人权、向往独裁的川普脚下?

为什么?

然而,如果我们看清了美(国)白(人)川粉的成因,那么华川粉的成因也不那么难解释。

2016年海带就断言:“和几乎100%投民主党票的华裔第二代专业精英相比,华裔川粉的第一特征就是双重的失落感,其一是华裔失落阶层的恐惧导致其渴望标新立异以赢得注意,从2000年后在美国挣扎的“中产阶级” 到更久以前靠反华吃饭的诸如某些89民运人员,前者终日在公司牛马,没有升迁的希望且竞争力在衰退,后者是近三十年前的大学生,没有任何职场竞争能力,也越发没有人搭理。其二中国发展和富有,中国民众越发潇洒,导致华裔川群自愧弗如的失落感,除了空气好民主自由,没有任何一点比得上中国新兴中产阶级, 所以迫不及待地在免费的政治立场上显摆。”

上篇中说,川粉之所以成为川粉,主要因为三点:失衡,怨毒,盲信。经济或社会地位的失落使他们心理失衡。失衡使他们充满怨毒。川普的种族主义反移民挑唆把他们的怨毒变为对移民少数民族的仇恨。同时,和历史上很多极端群众运动类似,这些愚民昧众MAGA暴民,对他们的领袖川委员充满盲信和个人崇拜。

从这个角度看,华人川粉的失衡、怨毒和盲信,通常不亚于美国的低文化白人川粉。

首先三十年来多数来美的华移民的绝对经济状况有很大改善。和美国平均大众比,这些技术移民的经济状况并不差。按理说他们没有理由心理失衡。但是,我们必须记住,人的心理不平衡通常是在某一参照系中。

对比之后的结果。我们第一代华人技术移民的参照系是什么? 中国农民工? 不是。美国内城黑人? 不是。美国锈带蓝领工人? 也不是。中美难民?更不是。他们的参照系通常是他们国内的同学同事亲友。

我刚出国读博士的时候,每月的生活费大约是1000美元。这是一个很不富裕的数目。但是,那时候,我1000美元的月入高于几乎我所有在国内的同学和亲友。今天,多年后,我的月入远超过了1000美元。像美国多数中产偏高阶层一样,我们有自己的房、车,一定的养老储蓄,有能力付孩子大学学费。如果看绝对数字或者在美国的参照系中,二十多年来我的经济能力在上升。

然而我知道我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大学的同学,现在有不少比我富裕很多很多倍。他们中有些有不止一处房产,每一座房产都比我唯一的房子值钱。他们的资产足以让他们移民美国,足以用现金在美国最昂贵的地段买房,足以一次付清他们孩子在美国的四年大学学费。

 

也许最让人难堪的是,这些我们熟识的国内的富豪,当初并不比我们更优秀。我们小时候永远考第一第二,而他们也许不及格;我们考上当时国内最好的大学,他们也许考不上普通院校;我们TOEFL、GRE近满分而他们一直说不出成句的英语;当我们申请美国绿卡的时候,他们也许还从没有跨出过国门。而今天,他们用现金在法拉盛买房。他们来美国自费上学的孩子永远穿看最豪华的品牌。他们年轻漂亮的二任太太来美国陪读:开着你买不起的车,挎着你年长的太太买不起的包包。

相信很多读者知道我在说什么,但是相信绝大多数读者不承认这一点。大概所有挺川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衡。如同很少有人会承认自己的羡慕嫉妒恨,承认自己羡慕嫉妒恨,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自信,而有勇气和自信的人大概也不会让羡慕嫉妒恨控制自己。(作者:再推进一步说:绝对没有一个为自己同胞在中国发展有成就生活富庶而引以为豪的人会成为川粉的。)

《狂热分子》中说:“狂热分子不仅没有勇气面对现实,也没有勇气面对自我。狂热分子无法意识到自己的嫉炉、恶意、小气和不诚实。狂热分子的自我意识和他的真实自我之间,有一道墙。“

如上篇所说,对于一个心理失衡充满怨毒的人来说,最本能的反应一是找到一个魔鬼,二是找到一个大神。

这个魔鬼将是他一切不幸的根源,而这个大神将带领他迅速打败魔鬼。心理不平衡的华人技术移民,第一个想法是:自己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紧接下来的推论是:什么混蛋抢走了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下一步推论是:这个抢他们东西的混蛋就是穆黑墨。最后的结论是:川主席将带我们打败穆黑墨,夺回我们应有的果实。

如同红脖子们相信中国农民工和移民抢走了他们的工作;华川粉相信他们要交很多税是因为懒情的穆黑墨不干活吃福利,他们的孩子没有上藤校是因为愚盘的穆黑墨被照顾上藤校:至于他在公司没有提升为主管,看起来穆黑墨不是直接原因(因为当主管的是印度人犹太人白人,但最少有语言能力的失落),但大约也和穆黑墨扰乱美国社会有间接关系。

如同找不到自信的白人需要歧视有色人种,找不到自信华裔需要歧视黑人。如同没有真正宗教情怀的原教旨伊斯兰和白福音会排斥其它宗教教派,没有真正宗教情怀的的中华神棍会狂热反穆;如同对自己境遇不满的本土人会仇视移民,对自己境遇不满的华裔移民会仇视其它穷国移民。

在解析华裔川粉时, 一定要注意到这些华裔川粉中大部分是被不良微信文章和传言蒙骗的。就实际情况分析,不难解析其本质或者说是缘由主要概括为以下三方面: 

(1) 其根源是中国数千年的封建制度,尤其是最近这二三代人及其他们的子女被奴役成性,自觉或不自觉地到了自己永远不会做主人却又渴望借主人的势力欺压排斥其他种族的地步。 这就是斯德哥尔摩效应的典型,中文大约可以被翻译为“自腐不觉臭”。

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性,甚至协助加害人。

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

这就是为什么,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来的移民中川粉的比例要高于从港澳台来的移民中川粉的比例,后者几乎百分之百地没有沦为川粉。 

(2) 其出发点是自私,如果说人类生来自私, 那么人和动物的唯一区别是有否底线。且不说美国枪支犯罪的绝大部分都是美国穷白人公民,从经济利益上讲,美国联邦政府安置难民的开支是联邦总开支4400亿美元中的80亿美元即0.018,也就是说你缴纳的每一块钱中不到2分钱是帮助难民的,所以在政府社会福利83个项目的开支表中没有地位https://www.cbo.gov/topics/budget。假设你的国家永远不会陷入战乱,你永远不会流离失所,难道你的人道主义底线不到二分钱吗? 

能够长途跋涉设法来到美国的难民中很多都是受过教育的高级知识分子,估计华裔川粉没有一个人知道,外国难民来美国的旅行费用都由美国借贷,到达美国后开始由难民自己支付给美国政府。然后政府帮助他们1到3个月的基本生活费用。而且他们都安居乐业,成为各界专业人士,发扬光大美国精神。 

(3) 其特征是奴性和自私的结合,比白人种族主义者还贪婪,但是更胆小,因为华裔川粉至少智商略微高于3K党之流。所有试图移民美国的人不外乎基于经济追求和政治迫害原因,无论是已经有证的人士还是无证人士,只是移民的前后顺序而已。搭乘飞机在美国安置下来的中国学生乃至得到学位和职业的经济移民,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入美的南美政治移民,按照联合国难民救济政策借了美国政府贷款才成行的战乱难民,如果你仅剩的良心还没有吃灭你的人道主义底线, 哪一部分人应该最受到保护?

一个人的心理有多么不平衡,他的歧视就有多么不可理喻。

有一位在社交媒体上时常发文,亦在华语新闻包括“美国之音”上出台的华川粉张先生,曾公开反对废除种族隔离制度。2018年夏芝加哥枪击案发生后,张先生在微信上发文质问:“为何如此血腥? 为何在芝加哥? 为何是黑人?”

张先生自问后自答说:要论黑人今天的境遇的促成因素,第一个就是种族隔离制度的废除。

必须科普一下,美国当年的种族隔离制度,并不是黑白之间的隔离,而是有色人种与白人之间的隔离。张先生的MAGA小红帽再红,灵魂再白,脸还是黄的。假设美国当年没有废除种族隔离,那么张先生逛五大道时要给白人让路,店里买名牌不可试穿,在地铁上只能黑墨穆坐在一起;张先生在纽约川普大厦前挺川的时候若有水火之急,还要跑几条街找有色人种厕所。

不过,既然不姓某的也可以对某家忠心耿耿;那么即使张先生的身体只能蹲在墨黑穆华的厕所,照样可以为美国不够白,川主席的地位不太稳操碎了心。

狂热歧视的另一面,是对自己被歧视被羞辱病态的接受。2018年,川普在和美国13位企业CEO的闭门晚宴中说:“几乎每个从中国来的学生都是间课。”这种种族妖魔化的造谣使美国许多非华裔都感到愤愤不平,但在华川粉中却有很多为之洗地甚至为之点赞。

这就是前面注释的 (1):其根源是中国数千年的封建制度,尤其是最近这二三代人及其他们的子女被奴役成性,自觉或不自觉地到了自己永远不会做主人却又渴望借主人的势力欺压排斥其他种族的地步。 这就是斯德哥尔摩效应的典型, 中文大约可以被翻译为“自腐不觉臭”。

有一位女川粉在微信群发言说,我当初从民主党转向挺川派最过不去的那道坎就是万一川普真的排墨排穆又排华呢? 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得出结论:只要能保住世界灯塔永不灭,排华就排华! 我心甘情愿被排。看看我们某些华人在美国的作为,也难怪。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你让美国人如何鉴别,你让我们同为华人的人如何自证清白? 就像伊斯兰难民难以自证热爱和平一样。反过来想: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个相对文明的国家屹立不倒,人类就会有希望。

这是何等的受虐狂? 这位女士的这段话,实实在在应该成为心理学教科书中的一个病例。

假设一下:上世纪三十年代,一位德国犹太人在犹太人群发言说:”只要能保住日耳曼大国永不灭,排犹就排犹! 我心甘情愿被排。看看我们某些犹太奸商在德国的作为,也难怪。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你让德国人如何鉴别,你让我们同为犹太人的人如何自证清白? 就像天主教徒难以自证热爱德国一样。反过来想: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个雅利安文明屹立不倒,人类就会有希望。

种族歧视不仅是道德问题也是一种心理问题。我们歧视不是因为我们自豪自信,相反是因为我们不自豪不自信。

霍弗在《狂热分子》中如是评论歧视:“我们更倾向于恨一个有优势的敌人而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敌人,有趣的是,落后的南方表现出比美国其他地区有更强的仇外心理。如果美国人哪一天开始全心全意地憎恨外国人,那将表明美国已经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是说今天吗?可这是1951年写的书。)

《狂热分子》还说:“对自己的能力和前途越没有信心,就越需要自大,自大的本质就是自我拒绝,歧视伤害他人,也伤害自身。”

美华裔如果对现状不满或忧虑,那么一个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的美国只能使我们的处境坏一百倍。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多数犹太人都坚定地反歧视和捍卫移民权利。川普上台后不久发布禁穆令,有无数犹太人到机场和政府大楼前游行抗议。

尽管川普无数次地和以色列显示亲密,尽管川普的女婿是犹太人而女儿改信犹太教,尽管川普把美国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尽管犹太人是相对富裕的少数民族,共和党的减税可能对他们中富人有好处,尽管犹太人教育程度高还有不少热衷于上藤校,所有多元化的政策未必给犹太人带来实际好处;但是2016年大选中,只有25%的扰太人投票川普。2018中选75%的犹太人投票民主党。因为犹太人知道,在一个少数弱势被歧视的国家,没有一个少数民族可以繁荣发展,等待他们的甚至是灭顶之灾。

 

犹太选民参加投票比例% 全国选民参加投票比例%——

正确的数字是: 2008 McCain (R) 22 46

Obama (D) 78 53

2012 Romney (R) 30 47

Obama (D) 69 51

2016 Trump (R) 24 46

Clinton (D) 71 48

 

而2018中期选举,犹太选民投票者79%投民主党,17%投共和党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8/11/07/how-religious-groups-voted-in-the-midterm-elections/ 所以在2018 犹太选民投票者79% 投民主党的票中有71%投的是希拉里,而在17%投共和党的票中只有24%投给川普,说明犹太选民明显地意识到他们的处境受到川普的威胁。 

 

当然,事实上一个歧视、缺乏宽容、弱肉强食的社会,多数民族也不可能繁荣发展。

包容意味着文明和自信,歧视意味着衰落和危机。川普一贯把自己装扮成犹太人的守护神,以保护犹太人的名义反穆。最近在川粉群众大会上,川普污蔑穆斯林黑人女性议员奥马反犹反美(其实奥马尔仅仅是反川),然后引领群众高呼:“把她赶出去!”

然而,川普此举不但没有讨好犹太社群,反而马上引起了很多犹太人激烈的抨击。美国几乎犹太人组织的领袖一包括共和党犹太人政治家一一纷纷发表声明,对川普这一行径提出严正批评。

一位美国犹太人在报纸上写道:·我们必须记住,1935年颁布的德国纽伦堡法律剥夺了犹太人的德国公民身份,它直接导致了大屠杀。“把她赶出去!的口号让人不寒而栗,它让我们想起 Juden Raus! (“犹太人滚出去!”)-一 这是当时纳粹德国集会上群众常常呼喊的口号。即使共和党,也几乎没有政治家公开为”把她赶出去!”辩护。

然而,到微信群上看看,“把她赶出去!”集会之后,川粉们的欢呼声响成一片。

华川粉在纽约挺川,标语上写着“美国华人爱川普”,和“奥马尔必须滚蛋”。估计华川粉们会一直热烈欢呼川主席的”把她赶出去!” ,直到自己被赶出美国或(或像二战中的日裔美国人被)赶进集中营的那一天。

这里必须要还原当时圈赶隔离日裔美国人的9066号美国民主党罗斯福总统行政命令是如何产生的。日裔,除了在夏威夷之外,最集中的就是加州。他们和华裔一样吃苦耐劳勤奋创业,所以在加州占有大片田地和其他产业,引起当时加州白人农民的贪图、窥视和其他贫困阶层的妒忌和忿恨,也就是现在常说的羡慕嫉妒恨,这些白人趁战乱机会借国安之名,向加州的议员们以造谣诬告施加压力,达到驱赶剥夺或迫使日裔廉价出售财产的目的。 

据不完全统計,在這次大迁徙中,日裔美國人損失了价值7000万美元的耕地和设备、价值3500万美元的水果和蔬菜,以及接近5亿美元的收入。储蓄、股票以及债券的损失更无法计算。https://militaryhistorynow.com/2017/02/13/executive-order-9066-how-racial-hatred-led-to-the-imprisonment-of-american-citizens-in-world-war-two/

民主制度下的立法权,是由议会负责,而议会议员是全靠选票上来的,所以民主制度唯一一个负面特点就是每个人有相等的投票权,在心理歪曲的人中要达到蛊惑的效果是非常容易的,比如2016年的川普就是这样。至于这个负面特点是否能压倒一切正面优势,就像2016年以来川普企图做的,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问华川粉:“你为什么挺川?”他们会说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有讨厌穆黑墨的,有恐惧无性厕所的,有希望川主席帮自家娃上藤校的,有幻想川主席能让自己少交税的……这些理由虽然是被川普忽悠的结果,但毕竟川普在这些话题上忽悠过,所以也许可以说不是100%的幻视幻听。

一定要指出的是,华裔川粉从来不是真正的共和党,只是一小撮摇旗呐喊的小丑而已。他们走的只是种族主义分子的路,而种族主义是绝对地被美国两党和整个美国共同的宪法所废弃反对和抵制的。从宗教社会和信仰上的宽容爱心到对美国完整的政治制度的熟悉程度,从本身的少数民族地位到经济上的劣势地位,华裔一向是民主党的支持者。

最最不可思议的一伙华川粉是:以民主的名义粉川。

最近被揭晓的事实是:在美国的中国法轮功是川普本身竞选开支之外直接为川普做造谣广告投资最多的组织。https://www.dcreport.org/2019/08/26/the-epoch-times-trumps-top-online-supporter/记得他们是以“真,善,美。”而被迫害出名的,他们之所以成为疯狂的华裔川粉的原因,实际上和现在的其他的华裔川粉,是同出一辙的,即失落和仇恨。

至少二战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川普一样100%背弃美国基础价值观,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川普一样渴望独权和拥抱世界上最残忍的暴君。川普把监督权力的独立新闻称为“人民的敌人”,川普把不为他起立鼓掌的议员称为“叛国”。川普希望美国人对他和北韩人对金元帅一样毕恭毕敬。川普数次说应该忽视宪法让他连任三届、四届,甚至终身。

还有,川普拥抱今天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大独权者。普京不用说了;普京之外,川普和金统帅坠入爱河,不遗余力地为沙特骨锯王子洗地,支持菲律宾的杜特尔特,还有一遍又一遍地宣称好朋友,所有这些事实都无法阻止川粉们对川普变态的崇拜。

民主川粉为把川委员川普刻画为一个的闯王和英雄费尽了心思,他们找来找去只找到一个理由:川普的贸易战。他们说川普的贸易战伤害了中国经济,因为川普一次又一次宣布:贸易战让他从中国刮了几十亿几十亿的钱 (这不是真的,关税是美国人付的,尽管也伤害中国出口。) 

无论是中美关税纠纷还是中国香港的一国两制事态,因为他们的愚笨贪婪和迎奉强权的本质,华裔川粉都被逼到无以顾及两头的自我矛盾的恶性循环之中,他们在中美关税纠纷的反华立场和在香港事态上扮演假爱中国立场,不但和他们奉为主子的川普是完全矛盾,更有悖于他们自己的祖辈父母之恩育。从逻辑上来说,单本位矛盾的立场就是没有立场,正是其写照。 

大国的经济确实在软化,贸易战也可能起到了雪上加霜的作用。但是,破坏中国经济,掠夺中国财富,我们应该欢呼?想一下如果中国经济崩溃,最受伤害的是谁?最受伤害的当然是底层的民众。经济繁荣永远是高端受益更大,而经济萧条永远是底层受害更深;在有些国家尤其如此。

民主川粉为贸易战欢呼,已经不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了,而是:“伤害敌人掌权的国家的民众的人就是我的朋友“——尽管,这些被伤害的人是他们的同胞,甚至是他们的亲友,甚至(很快就会)是他们自己。

其实,和贸易战相比,洪水地震更能伤害中国:按照他们的逻辑,洪水地震是这些民主川粉想要的吗? 我们不知道具体每一位民主川粉有着怎样的三观,不知道他们怎样走上了粉川之路。

但如果仔细观察,除了无条件无底线粉川外,多数民主川粉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他们接受甚至热衷种族主义。他们最积极传播的是仇穆反黑的各种假新闻、PS的照片、和篡改了时间地点的视频。只要一说“穆穆是邪教”或“黑人智商低”,95%的国人马上可以横跨各种政见经济文化鸿沟,一齐携手共嗨。所谓:“种族主义,一抓就灵。”

华川粉在政治光谱上有广阔的分布,有粉红川粉、也有异见川粉。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人权、民主、自由肯定不是任何一位川粉的真正信仰。因为没有一个真正信仰人权、民主、自由的人会拥抱种族主义和崇拜强权。每一个真正信仰人权、民主、自由的人,会信仰人人平等的基本价值观、都会捍卫人类每一个成员的内在价值和不可剥夺的权利。普世-价值和种族主义没有交集。

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非常沉重和恶哀的话题。有人说:川普是一面镜子,照出了每个人的心灵深处。但不幸的是,从川普这面镜子中,我们看到的1/3的美国人和太多的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这个和以下的数字估计是不正确的,前面已经多次注释),是一幅我们难以面对的恐怖画面。1/3到40%的美国人是川粉,这个数字令人恐惧;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只要拥护川普的人还不到50%,美国应该依然有希望。

但是,华人的现状更令人恶哀:川粉在华人中的比例远远超过40%。在我们这一代华人中,川粉比例如此之高,高过美国每一个族商。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现实。如果一个民族的精英/知识分子以粉川、仇穆、种族歧视的形象出现在世界面前,那么我们不得不问:这个民族希望在哪里? 我不知道答案。但让我们仍然心存希望,对中国、美国、和人类心存希望。因为,绝望不是选项。

再次肯定,本文的立场和论述相当有力,但是结论是太过悲观。 

请读者记住,美国所有的军队情报法院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2016 和 2018 的投票率几乎是百分之一百的投给民主党)都是忠于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力和职守,民主制度和三权(第四媒介监督权)分立已经不可能被摧毁。反之,还不到美国变成30年代的德国,川普在2016年就会被政变下台了。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