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移民协约》与华人的恐难民恐穆情绪

 

2018年12月通过的全球移民协约( UN Migration Pact), 又成《安全、有序、正常移民全球协约》 –   Global Compact forSafe, Orderly and Regular Migration,在华文网络上引其一片大哗。 各种谣言和阴谋论甚嚣尘上,一下子就成为深受被迫害妄想狂症状困扰的中华田园土右基、穆黑、左黑们想象中“白左们要毁灭世界”的一大铁证。

 

作为极少数的白人民族主义者或白人至上主义分子,他们担心他们的族群纯洁纯正受到威胁,免得白将不白,被混了种而痛心疾首,尚可理解。不知道黑发黄皮们,跟着凑什么热闹;

 

同样作为极少数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分子,担心基督教一家独大的地位被逐渐掺沙子而失去,被戴了绿帽子而忧心,被从政治领域赶走已经是窝了几百年的火,如今在“自己的”地盘再丧失多数而愤怒紧张(也是极少数极端分子如此),也能理解。不知道华夏的非信徒们,皇帝不急太监急什么呢?

 

(事实上在欧美国家穆斯林不可能超过基督徒数量,也只能在全球范围内,靠那些穷国的穆斯林高生育率维持,能够保持教徒数量的增长;而基督徒数量的增长,则要依靠非洲黑人基督徒的生育率和数量,以及在华人圈这样一个大致的宗教处女地里开发,才保持了数量上的逐年增长。 在伦敦就是如此。 若非黑人基督徒们的接力,英国教堂的数量就不会是增加而是减少了。 那些信了千百年的,越来越多的人不信了;那些千百年没见过的,忙不迭地去接力了。)

 

不管如何,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欧美世界里,依然是所谓“白左” 和自由派基督徒占多数,能保障这个社会依然在崇尚美好、爱与宽容,而非充斥排外的狭隘与对多元文化价值观的仇视。

 

作为移民顾问,时不时被网友问及对此协约的看法。今天就根据我搜证、了解到的一些信息, 分享一下

 

该约定出炉的背景:

 

2015年叙利亚难民危机,是二战后最大规模的难民危机,让整个欧洲都深切体会到不能承受之重。因此,联合国召集了会议,探讨应对之道。

国际间货物、服务、资本的跨国流动都已有相应的国际法规范,但却没有一部关于移民跨国流动的国际规范。这次的约定,也是寻求一份正式的协议,以为未来应对大范围难民危机树立一个标杆的努力的一部分。

 

2016年9月19日的联合国峰会上,193个国家签署了就难民和移民问题的《纽约宣言》,并呼召要在2018年年地前签订“移民协定”。

 

为应对当下及未来的难民及移民问题,《纽约宣言》确立了大胆的目标和承诺,包括如下一些承诺:

 

保护难民及移民的人权,而不管其身份,包括妇女和女孩们的权利,促进她们在寻求解决方案方面的全面、平等以及有意义的参与;

确保难民和移民的孩子在抵达后数月内得到教育机会;.

阻止并对基于性和性别方面的暴力行为;

支持那些解救、接收和接待了大量难民和移民的国家;

为结束那些为确定移民身份而留置儿童的做法;.

强烈谴责那些针对难民和移民的排外行为,并支持在全球范围内的进行反对排外主义的斗争;.

强化移民对落地国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做出的正面贡献;.

改善对于那些受到最大影响国家的人道主义和发展援助的发放,包括通过创新性的国际多元金融解决方案,以期弥补资金缺口;

在确立成员国义务、民间合作伙伴和联合国系统的义务的新框架基础上,建立针对难民的综合反应方案,以应对未来大的难民流动或持久的难民危机;

为那些被联合国难民署确认并需要重新安置的难民寻找新家; 通过诸如劳动力流动或教育计划等方式,扩大难民安置到其它国家的机会;

通过将国际移民组织纳入联合国系统的方式,加强对于全球移民的管理。

 

在《纽约宣言》的基础上细化的《安全、有序、正常移民全球约定》(GLOBAL COMPACT FOR SAFE, ORDERLY ANDREGULAR MIGRATION)草案,于2018年7月11日获得联合国成员批准

 – 美国除外!

 

该约定正式文本于2018年12约19日在摩洛哥的Marrakesh举行的联合国会议上获得通过,总共有164个国家签字。

 

这是一份法律意义上的协定吗?

不是!

 

约定前言部分力,第7条说的非常清楚:This Global Compact presents anon-legally binding, cooperative framework……

 

这不是一份具有国际法效力的协定,对成员国没有国际法上的约束力;因此对成员国的约束力有限,更多是一种“约定”,或者说是一种国际合作“愿景”或框架。只能说是一种“软法律”。 但各国在确定自己的移民法律,或者在就移民案件审理时,可以通过引入此约定的内容而产生法律效力。

 

 该约定的目的是希望在成员国中间确立关于移民方面的“共同理解、责任分担和目标工具”

 

按照加拿大保守党哈珀政府时期的移民部长Chris Alexander的说法“ 这是一份政治宣言,而非一份有法律约束力的协定

 

这份协定侵犯成员国的主权吗?

 

不是!

 

该约定第7、15、27款,三次提到尊重成员国主权;

约定7款明确说明,该约定是“不具备法律约束力的合作框架” non-legally binding,cooperative framework

 

7 ……该约定支持在移民各方面的国际合作,因为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自应对难民和移民问题;支持成员国国家主权以及其在国际法下承担相关义务。


15 ……国家主权: 该协约再次确认成员国在确定其移民政策上得主权,以及在管理移民事务方面的司法特权。 成员国抗议区分正常和非正常移民身份。


27  ……我们承诺在管理国界方面加强国际协作,促进双边和区域合作,确保国家、社区和移民的安全;在方面人们安全、正常的跨国界流动的同时,阻止非正常的移民。 我们进一步承诺,在实施边界管理政策时,尊重(其它)国家的主权,尊重法治和国际法义务,尊重所有移民的人权,而不论其何种移民身份;顾及性别,保护儿童,避免歧视。

 

该约定是否在扩大难民和移民的权利,或如谣传的那样创立了“移民权”?

 

没有!

 

如法国外交部长所说,该约定并未如一些批评者所言,创立了什么移民权。事实上并未为移民创立任何新的权利,而仅仅是寻求加强保护现有的权利。是为了在保护国家和移民利益,打击非法移民、偷渡、蛇头组织等方便,加强国际合作而做出的新努力的一部分。

 

详细协约及解释内容,请参见法国外交部网站相关介绍:

https://www.diplomatie.gouv.fr/en/french-foreign-policy/united-nations/global-compact-for-safe-orderly-and-regular-migration/

 

国际红十字会组织说,该约定不过是为了修补一个没怎么起作用的移民保护系统做出的承诺。.

 

该约定是否给那些奔高福利而去的经济目的移民大开方便之门?

 

不是!

 

约定前言第4条写的非常清楚:然而,移民和难民是两类不同的群体,也由不同的法律规范。只有难民才由资格得到根据国际难民法律所提供的特别保护。

However, migrants and refugees aredistinct groups governed by separate legal frameworks. Only refugees areentitled to the specific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s defined by internationalrefugee law.

 

协定有什么积极意义?

 

在正常情况下, 通过加强成员国之间的国际合作,更好地应对非正常移民(如偷渡等);

在爆发大规模难民危机时,通过国际合作,更好地应对难民危机,避免更大范围的人道主义灾难。

通过对那些难民来源国有针对性的帮助、支持,诸如在创造就业,培训就业极能方面提供更多帮助等手段;或者在解决其国内冲突方面发挥更积极作用,从源头上减少移民流出等。

 

哪些国家反对该约定?

 

灯塔国美国是第一个公开站出来反对该约定的,而且也是在2018年7月的草案上唯一没有签字的国家;


奥地利曾经在起草草案方面起到关键作用,但后因国内争论而反悔,未签字;

澳大利亚国内经过一番争论,也未签字

 

前苏联东欧集团的一些国家,如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以及匈牙利,也宣布放弃该协议的签字(他们忘记了他们的祖先在二战期间是怎么逃难,怎么希望受到接待的)

 

未在该约定上签字的国家共23个。

 

哪些人在反对该约定?

 

最积极的反对该约定的群体是极右群体, 包括White Nationalist (白人民族主义分子)、新纳粹分子、反穆斯林、反多元文化的群体(其中也有相当重合);以及一些对难民移民有偏见或担心难民涌入吃福利的普通民众。

 

2018年12月4日,加拿大众议院移民委员会在研究了《全球移民协约》后,发布了一份包括专家的证词和意见后,强烈建议加拿大政府签署该约定。

 

该报告还不点名地批评了5月13日的公众号文章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里提到的那位离开保守党自立山头的人民党党首Maxime Bernier, 为挽回其日渐流失的支持者,而散布关于该协定的谣言、阴谋论。

 

Bernier 曾明确表示反对该协约,并计划在12月8日的一次于渥太华举行的抗议加拿大签订此协议的集会上发言, 原计划也包括一些极右、反穆、新纳粹组织。一个Bernier 身边的工作人员在12月8号告诉加拿大媒体说,Bernier 尽管事先知道一些极端组织会参加集会,他依然决定去参加。但在周五晚些时候,该工作人员说, Bernier 在核实了那些组织的诉求内容后,又决定不去了。

 

请参见本人另外两篇与难民事务有关的公众号文章:

 

主要信息来源:National OnlineJournalist RahulKalvapalle 发表在 GlobalNews 上的文章 

( 新闻链接:https://globalnews.ca/news/4728831/global-compact-on-migration-pact-un-explainer/

 

联合国难民及移民网站:

https://refugeesmigrants.un.org/declaration

 

法国外交部网站:

https://www.diplomatie.gouv.fr/en/french-foreign-policy/united-nations/global-compact-for-safe-orderly-and-regular-migration/

 

加拿大的Huffington 邮报:

https://www.huffingtonpost.ca/2018/12/08/immigration-minister-ahmed-hussen-says-un-migration-pact-wont-erase-canadas-border_a_23612574/?utm_campaign=canada_dau

 

以及其它一些加拿大国内国外的文章报道。

 

《全球移民协约》 华人着得什么急?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