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会投川普的票?

作者:基甸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

作为一名亚裔、右派美国选民和一名基督徒,我绝对不会投川普的票(你可以叫
我“#NeverTrump党人”)。

露骨的种族主义、嘲笑残障人士、用极其下流的暗示攻击女性、公开邀请他国(可以说是美国的敌国)hack政敌的网络,甚至污蔑、攻击军烈家属。。。作为总统候选人,川普之low、之没有最基本的decency,是史无前例的。其私德之差,脾性之劣,也是突出的。但这些还不是我反对他的主要理由。

我绝不会投川普的票的最基本、最主要的三大原因是:(1)川普是反美国核心价值观的(而我认同这些价值);(2)川普是反共和党/右派传统核心价值的(而我是老右派);(3)川普是反基督福音(即基督教的核心信仰)的(而我是基督徒)。

以下对这三点做一些解释。

(1)川普是反美国核心价值观的

我同情支持川普的一些美国人(主要是男性白人,特别是蓝领)对美国现状的失望。但川普的民粹主义,是以贩卖恐惧和仇恨为基础。对美国存在的问题,他根本没有多少实际可行的解决办法。他的理念中的种族主义、专制主义、排外主义等等,跟美国种族融合、移民开放、宗教宽容、自由、民主、宪政的基本核心价值是截然相反、彻底对立的。有很多反对甚至仇恨美国价值的非美国人都欣赏、崇拜川普,而川普也公开表示欣赏、崇拜诸如普京之类的强权独裁者,我认为这并非偶然。有人说川普真当总统了,还是会挑选一些靠谱的人来当内阁成员,并不是他一个人主宰。但川普在RNC(共和党全国大会)的演讲里面特别强调的是“我,就我独自一人(I, alone)”能拯救美国,我能独自搞定一切,除我以外,别无拯救。。。我相信这是他的独裁专制的内心的真实写照。(如果“只有XXX能够救X国”的调调您听着耳熟,那是因为全世界的独裁主义都一个味儿。)

川普的种族主义也是公开明说、肆无忌惮的,如Paul Ryan所说,川普自己说的一些话直接就是“教科书上的种族主义”的典型,但一些支持川普的人竟然连这一点都不能承认。前两天纽时著名记者纪思道通过研究川普45年来的言行来回答“川普是个种族主义者吗?”这个问题,他的结论是,“的确,他是”。【注1】

(2)川普是反共和党/右派传统核心价值的

#NeverTrump(“绝不支持川普”)是共和党/右派内部的运动,他们不支持川普的主要理由,就是川普并不代表共和党/右派传统的核心价值【注2】。很多共和党/右派中的领袖和有影响力的人都不支持川普(包括几届前任总统和前总统候选人),也没出席这次的RNC。对比川普在RNC的这篇讲话和前面美国历史上的共和党候选人的讲话,就能看到川普主打的理念和诉求跟他们是多么的不同。当然川普并不care这个,也完全不避讳,因为他相信他已经成功绑架了共和党,现在是这个药丸党病急乱投医乞灵于他,是党要来求他,要靠他拯救。。。我自己的政治立场按美国的分法应该是右派,但我认同、看重的很多右派的理念,川普都不认同或者不看重。仅仅从政治立场来说,我都不会投他。

(3)川普是反基督福音(即基督教的核心信仰)的

我是基督徒(福音派)。基督信仰对我来说是至为重要的考量。尽管统计表明大多数(78%的)白人福音派基督徒支持川普【注3】,尽管我认识的一些华人基督徒朋友也很热烈地支持他,但是我跟另一些福音派基督徒人士(包括我认识的朋友)的看法一样:川普的很多理念和他的行事为人的方式都是跟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就是“福音”——相反的。川普不但极度自恋、自大、自我膨胀,而且公开说自己不需要上帝的赦免,对自己的恶行也毫无悔改之意。川普以“强人”自居,以利己自夸,这些跟基督福音的核心——上帝虚己谦卑、“道成肉身”和在十字架上牺牲的爱,都恰恰是对立和相反的。

而川普在谈到他跟福音派基督徒之间的关系的时候,也非常露骨和直白地表示这只是一种政治上的同盟(其实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说白了,就是“你们福音派基督徒支持我,我当选了会替你们伸冤报仇,保护你们,维护你们的权利’。(有基督徒回应“保护”的话说:”基督徒已经有一位保护者,但不是川普“。)我知道很多支持川普的基督徒跟支持川普的蓝领白人一样,可能也是出于一种被历史边缘化、失落、失望的心态,所以把希望寄托在能“保护”自己利益的强人身上。但是川普的许诺不但可能是空头支票,而且是非常危险的政教混乱。比如川普许诺他当了总统以后,将修改法律,允许教会的牧师在台上公开、明确支持特定候选人,为其背书、站台(目前的法律,即Johnson Amendment,是不允许的)。这是明目张胆地反对政教分离的原则。政教分离不仅是美国的基本价值观,也是对基督徒信仰的纯正的一种保护,基督徒为了得到政治上的利益而牺牲这个原则,是非常危险的。【注4】(所幸统计表明大多数基督徒还是反对牧师在讲台上为政客背书的。【注5】)

很多基督徒都说他们支持川普主要是因为讨厌左派在同性恋、堕胎等问题上的做法。奥巴马、希拉里近年在这方面做的推动,我也很反感。但是基督徒认为川普在这方面可能会更偏向保守,恐怕也只是一厢情愿。跟川普在很多议题上的立场一样,他在这方面的立场也是随风飘摇、不断flip-flop的。不但如此,他也是“见人说话”,投机讨好的。随着美国大众总体的态度对这些文化议题越来越倾向于自由化,作为依靠民粹主义得到支持的川普,在一些场合肯定会讨好支持同性恋的人(在这篇RNC讲话中他也有公开向LGBT权利人士示好),而且他也被认为是在这些议题上最liberal(偏左)的共和党候选人。同时,为了福音派基督徒的选票,他也会讲一些保守派喜欢听的话,反正支持他的人也不care他flip flop。但即使是在堕胎问题上,基督徒恐怕都不能信任他是pro-life(“维护生命”)的。【注6】

另一个很多基督徒认为特别重要的支持川普的理由,是希拉里当总统后会任命自由派/左派的最高法院大法官,而川普当总统后会任命保守派/右派的大法官。这个其实也并不能肯定。比如川普明说他会任命他的姐姐当大法官,而他的姐姐(Maryanne Trump Barry )是一个支持堕胎的自由派。而且川普在给出了一些大法官候选人名单以后,又说他还有一些候选人可以考虑,这也为以后变卦预先留下了借口。另外过去历史上基督徒也是指望右派总统任命基督徒喜欢的大法官,但很多时候那些总统后来任命的大法官结果都并不如基督徒希望的那么保守或者符合基督徒的价值观。【注7】(最近有不少基督徒朋友在转一位叫格鲁登Wayne Grudem的神学教授题为“Why Voting for Trump is a Morally Good Choice”的文章,该文的主旨是基督徒投票给川普是道德上良善的选择。但我也看到好些保守派基督教人士反驳该文的文章,【注7】给出了其中两篇的链接。)

还有很多支持川普的基督徒说川普的“私德不重要”(针对川普多次离婚、出轨等)。但这也显然只是用双重标准对川普“网开一面”,且不说对基督徒来说“私德不重要”根本不符合基督教信仰。比如今天用“私德不重要”为支持川普找理由的一些福音派领袖,当年曾经在比尔克林顿的“拉链门”以后支持弹劾克林顿,而那时候非常强调的,就是“私德很重要”,“政治人物必须要有道德底线”。【注8】把同一批人前后的态度两相对比,我觉得确实显得很虚伪。

甚至还有基督徒朋友拿川普的自传The Art of the Deal——也是川普常用来吹嘘自己多伟大的书——来证明“其实川普也是个很善良的人”。讽刺的是,就在这几天,川普自传的“合著者”——其实是当年为了钱帮他写书的实际的捉刀者,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出来接受采访,披露川普自传之虚假和川普道德品质之败坏,他认为川普是极其危险的政客,他是绝对地自我中心、为达目的不分真假善恶,也绝对不会真心care他人的福祉的。【注9】


在支持川普的事情上,我觉得如果是一般基督徒,我还是可以有一定的理解和同情的。但对一些“福音派领袖”人物,我实在是非常失望和反感。他们为了替川普辩解,甚至说他已经“火线信主”,成为“婴儿基督徒”,我真的越来越怀疑是“利用宗教搞政治”,为了政治的谋略而牺牲信仰的纯真。这是非常可怕的。像这样几乎是卑躬屈膝地去讨好一个政客,为的是寻求他的“保护”和“赐福”,我真的非常反感。混淆政治与宗教的界线,把宗教信仰跟特定的政党甚至政客的理念等同,这是非常危险的,很可能对信仰造成严重毁坏。如此迷信一个“强人”,把他当作“除他以外,别无拯救”的救世主,更是与基督福音敌对的偶像崇拜。


跟信仰相比,政治是相对的。但作为基督徒,我最care的是信仰。基督徒当然都应该积极参政议政,但很多支持川普的基督徒给出的支持川普的理由,我觉得都不成立,至少是很牵强。在为川普站台的一些所谓“福音派领袖”的言论中,我更看到不少令人担忧的倾向。我觉得我自己也需要表明我的看法。

当然,我不支持川普,不等于我支持希拉里(我也并不相信“非此即彼,别无选择”【注10】)。有很多基督徒采取“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态度,他们说,我也不喜欢川普,但是希拉里更坏,为了不让希拉里当选,我会支持川普。但是对我来说,川普并不比希拉里更好,而是比希拉里更危险、更糟糕,对美国、也对基督教信仰更有害。我同意“华客子”所说:

“多數治國的民主不是絕對真理,多數人認同的意見不見得都是真理。在美國處境,民主若沒有法治的制衡(即憲政),也會產生煽動民粹主義,法西斯主義,專制獨裁的惡人危禍人間。從歷史上意大利的墨索里尼跟德國的希特勒這兩個法西斯大惡棍身上,我們要吸取教訓。從保守主義者的觀點來看,美國立國的價值觀是非基督教的自由主義跟個人主義(有人認為美國是基督教國家的觀點是錯誤的,不過美國建國初期及其歷史是深受基督教影響沒錯),這雖然跟我作為基督徒的政治觀點不完全相同,但是保守的自由主義價值觀要以憲政法治的形式繼續堅持。一方面固然不能讓意識形態上自我矛盾的左派為所欲為,另一方
面也要提防會煽動民意的民粹主義者,納粹主義者篡位奪權。所以,當有Donald Trump 如此的政治狂人出現,並且是以非理性主義,甚至民族主義,排外主義的形式出現時,不免讓人不謹慎待之。美國民主必須是憲政法治民主,接下來無論是誰當選第45任總統,都勢必會讓美國的憲政法治經歷挑戰。若是克林頓當選,憲政與法治的挑戰將是奧巴馬的延續;若是川普當選,挑戰或將是前所未見。”

最后,给大家翻译几段反对川普的基督教人士的话(译自【注11】):

“如果挑起种族纷争、仇视妇女、性放荡、蛊惑人心、独裁主义对你来说都是次要的,那你就不能算是一个’value voter(按照价值观投票的人)’”。

——Russell Moore,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

“林肯曾说:‘先生,我担心的不是上帝是否站在我们这边,我最在乎的是我们是否站在上帝那边’。。。虐囚不是pro-life(维护生命);种族主义不是pro-life;仇视妇女不是pro-life;谋杀恐怖主义者的孩子更不是pro-life。”

——Eric Teetsel,“公共广场”信仰与公共政策咨询公司创办者

“基督徒蒙召要在世上作光作盐。。。这意味着支持公义、施放恩典、在一个破粹的世界里成为使人和好的媒介。如先知弥迦所说‘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热情支持川普的福音派基督徒(虽然也许不是他们本来的意图,但)给人的信号是这样的呼召在政治领域毫无地位,基督徒不需要与他人不同。这些人给人的感觉是他们过去的道德宣告都只是做秀,权力才是他们追逐的真正目标。”

——Peter Wehner,伦理与公共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

“川普只是一个候选人,但已经正在毁掉一个政党和教会。下一步他将毁掉整个美国。”

——Thabiti Anyabwile,Anacostia河教会牧师

”(川普)如此冷酷无德,就算是参加中学生社团竞选都不应该被接受,竟然要竞选总统入住椭圆办公室?还挥舞着圣经吹嘘自己信仰基督教?我对总统竞选的复杂性并没有深入的了解。我只是一名牧师。我不会为候选人背书,也不在车子上贴竞选车贴。但我必须要保护基督教信仰。如果一个公众人物今天口呼基督之名,明天却称一位女性为’bimbo’(“胸大无脑女”),难道这不会让人觉得不正常吗?而且不是一次,而是不断重复这么做,从不悔改、从不道歉?难道我们不能为孩子们做一个好的榜样吗?我们在学校里都应该站出来勇敢面对霸凌,难道在总统政治上就不应该吗?”

——Max Lucado(陆可铎),橡树山教会牧师,著名基督徒作家

“川普的政策是把一千一百万移民抓起来、驱逐出境、毁坏其家庭,谋杀恐怖主义者家属、限制穆斯林公民的宗教自由、禁止穆斯林难民入境,以此迎合白人美国人的最糟糕和最危险的本能。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需要解释,基于他们来自圣经的信仰,他们怎么能对川普如此的政策感到心安理得?是该把“福音”放在“白人”前面,重温加拉太书3:28的时候了——‘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
了。“

——Jim Wallis,“寄居者”(Sojourners)福音机构创办者、会长

最后的最后,作为基督徒,我同意我们还是应该多为美国祷告。愿上帝保守看顾这个危机中的国家。

(我在知乎上贴了一些英文评论的截图,参见这里和这里。)

注:
【注1】纽约时报:Is Donald Trump a Racist?
http://www.nytimes.com/2016/07/24/opinion/sunday/is-donald-trump-a-racist.html
【注2】具体分析参#NeverTrump网站:
https://voices.nevertrump.com/
【注3】华盛顿邮报:Polls show evangelicals support Trump. But the term “evangelical” has become meaningles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acts-of-faith/wp/2016/07/22/polls-show-evangelicals-support-trump-but-the-term-evangelical-has-become-meaningless/
【注4】赫芬顿邮报:Donald Trump: Make Church Authoritarian Again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donald-trump-make-church-authoritarianagain_us_57919da0e4b0a9208b5f5c79
【注5】今日基督教:Trump’s “Greatest Contribution to Christianity”: Pastors Preaching Politics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gleanings/2016/july/trump-pledges-repeal-johnson-amendment-pulpit-freedom.html
【注6】Mere Orthodoxy:There is no Pro-Life Case for Donald Trump
https://mereorthodoxy.com/no-pro-life-case-donald-trump/
【注7】The Resurgent: Why Wayne Grudem is Wrong About Trump
http://theresurgent.com/why-wayne-grudem-is-wrong-about-trump/
A Christian Only On Sunday Is Not A Christian
http://theresurgent.com/a-christian-only-on-sunday-is-not-a-christian/
【注8】Patheos: Compare What Christian Leaders Said About Bill Clinton and Trump
http://www.patheos.com/blogs/warrenthrockmorton/2016/07/31/compare-what-christian-leaders-said-about-bill-clinton-in-1998-to-trump-endorsements-now/
【注9】纽约客:Trump’s Ghost Writer Tells It All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6/07/25/donald-trumps-ghostwriter-tells-all
【注10】福音联盟:Voting In the Age of Clinton and Trump,
https://blogs.thegospelcoalition.org/justintaylor/2016/07/22/voting-in-the-age-of-clinton-and-trump
【注11】:赫芬顿邮报:Why These Evangelical Leaders Are Firmly Against Trump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why-these-evangelical-leaders-are-firmly-againsttrump_us_578d0d14e4b0fa896c3f6fc2


↓↓↓ 请点击“阅读原文”或者”Read more”可以延伸阅读上面链接内容。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代表《美国华人》立场。欢迎转发,其他媒体如要转载请联络我们。《美国华人》(ChineseAmerican.org): 一个立场中立的互联网新媒体。

我是一名基督徒,但我决不会投川普的票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